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文采风流许章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69 次 更新时间:2018-11-10 20:16:49

进入专题: 许章润  

谢志浩 (进入专栏)  

  

   各位学友:

   晚上好!

   殊胜因缘元宵节能够在一起,日知社作为一个学术共同体也是一个大家庭,和大家一块分享我对许章润先生的一点心得和体会非常高兴。同时呢今天是2015年3月5日,日知社的志工包括撒旦和木木还有好多学友和我一样今天都学了一回雷锋。一块交流一块欣赏非常非常好。由于一点技术原因呢晚了有七分钟。咱们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2015年讲的百年法政学人前面几个人物都是西南政法的校友。第一讲俞荣根先生这是西南政法学院1979级研究生,当然也是个老大哥,老学长,很不容易,能够抓住历史的机运;第二讲梁治平先生,是西南政法学院1978级的一位种子选手。俞荣根和梁治平两位都是当代法文化的大家。

   许章润特立独行文采风流。我把许章润的讲座呢挂在我的博客上南方的一位朋友自称“大孟子”志浩君称他为“孟子兄”,这个人有点追慕孟子总想着把孟子发扬光大就跟我说:许章润先生文采风流思想深刻。“大孟子”兄於我心有戚戚焉!

  

   一

  

   今天想从几个方面对许章润先生进行切入或者解读。第一个方面就叫结缘“石门”。石家庄以前叫“石门”,1947年聂荣臻将军攻打石门。石家庄和中国当代的法政人也有一些殊胜的因缘,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李庄”既是一个人名也是一个地名。作为一个地名,抗日战争时期梁思成先生、林徽因女士随单位由昆明搬到了宜宾市郊四十里那个地方叫“李庄”。同时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傅斯年先生这些人,还有一所著名的大学——同济大学也在李庄。李庄是抗日战争期间距离陪都重庆不远的一座著名文化城。

   作为人名的“李庄”,有一位《人民日报》老社长曾参与开国大典的报道。借着聊许章润先生梳理石家庄和法政学人的因缘,还有一位因为在重庆的特殊际遇而闻名全国的“李庄”。

   李庄的父母就在石家庄,据说是革命老干部。现在李庄自况——“前非著名律师,现著名非律师”。 以前当律师的时候这个人是很强悍的,辩才无碍非常强势。但那时候为业界所知,外界知道他的人少一些,现在“托庇”重庆的唱红打黑李庄为人所熟知,还成为一位“跨界”人物取得了全国的声望。还是因为唱红打黑,李庄被取消律师资格,所以现在是“著名非律师”。人生似乎开了一个玩笑,当律师的时候,知道自己的人并不是特别多,因此是“非著名律师”,被取消了律师资格,天下谁人不识君,因此是“著名非律师”。

   另一个,志浩曾在百年法政学人提到过写过一篇小文进行纪念的复旦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邓正来先生。邓正来先生本来并不是石家庄人,他父亲本来在上海工作,后来离开上海到了四川。1978年以后拨乱反正落实政策,一大家子解决不了上海户口,邓正来的尊人没能够回到上海。依照政策回不到上海可以调到一个“小地方”,可以解决全家的户口,这个“小地方”就是石家庄。文革时下放到四川,邓正来也是很苦当童工嘛!1978年邓正来就近考上四川外国语学院这也是和西南政法甚至宿舍也都在一块其中的纠葛怕是难以避免的。

   邓正来的父母、姐姐、弟弟落户石家庄。邓正来的弟弟邓正坦后来开了一家书店以邓正来的女儿的名字“嘟嘟”来命名——嘟嘟知识书店,楚庄先生题写匾牌。嘟嘟知识书店对石家庄的文化人来说某种程度上是精神港湾,一座文化地标。邓正坦开办书店时,一进店门右手边第一个书柜最显眼的地方摆上哥哥邓正来的翻译和著作,整个书店流淌着一种邓正来的风范,志浩在此“神会”邓正来。

