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曙光:“天人之际”的当代解析:自我、他者与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3 次 更新时间:2019-01-12 20:20:47

进入专题: 天人之际  

张曙光(北师大) (进入专栏)  

  

   天则所演讲天人之际

  

   ‘天人之际’的当代解析:自我、他者与世界(主持人: 张曙光/天则所)

  

   时 间: 2015-12-18

  

   地 点: 天则经济研究所会议厅

  

   主讲人: 张曙光(北师大)

  

   主持人: 张曙光(天则所)

  

   评议人: 张学智、侯才、廖申白、盛洪、赵农

  

   实录

  

   主持人:今天是天则所的第540期双周论坛,我们今天有幸请到与我同名的朋友,北京师范大学张曙光教授来做主讲,他演讲的主题是“自我、他者与世界,‘天人之际’的当代解析”。

  

   张教授一直研究哲学问题,而这个题目也是哲学非常重要的问题,张教授最近的研究有一些新的见解和我们大家分享。我想不管是搞哪个学科,懂得一些哲学的理 论,对于我们研究问题是会有很大帮助的,因为哲学主要讲方法论,拿经济学来说,方法上的前进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今天请张教授这个主题讲演,对大家会会有 很大的帮助,现在欢迎张教授来做讲演!

  

   张曙光:特别感谢天则所,感谢老张和盛洪教授给我这样一次学习和交流的机会,天则所是国内体制外做人文社会科学最著名的一个机构,虽然因为学科的差异,我对各位的研究不是很了解,但知道你们也关心并研究经济哲学、法哲学的问题,我也非常尊敬天则所各位的精神和坚持。

  

   今天,就我近年研究的问题能够向各位讨教,有中央党校的侯才教授,在北大研究儒学的张学智教授,我的同事、伦理学专家廖申白教授,他们三位给我点评,我很荣幸,对我来讲是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希望听到各位老师和朋友的提问和点评,最后有一个互动。

  

   “自我、他者与世界”,如果仅仅从标题来看,可能大家会有两个解读,一个解读是关于中国近现代史,自我就是中国人,他者就是西方人,中国人和西方人应该是 什么样的关系,还涉及中国传统的天下与现代世界的关系,我们今天应该怎样来看待这个关系,这是一种解读。另外一个解读,认为它是现代哲学和后现代哲学的对 话,如果自我这个概念是笛卡儿的ego,不是经验性的self,那就是现代和后现代哲学的对话。

  

   我下面要讲的内容的确涉及这两方面的问题,但是重点不在这个地方,我的重点在副标题,“天人之际的当代解析”,要对天人关系给予一个当代的理解,如果说现代这个词有些宽泛且构成我们反思对象的话,我宁可用当代这个词。

  

   中国思想的天人关系,也可以用现代语言表达为人和世界的关系,虽然两者不能划等号,之间还有较多差异,但是我们有理由把它看成是一个命题或一个思想的不同 表述,中外哲学都是围绕着这个关系展开的。在当代,在今天来思考天人关系或者人和世界的关系问题,应当把它具体化为自我、他者和世界的关系,自我在这里可 以指群体,也可以指个体,他者也是如此。人为什么要具体化为自我与他者,因为在当代社会,一方面,传统的我们与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仍然存在着, 另一方面,个人突出了,个人之间的关系也突出了。自我与他者又密切地关联着各自的境域,人们生活在一个世界上,又各有自己的世界,各有自己生活的圈子。对 题目先做这样一个解释。

  

   除了引言和结语之外,内容有七部分,这七部分内容,前面两部分属于整个论题或者问题的基础性的理论,包括研究的方法。第三到第六部分是把这个论题具体到中 国近现代和仍在进行的中国社会转型,包括中国自身和中国与全球的关系问题,还有已经引起我们重视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近代以来的重大的普遍 性的问题,无不关联着世界,是现代世界的问题在中国的缩影或表现,离开世界根本无法理解中国;当然,中国有它的历史连续性,它自身的传统也必定影响着今天 的现实和未来。

  

   第六和第七部分,讲当代中国和当代人类目前面临的问题,我们应有的态度。看时间吧。

  

   从引言说起。“究天人”与“通古今”,这直接来自于司马迁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在整个上世纪,我们认为,中西之争的根本问题,可以归结为古今之 变,即中西关系根本上是现代和传统的问题,由此确定中国变化的方向和基本任务是实现现代化,我用“通古今”概括这个思想框架。到今天,我认为这个框架应该 改变了,因为它的积极作用已经发挥出来了,而它的不足和问题也暴露出来了。大体上有以下几方面的问题:一是以中西时代的差距遮蔽了中西文化的差异,忽视了 中国传统文化独特而普遍的意义和创造性转换的重要性,加重国人在两极间的摇摆;二是剌激中国以举国体制追赶西方,结果强化了中国的集权和整体主义,由此造 成的历史的宏大叙事,则凌驾于每个人自己的生活之上,人自身被外在规划甚至强制;三是影响我们世界视野的形成和世界主义的确立。

  

   从哲学上概括为一句话,问题在于一元的历史进化论,学者也称之为单线的历史进步主义。所以,要有思维方式的转换,那么,转向什么?转向“天人关系”。用司 马迁的话说,就是从“通古今”转向“究天人”,究天人更具有总体性,也能够澄清人的社会历史性问题的性质,并为历史和未来重新奠基。

  

