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纪云:怀念小平同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21 次 更新时间:2018-12-18 21:17:18

进入专题: 邓小平  

田纪云  

  

   小平同志离开我们已经八个年头了,我们每每想起这位伟大人物就肃然起敬,无限怀念。


初次接触小平同志


   我初次个别接触小平同志是1984年春。3月13日,四川省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孟薇打电话给我,要我约小平同志和曾在四川工作过的一些老同志到北京四川饭店聚一聚,我同意为他约请。经请示小平同志后表示同意后,我又约请其他人。这些人有:王震、杨尚昆、段君毅、陈野苹、宋时轮、李一氓、李伯钊(杨尚昆夫人)、罗青长,还有当时的商业部部长刘毅、北京市市长陈希同等人,惟万里我忽略了邀请。3月15日上午十一时许,大家先后来到饭店客厅,十一时三刻,小平同志在邓楠和毛毛的搀扶下来到饭店,大家争相与他握手、问好,许多人与他照相,他很随和。但当他端起酒杯与大家干杯时,突然发问,怎么万里没有来?我马上回答:呀,我忘了通知他。他诙谐地说:吃川菜不能没有万里。后来我才知道小平同志与万里有至交,关系非同一般。


小平同志对改革开放的若干指示


   1985年至1987年是我与邓小平接触最多的时期,那时我在国务院协助万里主持日常工作,同时我又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每年总有几次陪同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向小平同志汇报请示工作,以下是我亲自听到的小平同志关于改革开放问题的若干指示。(主要是根据我当时的记录,与经整理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有关讲话,在文字上不完全相同,有的《文选》中没有。)

   我第一次去小平同志的家里是1985年7月11日,那是向小平同志汇报价格改革的思路和初步方案,由我主讲。小平同志对于价格改革持非常积极的态度,他说:“物价改革是个很大的难关,但这个关非过不可。不过这个关,就得不到持续发展的基础。”又说:“今后即使出现风波,甚至出现大的风波,改革也必须坚持。否则,下一个十年没有希望。”在价格问题谈完之后,小平同志兴致勃勃地谈到四个经济特区的建设问题。他说,当初试办经济特区就有不同意见,但是我们没有争论,下决心干,不干,就闯不出路来嘛!现在看,这个决心下对了。四个特区办得好,为今后扩大开放积累了经验,如果说有不足,是没有把海南岛也列入特区。这也是1986年国务院主要领导率领有关部门去海南进行考察,以及后来海南升格为省、并成为特区的最初动因。

   1985年下半年出现了物价上涨过高的情况,人们对调整工资也有不少意见。中央书记处决定召开一次党政军机关干部大会,由我给大家讲一讲经济形势问题。我作了《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体制改革的问题》的报告。随后向小平同志作了汇报,他说,中央机关干部大会上的报告讲得好,可作为中央二号文件发到全党(一号文件是农业问题)。

   1986年6月10日,我与国务院主要领导又向小平同志汇报经济形势,当时整个经济形势是好的,但农业滑坡的局面未见大的好转。我们进门尚未坐定,小平同志就说,农业问题可要注意啊!农业一旦滑坡,三五年转不过来。

   小平同志在听完汇报之后说,当前经济情况总的是不错的,是不是有三个问题,如果解决得不好,将会影响我们经济的发展。一是农业,主要是粮食问题。又说,我们从宏观上管理经济,应该把农业放在一个恰当位置上,要避免过几年又要大量进口粮食的局面。二是外汇问题。外汇短缺,外贸发生逆差,会不会拖我们的后腿?要研究多方面打开国际市场。要打开出口市场,关键是提高产品质量。三是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小平同志说,现在看,不搞政治体制改革不能适应形势。要精兵简政,真正下放权力,扩大社会主义民主,把人民群众和基层组织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机构多、人多,就找事情干,就抓住权不放,下边就搞不活,企业也就没有了积极性。

   小平同志讲的三个问题都是战略性的,十分重要。国务院根据小平的指示,很快采取了加强农业,加强外贸工作的措施,并经书记处研究成立了中央政治体制研讨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方案。

   1986年12月19日上午10时,姚依林、我和国务院主要领导向小平同志汇报经济形势和经济体制改革问题。一坐下,小平同志就说:改革要过几关?我讲了“过五关斩六将”,但究竟要走几步?去年走了一大步,今后还要走几步,花多少时间?

   国务院领导回答:要研究一下才能回答清楚。姚依林汇报了八六年经济形势,在讲到外债时,小平插话说:外债不怕,但要用于生产,用到补财政赤字那就不好。

   关于1987年工作,小平同志强调说:明年工作重点是两条,一是农业,增加粮食生产;二是搞活企业,从长远看搞活大中型企业更重要。

   讲到金融改革,小平同志说,金融改革的步子要迈大一些,要把银行办成真正的银行。我们过去的银行是货币发行公司,是金库,不是真正的银行。

   在讲到要把大中型企业经营权交给企业家时,小平同志说:这个问题没解决,主要是老框框的束缚。其实许多经营形式,都属于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手段、方法问题,既可为资本主义所用,也可为社会主义所用,谁用得好就为谁服务。

   在讲到要利用外资时,小平同志说:墨西哥过去借了多少外债,不能说都是失败的,有得有失。巴西人均外债4000元,墨西哥人均2000元,由落后国家发展到中等发展水平。我们要学习他们勇于借外资的胆略,但要适度,不能借得太多。

   最后,小平同志说:关键问题还是粮食、外汇这两个问题,不要忽视。再花大量外汇买粮食不行。

   对于企业下放,小平同志说,企业下放,政企分开,是经济体制改革,也是政治体制改革。下放的阻力来自婆婆太多,听说经委有上万人,必须精简,计委一定要小。这些人在中央机关工作多年,多数都还有一定知识,到基层去竞选厂长、经理,显示自己的本领去嘛!

