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晋文公的图霸战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8 次 更新时间:2018-10-27 21:16:56

进入专题: 晋文公  

黄朴民 (进入专栏)  

  

   晋国公子重耳,是晋献公的庶子,按“立嫡不立长”的礼制,他原本与晋国的大位归属,并没有太多的关系。可是晋献公身后“骊姬之乱”的爆发,尤其是太子申生的死亡,却给重耳登上晋国的权力之巅提供了天赐良机。尽管这一步异常漫长、异常艰辛,可是,他毕竟还是咬着牙走完了,在外飘泊流浪整整19年之后,他终于在秦国的武力支持下,于公元前636年回到了晋国都城绛城,利剑出鞘,一举翦灭晋怀公及其追随者,踏着血迹,登上了国君的宝座,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晋文公。

   19年在外羁泊流浪的生活,对晋文公而言,并不是虚度光阴,船过无痕。

   首先,它帮助晋文公本人完成了从一个纨绔子弟到杰出政治家的转变。使他在困境中磨砺了意志,增强了政治才干,所谓“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也!”其次,这段历练,使得晋文公了解了当时主要诸侯国的政治、军事、经济、外交等实际情况,初步掌握了诸侯列国的战略动态,这就为他自己登基后制定和实施图霸称雄战略方针,提供了十分可贵的第一手资料。其三,考察、团结和起用了一大批忠心耿耿又才干出众的贤能之士。狐毛、狐偃、赵衰、先轸等人,都是当时晋国一流的贵族大臣,他们始终追随晋文公,在漫长的流亡过程中彼此同甘共苦、荣辱与共,从而形成了晋文公最为亲信依赖的贵族圈子。晋文公即位后,他们又纷纷出任文武要职,在经国治军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为晋文公日后的争霸事业提供了人才上的保障。其四,19年的流亡生涯,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晋文公争霸战略方针的制定与实施。晋文公先后到过多个诸侯国,它们中间,有的对他礼遇有加,恩惠优渥,齐国、宋国、秦国等可归入此类;有的则对他不理不睬、冷若冰霜,甚至戏弄侮辱,如卫国、曹国和郑国。这种个人上的恩怨纠葛,难免要对晋文公制定图霸战略时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城濮之战前夕,晋文公之所以扶宋、抑郑、伐卫、攻曹,亲近齐、秦,这固然是受对楚争战战略大局的基本制约,但同时也不可否认有其当年个人遭遇的因素在无形中起着作用,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此言信然!

   晋文公逐鹿中原、图霸天下的最大敌手,毫无疑义就是楚国。换句话说,晋文公要称霸诸侯,号令中原,就必须抑制并有效击退楚国的北进势头,通过战争这个手段,实现“取威定霸”的战略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讲,晋、楚之间战略决战的上演,仅仅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了。但是,齐桓公去世,宋襄公图霸昙花一现之后,楚国的势力已是炙手可热、更为膨胀,并深入北方,睥睨一切。汉水流域的诸多姬姓小国早为楚国所翦灭,陈、蔡两国早已成为楚之铁杆附庸,唯楚国马首是瞻。郑、许、曹、卫、鲁诸国,亦见风使舵,站队到楚国的猎猎战旗之下。在这种情势下,晋文公虽然拥有了晋献公等人打下的偌大基业,但要以这点资本,贸然与楚兵戎相见,一决雌雄,也的确存在着非常大的难度。

   对楚决战既然不可避免,但同时又困难重重、胜负难料,这就决定了晋文公即位后要全力以赴从事争霸战争的准备。这种准备,乃是全方位的:

   首先,修明政治,任贤使能,稳定局势,巩固统治。

   晋文公即位后,得到了晋国大多数臣民的拥戴与支持,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仍然有极少数晋惠公、晋怀公的残渣余孽不甘心失败,企图制造混乱,挑起事端,以期趁火打劫,乱中夺权。晋文公对此毫不姑息,以雷霆万钧之势,断然加以镇压。在即位的同年,他在得到秦穆公密切配合的情况下,一举挫败权贵吕甥、郤芮等人的叛乱,稳定了政局,巩固了权力。