   人的生命原于天地,并在感知和反省天地中感知自身,产生对大自然的信赖、归属的宗教感,产生与物性相对的人类的通性,还产生每个人自身活动的自主性和有限 性,并形成生命的时空意识和历史感。人类自己活动的经验说明,一方面,在人类社会,只有可以扩展、可以融通的生存方式才能够延续和持久,如果人的生活方 式、行为方式不能扩展、不能融通,它很难延续持久;另一方面,人类的生存方式决不是一个模式,原则上,它像大自然一样,也是千姿百态,差异共生的。所以, 真正能够在空间上扩展和在时间上延续的生存方式,一定有一个特点,就是有益于所有参与其中的个体或群体的生存与发展,这就既要给他们带来自由,也让他们感 觉到公正。因此,我把(顺)“天”(应)“人”,“通”、“久”视为人类活动的基本要求与原则。我们的哲学,也要从一元的拟“生命(精神)实体”,转向多 元一体的拟“自然生态”,目标是差异共生,和而不同,大公有私,天人贯通这样一个局面。

  

   超越传统与现代即古今两极对立,也是中西两极对立,并不否认中西古今的差别或者说差异,因为这个差别和差异是在现代世界历史性运动中突显的,在这一世界性 运动中的中国的现代化,可以视为中国自身紧张关系和基本矛盾的解决方式,也是中国文化精神的新的实现途径。至于“现代”或“现代性”这样的概念,固然赋予 了西方文化理性化的特定社会历史内涵,并蕴含了传统与现代的重大区别,但从人类诞生于世界上的自成目的性来看,走向自由平等和爱,是死亡这一每个人都不可 跳脱的切己的可能性之外,最为切己的可能性,除非人类灭亡,只要人类活在世上,这种可能性就迟早要实现。而现代性无非是人的自由平等和爱的实现方式,应当 说还是有限的实现方式。

  

   下面来看“人与世界的关系”或“天人关系”。人生在世,世界是人生存的母体和境域,也是对人构成压力和挑战的自然地理环境,它推动人的活动成为生产劳动, 我们以生产劳动这种方式既走出特定自然环境,同时又走向更广大的自然,于是有了天人关系问题。在中国历史上,天人关系曾经历“天帝”、“天命”与“天道” 几个阶段;如果从哲学的角度来讲,在世生存的人与天地自然的关系,与世界的关系可分梳为与人的身体活动相伴随的认知关系、生产关系,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关 系,统摄性的生存、本体论关系、以及我们对本体论的信念。

  

   在天人关系中,天人相关;中国人首先把人性视为天性,天性是先天的,来自于生理遗传,来自于自然,就说明了这一点;人对天地自然的认识,对世界的认识,也 密切地关联着人的自我认识。不少哲学学者认为,人与天的关系或者说与世界的关系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最初是原始的天人合一,后来的天人二分,再到今天走 向新的天人合一。张世英先生比照西方形而上学所讲的“超越”,认为西方从古代到近代哲学主要是纵向超越,由浅入深,从现象到本质,到了现当代,转向横向的 超越了,即不再是由浅入深,从现象到本质,而是从显到隐,从此时此地的现象到彼时彼地的现象,跳出了柏拉图式的本质主义的思维方式。

  

   人凭借直觉意识与语言,可以构建一个无限的绝对的世界,或者说一个整全的世界,人的意识和语言这样建构的意义,是人类给自己的精神一个信靠或信仰。如同传 统中国人所信的那个永恒的“天”或“老天爷”。但是,具体的天人关系和我们对它的认知,却是变化的,也是可以突破的,是不断推展的过程。

  

   天人关系也一定包括人与人的关系。表面上,天人关系也好,人和世界的关系也好,似乎“天”或“世界”是一方,“人”是另一方,把人和人的关系,包括矛盾和 冲突回避了。其实不是这样,如中国儒家就特别重视人己关系,老子哲学也讲人之道要效仿天之道,用自然秩序作为人间秩序的楷模,恰恰是着眼于人类内部的问 题。

  

   我把中外哲学史上对人和世界关系概括为五种方式:

  

   第一是区分形上和形下、经验和超验,通过这种二分,以形上的超验主导形下的经验,即本质主宰现象,就是柏拉图的本质主义;第二种方式是自我创造并克服非 我,实现自我与非我的统一,即主体自我通过客体的外化、确证和实现,是费希特的哲学;第三是绝对精神由存在到本质再到概念,即从抽象到普遍再到具体普遍的 辩证运动,精神最终自我实现,这是黑格尔的;第四是由“仁”的充分彰显实现天人合一,是传统儒家理论;第五,生活实践现象学,依据生活实践的自成目的性、 差异互动和开放性,努力预见、把握或顺应人与世界的各种可能、偶然、不确定性,承认人的有限和“无知”,创造人生在世的意义,坚持对未来的希望和探索。

  

我们把前三种把握世界的方式,概括到西方意识哲学之中,哈贝马斯认为西方哲学特别是笛卡儿到黑格尔可以称为意识哲学,意识哲学解体之后有了实践哲学的取 向,包括日常语言哲学等。意识哲学成就巨大:第一,它将人的潜能通过自我意识充分展开,使人的思维和精神达到最大的普遍性,笛卡儿的“我”就是扬弃了经验 性,也就是我们每个人特殊性、偶然性的一个普遍的我,从而高扬了人的理性思维及其创造力;第二,人类在精神上获得超越性,把同一与经验杂多、世界整体与具 体事物分开,也是把经验世界与超验世界分开,使思维和信仰的超验高高在上,以类似神的全能观照并主宰经验世界,人的“灵”“肉”之间,“天”“地”之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曙光(北师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天人之际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5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