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新“范进中举”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84 次 更新时间:2018-11-15 13:16:02

晨曦  
而且单位和职务都没有变化。小N也算幸运,职务保住了,病情也大为好转,半年不到就上了班,有一次我向小N单位一把手打听小N的情况,他用一种很含糊的语言回答我,不说好也不说坏。我也多次碰到小N,可他总不愿意搭话甚至尽量躲避。全然没有了以前的热情活泼。

  

   但在市里的相关活动中还是能够见到他的身影,反映他所在单位的新闻稿件上,有时还有他的署名,文章是不是他撰写的不知道,但至少说明他没离开岗位。有一天在本地报纸上,我还读到他参加某次培训后撰写的谈年轻干部如何成长的文章。

  

   是的,尽管过去多年,小N确实还属于年轻人,这得益于他考取官职时年龄很小。本文多年以后才写这件事情,完全是担心过早披露会对他造成不利影响,况且当年我也是通过考试选拔才有机会进入某个岗位的。同为过来人,基本的同情心还是有的。

  

   然而,不披露不等于不思考,而思考什么各有不同。当年吴敬梓从范进身上看到的是敷衍趋势的社会风气,如今通过小N,我看到的是则是选用干部的制度成因。这些年我写过不少这方面文章,2013年以来甚至数次给最高首长写信,谈对这方面问题的一些思考。我认为,新“范进中举”事情的出现不是偶然,它是古代小说家的虚构故事,在当代社会得到了验证。要消除这种悲剧重演,制度层面起码涉及三个问题。

  

   其一、学而是否优则仕?学而优则仕出自《论语》,古语中“优”是通假字,与“悠”相同,本意是:学习之余如果还有余力或者闲暇的话,那么可以去做官。科举制度确立后这种思想很快为人们广泛接受,“优”从此更包含有“优先”的意思,成为社会价值观的主流。建国后我们曾批判过这种封建思想,但批判归批判,现实中的官本位实际是无处不在诱惑人。考试选拨成为读书人进入官场的一个捷径,其实展示的就是学而优则仕,后来,一些地方干脆把学历学位与职级挂钩,硕士科级、博士处级在神州遍地开花,还让这种价值观与时俱进起来。实际上,官员需要的是领导、管理、决策、协调等方面的操作运用能力,与掌握了多少书本知识不全是一回事,与硕士博士所具有的研究能力相距更远。考什么、怎么考,用什么样的价值观引导社会引导人,这是至今需要冷静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其二、年龄是不是“硬杠杠”?战争年代、特殊时期需要年轻力壮者带队冲锋陷阵,可现代社会、和平时期不再需要拼体力,年龄已不是制约能力发挥的主要因素了,况且对领导能力而言,一定的年龄还有助于经验积累,使能力发挥更加有力。但新世纪以来受年轻化浪潮的冲击,官场上45岁以后居然都成了“老年人”。2013年6月全国组工会议虽然对这种现象进行过矫正,但反弹力度仍然较大,近日引起舆论广泛关注的某地千亿级国企中,七位董事,三位监事全都由“八0后”及“九0后”担任,其中,年纪最轻的董事会成员现年23岁,去年才大学毕业,毫无工作资历就是典型案例。(国企高管虽然不是行政干部,但选拔也往往参照行政官员的标准和办法进行)再如2014年新修订的干部选拔任用条例,尽管去掉了“破格提拔”只单指优秀年轻干部的提法,可实践中优秀中年干部获破格提拔的,至今还没有听到一例。可以说,这个问题上我们比封建社会还僵化,范进年过半百还有资格去考没有级别的候补官,而当今,我们谁听说过可以让40岁干部去考副科的?以年龄划线取人,且不说在法律意义上会造成权利不平等,从只管年纪轻不看心智熟本身来看,也是我们忽视多年的又一个大问题。

  

   其三、制度是否需固化?当今中国,干部选用基本还是以组织任命为主,公开考试选拔是近20多年才有的事情,而且新修订的选用条例也只是笼统说它是“选拔任用的方式之一”,既没有说必须有,也没有载明频次与比例,这是一个缺憾。用人制度是国家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周全完备,如果含糊不清,势必造成各地操作不统一,加之常有变化,像百姓形容的:“看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就更让人们无法理解与把握了。所以,倘若制度规定不固化,会导致人们像寻宝捡漏一样,带着可遇不可求的心理去碰运气,这种情形对那些精神脆弱的人来说,一旦捡到“漏”,欣喜若狂甚至喜极发疯,就一定是不足为奇的事情。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4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