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平:利他主义“无人性有德性”的悖论解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9 次 更新时间:2019-03-15 15:01:34

进入专题: 利己主义   利他主义  

刘清平 (进入专栏)  

  

   摘要 按照利己与利他之间的二元对立架构,某些西方学者往往认为利他主义不符合趋善避恶的自利人性,因此是不合理而无法成立的,而另一些西方学者却主张利他主义在道德上要比利己主义更为高尚优越,结果使之陷入了所谓“无人性有德性”的悖论。不过,如果我们把自利、利己、利他三个概念严格地区分开来,并且依据现实生活的各种冲突进一步澄清利他主义的产生机制,就能够揭示它一方面完全符合人性逻辑、另一方面又具有复杂道德属性的本来面目。

  

   利他主义本来是现实生活中一种常见的伦理态度,但奇怪的是,它在西方道德哲学的语境里却始终处于某种尴尬的悖论状态:由于利己与利他二元对立架构的深层影响,一方面,许多学者倾向于主张只有利己主义才是人的自利本性的直接体现,利他主义则因为违反了这种“自然人性”是不合理的而不可能存在;另一方面,许多学者又倾向于认为利他主义在道德上要比利己主义高尚优越,结果导致利他主义陷入了“无人性有德性”的荒谬断裂。本文试图从元价值学的实然性描述角度出发,通过辨析自利、利己、利他三个概念的微妙异同以及澄清利他主义在人际冲突中的产生机制,指出西方学界在这个问题上的缺失和扭曲。

  

   一、二元对立架构中的怪诞悖论

  

   在日常言谈中,“利己(selfish)”与“利他(altruistic)”原本是两个清晰有别并且相互对照的术语,前者指的是“有利于自己”,后者指的是“有利于他人”。但在西方现当代道德哲学的语境里,却逐渐形成了一种主导倾向,将这两个只是在核心语义上存在差异的概念嵌入到了某种逻辑上便属于不兼容以致互相排斥的二元对立架构里,强调只有利己的动机才符合人们在最广泛意义上“趋善避恶(趋利避害)”的“自利(self-interested)”本性,利他的动机则背离了这种基于“自然法”的“自然人性”,因此是不合理的,甚至没有实际存在的可能,更不用说为了他人的利益不惜舍弃自己的利益乃至生命的利他主义了。

  

   一方面,霍布斯在把“善和恶”分别定义为“表示我们意欲和厌恶的语词”的基础上,将“自然权益”说成是“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意欲、运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本性的自由”,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指认了趋善避恶这条人性逻辑的头号原则:每个人都会追求自己认为是有利而值得意欲的好东西,避免自己认为是有害而讨厌反感的坏东西,从而满足自己的需要、弥补自己的缺失、维系自己的存在、实现自己的自由。不过,他紧接着却不加辨析地把这种自利的本性直接混同于与利他动机形成鲜明对照的利己动机,明确主张:鉴于自然法“禁止人们不去做自己认为对于保护自己生命最有利的事情”,人们就不可能形成利他的动机、从事利他的行为,相反只能遵循利己主义的原则,试图“凭借武力或机诈控制所有能够控制的人,直到没有强力可以危害自己”。[1](PP93-97、121)①

  

   不幸的是,后世西方学界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霍布斯在此犯下的混淆概念、非此即彼的逻辑谬误,反倒在二元对立架构的阴影笼罩下沿着背离事实的道路越走越远了。当代的“心理利己主义(psychological egoism)”便从心理学描述的实然性角度宣称,既然每个人按照趋善避恶的自然本性只会关注和促进自己的利益,他们就不会形成自觉的利他动机,哪怕从事了利他的举动也完全是出于利己的动机;所以,利他主义要求人们为了他人的利益牺牲自己的利益,违背了“应当蕴含能够”的原则无从成立,因而期待人们做出利他主义的选择也是“不合理”的,结果把利己与利他不共戴天的二元对立架构推到了极致。诚然,面对这些致命的批评,利他主义学说也曾奋起反击以捍卫自己的存在,但很可惜,由于同样处于二元对立架构的影响之下,它们的论证却常常是疲软乏力的,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符合自利人性、拥有存在基础的所以然。[2](PP87-113)