   在坚决镇压叛乱、消弭威胁的同时,晋文公对当年曾伤害过自己,但此时愿意归附的政敌宽大容忍,既往不咎。他宽恕寺人披追杀自己之罪,不追究头须盗窃财物之过错,就是这方面的具体例证。这样做的结果,是使得晋国上下人心安宁,众人归附。可见晋文公深谙“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为政之道,避免了犯“为丛驱雀、为渊驱鱼”的错误,有成熟政治家的风度。

   对于多年来一直跟随他历经患难、休戚与共的功臣,晋文公慷慨大方,予以优厚的奖赏。大的封邑,小的尊爵,以显示不忘旧恩的诚挚姿态。这一做法,与当年晋惠公过河拆桥、诛杀功臣的行径恰好形成鲜明的对照,很好地收买了人心。

   在稳定政局、和谐国内关系的基础上,晋文公进一步改良政治,任贤使能。例如,建立卿制,由公卿处理日常军政事务,举大夫之贤能者担任此职,以杜绝公室兴风作浪、挑起动乱的机会。又如,赋百官以职权而责以事功,拔擢贤才,重用狐偃、先轸、赵衰等有才能、有魄力的功臣。再如,整饬纲纪,树立信守,以定上下之节,明确行止进退之礼。猎于囿陆时,功臣颠颉后至,晋文公即传令施予鞭刑,以示信赏必罚。另外,晋文公还能做到虚怀若谷,从善如流,提倡臣下直言极谏,“以志吾过,且旌善人”。

   通过上述努力,晋文公有效地巩固了内部的团结,造就了“昭旧族,爱亲戚,明贤良,尊贵宠,赏功劳,事耆老,礼宾旅,友故旧”的和谐局面,这就为其实施图霸战略方针消除了后顾之忧,创造了良好的政治环境。

   其次,崇俭省用,“通商宽农”,发展经济,保障民生,为争霸中原提供雄厚的物质基础。

   晋文公懂得经济为军事之本的道理,相当重视农田开发与水利兴修。当他从周王室那里取得太行山以南阳樊、温、原、攒茅等四邑沃土肥壤之后,即以赵衰为原大夫、狐溱为温大夫,以胥臣为司空,主持平治水土之事,裂地分民,迅速开发南阳,使得晋国农业发达,物产丰富。在个人生活方面,晋文公也能做到节制欲望,崇尚俭朴,节约开支,自己衣不重帛,食不兼肉,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在对待民众问题上,他“恤民以德”,致力于减轻剥削,轻徭薄赋,赈济困穷,广施恩惠,以缓和社会矛盾,化解社会戾气,调动普通民众的生产积极性,增加普通民众的生活安宁感。同时,他重视发展手工业、商业,努力富国利民。《国语·晋语四》曾对晋文公的经济措施作过扼要的描述:“弃责薄敛,施舍分寡,救乏振滞,匡困资无,轻关易道,通商宽农,懋穑劝分,省用足财,利器明德,以厚民性。”这应该说是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的。

   这些经济政策的实施,很快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使得晋国“政平民阜,财用不匮”,拥有了赖以从事对外争霸战争的雄厚人力、财力与物力。另外,晋文公还十分注意调整复杂的社会关系,明确社会各阶层应尽的职责和取益,“公食贡,大夫食邑,士食田,庶人食力,工商食官,皂隶食职,官宰食加”,借此以稳定社会经济秩序,调动社会各个阶层的积极性。

   第三,大力扩充军队,拔擢任用各级将帅,加强军事训练,为从事争霸战争,确立天下霸主地位做好军事上的充分准备。

   军队是国家专政机器的柱石,也是一个国家对外兼并称霸的最重要筹码。齐桓公凭借雄厚的军事实力而成就一代霸业,而宋襄公却因军力单薄加上临战指挥无能而未能圆自己的霸主之梦,就是历史上颇具说服力的例子。晋文公对此自有异常清醒的认识。为此,他登基后一直強化军队的建设,在城濮之战前夕更是快马加鞭,提升扩军备战的步伐。

