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长生不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31 次 更新时间:2018-09-22 11:27:27

吴万伟  

保罗·萨格尔 吴万伟

长生不老的幻想不过是死亡恐惧的遮羞布而已---如果要实现,需要个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在美国著名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夺宝奇兵》(1989)的最后,我们看到争夺圣杯的殊死搏斗达到戏剧性的高潮。电影中的坏蛋---纳粹合作者和艺术品搜罗者沃尔特·多诺万(Walter Donovan)知道,如果饮用了圣杯中的酒就可能让他长生不老。但是,从桌子上摆放的众多高脚酒杯中,他愚蠢地挑选了其中最为光鲜闪亮的杯子。多诺万一下子喝了下去,结果,他不但没有得到永生的馈赠,反而快速走向衰老:他的皮肤开始萎缩脱落,掉头发,很快瘦成一具骷髅,倒地坍塌变成尘土。正如守卫圣杯的永恒骑士对印第安纳琼斯(Indie所说,“他的选择太糟糕了”。 

过了一会儿,埃尔莎·施耐德博士Dr Elsa Schneider也是纳粹分子)无视骑士不要试图将圣杯从讲坛挪下来的警告,结果导致房屋结构的垮塌,地面一分为二。为了抓住长生不老的奖励,她试图在圣杯掉入地球之碗之前抓住圣杯。她是如此迫不急待地渴望永生,以至于从印第安纳琼斯的手中滑落,掉下去摔死了。印第安纳琼斯本人几乎遭遇同样的命运,如果他不听父亲“丢掉它”的劝告的话。

长生不老:这个奖励是如此巨大以至于有人宁愿死也要尝试获得它。但是,他们这么做明智吗?《夺宝奇兵》认为不值得。毕竟,不仅因为丢掉性命的两个人都是恶棍,而且因为保护圣杯的骑士明确警告说,永生的代价就是要永远呆在这个圣殿里。那将是什么样的一种生活呢?电影暗示,长生不老不是一种祝福,反而是一种诅咒。

对于考虑过这个议题的哲学家来说,这样的结论并不会觉得意外。在论文歌剧《马克普洛斯档案》:乏味永生的反思”(1973)中,英国道德哲学家伯纳德·威廉姆斯(Bernard Williams)暗示,长生不老将是可怕的、类似于落入没完没了的鸡尾酒会陷阱。这是因为在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人类生活将变得难以诉说地乏味无聊。我们需要新的体验,以便有理由继续生活下去。但是,在过了足够长的时间之后,我们将经历作为个人觉得有刺激性的一切东西。我们将缺乏威廉姆斯所说的“分类性”欲望:即给我们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的欲望,相反只有“偶然性”欲望:即如果活着不妨继续活下去,但本身并不足以刺激我们继续活着。比如,如果我要继续活下去,我渴望把牙齿蛀洞补上,但我并不想仅仅因为要把牙齿蛀洞补上而继续活下去。相反,我可能愿意继续活下去,以便完成过去25年一直在构思的长篇小说。前者是偶然性欲望,后者是分类性欲望。

窗体底端

威廉姆斯声称,一个没有了分类性欲望的生活将演变为一堆无差别的平庸性,根本没有继续生活下去的理由。威廉姆斯使用了捷克作曲家列奥·亚纳切克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43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