  

   另一方面,利他主义在这样被二元对立架构掏空了“自然人性”的立足根基的同时,又常常由于“舍己为(他)人”的缘故而在二元对立架构中被另一些哲学家认为是道德上“高尚优越”的,不像“损(他)人利己”的利己主义那样缺乏德性。例如,休谟在“憎恶或蔑视那些只考虑自己满足和享乐的人”的同时,就表示自己“敬重那些能将自爱以任何方式指向关心他人和服务社会的人”。[3](P149)康德也依据“人是目的”的绝对命令声称,单纯出于利己动机的行为哪怕合乎伦理义务、受到人们的称赞,也不具有真正的道德价值。[4](PP12-13)叔本华在将“自我保全”的利己欲与“不可害人”的正义德性对立起来的时候更是主张,“利己主义与行为的道德价值是绝对相互排斥的。……道德价值完全取决于从事或不从事某种行为只是为了他人的利益。”[5](PP143-144)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不像西方哲学家那样偏激,但国内不少学者也持有相似的观念,如王海明便认为,“无私利他的正道德价值最高,是伦理行为最高境界的应该如何,是道德最高原则,是善的最高原则,是至善;单纯利己的道德价值最低,是伦理行为最低境界的应该如何,是道德最低原则,是善的最低原则,是最低的善。”[6](P1)不难看出,这类观念与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一方面贬抑“自私自利”、另一方面推崇“无私奉献”的流行见解是大体一致的。其实,就连霍布斯也曾由于利己主义会导致“每个人对每个人开战”的缘故,感叹“自然人性竟然使人们如此分离,相互侵害和毁灭”,[1](PP93-95)潜台词明显是认为它虽然符合保全个体生命的“自然人性”,却又在人际生活中缺乏积极正面的“高尚德性”。

  

   于是,不仅在“存在不存在”的实然性维度上,而且在“应当不应当”的应然性维度上,利他主义都与利己主义构成了形同水火的双重性二元对立,从而在西方道德哲学的语境里处于某种窘迫的状态:一方面,它被认为缺失了“自然人性”的“合理”基础,以致连是否有可能实际存在都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另一方面,它又被认为占据了“伦理德性”的“优越”高地,以致拥有“自然人性”的“合理”基础的利己主义在它面前也要相形见绌。结果,在这种充满反讽意味的严重分裂中,“无人性有德性”的利他主义便有点儿类似于海市蜃楼,虽然看起来美妙无比,却同时又是镜花水月,以致陷入了比“有人性无德性”的利己主义更为怪诞的内在悖论:毕竟,无论怎样贬抑利己主义的伦理效应,很少有哲学家会认真地断然否认它的实然性存在;相比之下,不管利他主义具有多么高尚的道德价值,它的头号使命却是如何证成自己的存在理据。

  

   二、利他主义的实然性存在理据

  

   其实,想要找到利他主义在自利本性中的存在理据并不困难,因为西方学界在这方面陷入困境的主要理论原因在于,由于二元对立架构的扭曲性影响,它未能深入地辨析自利、利己、利他三个概念的微妙异同和密切关联,尤其是望文生义地把自利的本性直接混同于利己的动机,然后又凭借利己与利他的势不两立将利他的动机从自利的本性中排除出去了,误以为人们基于自利的本性只会趋于对自己有利的好东西,而不会趋于对他人有利的好东西,没有意识到人们完全有可能把对他人有利的好东西也当成对自己有利的好东西来追求,结果断然否定了利他主义的实然性存在。倘若再考虑到一百年来分析哲学在西方主流学界的重要地位和广泛影响,这种逻辑失误就更有令人啼笑皆非的意味了。

  

