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新生:历史学应当揭示人性的复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79 次 更新时间:2018-09-05 20:44:11

进入专题: 历史美学   传统史学   人性  

学人君  

   编者按:20世纪初期梁启超“史界革命”以来,历史学亦开始了“西学东渐”的进程。最终在这场文化转型的运动中,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史学失去了它本应有的光彩与地位。而随着传统史学的落寞,旧史中活泼生动的人物也渐被宏大、抽象的规律所取代。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路新生教授认为,当今史学之大弊端在见“规律”不见“人”。历史学是为“人学”,相比于从史实中归纳出抽象的规律,史学研究更应以人为主体、揭示人性的复杂,并以此引导、激励个人,去思考自己的生活,度过更有意义的人生,让史学真正的裨益每一个人。

   访谈对象:路新生,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史学史、历史美学,已出版专著有《中国近三百年疑古思潮研究》、《经学的蜕变与史学的转轨》。以下简称“路”。

   访谈人:李梅,爱思想网学术观察员。以下简称“学人”。



一  挥之不去的“右派”阴影


学人:能否简单介绍下您的治学经历?

路:谈到我的治学经历,就不能不提到我的父亲。因为我的前半生,受我父亲的影响和牵累很大。

我的父亲路永明,1936年考取清华大学历史系,在抗战时他去了西北联大。西北联大毕业后,他就留在西北大学历史系工作,1956年由西北大学校长侯外庐亲笔写介绍信,把他介绍到华东师大历史系。我父亲在清华大学时,当时有一个很有名的教授,叫刘崇鋐,是做世界古代史研究的,后来他去了台湾,做了台湾大学历史系系主任。他很赏识我的父亲,想让他跟着去台湾。但我父亲对国民党非常失望,相信共产党能够救中国,所以抱着这样的一腔爱国热情留了下来。1956年到华东师大历史系工作后,没想到第二年,我父亲没有说过一句对政治不满的话,仍然被打成右派,扫地出门。

我中学毕业的时候,按照当时的政策,我铁定可以留在上海的工厂工作。那样的话,无论是物质条件还是交通条件,还是对家庭的照顾,都要方便很多。但受到父亲打成右派的牵累,我就不得不降低一格,到上海近郊的一家化肥厂工作。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非常恶劣,出身不好的人生存环境很艰险,主要表现在政治上受到歧视和侮辱,物质生活也比一般出身好的人要差,所有的脏活、累活、重活我都要去干。这也都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政治上受到冷落和歧视,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的心情当然是很压抑、很不舒畅,只要有机会,我总是想离开这个工厂。

1972年,我开始跟上海歌剧院的孙栗老师学声乐。1977年,刚恢复高考的时候,我就报考了上海师范大学的艺术系。上海师范大学是在文革当中,由上海教育学院、上海师范大学以及华东师范大学三所大学合并而成的(注:华东师范大学于1977年恢复招生)。在1977年报考后,考我专业课的老师是华东师大中文系的一位老师,他告诉我上海师范大学艺术系一共招36名学生,我的专业成绩是第十五名,按道理肯定应该录取我,那位老师也让我回去准备行装来报到。但回去后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录取通知书。后来见了这位老师的面,他很尴尬,仔细打听,才知道又是因为我父亲的右派问题还没有解决。

1977年第一次高考没有成功,回到工厂以后,同事冷言冷语、讽刺挖苦,生存的环境更加艰险。我没想到,仅仅隔了半年,又有一次高考的机会。据我了解,1978年第二次高考“一风吹”(注:一笔勾销的意思),不再考虑成分问题,是刘少奇的儿子刘源的功劳。他也是77年考的,结果因为刘少奇的问题,没有被录取,就写信给邓小平,邓小平后来做了批示,就不再考虑成分问题。

1978年,我就想参加第二次高考,但没有时间复习。当时我在工厂里面做木工,为了请假,在一次工作时,我用斧头砸了自己的左手大拇指。不过老天有眼,没有把它砸成粉碎性骨折,而只是骨裂。厂医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不是工伤,而是自己砸的,但是他仍然开了两个半月的工伤假。这样我就有机会复习功课,报考华东师大历史系。


二  由经学入史学


学人:您那时已经学了五年声乐,为什么不继续考声乐?