   还有一个呢是浦志强。许章润先生在《六事集》还是《坐待天明》里面提到:没有蹲过监狱的人生,是不完满的人生。浦志强先生呢现在也是“戴罪之身”。1965年出生今年五十岁,五十而知天命。1986年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被分配到石家庄的河北物资学校担任历史老师在石家庄呆了两年。1988年浦先生考取了中国政法大学研读法史,以后走向了教师走向了律师走向了维权这个一个路径这是浦志强。

   志浩君上高中的时候,南开大学在很多老师的心中那是一座圣殿,大家觉得北方高等学府叫得响的有两所,一所是北京大学,另一所就是南开大学。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的高材生最后分到河北物资学校,憋屈是很自然的。

   现在呢很多学友毕业寻找工作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很多人包括志浩君这样的人毕业是被分配的,可以说充分享受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也就是说满意不满意另当别论至少还有个工作单位,免去了上下求索东西寻找南北奔波之苦。但是另一方面呢,这么有才的浦志强只能分到河北物资学校。是有一个地儿,但是这个地儿满意不满意呢?包括聊过俞荣根被分到了广西那个地方也是这个情况,俞荣根想到西藏呀!满意不满意呀?是有一个地儿,再一个是不是能够人尽其才呀?这是需要考量的地方。

   不能因为现在有些学友寻找工作出现了问题或者比较艰难,去夸大那个时候的好处,享受了那个时代的好处再把这种好处传导给现在的学友,就要有一个考量,那时候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没有自由选择的余地。现在的话呢有这种自由选择的余地了,双向选择嘛!那个时候是没有的。把浦志强分到河北物资学校你就得去,不能说不服从分配只能服从组织分配。

   好在那时候还可以考研究生。但就是说考研究生,从一个单位出来也是受了担待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种机会是非常稀缺的。考一回考不上再考一回,领导就不愿意让考了。领导要是比较霸道:已经浪费了一回指标,不要考了。考不上只能在这个地方待下去。要是意志不坚强的话可能就没有以后的浦志强了泯然众人矣!

   还有一位,和石家庄有特殊因缘的法政人,西南政法的校友也是当代中国法政学人当中不能说故事最多、最曲折、最传奇,但也极具传奇性的人物——邱兴隆。

      邱兴隆和许章润都是西南政法学院1979级学友,1986年邱兴隆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博士,许章润硕士毕业留在中国政法大学两人进行学术合作,写了一本——《刑罚学》。主要部分由邱兴隆所写第五篇由许章润撰稿。依照当代刑法学大家——陈兴良的说法,这是中国大陆第一部具有理论水准的刑罚学著作。邱兴隆有才华开风气,但邱兴隆这个人气质多变性情急躁。邱兴隆搞学问非常投入,后来发现没有钱搞学问,就于1987年下海经商也非常投入,浑身上下流淌着商人味多血质气质的一个人。

   1990年邱兴隆因涉嫌非法出版被伟大首都——北京的公安人员“收拾”过。1993年被石家庄警方以涉嫌非法出版《读者文摘》精华本拘押,《读者》创办于1981年,原名叫《读者文摘》因为版权纠纷,1993年7月正式更名《读者》。《读者》出了很多精华本,那个时候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一带等于说是《读者》精华本盗版的大本营之一,结果最后被人家《读者》编辑部给公告了嘛!

   陈兴良正好看到了这个公告,原来1990年以后不知所终的邱兴隆还与这事有牵连?涉嫌非法出版《读者》精华本邱兴隆犯了事了。阴差阳错刑法学博士生邱兴隆因此身陷囹圄关押在石家庄看守所,直到1997年才被保释,1998年12月20日邱兴隆被无罪释放。

   许章润老师为什么结缘石家庄呀?这里的“结缘”也可以说是“结怨”,“缘”是因缘的缘,“怨”则是怨恨的怨,为什么“结怨”呢?

