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泉:安福国会审议民国八年度国家总预算案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1 次 更新时间:2019-04-28 23:35:01

进入专题: 安福国会  

严泉 (进入专栏)  
以后各省区多以不能适用为词,纷纷电请追加修正。”这次如果沿用过去的做法,恐怕与事实不能相符,所以财政部希望等各省区造送表册后,再行提交议决。(40)

   另一方面,国会在审议过程中也体现出一定的专业水平。例如,在政府提交民国八年度总预算案不久,就有议员发现本年度路电邮政岁出入预算没有提交议会,“对于交通岁出入之数,又付厥如。政府竟无实行预算之决心耶?”“查民国五年预算案,路政收入系五千八百余万元,电政收入系八百余万元,邮政收入系七百余万元,全国收入岁在八千余万元之多。且逐年增加,为数更巨。前政府编入特别预算,其籍名为实业用途,不与政府合混,究之内部移挪混报已属违法,不可告人。今竟将原有之特别预算亦不交出,不知是何意义?想亦欲移挪为他项之用途耶,则较前政府之违法而又违法也。”(41)迫于国会压力,(1919年)7月5日,总统徐世昌向国会提交民国八年度路电邮航四政特别会计预算案。

   在实际成效上,经过国会半年时间的审议,原预算草案岁入总计647691787元,其中包括发行公债2亿元,岁出与岁入相同。经过国会议决后的正式预算案,岁入总计490419786元,其中包括发行公债5千万元,岁出总计495762886元。公债总数减少1亿5千万,岁出总计减少151928901元,为原预算支出的23.5%。不仅军费削减二成,其他各项支出均有减少,总计减少二成多。后来有学者评论说:“第二届国会成于军阀之手,而能毅然议决裁减军费至二成之数,盖亦难能可贵矣。”(42)

   不仅于此,在安福国会行使财政监督权实践的基础上,1923年民国宪法进一步完善财政制度,专设会计一章。规定国家岁出岁入,每年由政府编成预算案,国会开会后15日内,先提出于众议院。参议院对于众议院议决的预算案修正或否决时,必须征求众议院的同意。如不得同意,原议决案即成为预算。政府为准备预算不足,或预算所未及,得于预算案内设预备费。预备费支出,必须在次会期请求众议院追认。国会对于预算案,不得为岁出之增加。为对外防御战争,或戡定内乱,救济非常灾变,时机紧急不能碟集国会时,政府得为财政紧急处分,但必须在次期国会开会后7日内,请求众议院追认。(43)

   有学者认为预算民主是立国之本,“现代预算确实普遍由行政部分起草,但是议会的实质性审批仍然是保证预算民主的关键。”(44)从这个意义上讲,民国八年度国家总预算案的完成,虽然在当时政治纷乱的情势下实际作用并不大,最后也并未严格实行,但是国会积极行使财政监督权,促进预算民主的努力还是值得肯定的。

   ①相关研究参见南海胤子:《安福祸国记》,荣孟源、章伯锋主编:《近代稗海》(4),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423—429页;薛恒:《民国议会制度研究(1911-1924)》,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17—218页;严泉:《民国制造:国会政治制度的运作》,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年版,第145—146页;贾德威:《安福国会研究》,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年,第104—108页。

   ②《议员黄云表等咨请政府速将民国七年度预算交会议决案》,《众议院公报》1918年第1期第4册,第114页。

   ③《议员吴道觉等请咨政府限期提出预算决算案》,《众议院公报》1918年第1期第4册,第113页。

   ④《议员袁荣叟请咨催政府从速编制八年度预算及七年度以前之历年决算交院审议案》,《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1期第6册,第131—132页。

   ⑤《众议院第二十八次常会》,《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1期第6册,第112页。

   ⑥《国会闭会式纪事》,《参议院公报》1919年第1期第6册,第149—150页。

   ⑦根据民初《会计法》规定,会计年度从每年7月1日开始,至次年6月30日结束。政府必须在7月1日前提交预算案,国会才能开始法案审议。

   ⑧《众议院第二期第三次常会》,《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1册,第72、76页。

   ⑨《众议院第二期第三次常会》,《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1册,第76页。

   ⑩《议员王毅等提出请政府限十日内提出预算决算案》,《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3册,第93页。

