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山:释“魂”、“魄”:中国古代濒死体验的字形记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2 次 更新时间:2018-11-04 19:55:42

进入专题: 古文字  

徐山 (进入专栏)  

  

   [摘  要]“魂”、“魄”二字的命名理据问题前贤尚未涉及。本文以穆迪建构的濒死体验模式作为对“魂”、“魄”二字的考释切入点,认为“魂”、“魄”二字的发生背景皆源于濒死体验,且对应于其中“脱离躯壳”和“光的存在”这两个重要场景。濒死体验的实质是濒死者回归胎儿期记忆的梦经历,汉语言中“魂”、“魄”二字作为虚假概念,一方面是中国古代这种真实的濒死体验的记录,另一方面又是对濒死体验误解的产物。

   [关键词]魂; 魄; 古文字考释; 濒死体验; 穆迪

  

   (一)问题的提出

   现代科学对于人的死亡较之古人有了全新的认识,不相信人死后会变成鬼,也不相信中国古代认为人的精神能离开人的形体而存在的所谓“魂”的观念。“鬼”字在甲骨文中已见,而早期典籍中亦多见“魂”、“魄”二字,这些用字情况说明了“鬼”观念确实来源悠久。然而, “魂”、“魄”二字在词的发生层面上,其语音结合的命名理据问题前贤尚未涉及,在文字形体表现方面,“魂”字中的声符“云”和“魄”字中的声符“白”所包含的声中有义的问题前贤亦未深究。本文将对上述有关问题作全面的考察,并以本人详尽分析美国雷蒙德·穆迪《死亡记忆》一书中建构的濒死体验模式所得出的基本框架作为对“魂”、“魄”二字的考释切入点,以期重新认识中国古代“魂”、“魄”二字的文化观念。

  

   (二)“魂”字的形和音

   《说文·鬼部》:“魂,陽气也。从鬼,云声。”段玉裁《说文解字注》改篆体“魂”为“䰟”,并注曰:“‘陽’当作‘昜’。《白虎通》曰:‘䰟者,沄也,犹沄沄行不休也。’《淮南子》曰:‘天气为䰟’。《左传》:‘子产曰:人生始化为魄,既生魄,陽曰䰟,用物精多,则䰟魄强。’各本篆体作‘魂’,今正。……今则大徐本皆作‘魂’,惟小徐本作‘䰟’,《广韵》、《集韵》、《韵会》亦作‘䰟’。…… ‘䰟’之必‘鬼’下‘云’上者,陽气沄沄而上之象也。曰‘云声’者,举形声包会意。”“䰟”、“魂”二字为异体字关系,构字部件相同,差别仅仅是上下结构或是左右结构,而今通行“魂”而淘汰了“䰟”。《说文·鬼部》收了17字,其中所收的形声字共有15字,该15字的字形结构以各自所含的形符和声符的位置而言,可分为三种情况:(1)上声下形,如“𩴪”;(2)左形右声,如“䰧”;(3)左声右形,如“魄”。“䰟”、“魂”二字则分属(1)和(3)的类型。段玉裁认为“䰟”是形声兼会意字,即作为形声字“䰟”的声符“云”是有义的,“䰟”字还可以用“鬼、云”两者按会意字的方式去理解,即“魂”乃是呈现为陽气上升“云”象的“鬼”。段玉裁认为“䰟”中的声符“云”声中有义,这一看法是可取的,然而“云”的具体含义究竟是什么,仍有进一步深究的必要。

   再来看“魂”字的上古音。魂,上古音匣母文部,而“魂”字中的声符“云”的上古音也是匣母文部。换言之,“魂”字在造字时的读音和声符“云”的读音是相同的。由于“魂”和“云”两者的上古音是同音关系,所以如果确认了“魂”和“云”两者有意义上的关联性,那么“魂”和“云”两者实际上就是同源词的关系。

  

