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静宁:足球带给我的遐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80 次 更新时间:2018-08-25 19:44:38

进入专题: 足球  

肖静宁 (进入专栏)  

  

   我在59年前的1959年,新中国建立10周年的辉煌日子里,平生第一次观看了一场足球赛。这件事早已沉寂在我的记忆深处,观看2018年世界杯将它激活了。记忆之门一旦打开,围绕那场球赛,我想起了许多值得追忆和思考的往事,而观看世界杯的鲜活场景更令我精神振作、童心不泯。

  

   一、由2018世界杯想到当年足球赛

  

   众所周知, 足球有“世界第一运动”的美誉,是全球体育界最具影响力的单项体育运动。足球赛是青春飞扬的集体热血运动,是力量与美学的完美结合,是个人与团队的机智勇敢、默契配合的绿茵场上的勇猛格斗。足球比赛具有极强的集体性、竞争性、观赏性、审美性和凝聚力。球迷的广泛参与,和随着赛事进行表现出来的近于疯狂的情绪浪潮席卷着赛场的天空和大地!

  

   “ 世界杯”是国际足联世界杯(FIFA World Cup)的简称。它是与奥运会并列为全球最顶级的两大体育赛事。

  

   世界杯,它无疑是世界上荣誉最高、规格最高、竞技水平最高、知名度最高的足球比赛。现在的世界杯奖杯是“大力神杯”,捧上大力神杯是全球各个国家在足球领域最梦昧以求的神圣荣誉,也是各个国家或地区所有足球运动员的终极梦想。

  

   世界杯每4年举办一次。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是国际足联世界杯举办的第21届赛事。比赛于2018年6月14日至7月15日首次在俄罗斯举行。本届赛事共有来自5大洲足联的32支球队参赛,除东道主俄罗斯队自动获得参赛资格外,其余31支球队都是通过各大洲足联举办的预选争夺才获得参赛资格的。

  

   本届世界杯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圣彼得堡、咯山、索契、叶卡捷林堡等11 个城市进行。2018年6月14日的开幕式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隆重举行,那是俄罗斯最大的一个体育场,也是1980年俄罗斯奥运会的主要赛场。

  

   由于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全程现场转播,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进行了64场比赛,我基本上一览无遗。我的脑海中留下了十分宝贵、精彩、难忘的竞赛场面,我甚至认为一个个球员的形体、竞技姿态本身就是一尊完美的雕像。连续看一个月的足球赛,这是我晚年生活中意外收获的幸运华章。现在大赛已经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圆满落幕,法国在20年后重新捧回“大力神杯”,这一至高无上的荣誉使巴黎处于通宵达旦的狂欢浪潮中,其中有我女儿一家,通过足球,我们之间完全没有时空的阻拦,我好像与他们完全融为一体、好像我也置身于凯旋门、香榭里舍大街了……

  

   俄罗斯主办世界杯,说真的,开始我心里还有相当的疑虑。因为系统使用兴奋剂俄罗斯在2018平昌冬奥会遭遇禁赛风暴;因为国际争端俄罗斯长期以来被孤立、受制栽、被妖魔化、甚至充当反面教员。可是,在俄罗斯世界杯于北京时间2018年7月15日凌晨正式落下帷幕时,事实证明,这是一届十分成功的世界杯。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对这届世界杯给出了这样的评语:“本届世界杯是历史上最好的一届。” 他还说:“俄罗斯创造了难以令人置信的激情,让全世界改变了对俄罗斯的印象”。

  

   东道主俄罗斯是当然的赢家。在这历史性的足球盛会上,没有多少名气的俄罗斯队顽强拼杀,力克多支强队,挤进八强,创造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足球最好成绩。除了足球佳绩外,俄罗斯还收获了更多,真正地做到了赢在足球之外。这是令人感叹和钦佩的!

  

   由于我偌大的年纪,又是女性,还迷着足球,知道的人都感到很奇怪。这里不妨提一下大学时代的那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我因做了肺叶切除大手术,医生主动开证明要我免修体育课,可是我不仅认真上好体育课,还报名参加了“劳动卫国体育运动奖章”(预备级)的活动,这是通过课外锻炼进行的。活动内容规定了长跑、短跑、跳高、跳远、双杠、高低杠、铅球、手榴弹共8个项目的具体指标。我经过坚持、刻苦的努力终于获得了一枚珍贵的“预备级”奖章。这项活动开始时大家都报了名,但坚持下来最终获得奖章的极少。这一段经历大大提高了让我受用终生的意志力,使我与体育结缘。我至今还保持着适当运动的习惯,而且对体育界的事也很关注。

  

   我看世界杯是很投入的,为它熬夜,为它欢呼,为它婉惜……通过整整一个月的激动人心的观战,目睹从32支队进16强的小组赛,再从16进8强的淘汰赛,还有产生8进4强和随之而来的半决赛、决赛的巅峰对决,更是紧张、激烈,扣人心弦。

  

   但在这近于狂喜狂悲的足球赛季里,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排遣了我的孤寂,但我仍然掩饰不住我的内心对一年半之前离我而去的痴心爱人杨工(以下均称杨工)的深深思念,心里总是装着他,呼唤着他,甚至幻想着,如果我们在一起看世界杯多好啊!就像当年我们亲密地在一起观看足球赛那样!我猛地清醒过来,不行啊!如今,我们天地相隔,我永远失去了挚爱的亲人!但是当年美好的一切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永远不会忘怀。说到那次足球赛,还要穿越时光隧道回到自己的青年时代。

  

   二、难忘的1959年

  

   1959年是共和国建国10周年的辉煌岁月,第一个五年计划超额完成了,人们从1958年的大跃进走来,还保持着意气风发、热情奔放的精神面貌、为祖国的日益强大而自豪!

