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来:跨文化对话、人伦日用中,儒学“又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1 次 更新时间:2018-08-09 23:13:47

进入专题: 朱熹   儒学  

陈来 (进入专栏)  

   文/丁怡(文汇-复旦-华东师大联合采访组)

   被访谈人:陈来,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复旦大学上海儒学院院长

   访谈人:复旦大学中文系研究生丁怡,下简称“文汇”

   访谈时间:2018年7月邮件采访

  

  

   与陈来打过交道的人,总觉得他身上带着一种中正平和之气。已过耳顺之年,身负着清华国学研究院院长、复旦上海儒学院院长等重职的他却时常想起五年级时,学校里传统的老先生们会每天在黑板上写一句论语,第一天写的便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十几年后,当陈来考取北大哲学系研究生时,身边的“老先生”变成了张岱年与冯友兰。听导师张先生的课,陈来感觉自己一下子被带到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学术传统。他避开当时浮躁的风气,一头扎进图书馆,包括《朱子文集》等书都被他翻烂了。1985 年,陈来完成博论《朱熹哲学研究》,把对理气先后论的研究扩大到整个朱子哲学。然而,这个新中国的首位哲学博士并不满足于“照着讲”式的哲学史研究,而是努力践行着冯先生提出的“接着讲”。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陈来将精力转向对儒家思想根源的全面探索。季羡林曾由此感叹:“陈来先生正是一位博通今古、融汇古今东西的学者。”2014 年,陈来笔耕多年的《仁学本体论》出版,成为当代儒家哲学的综合创新之作。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儒家学者,陈来一直注重以西方哲学作为参照的背景。1986年、1996年、2006 年,他曾三度赴哈佛游学,前后加起来共四年。正是这一时期,大陆新儒家后来居上,接过港台及海外的儒学复兴的大纛。

   2013 年,第23 届世界哲学大会在雅典举行,陈来做全体大会发言。报告中,61 岁的陈来将古希腊哲学中的概念运用到对中国儒学的分析。当时,杜维明先生坚持鼓励他使用中文陈述报告,这也是该会举办以来首次出现的“中国声音”。三十年前的夏天,陈来曾向老师冯友兰求命一个“字”。先生引《周易》《大学》,作“又新”:“既日新矣,则必新新不已。”三十年中,陈来与中国儒学,从北大、清华,迈向远方,新而又新,永无止境。

  

哲学之缘与轨迹

  

   早年师从张岱年先生,指导我将方向从魏晋调整到宋明

   文汇:您是新中国第一位哲学博士。在2013年您的学术自述中,曾这样介绍自己:“我的专业是中国哲学史,目前为止,学术工作可以分为古代、近代、现代几个方面,具体来说是宋元明清理学与近代思想史研究、古代(春秋以前)宗教与思想史研究、现代中国哲学研究与二十世纪的传统与现代的文化论争研究。”这让我们想起伯林的“狐狸型”(广度)和“刺猬型”(深度)学者的分类。您兼具广博和深专。是怎样的动力让您如此耕耘,几个领域同时展开的优点和挑战是什么?

   陈来:1969年,我17岁,开始对哲学问题有兴趣。虽然后来在中南矿冶学院(现名中南大学)读地质专业,但是我捧读哲学书比看地质书更有兴趣和毅力,当时,我看了不少马列经典原著。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后,我考取了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史专业,才真正开始了学术研究的历程。就读期间,我有幸受学于当时在世的一大批老先生,并得到了他们的全力栽培。这些老先生治学谨严,其言传身教和高深的学问给了我很大的影响。对我学术影响最大的有两位先生,一位是张先生(张岱年),另一位是冯先生(冯友兰)。

   我第一次见张先生是在1978年6月,但在入学前已和张先生几次通信。第一年里,先生对我循循善诱,非常平和亲切。他在讲写论文和做学问的方法时,告诉我们“戒穿凿,也要戒肤浅”,要“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待到第二年,在选择方向时,我报了魏晋,张先生建议我调整方向,最终确定为宋明,由邓艾民先生指导我的论文。张先生的调整指点,对我后来的学术发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我的硕士论文是《论朱熹理气观的形成和演变》,这个题目以前没人做过研究。我接受了张先生对中国哲学史范畴问题的分析方法,保证哲学分析的妥当性,同时为了给论文的叙述分析打下坚实的文献考证的基础,我在论文撰写之前先作了朱子书信的编年考证。

   硕士毕业留校后我攻读博士,张先生又指导我把博士论文扩大到整个朱子哲学的研究,之后出书为《朱熹哲学研究》,2000年华师大的增订本更名为《朱子哲学研究》。

  

   做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新编》助手,研究方向拓宽至古代、现代

   陈来:取得博士学位后,教研室安排我给正在写《中国哲学史新编》的冯友兰先生做助手,参与他晚年对《中国哲学史新编》的修订和编写。此后几年里,我交付出版社几本宋明理学的著作《朱熹哲学研究》《朱子书信编年考证》《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宋明理学》。