   (三)“魄”字的形和音

   《说文·鬼部》的“魄”字紧接着前面的“魂”字,这说明“魂”、“魄”二字在意义上颇为密切。《说文·鬼部》:“魄,陰神也。从鬼,白声。”段玉裁注:“‘陰’当作‘侌’。陽言气,陰言神者,陰中有陽也。《白虎通》曰:‘魄者,迫也,犹迫迫然箸於人也。’《淮南子》曰:‘地气为魄。’《祭义》曰:‘气也者,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也。’郑云:‘气谓嘘吸出入者也,耳目之聪明为魄。’《郊特牲》曰:‘䰟气归於天,形魄归於地。’《祭义》曰:‘死必归土,此之谓鬼。’‘其气发扬於上,神之箸也。’是以圣人尊名之曰鬼神。按,䰟魄皆生而有之,而字皆从鬼者,䰟魄不离形质,而非形质也。形质亡而䰟魄存,是人所归也,故‘从鬼’。《孝经说》曰:‘魄,白也。白,明白也。䰟,芸也,芸芸动也。’”段玉裁注意到“魂”、“魄”这两个形声字的形符皆“从鬼”,但却存在“䰟魄皆生而有之”的费解之处,然而其形质之说仍难厌人意。此外,“魄”字的形体结构也没有像“魂”字那样被进一步处理成“举形声包会意”,这说明对“魄”字中声符“白”的声中有义旨趣仍不甚明了。

   再来看“魄”字的上古音。魄,上古音滂母铎部,而“魄”字中的声符“白”的上古音是並母铎部。比较“魄”和“白”的上古音,两者韵部相同,且声母的发音部位相同,所以两者读音十分相近。由于“魂”、“魄”二字在意义上的密切程度,“魄”字中声符“白”的声中有义的作用究竟如何确定,应结合“魂”字的命名方式作通盘考虑。

  

   (四)“魂”、“魄”二字“从鬼”

   “魂”、“魄”这两个形声字的形符皆为“鬼”。《说文·鬼部》:“鬼,人所归为鬼。”段玉裁注:“以叠韵为训。《释言》曰:‘鬼之为言归也。’郭注引《尸子》:‘古者谓死人为归人。’《左传》:‘子产曰:鬼有所归,乃不为厉。’《礼运》曰:‘䰟气归於天,形魄归於地。’”人死为鬼观念的产生,根植于人类对死亡的恐惧心理。甲骨文已有“鬼”字,可见人死为鬼的观念起源甚早。“魂”、“魄”二字为“从鬼”的形声字,从造字的角度可知,先有“鬼”字,后有使用“鬼”为形符的形声字“魂”和“魄”。

   再来看“鬼”字的上古音。鬼,上古音见母微部。比较“鬼”、“魂”、“魄”三字的上古音,三字的读音各不相同,这说明“魂”、“魄”二词并不是从“鬼”派生出来的,而且“魂”、“魄”两者本身亦无语言亲缘关系。

   “魂”、“魄”二字“从鬼”,表明“魂”、“魄”二字的产生,与死亡以及死亡之后的变化有关。上述讨论的“魂”、“魄”二字,我们还可以这样追问: 为什么继“鬼”的观念之后,有关人死后的所谓灵魂会出现两个相关的概念“魂”和“魄”而不是仅仅一个相应的概念? 意义上相关的“魂”、“魄”二字在造字方式方面具有一致性,但是为什么“魄”字中的声符“白”迄今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 “魂”、“魄”二字凸显出来的这些问题,只有触及了“魂”、“魄”二字的发生背景之后才能加以阐明。

  

   (五)穆迪建构的濒死体验模式的分析

   我们认为,“魂”、“魄”二字的发生背景和人的濒死体验有关。

   美国雷蒙德·穆迪博士是第一个系统研究濒死现象的人,其著作《死亡记忆》(Life After Life)在分析了1972-1974年期间收集了150例濒死体验(他首次提出near-death experience术语,即NDE)的实例之后指出:“在这些濒死体验的陈述中,存在着不可忽视的相似性。实际上,在我收集的报告里,这种相似之处俯拾皆是,很容易就可以总结出15处之多”。① 具体而言,这15处在书中第二章“濒死体验”中按时间的先后顺序逐一谈及,即(1)无以言表,(2)亲闻死讯,(3)平静安详,(4)噪音,(5)黑暗通道,(6)脱离躯壳,(7)相遇,(8)光的存在, (9)回顾, (10)界限, (11)归来,(12)倾诉,(13)对生活的影响,(14)对死亡的看法,(5)确证。该书还在对濒死体验相似点概括的基础上,建构出“典型化”、“完整化”的濒死体验模式,其特征是囊括了几乎上述所有的共同点。

