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成:美国著名智库对 “一带一路” 的认知分歧与美国对华多重身份定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7 次 更新时间:2018-08-20 21:59:17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中美关系  

田烨  

  

   一  小引

  

   自从中国领导人于2013年提出以来“一带一路”倡议世所瞩目,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数据,当前“中国已与88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103份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文件。”而自“一带一路”倡议推行以来,国际社会反响不一。众多发展中国家积极参与其中,争搭中国发展的便车,许多欧洲发达国家也敞开怀抱,欢迎中国在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和互联互通建设上的努力。但美国对“一带一路”倡议比较谨慎,态度也不明朗,在近期提出“印太战略”概念、平衡“一带一路”的军事和安全影响之后,特朗普任内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文件更直言中国正在挑战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和国际体系的“修正主义国家”,最近甚至传出美日澳印准备联手推出一个针对“一带一路”的替代版基础建设计划,特朗普更誓言要动用301条款,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在“一带一路”倡议推行进入深水区,深层次障碍不断涌现、外部压力逐渐显现的新形势下,系统而深入了解外部世界尤其是霸权国对“一带一路”的真实认知,特别是其内部认知分歧显得尤其重要和急迫。因此,不难理解,在“一带一路”研究里面,“认知评估”路径成为重要的研究方向。

   关于沿线国或利益相关方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倡议的问题,国内学界具体表现为三种研究路径:第一,剖析“一带一路”具体利益相关方,诸如印度、日本、印尼、菲律宾、缅甸等国的态度与认知;第二,分析国际社会关于“一带一路”的国际话语,这一路径将其对“一带一路”的认知和内部认知分歧视为一种话语,将对象国对待“一带一路”的言语行为视为中外围绕“一带一路”的话语权竞争;第三,考察“一带一路”在海外的传播情况,主要从文献学角度考察国外报刊、媒体对“一带一路”的报道和研究,侧重于从文献情报学角度理解沿线国家对“一带一路”的认识。从认知视角分析“一带一路”倡议虽然不是国外学者的主流研究,但也有一些学者做了概括和总结,例如研究中方“一带一路”话语是如何描述对象国家的,研究相关沿线国家和利益相关方是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倡议的,特别是《亚洲政策》杂志于2017年专门出版了一期亚洲沿线国家如何认知“一带一路”的特刊,详细分析了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等对象国的态度。

   就本文研究的美国官方及其智库是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倡议这一问题而言,马建英较早地从认知视角考察了美国媒体、学界、智库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认为美国官方采取的是选择性回应策略。仇华飞则考察了美国学界对“一带一路”倡议诸多议题领域的反应。徐亮提出了美国各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四种认知“关键词”。而宋瑞琛和刘军、马晴以布鲁金斯学会等少数智库为例,进行了个案认知研究,认为美智库“大部分观点都是站在美国国家利益的角度进行分析”,美国智库“基于战略谨慎的认知仍占主导地位”。

   国内外学界从认知视角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分析,虽然能很好地帮助我们去理解对象国和相关利益方的真实态度,但是这种认知路径研究也存在一些问题:第一,这些研究几乎都将对象国内部假定为单一的行为体、用一个声音说话,忽略了对象国内部的认知差异;第二,从研究方法来看,很多对美国智库认知的分析仅选择了极少数智库,样本范围不够大,代表性不足;第三,这种认知研究视角多数停留于政策分析,未能进一步追问认知及其分歧背后的深层次根源所在,特别是未能结合沿线国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知,追问其是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的国家身份的。而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对于一个崛起中的中国来说,外部世界特别是霸权国对自身国家身份的定位至关重要,将直接影响其战略评估和战略应对。例如有学者认为,对他国“国家身份的界定是美国大战略制定的前提和基础,同时也是影响美国大战略的重要因素。”因此,透析外部世界特别是美国对“一带一路”这样一个中国21世纪以来最为重要的一项国家倡议的态度,可以管窥其战略界到底是如何看待中国国家身份的。

   那么,当前,美国对待“一带一路”的态度是否最终形成了一个清晰的应对战略?要回答这一问题,就必须系统检视美国内部关于“一带一路”的战略评估,而作为“第四部门”、美国政府内外政策“外脑”的智库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观察和分析窗口。

   本文主要依据宾夕法尼亚大学编制的《全球智库报告2016》选择入选三大类全球“防务与国家安全最佳智库”、全球“外交和国际事务最高最佳智库”和全美最佳智库的美国智库,结果发现,美国入选全球防务智库、外交智库的基本都在顶级美国智库里面,最后剔除重复统计的智库,本研究共统计了93家美国上榜智库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在谷歌和智库网站主页交叉使用OBOR、B&R、Belt and Road等关键词进行双重检索,结果发现,自2013年以来,在全美最佳智库中共有42家智库发表了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评论和报告,加上其他两个类别的2家智库,因此,本研究实际统计了44家智库近5年来发表的相关著述,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文本内容分析。

  

   二  美国智库对“一带一路”倡议目标的认知分歧

  

   整体而言,美国内部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意图和目标心怀疑虑,总体上处于政策评估和内部辩论阶段,各家智库对于“一带一路”的政策目标持有不同立场,认知分歧较为明显。具体而言,首先是智库分析家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存在重要分歧,其次是各智库专家对“一带一路”倡议对美国利益的影响存在不同看法。