   许章润先生和石家庄市本来没有多少因缘。既谈不到“爱”也谈不到“憎”。既谈不到缘分也谈不到怨气。许章润安徽人西南政法学院毕业后考到中国政法大学读研究生毕业之后留校任教,1994年感觉到斯文扫地加以政法大学的校长是一个官僚式的人物整天醉醺醺的。这种情况下许先生觉得还要有追求,后来考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这样的话许章润先生和石家庄没有更多的交集。

      但是那时候吧,法律培训继续教育,各地办培训班,办函授班,包括党校,好多地方都办班。中国政法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办班办得非常好。中国人民大学在考研辅导这方面,为什么有这种优势?就是得益于中国人民大学相对比较通权达变通过在各地办班触发了老师的灵感积累了不少辅导经验。

   中国政法大学也是这样。1993年秋天呢,许章润已经留校七年了。学校办班,老师利用寒暑假进行培训与生活不无小补,有的老师收入里边,办班收益是大头工资倒是小头。这样许章润和一位女老师被安排到石家庄培训,赶得“很巧”也可以说是“不巧”,正好赶上石家庄糖烟酒经贸洽谈会。

      当时的石家庄按照许章润的印象仅仅是一个“大庄”嘛!许先生来了赶上经贸洽谈会所有的招待所宾馆爆满。许先生到了石家庄反正受到了洽谈会很大的影响。经贸洽谈会把许章润教学的心情给破坏掉了。

      当时石家庄函授站的人联系到一家锅炉厂招待所。但那家招待所已经没有正常的房间可以招待了,无奈许老师住会议室,那位女老师住女服务员休息室。许章润呢住会议室睡沙发。本来以为一个人睡沙发,一会儿又加了好几个人,改革开放嘛附近城中村的一些老板过来进行经贸洽谈。那些老板呢,都是石家庄城中村的老板,与许章润在会议室挤一块,倒是很宽厚很朴实也很原生态,讲究生活品位的许章润心里挺腻歪。当时还要备课,又没有现在的电子设备也非常辛苦,在会议室挤着睡沙发也不是事。

      函授站的人带着许章润接着找找到了一家工会招待所。给值班经理好说歹说屋里千万别再进人了,还得备课需要静。但是等函授站办事人员前脚走了以后,值班经理后脚就找到了许章润:“你是北京来讲课的老师吗”?“是呀”,“你得搬家,要不然就把房间给包了,要不然另谋高就”。

   再找办事的再接着找房子许章润先生迁了三回。函授站办事的领着许先生,找到了司法学校招待所这是石家庄的西南部。实际上所谓招待所就是原来的学生宿舍。学生宿舍有空余空着也是空着当做招待所吧!到学校来办事的人或者来讲课的人就在这儿吧。

   司法学校招待所也不消停,许先生又遇到了新的情况。两位“警爷”到司法学校进行培训晚上上吐下泻的,深夜再来一只金风扒鸡大吃大嚼,弄得许先生心里很是腻歪。再一个楼道下水道泛滥弄得许先生睡都睡不好哪有心情备课呀。桩桩件件使得许先生发雷霆之怒。第二天中午结课的时候许章润宣布:讲完上午的课,下午的课就不再讲了,实在受不了了打道回府。一时间课堂哗然。

   这个事呢发生在1993年秋天,许章润先生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一篇《拂袖而去》。回到北京以后呢许先生就给中国政法大学负责函授的说这个事。当时函授的行政人员对许先生很有看法,认为他有作客意识挑肥拣瘦,还埋怨去之前怎么不给学校函授人员打招呼呢?也好做一做工作。许先生非常难受最后,许先生也爆了粗口脱口而出:你这个狗东西!把函授的人给骂了一顿。

   许章润和他的朋友邱兴隆还有邓正来、浦志强、李庄与石家庄有这么一段或深或浅的“缘分”,不应该仅仅引起石家庄法政人的关注。

  

   二

  

   许先生经历了大悲大痛特别是2010年底查出来患有小肝癌,在此境况下写出一篇《天数》,有人认为呢可以入选中学课本,其实许先生可以入中学课本的可不止这一篇,因为许先生以前是“文艺青年”现在是“文艺中年”,有才情有艺术感悟力。许先生是法学家里边法政学人共同体里边大概最具有文人气质的学者真的是文采风流。为什么许先生这么具有文人气质呀?

许章润先生的老家是安徽庐江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许章润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3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