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Beaney:表达、对话、可译性

——传话游戏和哲学翻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0 次 更新时间:2018-08-24 19:47:18

进入专题: 表达   翻译  

Michael   Beaney  

  

一、表达清晰、思路明晰

  

   如果一个想法是值得思考的,那么,这个想法也值得清晰地言说;而且,如果这个想法被清晰地言说了,那么,它会让其他人的思维更加清晰。正如我在我的《分析哲学:一个简单介绍》(Analytic Philosoph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一书的前言中所说,上述观点深深影响了我的教学和写作。但是,“清晰陈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清晰”与话语语境相关,尤其是与预期或者预想中的听众有关。的确,如果清晰表达是为了让他人思路明晰,那么思路明晰的程度就成了评判表达清晰度的标准。

   如何让人思路明晰呢?我(在<什么是分析哲学?>一文的第 25 页里)首次提出了本文的第一句话,以此给亚历山大·蒲柏在《批评论》(第二卷,第二部分,297-300 页)中的名言做了注解:

   真正的智慧是保持自然最佳状况,

   思想平常,但无人表达得这么恰当。

   我们发现有些真实东西一看就信服,

   因为它与我们脑海中的形象无误。

   关键是要把他人曾经有过的、但从未被很好地表达出来的思想清晰表达出来——这种方式会让人们立即意识到,自己曾经有过这种思想,但是却没有以恰当的方式清楚表达出来。 “结晶”这一绝妙隐喻一直让我印象深刻,因为它包含了类似的过程:我们的思想就如液体一样,其中所有想法和思考以一种初期或者半成熟的状态到处流动,这就要求加入合适的晶种使其结晶,使思想更为成熟。“真正的智慧”就是为结晶过程提供晶种,这是达到“清晰” 的一种方式。

   该隐喻的使用预先假定:形成结晶的晶种和液体元素“相匹配”或者二者存在某种同质性(homogeneity)。传达我们想法和思考的媒介是语言,那么液体就是一种特别的语言。真正的智慧能够让同种语言使用者的思想变得更为明确。那么我们如何让不同语言的使用者思想相通呢?答案当然是通过翻译。对于母语一致、文化相同的人来说,要想明确他们的思想,找到正确的词语描述即可;而对于说着不同语言,来自不同文化的人来说,要想找到正确的词语来明确彼此的思想,这比前者难上好几个数量级。然而翻译工作却被大大低估了,不仅 在学院哲学如此,纵观全球也是如此。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字典、“专业”译者和(近来出 现的)在线翻译工具的存在是理所应当,他们可以不用“真正的智慧”就能或多或少、自然 而然地做好翻译工作。

  

二、谷歌翻译

  

   全球在线翻译工具的典范是谷歌翻译。世界哲学大会有七种官方语言:英语、德语、法 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俄语和中文。那么让我们来看看,把这篇文章的开头语依次翻译为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俄语和中文,然后再译回英文,会是什么效果。2017 年 12 月我第一次做了这样的尝试,得到了如下结果:

   If an idea is worth thinking, then it is worth saying clearly; and if it is said clearly, then it will crystallize thinking in others.

   Wenn eine Idee es wert ist zu denken, dann ist es wert, sie klar zu sagen; und wenn es klar gesagt wird, dann wird es das Denken in anderen kristallisieren.

   Si une ide?e me?rite d’e?tre pense?e, cela vaut la peine de dire clairement; et quand il est clairement e?nonce?, il cristallisera la pense?e chez les autres.

   Se un’idea merita di essere pensata, vale la pena di dire chiaramente; e quando e? chiaramente affermato, cristallizzera? il pensiero degli altri.

   Si una idea merece ser pensada, vale la pena decir claramente; y cuando esta? claramente establecido, cristalizara? el pensamiento de los dema?s.

   Если идея заслуживает того, чтобы ее задумали, стоит сказать ясно; и когда он будет четко установлен, он будет кристаллизовывать мысли других людеи?.

