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笑天:社会学方法二十年:应用与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2 次 更新时间:2019-01-12 00:23:59

进入专题: 社会学方法  

风笑天  

   我们可以将这20年国内社会学界在研究方法领域的发展历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社会学恢复到80年代中期(1979—1985年);第二个阶段是从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期(1986—1992年);第三个阶段则是从90年代初期至今(1993—1999年)。如果要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概括这一发展历程中三个阶段的主要特征的话,笔者认为可以用六个字:“学习”—“实践”—“提高”来描述。

  

一、发展阶段及其特征


   社会学恢复的初期,中国社会学界大约花了6 年时间来完成“打开窗户学习”、“抓紧时间补课”的任务。在这种学习中,对西方社会学研究方法的关注和引进成为最主要的方面之一。当时较为普遍的看法是,西方社会学的理论是建立在唯心主义哲学基础之上、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我们要建设为无产阶级利益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社会学,必须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理论基础。西方社会学的理论不可取,但他们的方法是先进的。方法本身不具有阶级性,所以,我们可以而且应该积极借鉴西方社会学中先进的研究方法。从1980年至1983年,社会学界在北京、武汉、上海等地相继举办了几期社会学讲习班。在讲习班中,西方社会学研究方法的基础课程(包括社会调查方法、社会统计学、计算机应用等)成为讲授的主要内容。正如许多学者所指出的:“在引进、借鉴美国社会学的初期,我们更多地表现出的是方法兴趣而非理论兴趣”(张宛丽,1989);“学习美国社会学定量分析的研究方法,是中美社会学初期交流主要内容”(邓方,1989);“其中有关实证研究的技术,尤其是建立在概率论基础上的统计学,曾引起了中国社会学新一代的普遍重视和欢迎。他们认识到这些定量分析方法对于偏重定性分析的中国传统研究方法,将是一种有益的补充和平衡”(戴建中,1989)。客观地说,社会学恢复初期的这种补课,为封闭将近30年的中国社会学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窗口,人们从这个窗口中所看到的与长期以来自己所熟悉和了解的,有着巨大的差别。

   1986年3月,费孝通《重建社会学的又一阶段》一文发表, 标志着恢复以来的中国社会学开始进入新的发展时期。用费孝通的话说:“目前,初建的第一阶段可告结束,我国社会学开始进入第二阶段”(费孝通,1986)。从社会学方法领域来看,情形也基本相同。1986年11月,“全国首届社会调查方法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召开,标志着这一领域中一个新的阶段的开始。社会学者们在第一阶段学习西方社会学研究方法的影响下,从事经验研究的热情空前高涨,他们积极尝试运用问卷调查方法来研究各种社会现象,探讨各种社会问题。使用这一方法来收集资料的经验研究十分普遍。根据对《社会学研究》1986—1992年所发表的调查报告的统计,在总共86项研究中,采用问卷方法收集资料的就有48项,占了56%。可以说,对以“抽样”、“问卷”、“统计分析”为主要特征的西方社会调查方法的大胆实践和普遍运用,成为这一阶段的主要特征之一,这也是笔者用相对于第一阶段“学习”而言的“实践”来概括社会学方法发展第二个阶段特征的原因。