   1987年11月初,我陪同中共中央主要领导向小平同志汇报沿海发展战略问题,主导思想是在沿海两亿人口的地区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让这个地区的近两亿人口吃国际饭。小平同志听后非常兴奋,当即表态,这是一件大好事,要放胆地干。1988年1月23日,小平同志在一份关于加快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的报告中批示:“完全赞成。特别是放胆地干,加快步伐,千万不要贻识时机。”

   1988年2月6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第四次全体会议,决定把沿海经济发展作为一项重大战略加以布署。3月4日,国务院在上海召开沿海地区对外开放会议,对贯彻实施沿海发展战略作了具体布署。经国务院批准,新划入沿海经济开放区的有140个市、县,包括南京、杭州、沈阳等省会城市。


小平同志支持洋浦承包开发


   1987年6月12日,小平同志在会见南斯拉夫代表团时说:“我们正搞一个更大的特区,这就是海南岛特区。海南岛和台湾的面积差不多,那里有许多资源。海南岛好好发展起来,是很了不起的。”1988年,根据国务院的提案,经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决定,建立海南省,并决定海南省为经济特区,实行特殊政策。1988年下半年,海南省委和省政府与香港“熊谷组”公司达成口头协议,由“熊谷组”承包开发洋浦32平方公里面积的开发区,并由“熊谷组”负责招商,引进项目,把洋浦这个一片荒凉的海岛地区建设成为一个海南自由工业贸易区。为了考察这一方案的可行性,我于1989年1月17日至20日率队去海南考察论证。考察结果,从总体上认为是可行的,如能成功,将成为海南经济特区建设的牛鼻子。我与参加考察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和当时筹建海南省的省委书记许士杰、省长梁湘、“熊谷组”董事长于元平详细磋商后,达成了以下共识:

   (一)、海南整个岛是经济特区,这是中央已经决定了的。但要一下子全面开发、全面铺开建设,既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也不具备条件。海南开发只能像吃饭一样,一口一口地吃,像走路一样一步一步地走,全面铺开是不现实的。选准突破口,一片一片开发是比较现实的。

   (二)、海南选择洋浦作为重点开发地区是可行的。洋浦作为成片开发的起步点是比较理想的,条件比较好。

   (三)、由于先生承包开发洋浦,是个理想的承包人。希望于先生能做到“三不依靠”:资金不依靠中国;能源(煤、电、气、油)和原材料不依靠中国;产品销售市场不依靠中国,至于中国需要购买开发区企业的产品,则作为进出口贸易对待。

   (四)、有五个问题希望海南的同志和于先生充分注意到。

   1、涉外问题。涉及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问题,要遵守我国的法律和对外政策。

   2、司法、公安的管理问题,要服从中国的法律。搞好治安,也为了保证开发区的安全。

   3、海关和税收问题,总的要执行我们经济特区对外资企业的法规。其他如有特殊要求的,要另议。金融问题也要专题研究。

   4、环境保护要服从我国环保法律。

   5、地下资源问题。如果这个地区发现地下有矿藏,则要另议。地下水开发利用到什么程度,也应事先言明。

   这些问题,是涉及国家主权的问题,要考虑得周到些,说清楚。在这样的条件下,开发者享有充分的自主经营权,从开发、建设、生产、经营上,你说了算,企业说了算。这样,就能建立相互信赖的合作关系,也保障了自主权经营权。

   洋浦利用外资成片开发的总体方案要抓紧报国务院审批,由中央、国务院决策。

   不料在我率组去海南考察的同时,全国政协也派出了一个工作组去海南进行考察。但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洋浦开发是一个丧权辱国的方案,是割让新的租界地,并向中央、国务院正式写了报告。由于意见完全相反,我随后向国务院写的报告如石沉大海。就这样洋浦开发被搁置起来,而咒骂丧权辱国之声不绝于耳。

   1989年4月28日,小平同志在中共海南省委关于设立洋浦经济开发区的汇报材料上批示:“我最近了解情况后,认为海南省委的决策是正确的,机会难得,不宜拖延,但须向党内外不同意见者说清楚。”不久风波发生,洋浦开发也就搁置起来。直到1992年,在小平同志南巡谈话春风的推动之下,海南省终与“熊谷组”达成了承包开发协议,条件还是那些,一点没变。但时间耽误了四年,黄金时代的投资机遇已经过去,所以至今洋浦开发也不见生机。真是好事多磨,实在可惜呀!

从我与小平同志的直接接触中,我认为小平同志的确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邓小平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51.html
文章来源:特色文萃

5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