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东:道、认同与善治:治理范式略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5 次 更新时间:2018-08-02 01:51:45

进入专题: 治理范式  

王海东  
更使人们意识到政府干预的危害性,自由与自然的宝贵性。因而新自由主义不仅倍受欢迎,而且迅速浸入各个领域。在政治上倡导自由放任,反对国家干预;认为自由是最高的价值,自由就是“一个人不受其他人或某些人武断意志的强制”。(15)强调市场本位,相信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能力,极力宣扬自由化、私有制与市场化等理念。为了避免“通向奴役之路”,须以宪政制度制约政府权力,以保障个体权利。政府不过是“裁判员”而已,不能赤膊上阵,而应主持公道维护正义,确保比赛规则的公正实施,维持整个赛场的秩序。与市场经济相应的是公司管理模式的转变,原来的委托—代理模式的弊端显现,无法适应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要求。

   因而过去的“管理”模式必须变革,只有创造出更好的模式,才能适应新时代的潮流。于是“治理”顺势而起,乘势而盛,并具有甚为分明的特质。治理去二元论,没有中心与边缘之分,而是相关因素共处一个场域,形成一个网状结构。带有较强的现象学和结构主义色彩——所有的“结点”或要素都不可忽视,部分与整体紧密结合。治理主体不只是政府,还有民间组织、团体或个人。它是多主体,多中心的,且没有固定不变的中心,而是随着治理的实情确立中心,以事务与治理过程为导向,不是以权力和话语为中心。治理方式与途径多元化,根据公共事务的情形而制定具体的方案。治理不是一套程序化的规则,而是持续的互动,是一个过程,一个充满生命力的有机体。

   在治理的过程中,主体之间的关系不是宰制关系;反对强者对弱者的控制,它是主体之间的相互协调,没有权力中心,不受某方的绝对支配。它是在共同协商与达成共识的原则上,开展治理工作。因而一致同意或相互承认,自由平等,法治正义是其最根本的原则。治理没有国家疆域的界限。没有主体的分别,也没有领域的制约,甚至连种族、民族、语言和信仰的界线都被超越。其关键在于公共危机的危害性,若是全球危机,则需要全球的国家、民族与人民共同采取一致而有效的行动,才能取得理想的治理效果。因而治理是我们这时代精神的产物,是人类在这个时代处理自身生存与发展问题的有效模式。

  

三、治理的类型探究

  

   大数据表明,治理已经成为一个势不可挡的模式,并正在迅速扩展至各个领域。这样它成为全球最为关注问题之一,也就不足为奇了。由于它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具体的实践活动之中,因此在应用层面的研究也就更为丰富和成熟。对其类型学的研究成果颇丰,本文则吸收有益成果,系统梳理其类型。(16)

   1.依据权力谱系学的划分,即从实施治理主体的角度进行分类。一般可以分为:(1)国际治理,由多个主权国家或国际组织共同处理国际性的公共事务,与全球治理近似。其权力主体由主权国家构成。(2)政府治理,即某个主权国家针对本国公共事务施行整治措施。它的权力主体为该国的政权组织。基层治理也是其组成部分。(3)民间治理,即民间团体、机构及个体处理公共事务。其主体是没有公权的组织或团体与个人,但因其关切公众利益而具有合法性。

   2.根据空间与对象的分布来划分,也就是从对象的普遍性与空间哲学进行分类。由于公共事务的地理空间分布大小不同,波及面与影响力的差异,可以分为:(1)全球治理,旨在对全球性的公共事务进行共同的处理。“通过具有约束力的国际规制(regimes)解决全球性的冲突、生态、人权、移民、毒品、走私、传染病等问题,以维持正常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17)当今的网络治理与信息安全治理也是其组成部分。(2)国家治理,是指主权国家的最高政府处理全国性的公共事务。(3)地方治理,是指主权国家的各级政府处理当地的公共事务。基层治理(县域治理和村社治理)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公共权力赋予其治理行为以合法性。政治共同体是其坚实的保障与后盾。