   1991年,我把主要精力转向古代思想研究和现代哲学研究,先后出版了《古代宗教与伦理》《古代思想文化的世界》两部著作。此外,自1980年代后期至今,我一直积极参加有关传统与现代化的文化论争。作为反对激进的反传统思潮的代表之一,我在致力于学术研究的同时,始终关注并努力回应思想文化界的反传统声浪,也写了不少文章和评论,投身对思想文化问题的讨论。

  

   多领域研究能突破单一眼界,反之不能适应中国百年来的文化挑战

   陈来:几项工作同时或有交叉研究时,我的体会是能够突破单一的狭窄的眼界,真正形成人文学的广阔视野。单一的纯粹哲学的看问题方式,不能适应中国百年来遇到的文化挑战,也不能满足现代中国人文学重建的综合需要,不能处理一个具有几千年连续发展的文明在当代复兴过程遇到的问题。

  

   最享受和学生讲最新研究,最高兴有充分时间做自己要做的研究

   文汇:我们注意到,您对演讲有特别的态度。在书作成稿但未出版前,您最有兴趣,而对于重复已出版的书上的内容“照本宣科”,就乏味了。您能否举个例子,在这个过程中的讨论,是否对出书有建设性作用?

   陈来:这是我对教学的理解,我喜欢讲课讲最新的研究,而同学没有任何参考的讲义,这种教学场景是我最享受的。

   文汇:您在2012年后成为中央文史馆馆员,也曾去中南海给政治局讲课。2018年1月,又被评为清华首批资深学者(类似文科院士)。作为学者,您如何理解这些非学术范围内的工作?

   陈来:中央文史馆馆员是一种国家级的荣誉。中南海讲课是完成教育部的任务,算是分内之事。资深教授是学校对文科现无院士的一种补充安排。当然这些也可以看作是个人的学术工作得到的一种肯定。但对我来说,最高兴的莫过于有充分的时间做自己要做的研究。

   文汇:感谢您分享张岱年先生“好学深思,心知意”的治学方法,给后学留下了宝贵的治学财富。

  

哲学特色与贡献

  

   《朱熹》研究方法突出“心知其意”,数千书信的考证是基本功

   文汇:著作的深度并不在成书的早晚,《朱熹哲学研究》是您在中国哲学史研究的代表作品之一,30多年过去了,依然是这个领域学子的必读书。回过头去看,当年您的研究方法对今天治学有哪些借鉴?

   陈来:朱熹哲学体系非常复杂,他在广泛吸取了包括北宋五子在内的整个古典文化的基础上,以“理一分殊”的宝塔式结构,建立起了一座宏伟的哲学大厦,表现了当时民族哲学思维的最高水平。在这个哲学体系之中,基本的对峙是理性本体和物质材料、道德理性和感性情欲、理性方法和内向直观等。找到这四大对峙是理解朱熹哲学体系的关键。

   这本书的研究方法,在今天看来依旧有价值的特点在于:第一,哲学史研究方法的基本原则应当是力求历史地、如实地阐明古代哲学的思想、命题和范畴。张岱年先生特别强调的“好学深思,心知其意”的指导原则对我有较大影响。第二,该书是以问题为主的专题研究,我以为哲学问题是把握理论思维的基本途径,因而本书不孤立地讨论范畴,作者对朱熹哲学基本范畴的理解已充分体现在对问题的讨论之中,事实上,离开哲学问题去讨论范畴是不可能的。第三,该书对朱熹的研究除注重“辨名析理”的理论分析外,尤注意对朱熹思想历史演变的考察。作为该书写作的资料基础,我对朱熹的思想材料,特别对《文集》数千封书信作了全面考证,这些成果就是我的第二本朱子研究著作《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断代或跨越断代的哲学发展研究,必须注重历史和逻辑的时空结合

   文汇:数千封书信的全面考证,是“童子功”,也是学人的必修课。您特别强调历史地、如实地阐明古代哲学思想的演化,包括考察朱熹思想的历史演变?

   陈来:是的。比如朱熹理气观的问题上,呈现出复杂现象。为了反映朱熹思想的全貌,我们必须依据其历史演变过程。第一,朱熹19岁中进士,71岁死去,他的思想,包括理气先后的思想经历了一个复杂的发展和演变过程。第二,朱熹对理气关系的讨论常常是从不同问题、不同角度出发的。就是说,朱熹关于理气先后的思想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不是单一的,而是复合的。朱熹学说的这种客观情况,要求我们在研究上必须相应地采取时(历史演变)、空(层次角度)的方法加以考察。这应当不仅是研究朱熹理气先后说,也是研究他的其他思想的基本方法。注重把历史和逻辑结合起来的方法不仅对于研究一个断代或跨越若干断代的哲学发展是必要的,对于研究那些活动时期较长的大思想家同样是必要的。

  

   朱熹的理性主义,体现在加强内部修养,还注重外部考察、知识扩展

   文汇:您在书中多次提及朱子的理性主义特征,它在中国哲学史上有怎样的意义?

陈来:朱子是由李侗引入了道学系统,但朱子在道学系统内的发展方向却与李侗不同。李侗注重内向体验,而朱子倾向理性主义,并定向于程颐的理性主义路线。朱子的出现,一改道南学派主静、内向和体验的色彩,使得道学在南宋发生了理性主义的转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朱熹   儒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501.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 2018年8月8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