   如果可以把1986年“全国首届社会调查方法学术研讨会”看作是积极运用社会调查方法的一种动员的话,那么,1992年12月在天津召开的“全国社会学方法学术讨论会”则可以看作是对第二阶段社会调查实践的一个小结和回顾。在这次会议上,一个以全国各高校社会学系长期从事社会学方法教学和研究的教师、各地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人员,以及国家统计局等实际工作部门研究人员为主体的学术团体——中国社会学会社会学方法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它标志着我国社会学界在社会学研究方法领域中开始逐步走向系统化和规范化。同时,它也为方法领域中研究的不断深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这次讨论会上,社会学者们开始反思十几年来国内社会学界在社会调查方法应用中所存在的问题,开始意识到对西方社会学研究方法的学习和运用不能只注意到表面的东西,所学的不能“只是一点皮毛”,在应用上也不能只是机械地照搬照抄,而要经过我们自己在实践中的运用和体验来深入地理解。在此之后,于1993年和1996年在天津和武汉相继召开的两次社会学方法研讨会,也是这一阶段学者们在研究方法方面进行自我反思、自我总结、相互交流、共同探讨的集中反映;而于1995年、1997年和1999年分别在北京和南京举行的三期“社会学方法高级讲习班”(由福特基金资助),则是社会学者进一步学习和提高研究方法水平的系统训练。从总体上看,第三阶段社会学界的研究方法水平明显提高。这种提高,既体现在研究方法的运用上更为规范、更为科学、更为系统,也体现在对研究方法的研究上层次更高、视角更高、分析更深、眼光更深。

  

二、方法的应用


   从80年代初期直到90年代初期的十多年时间里,社会学界对研究方法的应用基本上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运用以毛泽东农村调查方法为代表的传统研究方法,即通过选取若干典型或个案(比如一个或几个村、乡、镇、县),采用座谈会、无结构访问等方法收集案例资料,并利用当地已有的基本统计资料,以主观的定性分析得出结论;二是运用从西方社会学中所学到的现代社会调查方法,选取大规模样本,用问卷来收集第一手的数据资料,并进行基本的统计分析,以此来得出结论。众多关于农村社区的研究所采用的往往是前一种方法,而大量针对现实社会问题或社会现象,以了解状况、描述状况为目的的“状况调查”所采用的,则往往是第二种方法。后一类研究的内容涉及到青年、老年、妇女、知识分子等各个群体,以及人口、就业、犯罪、婚姻、家庭等众多社会领域的现象。

   以定量为特征的抽样问卷调查(有的学者称之为“统计调查”),在80年代初期通过西方社会学者介绍引入我国后,突破了国内长期以来仅采用以定性为特征的传统社会调查方法的局面,推动了我国社会学定量研究方法的发展。据统计,1982—1988年发表在《社会学研究》及其前身《社会调查与研究》上的社会调查报告共94篇,其中采用抽样问卷调查方法的达到48篇,占51%;采用传统调查方法的为39篇,占41%(风笑天,1989)。一段时期中还形成了社会学界的“问卷热”——只要有可能,研究者往往更热衷于采用问卷来收集资料,而问卷调查也几乎成了社会调查,甚至是社会学研究的代名词。

   这一时期的经验研究具有“大规模、大样本、重描述、浅分析”的特征。这主要是由于社会学者刚开始接触西方定量的问卷调查方法,对该方法的认识存在表面化、简单化现象,导致在研究中片面追求大样本、长问卷和多数据,但统计分析十分简单,也无理论分析框架。在一部分研究者眼里,似乎只有抽样问卷调查才具有科学性。在他们看来,数字似乎比文字更具有科学性,定量分析也比定性分析更具有科学性。许多研究只注重收集那些主要反映“面上情况”的一般信息,而忽视了对特定个案和特殊群体等“点”的内容结构的深入研究。“只注重运用其抽样法和问卷法, 而忽视了与之配套的统计分析和理论解释” (林彬,1994);“这些调查,厚于资料收集而薄于理论概括。就其总体来说,属于经验层次”(阎明,1990)。当时一些被认为是较科学的研究,主要都是这种“描述性”研究,它们基本上都属于“了解状况”的类型——只不过与传统社会调查方法采用开座谈会、典型调查、个案访问等方法所不同的是,它们是采用发问卷、抽取样本、统计百分比等等来进行的。这一时期中较有影响的研究有“全国五城市家庭调查”(1983年)、“天津千户居民调查”(1983—1993年)、 “中国青年职工状况调查”(1983年,样本规模达12000份)、 “中国青年农民状况调查”(1983年,样本规模达到25000份)等。