   (11)《议员武绳绪提出再咨催政府于一星期内提出八年度预算案》,《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3册,第98页。

   (12)《众议院第二期第十次常会》,《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3册,第78—79页。

   (13)《众议院第二期第十二次常会》,《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4册,第47—49页。

   (14)《议员陆才甫质问政府八年度预算收入何以比较五年度减少甚巨书》,《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4册,第167—169页。

   (15)《国务院咨复议员陆才甫质问政府八年度预算收入何以比较五年度减少甚巨文》,《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5册,第163—166页。

   (16)《众议院第二期第十三次常会》,《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4册,第72页。

   (17)《议员王伊文对于政府提出二万万元之八年公债条例意见书》,《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4册,第121—123页。

   (18)《众议院第二期第二十五次常会》,《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6册,第178—179页。

   (19)《众议院预算案之讨论》,《大公报》1919年11月10日,第1张。

   (20)《预算案通过众议院》,《大公报》1919年11月14日,第1张。

   (21)《参议院审查预算报告书》,《大公报》1919年12月15日,第2张。

   (22)《参议院议决预算案之咨文》,《大公报》1919年12月23日,第2张。

   (23)刘晓泉:《北洋政府内国公债发行研究》,湖南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8年,第121页。

   (24)《参议院审查预算报告书》,《大公报》1919年12月15日,第2张。

   (25)《临时会与预算问题》,《顺天时报》1919年10月6日(二)。

   (26)《众议院第二期第十三次常会》,《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4册,第68—69页。

   (27)《议员王伊文请咨政府对于减缩军备划一军制应迅速依次实行案》,《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1期第6册,第137页。

   (28)顾敦鍒:《中国议会史》,苏州木渎心正堂1931年版,第288—292页。

   (29)《议员魏调元等提出公府经费修正案》,《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6册,第522—523页。

   (30)《议员黄家璘对于八年度预算案内岁出第一款第四第五两项修正案》,《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6册,第521页。

   (31)《议员王玉树对于八年度预算案岁出经常门第一款第七项公府侍从武官处仍按五年度议定数目支给第十一项公府指挥处经费修正案》,《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6册,第525—526页。

   (32)《议员鲍宗汉对于八年度预算案内岁出经常门财政经费第一目修正案》,《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6册,第528—529页。

   (33)《议员葛梦朴对于八年度预算案审查报告意见书》,《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6册,第447页。

   (34)《议员王伊文等对于预算委员会审查报告各省外交经费内河南省第一款第一项交涉署经费修正案赞成意见书》,《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6册,第454—455页。

   (35)《议员杜棣华对于政府提交八年度国家总预算及八年公债条例意见书》,《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4册,第125页。

   (36)[日]美浓部达吉著、邹敬芳译:《议会制度论》,中国政治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63页。

   (37)《中华民国国会组织法》第14条,《政府公报》1912年8月11日。

   (38)《议院法》第27、32、33条,《政府公报》1913年9月28日。

   (39)《议员陈善榘等质问政府能否将九年度预算案即日咨送到院以便议决公布而免逾期书》,《众议院公报》1920年第3期第2册,第64—65页。

   (40)《国务院咨复议员陈善榘等质问政府能否将九年度预算案即日咨送到院以便议决公布而免逾期书》,《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3期第2册,第98—99页。

   (41)《议员刘树棠质问政府何以不将本年度路电邮政岁出入预算提交本院议决书》,《众议院公报》1919年第2期第4册,第179页。

   (42)顾敦鍒:《中国议会史》,第292页。

   (43)《中华民国宪法》第112、114、116、118条,《政府公报》1923年10月18日。

   (44)张千帆:《宪政原理》,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147页。

  

  

进入 严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安福国会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073.html
文章来源:《安徽史学》2018年 第2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