   3.依据对象的属性划分,也就是从治理对象所属的领域进行分类。可以分为:(1)经济治理,专门解决经济领域的公共问题;现代公司治理就是其重要组成部分。(2)政治治理,专门解决政治领域的公共问题。(3)社会治理,专门解决社会领域的公共问题。(4)文化治理,专门解决文化领域的公共问题。(5)专项事务治理,解决临时突发或者专项的公共事务,如网络治理。这些专项领域的治理应急性强,对治理效果要求极高,且有时效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4.根据对象的时间性划分,即从历史性的角度进行分类。(1)遗留性治理,对过去的或历史性的尚未解决的公共事务进行办理。治理史研究和文化思想史中的治理观研究,不仅是文化治理的组成部分,也是遗留性治理的组成部分。各民族和国家的传统政治文化中都有着丰富的治理观念与实践,这对当今的治理理论与实践建设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2)应对性治理,对当下发生的公共事务进行应急处理,以解燃眉之急。(3)预测性治理,对未来即将发生的公共事务进行防御处理。尤其是有大数据的帮助,使得预测性治理更为重要。而当今盛行的未来学,也因其预测的科学性广为称道。

   5.根据对象出现的频率划分,也就是从常规性与非常规性进行分类。一般可分为:(1)传统治理,即对惯例性和常规事务的治理。如国际关系、国家安全、人口问题、犯罪问题和交通问题等。(2)新兴治理,即对突发应急事务的治理,或者是对新生公共事务的治理。如网络问题、生态问题、城市问题和能源问题等。

   6.从对象所处空间的属性进行划分,可分为实在界治理和虚拟界治理。(1)实在界治理,即是治理现实世界中的所有公共事务。(2)虚拟界治理,是治理虚拟空间中的公共事务。就当前而言,虚拟空间指的是互联网技术所构建的网络世界。在前网络时代,人类所生存的空间具有可感知性与实在性。人们的生活是在可感知的境遇中进行的,凭借经验就能认知,并作出相应的判断。而互联网技术却重构了人类的生活世界,“不论是行为习惯,还是观念图志,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个虚拟化的空间之中,一切都被数字化、符号化和虚拟化”,(18)一个虚拟性的赛博空间诞生。与此同时,相应的公共危机与问题也不断产生,因此,不论是全球治理与国家治理,还是地方治理,都不得不将网络治理纳入其中,且是最为重要的治理对象之一。故而,当今世界形成了许多不同层级的网络治理体系。

   此外,人们还可以根据实情的需要进行归类,以便于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从而及时有效地解决公共事务与危机。这也是从类型学研究治理的重要原则,即最有益于解决公共事务是其分类的基本依据。

  

四、结语:作为新范式的治理模式

  

   作为有机过程的治理行为,其直接目的就在于及时有效解决好公共事务。然而要实现这一短期目标,也需要多方共同协商合作,在遵循规律和认同的情形下,获取与筛选情报,制定合理的方案,依据制度和规则实施治理方案,并不断根据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调整政策、修改措施,查勘效果,最后反馈信息,并建立电子档案存储数据。

   因而这一新的集体行为范式——治理模式,有着不可逾越的原则。首先是遵循自然之道的原则。在此,道指宇宙、社会与人类运行不息,生生不已的规律与法则。也就是一切行为与措施不得违背自然规律。只有循道而行,才能治理好各类公共事务,实现可持续发展。其次是确保个体的自由与权利,相互对等与尊重的原则。个体的价值与权利才是治理模式的落脚点。没有个体的自由意志和权利,治理无法具体施行。没有个体的权利与幸福,治理的结果也就苍白无力,甚至毫无意义。再次是协商认同的原则。通过协商,相互认同,达成共识,一致同意或者多数人同意,进而开展后续工作。这样才能避免更为复杂的矛盾出现,能够较好整合资源,快速解决问题,其四是依法实施治理的原则。治理的整个过程都是在相关的国际法、宪法、制度与规则下进行的。没有绝对的权威,只有临时的主导者——如专家,但都是在法律之下施行一切治理行为。其五是平等与正义原则。治理之中没有权力的主宰者,主体一律平等,实现治理过程与结果的公平正义。最后是实现善治目标的原则。治理不仅是要实现短期目标,即快速有效解决问题;还要实现长期目标,那就是善治——公共利益最大化、国家安定与发展、法治政府、社会和谐有序与个体生存无忧,免于匮乏的威胁。

