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佳:网络与霸权:信息通讯的地缘政治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0 次 更新时间:2018-08-06 23:28:42

进入专题: 信息通讯   地缘政治学  

王维佳  

   相比于欧盟和俄罗斯对数字经济自主性的明确追求,美国核保护伞下的日本、“粉红潮”已经退却的南美、经济总量有限且政治冲突不断的南非,还有奉行亲美路线的印度都难以对美国数字资本主义的霸权地位形成挑战,虽然这些地区的本土企业也在网络经济的浪潮中获得了不少利润,政府也制定了各自的新经济发展战略,但是较高的主权不完备性最终将牵制他们成为独立的竞争力量。

   比较而言,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发展是全球信息地缘政治中最引人瞩目的一个部分。它不仅在吸引大量境外投资的同时避免了国外资本的控制,还“越来越成功地为本国企业保留了高增长的市场”。通过“互联网+”计划和“十三五规划”,国家已经明确地将促进本国信息产业发展作为未来的战略目标。此外,更让美国感到沮丧和警惕的是中国公司正在努力向外推进市场。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的移动通讯服务商和通讯设备制造商已经大规模走向海外,并取得了卓越成就。

   中国的发展会最终促成全球数字资本主义的多极发展吗?我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发展中国家的一些见闻,二〇一六年在卡拉奇的中国移动分公司中,我目睹了数千名本地员工正在忙碌地运营着巴基斯坦用户量最大的4G网络;二〇一七年在达累斯萨拉姆的四达时代分公司中,我聆听了这家北京民营企业开拓非洲市场的壮志雄心,如今他们已在非洲三十多个国家开展了有线电视数据传输业务。如今,在世界各地,这样的中国传播企业不在少数。随着更多的通讯运营商和设备提供商走向世界,以中国资本为依托的传播网络将对国际传播格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它会改变以往美国建构的信息资本主义模式,还是最终与数字资本主义的浪潮融为一体?

   当今的信息地缘政治中,一个古罗马式的单极霸权体系看来危机重重,人们谈论更多的是修昔底德意义上的霸权竞争,但是却往往忽视了葛兰西式的霸权概念最初并不指向国家间的权力秩序,而是直指社会中的权力结构。如今的数字网络已经渗透在军事、制造业、农业、金融、零售、物流、城市管理等所有关键的社会政治经济领域。在主要国家内部,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传播都已经成为发展的引擎。平台经济所构筑的“生态系统”、数据资源所形成的集聚效应、人工智能所预期的科技革命一方面让大型互联网企业成为经济政策的焦点,掌握了大量的公共权力,另一方面却加强了劳动力驱逐,扩大了贫富差距,制造了文化隔膜,在这个意义上,对信息帝国主义的超越,应该同时指向对信息资本主义的超越!

  

    进入专题: 信息通讯   地缘政治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传播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427.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18年7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