   以下就是穆迪建构的濒死体验模式:

   首先,他感觉到生理的衰竭到达极限,听到医生宣告自己的死亡。然后,有一种令人不安的噪音传入耳际,类似于铃铛声或者嗡嗡声,同时,感觉到自己快速地通过一条狭长灰暗的通道。突然,他又发觉自己脱离于肉体之外,但是依然在手术室里,站在了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审视自己的身体。他就以这种奇怪的方式看着医生对自己竭力抢救,情绪起伏不定。

   过了一会儿,情绪波动渐渐平缓,他终于接受了自己的奇特处境。他注意到另一个“躯壳”的存在,当然,这个躯壳完全不同于那个被遗弃的有形身体,也许用“存在”,而不是用“身体”来形容更加合适。很快,其他的事情开始发生,有人来迎接他的到来,并帮助他脱困。他发现已经亡故的亲友再次现身,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从未见过的灵体——温暖而充满爱意,类似于一种光晕。这种光的存在会以无言的方式向他提问,让他评价自己的一生,并把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做全景式的快速播放。某个时刻,他发现自己正在往一个关卡或者边界走去,冥冥中感觉到那是一条生死之间的界限。然而,他突然发现自己必须返回原来的世界,还没有到死的时候。此时他有了抵抗、拒绝的情绪,因为到目前为止,他对死后的世界一直充满好感,不想回到现实。在死后的世界里,他一直沉浸于强烈的喜悦、爱恋和平静的情绪中。尽管如此,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回到现实中的躯壳中,并结束了这段经历。

   醒来后,他想把这一切告诉别人,却又觉得难以表述。一方面,他发现无法用正常的词汇去准确表达那段在异世界的经历;另一方面,他的叙述总是被人嘲笑,被当作胡言乱语。所以,他选择了沉默,不再向他人提及。但是,这段体验为他的人生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尤其在对待死亡的态度上,他与普通人差别甚大。②

   有关濒死体验的问题,笔者在已出版的专著《人的精神文化原型的发现》第三章第四节“濒死体验”中有专门的研究,③ 认为濒死体验的本质是梦,其真相是回归胎儿期记忆。针对穆迪建构的濒死体验模式,笔者又专门撰文作了具体的分析,阐述了该模式的结构和胎儿期记忆中的几个过程的倒退式呈现相对应。④ 长期以来由于未能认识胎儿期记忆以及胎儿期记忆精神原型的再现形式,所以对濒死体验的解释迄今仍是非科学意义上的。

   穆迪建构的濒死体验模式作为一个发展过程,其中有两个奇异场景,其一为“他又发觉自己脱离于肉体之外”(穆迪书中有“脱离躯壳”一节详论之),其二为“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从未见过的灵体——温暖而充满爱意,类似于一种光晕”(穆迪书中有“光的存在”一节详论之)。

“脱离躯壳”即脱体经验(out-of-body experience,即OBE),濒死者感觉自己脱离了身体上升飘起,浮悬于空中。有关这一现象,笔者已指出其发生机制:濒死者身体此时已不能动弹,而人的意识依旧活跃,另一方面,梦境的画面是始终运动、从未静止的,即当事人的欲望必须通过视点移动才能推动梦境的发展,这样自己“肉体”不动的当下事实而梦境中视点必须移动的欲望就造成了“自己”(精确地说,应是“自己”的视点)“脱离于肉体之外”。因此,穆迪概括的“(6)脱离躯壳”,作为当事人的感觉,其实质即“自己”的确没有死,而自我视点必须运动而躯体却无法运动的矛盾在梦境表现时则处理成一动一止的分离状态。“自己脱离于肉体之外”的拉力来自于快速倒退式梦境本身,而快速又来自于幼儿期就萌发的回归母体的渴望,这一渴望在濒死体验中得以最终实现。⑤ 简言之,所谓“脱体经验”,只是濒死者梦境中所见,这是梦境中的事实,而不是非梦境的客观世界中存在的事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徐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古文字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2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