   如果一个想法值得怀疑,那么值得一提的是,明确的时候,就会明白别人的想法。[Ru?guo? yi?ge? xia?ngfa? zhi?de? hua?iyi?, na?me zhi?de? yi? ti? de shi?, mi?ngque? de shi?ho?u, jiu? hui? mi?ngba?i bie?re?n de xia?ngfa?.]

   If an idea is doubtful, then it is worth mentioning that, when it is clear, you will understand the ideas of others.1

   最终的结果很棒。“an idea being worth thinking”变为了“an idea being doubtful”(是只有令人生疑的想法才值得思考,还是值得思考的想法才会令人生疑呢?),“the aim of crystallizing thinking in others”变为了“the aim of understanding their thinking” 。我尤其喜欢这一点:通过试图阐明我自己的想法,我能够理解其他人的想法——的确,阐明一个存疑的想法,我就能理解所有其他人的想法了!这很值得一提。(现在我理解了莱布尼兹的单子论。)

   之后我几次在谷歌翻译里输入我的句子,得到了不同的结果,示例如下:

   If this idea is doubtful, it is worth mentioning that when it is clearly established, it will form ideas in other areas.

   If an idea is worth thinking about, then it is worth mentioning that when it is clearly stated, it will reflect the thoughts of others. 我可以说,以上所有结果都没有抓住要领——更别说比我希望自己能阐述的有更好的表达了;这些结果在明确其他有趣的想法时,其错误的智慧产生了趣味,但这无所谓。不过谷歌翻译在很多情况下都显示,欧洲语言间的翻译结果几乎很少变化,至少在英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间的翻译是这种情况。而在俄语翻译时出现了较大变化。不出所料的是,欧洲语言和中文的翻译中结果变化尤其大。的确,如果我们直接将英语句子翻译为中文,然后译回英文,会得到如下结果:

   If an idea is worth thinking about, then it is worth saying clearly; if it is clear, then it will reflect the idea in others.

   这表明,“结晶”(crystallize)这一隐喻的翻译是关键难点。人们一般认为,术语的隐喻使用尤其难以翻译。

  

三、传话游戏

  

   孩提时期,我喜欢玩“传话游戏”(Chinese whispers,直译为“中文耳语”)。我们会站成或者坐成一圈,一个人开始对着下一个人的耳朵轻声传话,这个人再把自己理解的信息传下一个人,以此类推,直到我们都听到最后一个人所得到的信息。结果总是令人捧腹,与最初的信息大相径庭,相差千里。这个语言游戏有很多版本,当然在不同文化和语言里有不同的名字。在法国,它被称为“te?le?phone arabe”,德国叫做“stille Post”,在意大利称为 “passaparola”,还有些别名,比如“断线电话”(broken telephone),或者就叫“电话”(telephone)、 “信使游戏”(the messenger game)、“秘密传闻”(grapevine)、“俄罗斯丑闻”(Russian scandal)。可能有的名字流露出了种族主义倾向,不过“Chinese whispers”这一说法对我来说听起来没有什么恶意,就像一个人搞不明白的时候会说“这个我可一窍不通”一样。该游戏玩法要将 信息连续翻译为不同的语言,而英文和中文的翻译又尤其困难,所以我在本文使用“Chinese whispers”这一术语。

   传话游戏的各种版本表明,信息在传递过程中非常容易受到曲解,或者在翻译中被遗漏。不必多言,这十分常见。但我们可以用传话游戏给“清晰”定一个标准:成功完成传话游戏的就算清晰。既然我们应该允许“清晰”可分成不同的等级,我们可以这样做:思想表达要清晰到可以容易翻译成其他语言的程度。分析哲学一向十分重视清晰(即使不是所有的[分 析哲学的]从业者都展示出[“清晰”]这一美德)。分析哲学在全球广受欢迎,大获成功,我对此给出的一个(社会-语言学)解释是:其中许多关键的文本相对而言比较容易翻译成其他语言,或者是其英语原文(或德语原文)比较容易让非母语人士所理解。人们只需要将伯 特兰·罗素(或戈特洛布·弗雷格)和黑格尔、海德格尔的著作进行比较,就可以理解他们的思想了。

  

四、重 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表达   翻译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87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