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汉泉:简论伊丽莎白文学时代的情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0 次 更新时间:2019-05-16 00:51:20

进入专题: 伊丽莎白文学时代   情诗  

方汉泉  
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快摘玫瑰花蕾,趁你还年少,

   时光在飞逝不停;

   今天,这朵花儿还含着微笑,

   明日它就会凋零。

   太阳,这光辉灿烂的天灯,

   越是升向那天顶,

   它呀,就越近走完全程,

   离落山也就越近。

   最早到来的年轻时代最美丽,

   那时血热青春富;

   过完之后,接踵而来的时期

   一个比一个不如。

   可别忸忸怩怩,要把握时机。

   趁你年轻就结婚;

   因为,一旦任你的韶光逝去,

   你可能蹉跎一生。(11)

   被称为纯粹骑士诗人的卡鲁,他的情《歌》也唱得十分轻快动人,文字简炼,形式也甚为工整,被誉为骑士诗之上乘。诗由五节组成,每节四行,一问一答,事实上是自问自答:

   莫再问我六月过了,周甫

   把枯萎的蔷薇投向何处;

   因为那些花象是藏于根株一般|睡在你的美貌深处里边。

   莫再问我阳光里的金星闪耀

   都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因为上天出于纯粹的爱心

   预备那些金星装饰你的发鬓。

   莫再问我五月过去的时光

   夜莺匆匆到了什么地方;

   因为她在你婉转的喉咙里避寒,

   使她的歌声保持温暖。

   莫再问我那些硕星陡降,

   在黑夜之中飞向何方,

   因为它们嵌在你的眼睛中间,

   象是固定在它们的圆轨里一般。

   莫再问我筑香巢的凤凰

   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

   因为她终于是向你飞去,

   死在你的芳香胸脯里。(12)

   塞克林是个性格放浪的风流之辈,其诗也如其人,读起来非常轻松自然。爱情在他生活中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东西:“算什么,我已爱了/整整三天;/我还要再爱个三天,/如果碰上天气好……”在他看来,痴心的情人不应当因失恋而缠绵悱恻,弄得苍老憔悴,面黄肌瘦,沉默寡言。这样做完全是无济于事的,根本无法赢得其毫无爱意的恋人的爱情。他在《阿格劳拉》一剧中写了一支插曲,是一首有名的短歌,一方面善意地嘲讽他那个时代(王朝复辟时期)痴情的情人,一方面鼓励他(们)勇敢、理智地去面对现实,不必为爱情的挫折过分伤感以至难以自拨。诗人巧妙运用音律的变化,“把情人的处境由悲转喜:”(13)

   干吗脸色白里泛青,深情的爱人?

   请问干吗脸色泛青?

   要是容光焕发的你不能把她打动,

   满脸病容难道能行?

   请问干吗脸色泛青?

   干吗这样死气沉沉,年轻的罪人?

   请问干吗默不作声?

   要是美言妙语的你不能把她吸引,

   一声不吭难道能行?

   请问干吗默不作声?

   算了,别丢人!这不能使她动心;

   这不可能叫她答应。

   要是她不能出自本意地说爱谈情;

   任你怎样都是不行:

   让她见鬼去了干净!(14)

   骑士诗人的诗确有严肃的一面,理查德·洛夫莱斯的《出征寄露卡斯塔》一诗把爱情、战争、荣誉三者融合在一起,就是最好一例。为了战争,情人强忍莫大的精神痛苦,离别了爱人露卡斯塔圣洁的胸脯和宁静的心。他在战场上追求的新宠就是他最先遇到的敌人;拥抱的却是一把剑、一匹马、一面盾。诗的结尾两句点明了爱情、战争和荣誉三者的关系:“亲爱的,我不能爱你如此之深,/如果我不爱荣誉更甚。”真是颇有几分哲理,也有几分浪漫主义情调。诗人把真正的爱情看得高于一切,即使在囚牢之中,空中遨游的天神、大海里狂吸剧饮的游鱼、吹卷海水的狂风,都尝不到他那种自由。《自狱中寄奥尔西亚》一诗就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这一主题。

   (二)诗歌集流行的情诗

   诗歌集是伊丽莎白时代特有的产物,大量的情诗出现于这类集子里。诗歌的作者多数是无名的诗人。当时最著名的诗歌集就是上文中提及的《托特尔诗集》。出版于1579年的《约翰·道兰德第一本歌集》也颇负盛名。诗歌集中的情诗,最大的特点是放言无忌,这也可说是当时的时尚。以下一首足以为证:

   亲爱的,如果你还不坚定,我决再无所求;

   心爱的,如果你还会踌躇,我决不再谈情;

   娇媚的,如果你还有瑕疵,我敢说一切的美尽虚饰;

   聪明的,如果你还不聪明,我再不能证明谁更聪颖。

   亲爱、心爱、娇媚、聪明的,哪怕你不坚定,踌躇又不聪明,

   我仍向你发誓,决不背信弃义,永远对你忠心。

   点辍着她的花朵的大地,将令天空转瞬生辉;

   镶嵌着她的明星的天空,将随暗淡地球转动;