  

   最难忘,国家主席刘少奇所作的关于建国10周年的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的政治报告,非常鼓舞人心。我们大学生反复学习,对国家前途和社会主义事业充满信心。为庆祝建国10周年,各条战线捷报频传,纷纷推出了献礼项目,而文艺演出、体育比赛更是热火朝天。在这里,再列举一下建国10周年北京著名的10大建筑,这些耳熟能详的百年大计的伟大建筑群极大的改变了首都的面貌。

  

   它们是:

  

   1,人民大会堂

  

   2, 中国历史博物馆与中国革命博物馆(属同一建筑内,即中国国家博物馆)

  

   3,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4,民族文化宫

  

   5,民族饭店

  

   6,钓鱼台国宾馆

  

   7,华侨大厦(已被拆除重建)

  

   8,北京火车站

  

   9,全国农业展览馆

  

   10,工人体育场

  

   值得指出的是,1959年,我与杨工平生第一次看足球赛,就是在新建的雄伟壮观的工人体育场,能在国庆10周年的10大建筑之一的工人体育场看足球,这纯粹是一件偶然的事,是一件极大的幸事。

  

   1959年,在我的生命历程中有着太多的记忆,太多的意外,太多的命运转折……这一年,我终于完成了将近6个年头(手术后休学因学习苏联而提前复学)的严格的医学本科教育,我为即将成为一名人民培养的白衣战士而激动不已!比我大7、8岁的杨工,1954年底在北京大学燕南园58号——汤用彤先师、也是汤一介乐黛云先生家与我“平生第一逅邂“,他对我一见钟情,魂不守舍。那时他已经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年轻讲师,我则在大手术后忙着复学,压根儿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最终我还是被他赤诚的心所打动。他以纯洁高尚的情操,一直把我的学习与成长放在第一位,他几乎陪伴我度过整整一轮医学教育。如今,好不容易熬到头,盼到我大学毕业了。

  

   其间,在1957年反右后,根据“文科以社会为课堂”的最高指示,杨工随着哲学系一锅端下放到门头沟贫脊山区劳动锻练去了,一别就是一年多,我们没有见过一次面,频繁的“两地书”也是互相鼓励。经过自觉地、艰苦的磨练,他变得又黑,又瘦,精神面貌却有焕发。在1959年初他从门头沟回到了北大,这是多么令人难忘的重逢啊!我不久就要完成学业、分配工作了,他经受了艰苦劳动的考验,我们要开始新的生活了,脑子里对未来的一切充满憧憬,心想,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日子会是多么美好啊!

  

   三、耐人寻味的毕业分配教育

  

   我能有机会在建国10周年观看足球赛,是与我们的毕业分配教育一再延迟密切相关的。由于1958年大跃进、大办钢铁打乱了教学秩序,要补一些课程和临床实习,我们学业的结束延到1959年的8月底,但我们的分配方案却是国庆节以后才最终确定的。毕业教育长达一个半月,这的确是耐人寻味的!

  

   北京医学院医疗系1959级甲、乙两个大班共有毕业生360人,学业结束后,首先是毕业生与领导和师长大合影,大家都那么开心。趁分配方案下来之前,我们十来个要好的同学特地来到雄伟辽阔的天安门广场,五星红旗高高飘扬,清风徐徐,心情无比舒畅。为我们每年都以高昂的姿态参加国庆、五一大游行接受毛主席的检阅而自豪!我们唱着,跳着,共叙同窗之情,对即将奔赴新的工作岗位有一种崇高的使命感,对未来充满向往。

  

   在对毕业生包分配的年代,高校毕业教育主要就是讲一讲国内的大好形势,年轻人的使命,分配方案的宗旨和大致布局,特别强调个人要服从祖国的需要,站出来让祖国挑选,到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去。与历届相比我们那一届的毕业教育时间特别长,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反复学习党报党刊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重要论述,强调三面红旗的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文件中也批判了一些对三面红旗的错误认识,并没有针对任何具体的人和事。

  

   那时对于三面红旗,我在思想上没有任何的怀疑与动摇,我觉得同学们也是这样的。在等待分配时,即便因学习内容重复、拖拉也没有纪律松懈。我们除了正面学习文件,领会精神外,也“空对空”地一般性地批判一下那些否定三面红旗的谬论。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们毕业的1959年,在一片大好形势下已经出现了难以掩盖的严重的困难暗流,想来分配方案迟迟定不下来与那时的严峻形势是有关系的。直到1978年,历史性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才在一些文章中看到起于1959年的困难形势的一些零星反映。原来从1959—1961年党史上先称为 “三年自然灾害”,但是那三年风调雨顺,似乎说不过去,后来改为“三年困难时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肖静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足球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