   他在晋献公作二军的基础上,将全国兵力增扩为上、中、下三军,大大增加了军队的数量。并任命郤縠、狐毛、栾枝、郤溱、狐偃、先轸等人分别担任三军的将佐。他们都是深富韬略、善于将兵的干才,其中有些人属于当年随从晋文公四处流亡的心腹股肱。由他们出任军中要职,保证了晋军内部的高度团结,官兵上下斗志昂扬。在扩军扩编的基础上,晋文公加强军队的军事训练,“蒐于被庐”,举行大规模的实战演习,并作执秩以正其官,明确其指挥节制与各级之职掌。通过锲而不舍的努力,晋文公终于拥有了一支足以与楚军相周旋、相抗衡的强大军队。

   第四,高高地举起“尊王”的大旗,发兵“勤王”,平定周王室内部的政局动乱,在天下诸侯中树立自己的威望,占据政治上、道德上的制高点,赢得从事图霸大业的主动权。

   在春秋前中期,诸侯要想成为霸主,就必须打出“尊王”的旗号,争取政治上的主动权。这自齐桓公起,几乎已成为一种定律。晋文公是一位富有政治远见的明主,自然深谙其中的道理,因此,他即位后即注意寻求这样的机会。非常幸运的是,他登基后的第二年,这样的机遇就悄然降临了。

   公元前636年,周王室发生内乱,因没有能当上周王而一直心怀不满的太叔带(即王子带)联合狄人的军队进攻成周,大败周军,俘获周室卿士和大夫周公忌父、原伯、毛伯、富辰等人,并乘胜攻占京城洛邑。

   周襄王惊慌失措,仓皇出逃到郑国,在那里,惊魂甫定的他要求诸侯国派遣军队勤王。晋大夫狐偃认为:“求诸侯,莫如勤王。诸侯信之,且大义也。继文之业,而信宣于诸侯,今为可矣。”极力主张晋国响应周襄王的呼吁,迅速出兵勤王。晋文公采纳了这一建议,于公元前635年出动军队去支援周襄王。

   战略方针制定后,晋文公遂积极采取行动,付诸实施。他先是劝退了前来勤王的秦国部队,由晋国独揽勤王之功,其次是以财物贿赂“草中之戎”与丽土之狄,让他们出兵配合策应晋军的行动。然后,晋文公指挥晋军兵分两路,以“左师”从郑国迎回周襄王;以“右师”攻击狄人和围攻王子带所屯驻的温邑(今河南温县西南)。在晋文公对周襄王的全力支持下,狄人终于被击退,王子带也为周襄王所擒杀,周室内部血腥动乱得以平定了。

   晋文公的“勤王”,有力挽狂澜、再造王室之功,周襄王对此自然是感激不尽、没齿难忘。投桃报李,人情之常,为此,他摆设盛宴来慰劳、答谢晋文公,给予晋文公以巨大的荣誉,同时还将周王畿内的阳樊、温、原、州、陉、絺、攒、钼矛等八邑赏赐给晋文公。这八座城邑处于黄河以北,太行山以南,战略地位至为重要,晋人名之为南阳之地。晋文公得到它们之后,等于拥有了南进争霸的重要前哨基地。由此可见,晋文公这次起兵“勤王”,算是名利双收,赚大了。

   总之,晋文公在继位后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通过各方面的努力,使得晋国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军力增强,社会和谐,并拥有了“尊王”的重要政治资本。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他把同楚国进行战略决战提到了议事日程,用巨手拉开了城濮之战的帷幕!而晋国在城濮之战的辉煌胜利,则将他推上了无可争辩的“霸主”宝座,春秋历史亦从此进入了由晋国主导的时代。

  

进入 黄朴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晋文公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046.html
文章来源:文史天地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