   (一)发展本国经济、推动全球发展

   “一带一路”聚焦于基础设施建设,侧重互联互通,很多美国智库分析家准确地把握到了其侧重于发展经济的内涵。一批学者认为,“一带一路”的“核心关切”是经济,“从本质上看,‘一带一路’都是围绕着经济连通而构建的”,“反映了中国的全球经济需求”。其“主要被设计出以推进中国的经济利益”,因而是中国“发展本国经济的战略工具”。很多学者认为,“(‘一带一路’)首先是一项经济性运动,旨在满足重构中国经济和提振出口的需求”,是中国“促进经济结构再平衡和拉动缓慢增长的经济的中长期战略”。

   还有一批智库人士认为“一带一路”是贸易/投资倡议,认为“中国期望在欧亚大陆建设一个基础设施网络以推动国际贸易的发展”。在这些分析人士看来,“一带一路”是“到目前为止史上最大的经济支出计划”,“是一个贸易和基础设施网络”。既是“一项大规模贸易和基础设施发展项目”,更是“中国最具雄心的对外投资和贸易项目”。

   个别分析家也提到,虽然“一带一路”可能有战略意味,但“一带一路”的经济目的大于政治目的。有学者更是直接指出,“北京的首要战略关注点是与能源和基础设施相关的投资,而不是安全关切。”大西洋理事会主席乔恩·亨斯曼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虽然有较强的地缘政治成分,但其最主要的还是由关键性的经济目标驱动即开发中国的落后地区、释放中国的工业潜能。”阿斯彭研究所专家认为,“虽然‘一带一路’倡议背后有美中全球竞争的影子,但是其最核心驱动力量是消耗国内的过剩产能。”至于美国政策界为何高估“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影响,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主任盖尔·卢福特在大西洋理事会关于“一带一路”的会议上给出了解释,他认为,美国总是习惯于从地缘政治视角看问题,而与之相反,中国则倾向于立足于地缘经济来思考问题。

   (二)制衡美国霸权、塑造外部安全环境

   作为霸权国,美国对于崛起中的中国担忧日增,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非常警觉,因此,很多美国智库人士更愿意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理解“一带一路”,认为发起“这些倡议的真正目的是安全”,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填补权力真空。在一些智库人士看来,特别是当特朗普政府采取保护主义政策时,美国经济霸主地位“行将终结”,只有中国才能填补美国经济霸主退位后的“空缺”,而“一带一路”恰恰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战略”。还有学者认定“一带一路”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旨在“替代日益衰退的美国的国际主义”,意在填补美国领导力衰退留下的“领导力真空”。这种心态偏执地认定“一带一路”旨在“东半球取代美国的影响力”,孤立其他崛起大国,错误地认定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向欧洲和美国发送一个信号,表明自己希望在亚洲被视为一个超级大国,理应得到欧洲发达国家一样的受尊重地位。”

   第二,回应“亚太再平衡”战略。很多学者认为“一带一路”直接针对的是美国早先提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例如,威尔逊中心的尼古拉·卡萨里尼认为,“从地缘战略的视角来看,‘一带一路’是中国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政策的反应。”还有智库分析家认为,“一带一路”通过拓展海外能源进口渠道和路线,可以有效摆脱中国对单一海上能源运输通道的依赖,避免美国第7舰队在紧急时刻对马六甲海峡的封锁和控制。海军分析中心的摩根·克莱门更直接指出,“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发展战略与经济关系能够为中国提供机会,以摆脱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实施以来对中国日渐增强的遏制和封锁。”

   第三,平衡《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些学者也认为“一带一路”是为了平衡美国奥巴马政府发起的TPP,这进而威胁了美国在亚洲的经济地位。新美国基金会等智库专家直言,“‘一带一路’是力图超越美国TPP的努力”,“‘一带一路’就是中国版的TPP”。他们认为,中国通过“一带一路”、亚投行等,试图“绕过和颠覆”如亚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美国主导下的国际金融管理机构,而“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巨额资本和金融支持,“增加了北京的经济和金融吸引力,从而削弱了美国对于亚洲商业和贸易未来的掌控能力。”

   当然,也有美国智库从较为积极的角度看待“一带一路”及其与美国的关系,例如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任若迪在接受国会听证质询时认为,“‘一带一路’是个好主意”,将促进全球经济的增长,美国“不应该也不能够阻止这一倡议”,美国应加强参与度,并鼓励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大西洋理事会最新出台的报告则认为美国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收益要大于成本,美国应该积极参与,进而从内部影响其制度设计和运行机制。报告认为,当中美之间其他的合作平台失效时,“‘一带一路’仍可提供一个新的合作平台,进而稳定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

   (三)重塑国际规则、变革国际秩序

   毫不奇怪,不少智库学者以复杂的心态看待“一带一路”倡议与国际秩序的关系。例如,很多论者认为“一带一路”对当前的国际和地区秩序构成了很大的挑战,“一带一路”倡议“将像马歇尔计划塑造欧洲和20世纪一样,塑造亚洲和21世纪的国际格局”。“从更广泛的战略层次来看,‘一带一路’构成了中国再平衡美国主导下世界秩序的部分努力。”布鲁金斯学会的学者甚至惊呼,“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意味着,“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内,亚洲和非欧洲文明国家历史上第一次上升到全球秩序的中心位置,并且正在改变这一秩序的内在结构。”此外,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官网刊发的扬·拉扎里·卡西姆的论文指出,“通过构建如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一带一路’等合作平台这样一种和平外交手段,中国正试图再平衡地区秩序,进而推动全球秩序走向多极化。”该中心欧洲项目主任希瑟·康利也认为,美欧若不提供世界秩序的规则,中国会填补真空,提出自己的秩序规则。

当然,也有学者更为客观地看待“一带一路”对国际秩序的影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组织与合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806.html
文章来源:《德国研究》2018年第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