   如前所述,人们在最广泛的意义上趋善避恶的自利本性,是指人们具有趋于自己想要得到的可欲之善的意愿倾向,并且只有凭借这种意愿倾向才会在现实生活中从事各种行为,以求满足自己的需要、维系自己的存在。因此,一方面,人们当然会在自利的意愿中形成利己的动机,去追求那些只是有利于自己而无关于他人的好东西。不过,另一方面,这一点显然并没有排除下面的可能性:人们也会在自利的意愿中形成利他的动机,去追求那些直接有利于他人而自己也觉得可欲(有利)的好东西。所以,首先从逻辑的角度看,不仅在利己与利他之间,而且在自利与利他之间,便根本不存在二元对立架构强调的那种概念上就是相互排斥的不兼容关系,相反倒完全有可能维持和谐统一的兼容关系。进一步看,人生在世的简单事实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因为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经常会在自利的意愿中同时形成这两种具体指向明显不同的行为动机,以致下面的事例可以说是枚不胜举:我出于品尝美味的利己动机吃了一堆荔枝之后感到心满意足,于是出于关爱朋友的利他动机,鼓励同为吃货的你也照样子大饱口福,甚至心甘情愿地自己破费买下几斤送给你。换言之,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仅把“让自己品尝荔枝的美味”视为我想要达成的“自我利益”,而且同样把“让你也品尝荔枝的美味”视为我想要达成的“自我利益”,并且付诸实施一并加以实现。

  

   面对这些无从否认的人生事实,心理利己主义往往辩解说,这类利他的动机最终还是来自人们“自己想要”的意愿,甚至有可能是想要通过“为你好”的途径来达成让你“对我好”的回报目的,所以归根结底依然属于利己的范畴。不过,细究起来,这类辩解很难成立:第一,如同利己的动机一样,利他的动机最终来自人们“自己想要”的意愿这一点,恰恰是它能够发挥效应的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不然的话人们怎么可能将其付诸实施、实际从事有利于他人的行为呢),而不是构成了利他动机的否定或消解。换言之,“我自己想要利他”的自利意愿所表明的恰恰是“我自己有利他的动机(我觉得做对他人有利之事是我自己想要的可欲之善)”的事实,而不是像心理利己主义宣称的那样反过来否定了这个事实。有鉴于此,我们显然没有任何理由从“利他动机存在于自利意愿之中”的前提出发,莫名其妙地得出“自利意愿否定了利他动机”的结论。第二,在人们把利他动机当成了实现利己动机的有效手段的情况下,利己之善作为目的的地位虽然导致利他之善仅仅具有了工具性的意义,但依然因此没有否定、相反还恰恰肯定了利他动机的实然性存在,并且体现出了两者之间的和谐统一。其实,在人们单纯出于利己动机从事的行为中也有类似的现象,如人们往往是诉诸体育锻炼的工具善去达成身体健康的目的善,但我们显然没有任何理由因此就凭借身体健康的目的善,断然否定体育锻炼作为工具善的实然性存在,毋宁说前者的实然性存在恰恰肯定了后者的实然性存在,并且体现出了两者之间的和谐统一。第三,更重要的是,不管在哪一种情况下,人们都已经实际形成了想要有利于他人(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动机,也就是想要帮助他人获得能够满足他人需要的可欲之善,所以既不是对他人漠不关心无动于衷,更不是想要损害他人的利益。有鉴于此,只要承认了利己与利他之间不容混淆的语义差异,“人们把利他之善当成了自己意欲的好东西来追求”的自利意愿,就不能以瞒天过海的方式仅仅说成是“只为自己好”的利己倾向,却将其中同时包含的“也为他人好”的利他倾向一笔勾销,然后再断言人们根本不可能实际生成利他的动机。在这个意义上说,心理利己主义试图否定利他动机的存在可能性的种种辩解,只不过是在把自利意愿混同于利己动机的逻辑谬误的基础上,为了坚持利己与利他之间原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二元对立架构,不惜把头埋进沙堆里而闭眼不看事实的理论表现。

  

当然,在此又会出现一个新问题:如果说利己的动机是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维系自己的存在形成的,利他的动机又是从何而来的呢?不过,倘若抛弃了扭曲性的二元对立架构,如其所是地理解趋善避恶的自利人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清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利己主义   利他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5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