   一旦治理过程结束,对其效果该作出什么样的评价就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这关乎着整个治理体系的完善,有益于治理能力的提升。国内外学者正在积极探索建立一套科学完善的治理评价体系,实现科学公正地测量“治理”。福山教授综合其他学者的看法,从四个方面来构建治理质量的测量系统,即“程序性指标、输入指标、产出指标,还有官僚自主性指标”,(19)并进行适当的调整,提倡用能力与自主性之间的关系指标代替产出指标。我国学者俞可平教授综合多种研究成果,确立了十个评价治理质量的要素:“合法性、法治、透明性、责任性、回应性、有效性、参与、稳定、廉洁和公正”。(20)笔者在其基础上增加了两个要素:一个是认同要素,即治理主体达成的共识。另一个是满意度要素,即相关公众对治理过程与结果的认可度与评价。

   然而由于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使得任何一种治理测量体系都不可避免地存有缺憾。福山不无感慨地道:“要想制定出一个总体性的测量政府质量的指数是不充分的,也是误导性的。”尤其是要对像中国、美国和印度这类大国的治理水平作出全面而准确的评价,就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显然无法实现。“很明显,要评估像中国、美国这样庞大、复杂的国家治理质量,现有的定量测量指数是完全不够的。”这样的评价悖论——不得不用一个不完善的评价体系去进行评价所导致的窘境——它不仅表明治理的繁复性,也表明治理测量研究与现实之间张力——测量指标难以涵盖全部实情。不过这还表明,对于治理的研究本身就是一个全球性的文化治理大问题,并且亟需得到科学的解决,因而还需各界人士对其进行大量而深入的研究。然而,这些难题都无法改变的一个大趋势,那就是治理正在成为一个新的范式!

   注释:

   ①在古汉语之中,“治”的原义为“水,出东莱曲城阳丘山,南入海”。([汉]许慎:《说文解字校订本》,班吉庆等点校,凤凰出版社,2006年,第316页)。“理”原义为“治玉也”(同上,第8页)。

   ②至于“治理”一词出现的准确年代和文献,学界尚无定论,故而笔者在此按下不表,以免贻误读者。

   ③秦孔鲋在《孔丛子》论书第二中说“夔为帝舜乐正,实能以乐尽治理之情。”汉河上公在《老子河上公章句》卷三言“谓人君治理人民”。唐武则天在《臣轨》卷上中有言“治理之臣虽少而心德同。”从中国知网古籍全文检索“治理”一词,就有五百余次。由此可见,该词在古中国政治文化中有着较为重要的地位和作用。详细陈述可参阅李龙、任颖:《“治理”一词的沿革考略》,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4年第4期。

   ④俞可平:《治理和善治:一种新的政治分析框架》,《南京社会科学》2001年第9期。

   ⑤美国学者怀斯将关于“治理”概念的界定进行了系统的梳理,较为流行的有8种,参阅[美]托马斯·G.怀斯:《治理、善治与全球治理:理念和现实的挑战》,张志超译,《国外理论动态》2014年第8期。

   ⑥鲍勃·杰索普:《治理的兴起及其失败的风险:以经济发展为例的论述》,《国际社会科学(中文版)》1999年第2期。

   ⑦[美]弗兰西斯·福山:《什么是治理?》,郑寰译,载《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3年第6期。

   ⑧全球治理委员会:《我们的全球伙伴关系》,牛津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23页。

   ⑨俞可平:《全球治理引论》,《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2年第1期。

   ⑩现今的哲学潮流已经不大使用“主体”一词,为了表述的方便,本文权且一用。但这不表明主体与对象有着“对立性”,它们依然是相互关联的,互为对方存在的根据。

   (11)参阅福山:《什么是治理?》,郑寰译,《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3年第6期。

   (12)王晓升:《从“管理”到“治理”——个精神史的考察》,《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15年第1期。

   (13)[英]舍恩伯格,库克耶:《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盛杨燕等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15页。

   (14)笔者用“凯撒之足”喻指政府过度干预行为,与斯密“看得见的手”近义。政府不能越轨,而应遵守信约:“上帝的归上帝管,凯撒的归凯撒管”。

   (15)[英]F.哈耶克:《自由宪章》,杨玉生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75页。

   (16)由于研究治理类型的文献较多,相关的阐释很详细,笔者就不一一赘述,只是对新的分类作相应的解释。

   (17)俞可平:《全球治理引论》,《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2年第1期。

   (18)王海东:《政治的虚拟与虚拟的政治》,《云南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1期。

   (19)参阅福山:《什么是治理》,郑寰译,《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3年第6期。

   (20)俞可平:《全球治理引论》,《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2年第1期。

  

  

    进入专题: 治理范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324.html
文章来源:《云南行政学院学报》 , 2017 , 19 (5) :118-123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