路:声乐和历史相比,其实我更加喜欢历史。当时学声乐的唯一目的就是想离开工厂,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如果两个放在一块让我选择,我仍然愿意选历史。这也和我的父亲有关。我父亲喜欢世界古代史,特别是罗马史。这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深刻地影响着我。在大学里我花功夫最多的就是罗马史。

1982年大学毕业分配工作,我被分在普陀区教育局,很不甘心。去教育局报到以前,因为心里烦闷,就在外面闲逛,逛到一个地方看见挂着“普陀区业余大学”的招牌。我就很冒然地进去,见到一个长者在那儿扫地,我就问他,你们需不需要老师?他抬眼看看我,说你是哪里的?我说我是华东师大历史系1978级的学生。他说你能教什么?我就胡扯了,我说古今中外的历史都能教。他说这样吧,你明天来试讲一下。当时我觉得很惊愕,一个扫地的老头跟我说这话?但巧了,其实他是这个学校的校长。试讲的效果很好,他说你不要到普陀区教育局报到了,我们明天就去派人把你的档案取过来。

就这样,我到了普陀区业余大学,去教那些职校技校、中专里面来进修的老师。今天看起来普陀区业余大学当年的教学水准,不比今天的本科教学差,甚至要超过。

后来我教了两年书,就想去考硕士研究生。原先我想报考世界古代史,但阴错阳差到了中国史学史,在桂遵义老师门下读硕士。讲到考取研究生,就必须提我父亲的老朋友——华东师大历史系教授戴家祥,他是王国维的关门弟子。在我们家庭最艰难的时候,他资助过我母亲。

1957年我父亲被打成右派,扫地出门,被发配到华东师大印刷厂当校对。当时正好是大跃进,大家都是加班加点。而且为了节约成本,用那种很粗糙的纸、小5号的字体排文章。灯光的效果很差,字体又小,纸又黄。结果,一个排字工人把“毛泽东”三个字排成“毛匪东”的时候,我父亲竟然没有校出来。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词。我父亲惊恐万状,反复向领导说明情况,是因为校对条件太差而非故意。考虑到这个错误有客观原因,所以当时没有对我父亲做出处分。但是到1960年,把我父亲以“反革命”的罪名逮捕了。随后华东师大开除我父亲的公职。当时我家六口人,母亲一个月工资是54元5角,难以养活六口人。只能捡野菜,捡一些别人吃剩下来扔在泔脚桶里的东西。所以到现在我还认识一些野菜品种,比如水红花、小兔草、马齿菜等。

在最艰难的时候,戴家祥先生以及中文系教授许杰,资助过我母亲。这是恩重如山的。戴先生很关照我和我的家庭。当他知道我考取中国史学史的研究生后,有一次有意识地跟我做了一次很长的谈话。他说你要搞史学史这个专业,就不能不碰经学。清儒有一句话,从小学入经学,经学实;从经学入史学,史学真。经学实,就是从考订音韵训诂入手,真正把经读懂;从经学入史学,史学真,是因为“六经皆史”。他又跟我说,经学分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两家的家法、治学理念都不一样,你去治经学史的时候,就应该了解。他建议我从江藩的《汉学师承记》和皮锡瑞的《经学历史》入手。他还告诉我,江藩是古文经学家,皮锡瑞是今文经学家,皮锡瑞《经学历史》的家派门户色彩特别浓。你在读他的书以前就要先了解。然后又跟我说,今文经学的治学方法论,是“重义轻事”——这个我在上课的时候也跟你们讲过。古文经学重典章制度的考订,把孔子看成是一个史学家,所以古文经学的学风在乾嘉时期被继承下来。接着又跟我讲了今文经学的“张三世”“通三统”“大一统”等。这些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因为戴先生的提醒,我就开始蹒跚学步,一点一点地开始摸索经学。

戴先生跟我说了这些以后,导致我在做硕士毕业论文的时候,选择了崔述。因为崔述是很特别的。第一,读了经学史以后我知道经学有家派门户之分,但是崔述的经学和当时的古文经学家的治学不一样。乾嘉年间的古文经学家的治学,受汉宋之争思潮的影响,是看不起、打压宋学的。但是崔述在某种程度上同情宋学。崔述的治学,今文经学或古文经学都用,宋学的他也不排斥,宋学内部的程朱、陆王之争,他也不管,也就是说崔述的治学带有超家派的色彩。其次,崔述对中国现代疑古思潮影响特别大,对于顾颉刚的层累说有很直接的影响。崔述对顾颉刚的影响,学界以前都没有提出来过。1998年,我在《历史研究》上发了一篇文章——《崔述与顾颉刚》,在这篇论文里提了出来。我觉得崔述对顾颉刚最重要的影响,是他的方法论,而不是他的价值观,疑经、疑古在顾颉刚他们那个时代已经成为一种风潮。


三  仕宦归来:理学补课


路:1987年毕业以后,我就留在华师大史学研究所工作了。

在所里工作到1995年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历史美学   传统史学   人性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36.html
文章来源:学人Scholar 公众号

4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