   火和热将会消失,霜将会发出煜煜火焰;

   风将会照耀,证实一切如同地狱般黑暗:

   大地、天空、火和风,整个世界将彻底转变,

   如若我背信弃义,对你不忠,对你疏远。

   埃德蒙·沃勒的《一条腰缎》其意象更是独出心裁,想象更是大胆,而且更有几分玄学派诗歌的那种味道:

   那条束在她的纤腰上的腰缎,

   如今系住了我那快乐的殿堂;

   帝王们只有抛弃他们的王冠

   用自己的双手才能如愿以偿。

   这腰缎是我天宇尽头的界限,

   把我深爱的情人紧系在身边,

   我的欢乐、忧愁、希望和爱恋,

   统统都在这个圆圈之内旋转。

   圈子虽狭小,可就在这里面

   珍藏着的是一切的美和善;

   只给我这缎带系着的小娇:

   让所有的恒星绕着她旋转。

   (三)非主要诗人的情诗

   伊丽莎白时期,有大量写得流畅自然的爱情诗,这些诗并不出自大师之手,而是一些不大知名的诗人写成的。诗的格式虽不采用十四行诗体,但同样受到彼特拉克比喻的影响,其夸张的程度超乎任何其他时期的同类诗作,有的甚至达到了荒诞的地步。就咏叹的主题而论,也离不开赞美恋人的国色天姿,情人狂热追求的那一俗套。但是,这些诗人也有其高明之术,即善于“把荒诞化为自然之音,把我们带进了个富于狂想而又清新的语言魅力的世界。”(15)约翰·雷诺兹的《一束花》便是典型的一例:

   说吧,绯红的玫瑰,娇美的水仙,

   还有蓝色的紫罗兰;

   既然你们见过了我那位天仙的娇颜,

   她那绰约的丰姿;

   难道见过了她的娇容,不令寂寞的你们,

   深深地体尝到

   女神的优美,天使的圣洁,

   简言之,美之至上?

   说吧,金色的樱草花,美丽的红野樱草,

   还有迷人粉红的樱草花;

   既然你们见过了我那位情人的容貌,

   她那双动人的眼;

   难道她那光亮的前额,闪亮的秀发,

   她那甜美的双颊,

   不显得象红玫瑰花朵一般娇艳,

   连天神也向她招呼?

   说吧,雪白的百合花,斑灿的桂竹香,

   还有俏丽的春白菊;

   既然你们见过了我那位深爱的佳丽,

   身着华丽的衣装;

   难道她象牙般的乳头,美丽维纳斯的臂膀,

   她那迷人的笑脸,

   朱诺的丰姿,还不令你们苦苦恳求

   想去一睹她的娇颜?……

   诗人的描写手法当然并不局限于大胆、夸张,徒用华丽的词藻和精心的比喻去描绘他们所赞美的女人的国色天姿。他们更善于运用意象和抑扬的音律去打动读者的心,激发起他们“情欲上的欢快”。(16)如果《一束花》尚未能完全达此目的的话,巴塞洛缪·格里芬的一首诗则弥补了这一不足:

   我那美丽的情人,活在百合花中间;

   百合花在绚丽的花园里生长,

   花园在丘比特山上,一座多美的山,

   小爱神自己就守护在这山上。

   瞧我的情人坐在香料作成的床上,

   四周围绕着樟脑、没药和玫瑰,

   中间编织着奇异的花纹图案,

   把她围住,与周围世界隔开。

   可以看出,这首诗的意象比起《一束花》来显得更有立体感,它展现的是一幅更有立体感、更有性感,而且更富有诗意的图像。

   (四)牧歌式和民歌式的情诗

   牧诗是有关描写牧羊人及牧羊人生活的诗,源于公元前3世纪希腊诗人忒俄克里托斯及公元前的罗马诗人维吉尔。英国最早的牧诗诗人是亚力山大·巴克利。斯宾塞继承了牧诗传统并有所创新。他那著名的诗篇《牧人日历》是由12首并无连贯故事联系的诗组成的。诗的主要题材是诗人自述失恋的感受,具体地说,1月、3月、6月、12月写的是爱情及失恋之苦;余之涉及其他题材。

   最著名的牧诗当推克里斯托弗·马洛的《多情的牧羊人致情人》,这也是马洛留下的唯一的一首情诗,充满着文艺复兴时期诗歌的气息。诗中描写的爱情是理想化的爱情,现引录四节如下:

   我要用千百个芬芳的花束

   和玫瑰来为你做一张床铺,

   还要给你做花冠和长裙子,

   上面满绣着桃金娘的叶子。

   用我们漂亮小羊羔的毫毛

   给你做件精纺细织的长裤;

   缝一双冷天穿的宽舒鞋子--|纯金的搭扣,漂亮的衬里。

   腰带由草和常春藤芽编成--

   珊瑚的带钩,琥珀的饰钉:

   这些乐事如能打动你的心

   就来同我住下,做我情人。

   为让你喜欢,五月的早上,

   年青的羊倌都跳舞和唱歌;

   这种欢乐如能打动你的心,

来同我住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伊丽莎白文学时代   情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323.html
文章来源:《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4年 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