范金民:郑和第六次下西洋发现美洲了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0 次 更新时间:2019-07-05 00:52:17

进入专题: 郑和下西洋  

范金民  
以及马里亚纳群岛(Mariana Islands)的塞班岛(Saipan)。至今在这些岛屿上还经常可以发现留下的石造营房、简易码头、房舍、水池,以及天文台。郑和的庞大舰队和他们的补给队连结了这些殖民地和补给点站。对于从永乐十九年二十一年,这两年‘失踪’期间的中国航海旅行,我的相关主张是奠基在疆里图、皮里司令地图、若兹海图、甘地诺地图、瓦德西穆勒地图,以及匹奇嘎诺海图的真实性上。……就是因为证据具备如此的深度、广度,还有多样性,永乐十九年到二十一年之间伟大的中国航海旅行才如此可信。……这样的主张并没有任何不合理之处。……洪保的船只有四艘返回中国,周满则仅仅剩下一艘船。光是他们的这两支舰队,就损失了至少五十艘船。人命的损失也一样高:周满的舰队在永乐二十一年九月(西元一四二三年十月)返航,九千名水手只回来了九百人。舰队最初的成员有四分之三应当已经死亡或是被遗弃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明成祖打算发现并且测绘全世界。”[1](第461-466页)

   孟席斯如此信心十足,斩钉截铁,形象生动而又具体翔实地描写郑和船队的第六次远航世界的活动,按理说,总要有一定的史实根据或史料依据。遗憾的是,他的一切结论不是从材料、证据或事实出发,而是先有结论,先入为主,先认定郑和船队肯定到达了美洲等世界各地,然后依照世界大航海时代的几张海图,将那些海图所绘视为郑和船队的实际航线,差不多将沿途出现的一切遗迹遗物、动物植物和不明真相不知年代的沉船等均作为郑和船队活动的证据,并且展开想象的翅膀,随心所欲地给郑和船队分配舰队,分配指挥官,乱定身份,乱定船队规模和人数,乱定受损船数人数,乱定航行日期,乱定船队回国时间和船数人数。在孟席斯那里,没有时代概念,没有地理概念,没有史学规范这一说。只要他的设计需要,郑和船队就可以按照他的设计驰骋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孟氏采用倒因为果、无视历史时代的做法,任意想像的描述和凭空推论,曲解或根本没有理解中国古籍,无助于问题的说明,孟氏关于中国式帆船“不使用指南针”的说法与郑和宝船的实际情况不符,孟氏提供的所谓郑和宝船横剖面图没有中国帆船的特征,孟氏作为证据的加勒比海沉船不能证明是郑和宝船,孟氏所举证的美洲动物、植物的事例根本不能说明与郑和船队有任何联系。

   孟席斯在论证郑和船队航线时,虽然言之凿凿口气毋庸置疑,但通常是用应该、理应、会、合理的推测、论定、确信、确实、深信等推测或自我肯定的语句。他通常先是假设,推论,然后笔锋一转即以十分肯定的口气下结论。如说“第三支分的指挥官并不完全确定,但是在与慕尼黑大学的Roderich Ptak教授通讯讨论后,我认为最可能的人选是周闻”[1](第93页),他“认为”以后,配以后来毫无关系的海图,一条周闻船队的具体航线就被他绘制出来了。全书充斥着这样经不起任何检验的荒诞做法和离奇结论。

   郑和船队是从南京出发的,《郑和航海图》全称为《自宝船厂开船从龙江关出水直抵外国诸番图》,然后又从太仓刘河出海,可到了孟席斯那里,他一再声称船队从北京出发,并绘制了从北京出发经渤海湾、黄海的航线。北京没有通海的水道,此乃常识,孟席斯根本不知道。

   郑和七下西洋,次数上学界已无异议,可孟席斯弄不清楚,他说:“大部分权威人士则把他的第四次与第五次算为同一次。笔者也遵循这种见解。因此永乐十九年开始的旅程便算是第六次。”[1](第58页)如果第四和第五两次合为一次,永乐十九年那次就是第五次,不是孟席斯说的第六次。实际上学界无人将第四第五两次合为一次。孟席斯在总结郑和第六次远航后说,“从此再也没有远人朝贡,没有伟大的科学实验,更不会有贸易与发现的远航壮举。中国进入了闭关自守的漫漫长夜”[1](第467页)。他绝口不提郑和还有始于宣德五年的第七次远航。他不但弄不清楚郑和七次远航的具体次数,而且似乎根本不知道在永乐十九年的第六次后还有宣德五年的第七次远航!一个连郑和几次下西洋都吃不准的人,却能详尽勾勒出郑和第六次下西洋的具体航线,实在匪夷所思。