   笔者在社会学恢复10年时,曾从研究方法的角度,对1982—1988年发表在《社会学研究》及其前身《社会调查与研究》上的社会调查报告进行过专门的分析。结果表明,“在调查方式上,基本上为抽样调查与个案(包括典型)调查两种,并且这两种方式所占的比重相当”;“在资料的收集方法上,当前的社会调查主要采取问卷法和收集二手资料的方法”;“在资料的处理、分析和表达方法中,显然以分类统计表和列举数据、事例二者为主”;并且研究者所运用的各种方式和方法之间,存在着某种内在的联系。“这种内在的联系构成了当前社会调查的两种主要模式,这就是‘抽样—问卷—统计表格’的模式和‘个案及典型—二手资料—列举数据事例’的模式。这样两种不同模式并存的状况,反映出当前我国的社会调查方法既受到以毛泽东农村调查为代表的、我党长期坚持和提倡的传统调查方法的影响,又受到近年来传入我国的西方现代社会调查方法的影响”(风笑天,1989)。

   90年代以后,社会学研究方法的运用越来越广泛,除了传统的问卷调查、社区研究、个案研究、参与观察、统计资料分析外,社会学者还采用了诸如“焦点小组访问”、“内容分析”、“社会网分析”等方法。但从总体上看,社会学者在研究中最经常采用的方法仍然是前述的两种类型。1996年的另一项统计表明,在1986—1996这10年间,《社会学研究》上共发表经验研究报告186篇,其中, 采用调查研究方式进行的有118篇,占63.4%;采用实地研究方式进行的有55篇,占29.6%; 采用文献研究方式进行的13篇,占7%(风笑天等,1998)。 这一结果与笔者1998年对全国27个社会学系、29个社会学所的87名社会学者进行调查所得的结果完全一致:问卷调查方法是中国社会学者目前最为熟悉的研究方式,同时,也是社会学者在实际研究中使用得最多的一种方式。各个单位的社会学者所进行的经验研究中,大约有60%是采用问卷调查的方法进行的,特别是在高校社会学系中,采用问卷调查方法进行的比例达到72%。与问卷调查相联系的几种主要技术,比如问卷设计、随机抽样、访谈技术等,也是社会学者最熟悉的方法和技术。同时,与问卷调查方法的运用相对应的,是以深入访谈、座谈会、个案研究、现有资料分析为代表、具有定性特征的“传统社会调查方法”(即实地研究方法)的运用(风笑天,1999b)。

   林彬通过对1989—1993年所发表的经验研究报告的分析,列举了几项在研究方法上具有一定开拓意义或启发意义的研究。比如林南、卢汉龙、潘允康、卢淑华等人运用抽样问卷调查方法,对上海、天津、北京等地市民生活质量的研究;阮丹青、周路、布劳等人运用社会网的方法对天津居民社会网的研究;朱庆芳、王永平等人对社会发展指标及小康社会指标的研究;时宪民运用参与观察和个案调查的方法对北京市个体户进行的研究等等(林彬,1994)。到了90年代中后期,经验研究方面又出现了一批在研究方法上有一定代表性的例子,这其中包括李银河有关婚姻家庭的系列研究,折晓叶有关《村庄的再造》的研究,刘达临、潘绥铭等人关于中国人的性观念的研究,徐安琪等人关于婚姻质量的研究,风笑天关于独生子女的研究,沈崇麟、杨善华等人关于城乡家庭的研究,全国妇联关于妇女地位的研究等等。在方法上,这些研究相对来说更为规范,也更为成熟。

概括地说,20年来,国内社会学界在研究方法运用上大致经历了下述发展过程: 在社会学恢复初期(1979—1982年), 研究者主要运用传统的以定性为特征的调查方法;在此后一段相当长的时期中(1983—1991年),研究者以西方定量研究方法中的调查研究方法的运用为主,传统的社会调查方法也占有一定比例;而到了发展的第三阶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学方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研究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491.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研究》2000年 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