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手、屠龙刀、及权力僭越

————读王铭铭老师事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02 次 更新时间:2002-01-21 10:23:00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不系之舟the   city   of   sin  

  

  真乃包藏祸心,狠毒至斯!

  不如单刀直入,直接置人于死地算了,又何必惺惺作态!

  王老师固然犯错,但对他的谴责与处罚,都必须有个限度,绝不可无限扩大.

  有些人打着道德大旗,在幻觉中膨胀为全知全能的审判上帝,别忘了,你们的身上也有一个肛门,它直呈着你们的缺陷与不洁净.

  王老师事件,确实违背了学术规范与相关的学术道德,但是还仍然处于学术范围之内,对之的处理与谴责,都应不超出这个范围.

  很遗憾,有些人就是想将人置于死地,声嘶力竭、张牙舞爪、不遗余力地疯狂叫嚣,大肆造势,使这一事件扩大为一场道德危机,把王扩大为破坏道德的罪人,因此人人相对便拥有了道德优势,有权踩在罪人的身上,如任教主般傲啸江湖。

  这么沉重的罪名,是不应由王老师来承担的,也是他承担不了的.

  

  如果如某些打假的警察英雄那般凶残与泼赖,王老师可以辩解说,这只是由失误造成的过失,或直接就可引用巴特或德里达的互文性理论,完全否认原创与模仿的区别,然而,很欣慰地看到,尽管众口铄金,杀伐声不绝于耳,王老师并不急着为自己辩护,这倒使的那些虎狼之心们焦躁不安了,因为在免战牌前,他们各种进口或土产的炮弹毫无用武之地。没有了

  炮声与鲜血,有些人是难奈寂寞的。

  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学校并未受舆论非理性的情绪性鼓躁影响,而是冷静理性地进行调查。迟迟不作出如某些人所愿的结论,也让他们躁怒不已,这不,就有人跳出来教北大如何挥刀杀人了。

  北大终究是北大,自由、包容、民主、科学的传统底蕴让她不可能成为体现他人意志的傀儡,也不可能成为非理性的杀人者。如何处理,我们相信北大能把握好这个度。

  还要指出一点,从各种不实的攻击之词看来,许多人的动机是颇为可疑的,北大的声誉与地位,以及薪火相传的精神,都是令人不满或嫉恨的,这种怨恨情绪支配下的攻击行为,便带有歇斯底里的疯狂色彩。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王老师正在代北大受难!

  

  周作人附逆之后,其人其文便被扫入了垃圾堆;钱稻孙当了伪北大的校长后,其学术便成为疾病般的禁忌----可以看出,话语是如何与权力结合,凶残地消灭一个声音,杀害一个人的。在这次事件的惊涛骇浪中,我同样看到了挥舞的刀光剑影,闻到了隐隐的血腥味。

  也因此,我想王老师事件倒成为一块试金石,将测试出这个社会的开放与宽容的空间到底有多大.

  

  本人并不想为王老师作辩护,本人只想澄清一点方法论上的错误,即将事实与价值,也即实然与应然相剥离,或许还需要现象学的还原,直接面对实事本身,才能有之后第二性的价值定性。

  简单说,必须排除掉情绪与权力动机,实事求是地对应事实,作出结论。

  

  必须有个度,越过这个度,你就成了杀人凶手。权力的僭越是可怕的,也许某一天,刀上沾着的便是你的血。

  我们只能在自律中固守自己的尺度与边界,我们并无权力越界杀人.

  

  补充说明:

  1,本文针对所引文章而发,该文明显地恶意满怀;以及针对网上许多对王及北大的不实攻击之词,它们令人无法忍受.

  2,本人并不想为王的行为辩护,他确实违背了有关规范与道德;本人反对的是将事件无限扩大化,置人于死地,因此本人质疑其行为动机,并指出方法论上的错误-----必须实事求是.

  3,本人也不反对重建学术规范,本人反对的是借其名而大行不义------名义的合法性不能成为权力越界的借口.

  4,对王的处理,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都必须得到保证,因为现在他是绝对的弱势者.

  

  附: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www.xys2.org)】

  

  如果北大聪明的话

  

  荒川

  

  王铭铭剽窃事件闹得有些不可收拾了。如果北大聪明的话,事情本来不会变成这样的。

  面对媒体的揭露,通常可以有上中下三策:

  下策--破罐破摔。假装不知道,不对当事人采取任何措施。此下策只能为下人所用,相当于宣布本校为三流学校,人才难得,不得不姑息养奸。对于北大这样的学校,当然不适用。

  中策--亡羊补牢。事件既出,立即宣布严肃处理,对公众有所交待,并感谢媒体监督。此次北大基本上采取的是这一策略,但却出现了漏洞:(1)应该劝说或勒令当事人书面道歉,并发表道歉信,这一点没有做到,使得公众对于北大校方的领导能力产生怀疑。(2)学生在BBS上的表现失控,极大的败坏了百年老店的声誉,令公众认为北大早已是剽窃成风,而且后继有人了。这表现了北大领导缺乏危机处理能力。本来应该在事发之后加强网管,遇有支持剽窃者的帖子一律删除,并封闭作者IP一个月。如果作不到,不如干脆关闭BBS。

  上策--未雨绸缪。平时加强管理,如有发现剽窃的,只须一封匿名信发给领导,指出某人的某书或文章抄袭了某书或文章,领导立即比对,如属实立即处理。如此则家丑不会外扬,剽窃也不至于蔚然成风。据我所知,那些不出事的学校就是这样做的。

  最大的不智之处在于校领导统一的宣传口径,让一些人(也包括北大以外的 “社会学者”)将此事件说成是“学术争论”,这就暴露了学校和学术界的普遍愚蠢。不能区分“学术争论”和“丑闻”的人,还算是“学者”吗?这才是一个比王铭铭的剽窃更值得媒体关注的特大丑闻呢。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