   孟席斯并不清楚江苏太仓与福建长乐在郑和下西洋中的地位,他只是从他人的书中看到郑和立的《娄东刘家港天妃宫石刻通番事迹记》和《长乐南山寺天妃之神灵应记》两块碑文,因而一再将两处碑文搞反,“竟然连它们在何处都张冠李戴”。诚如金国平、吴志良所说,“业余也不能业余到如此地步吧”[2]。

   孟席斯得意地宣布:“我发现一些逃过劫难的中国文献与航海针位记录,还有几份第一手报告:两份是中国历史学家写的,另一份的作者是个欧洲商人。其余资料的作者则是跟随中国的航程前进,并且发现前人的蛛丝马迹与遗留文物的第一批欧洲探险家。”[1](第23页)这些所谓“发现”,凡是从事郑和下西洋研究的人其实都耳熟能详。他还声称“至少有一千多本书提供前哥伦布时代的中国人就旅行到美洲的铁证”[1](第274页),却不以证据论证,惟一提出的证据却是成书于万历二十五年的小说《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为了冒称该书的重要价值,他竟然说该书是逃过官员销毁的“一份中国的文件”,甚至在道听途说后说该书“但是现在已经很罕见了,亚洲学院图书馆所收藏的版本是全世界仅剩的孤本”[1](第192页)。这本与郑和航海文件毫无关系的小说仅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85年就一次性印刷了215000册,其它版本印数更不知凡几,如此离奇的说法,只能说明孟席斯实际上拿不出任何有说服力的史籍依据。

   孟席斯不懂中文,将《隋书》中的“婆利”理解为了澳洲[1](第195页)。他描写郑和:“他这个人身高体壮,比朱棣高出不少。有些记载说他身高超过两公尺,体重超过一百公斤。”[1](第32页)。他又转引中文文献称,“我很确定中国人航行过北大西洋,因为在完成第六次航海后,郑和在中国南方的长乐县(孟席斯原文误作浏家港——译者注)的石碑就说过:‘际天极地,罔不臣妾。其西域之西,迤北之国,固远矣。’从中国人的角度看,‘西域之西’和‘迤北之国’就是最北边的北国和最西边的西国,就只能解释成北美洲的大西洋岸”[1](第300页)。一看原文可知,“西域之西”、“迤北之国”只是泛指遥远之国,并非具体指称哪些国,而明朝“臣妾”的国家也断无“北美洲的大西洋岸”国。孟席斯说,“从天妃宫的碑文,我知道第六次航海,他们大约走过六万公里,将近绕地球两圈”[1](第108页)。孟席斯大概根本不懂中国人常用虚数,《西洋朝贡典录》描写郑和“身长九尺,腰大十围”是不能理解为“身高超过两公尺,体重超过一百公斤”的;郑和所说“涉沧溟十万余里”更是不能理解成“六万公里”的。

   孟席斯大概听说明初有刘基其人,所以称:“于是在永乐二年十一月(西元一四0四年十二月),朱棣命令他的两位亲信——姚广孝与刘基,率领两千一百八十位大学士共同编纂《永乐大典》,以收纳可以查考的所有文学作品与知识。这是历来最庞大的学术计划。最后产生的是四千余卷,超过五千万字的大百科全书。”[1](第46页)孟席斯不知道刘基已于洪武八年(1375年)去世,是不可能在永乐年间参与编纂《永乐大典》的。他这段描写更触处皆错。《永乐大典》开始编纂于永乐元年;参与其事者147人,后来重修时参与者为三千余人,不可能是“两千一百八十位大学士”,其时哪来那么多大学士;《永乐大典》最后成书是22877卷,3亿7000万字,而不是4000余卷5000万字。

   孟席斯说:“永乐五年(西元一四0七年),郑和在南京设立语言学校‘四夷馆’”([1](第51页),“毕竟南京城的语言学校‘四夷馆’就是由郑和设立的”[1](第122页)。四夷馆是明代翻译边疆民族和邻国语言文字的机构,是由朝廷设立的,根本不是由郑和设立的。史籍中记载的汗血马,孟席斯说,“明成祖在位期间进口了几百万匹这种马,花了不知多少银子,以至于朝廷里还专门设了一个单位‘以茶易马’,藉以节省白银的开支”([1](第215-216页)。明廷以茶换易的马匹,根本不是什么汗血马,而是战马。孟席斯说:“郑和的宝船舰队在世界各地建造类似的天文台。”[1](第375页)这是孟席斯的想像。孟席斯说,在郑和的“白色丝质外套里,总放着一个珠宝装饰的小匣子,里面装着他的阴茎和两颗睾丸。因此人们叫他‘三宝太监’。小匣子里的东西就是他的‘宝’。只要还跟着他,将来他到了阴间,便可成为完整的男人”[1](第35页)。这样的描写,真乃野叟曝言,违背常识。书中用的插图“豪华的丝织品”,实际是清代的“童子串枝莲”妆花缎,孟席斯移花接木,遮人耳目。

   诸如此类常识性和因想当然而导致的错误,以及经不起任何检验的道听途说或凿空之论,如要一一指出,细细评说,正如金国平、吴志良所说,“篇幅当在其书之上”[2]。以上只是聊举数例,以观孟席斯惊世之论之荒谬。

  

  

  

   那么,有关永乐十九年郑和第六次下西洋,真正的文献记载是怎样的呢?现将相关的中文资料分类汇录于次。

   1、郑和的刻石记录

   《娄东刘家港天妃宫石刻通番事迹记》(巩珍《西洋番国志》所附,中华书局1961年向达校注本):“明宣德六年岁次辛亥春朔,正使太监郑和、王景弘,副使太监朱良、周满、洪保、杨真,左少监张达等立。其辞曰:……永乐十九年统领舟师遣忽鲁谟斯等各国使臣久侍京师者,悉还本国。其各国王贡献方物,视前益加。”

   《长乐南山寺天妃之神灵应记》(巩珍《西洋番国志》所附,中华书局1961年向达校注本):“一、永乐十九年统领舟师,遣忽鲁谟斯等国使臣久侍京师者悉还本国。其各国王益修职贡,视前有加。……思昔数次皆仗神明助祐之功如是,勒记于石。宣德六年岁次辛亥仲冬吉日,正使太监郑和、王景弘,副使太监李兴、朱良、周满、洪保、杨真、张达、吴忠,都指挥朱真、王衡等立。正一住持杨一初稽首请立石。”

   2、郑和随员的记录

   巩珍《西洋番国志》(中华书局1961年向达校注本)前附敕书一:“敕:太监杨庆等往西洋忽鲁谟斯等国公干,合用各色纻丝纱锦等物,并给赐各番王人等纻丝等件,敕至,即令各该衙门照依原定数目支给,仍令各门官仔细点检放出,毋得纤毫透漏。故敕。永乐十八年十二月初十日。”

   巩珍《西洋番国志》(中华书局1961年向达校注本)前附敕书二:“敕:内官郑和、孔和卜花、唐观保。今遣内官洪保等送各番国使臣回还,合用赏赐并带去银两段匹铜钱等件,敕至,即照依坐去数目关给与之;其官军原关粮赏,买到麝香等物,仍照依人数关给;该用军器等项,并随船合用油麻等物,令各该库分衙门逐一如原料数目关支。就令太监郑和眼同打发,就拨海船二只与之装载前去。仍发落各门官仔细点检放出,不许纤毫夹带透漏。故敕。一、下西洋去的内官合用盐酱茶油烛等件,照人数依例关支。永乐十九年十月十六日。”

   巩珍《西洋番国志·阿丹国》条(中华书局1961年向达校注本):“永乐十九年,上命太监李充(充当作兴)正使,赍诏敕往谕旨。李口(当即李兴)苏门答剌国,令内官周口口口(当即周满等)等驾宝船三只往彼。王闻,即率大小头目至海滨迎入,礼甚敬谨。开诏毕,仍赐王衣冠。王即谕其国人,凡有宝物俱许出卖。此国买到猫睛一块重二钱许,并大颗珍珠各色鸦鹳等石,珊瑚树高二尺者数株,枝柯为珠者五柜,及金珀、蔷薇露、麒麟、狮子、花福鹿、金钱豹、驼鸡、白鸠之类。”

马欢《瀛涯胜览·阿丹国》条(冯承钧校注,商务印书馆1935年):“永乐十九年,钦命正使太监李(以下原阙一字,黄录同,吴本作某。疑是太监李兴)等,赍诏敕衣冠赐其王酋。到苏门答剌国分,内官周(其下原阙一字,黄录亦同)领驾宝船数(吴本作三)只到彼,王闻其至,即率大小头目至海滨迎接诏敕赏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郑和下西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24.html
文章来源:《南洋问题研究》2004年第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