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广明:情感的道德意义与孟子“四端”说重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0 次 更新时间:2018-07-29 00:20:27

进入专题: 自由情感   孟子  

赵广明  

   内容提要:要理解康德的情感思想,需对其不同语境的不同表述有整体的把握,才能体贴情感对于其道德哲学乃至整个批判哲学的深意。康德的情感思想与苏格兰启蒙中的情感思想既有很大差别又深刻相关,在其相互对观中可深入体会情感的道德意义,并藉以重释孟子四端(四德)说。

   关 键 词:普遍视角  公正旁观者  自由情感  四端  general points of view  impartial spectator  free sentiment  SiDuan

  

  

   要理解康德的情感思想,需对其不同语境的不同表述有整体的把握,才能体贴情感对于其道德哲学乃至整个批判哲学的深意。康德的情感思想与苏格兰启蒙中的情感思想既有很大差别又深刻相关,本文将在其对观中重点考察情感的道德意义,并藉以重释孟子四端(四德)说。

   道德问题首先是道德基础问题,情感与道德的基础密切相关,对情感的不同理解和态度,会导致道德基础和伦理学性质的不同。在对休谟等的苏格兰启蒙道德以及康德的道德哲学反思批判的基础上,马克斯·舍勒独辟蹊径:

   对于伦理学来说,由此导致的结果在于:它在其历史上或者被构建为一门绝对先天的伦理学,而后是理性的伦理学,或者被构建为相对经验的和情感的伦理学。几乎没有人问过:是否就不存在一门绝对的并且情感的伦理学。[1](P308)

   (绝对先天)理性伦理学的主要代表是康德伦理学,相对经验的和情感的伦理学指苏格兰启蒙思想家们所代表的伦理学。一般认为,前者以理性为道德基础,后者以情感为道德基础,舍勒不满足于绝对理性之抽象,也不满足于经验情感之相对,而创具有绝对性的情感伦理学。这三种看似截然不同的伦理学其实有共通之处,即都有自身的稳定性和公正性,这种稳定性和公正性首先且主要来自道德基础的稳定性与公正性。伦理学都应当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奠立起自身稳定公正乃至于绝对的基础,就连被认为基于相对经验的和情感的伦理学也不例外,对休谟和亚当·斯密的考察将证明这一点。

  

一、普遍视角与公正旁观者


   “理性是,且应当只是情感(passions)的奴隶,而且除了服侍和服从情感,理性不得自称有任何其他的职责”(2.3.3)[2](P360),休谟这个著名的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意图明确,即抑制理性的独裁专制,把经验情感置于道德哲学的基础地位。这是苏格兰启蒙思想家们的共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对理性本身的否定,而只是对其绝对独裁权威的否定,目的在于使理性回到合适的位置,与情感一起共铸心灵的整体和谐。

   在休谟的时代,表达情感的词汇主要是affection和passion,休谟故意选用表达世俗情欲色彩的passion表达人类最基本的情感。被作为道德基础的道德情感,用词是moral sense(哈奇森)和moral sentiments(休谟,斯密)。问题是,情感如何为道德提供稳定坚实的基础?经验情感总是具体、变化和相对的,道德情感往往充满偏私,道德判断和评价如果基于情感,主体自身的以及不同主体之间的差异、分歧该如何处理?“道德上善与恶的分别是建立在快乐和痛苦之上的”(3.2.8)[2](P474),如果真像休谟说的这样,道德善恶乃是基于快乐和痛苦的即时、私人情感,那么普遍性的道德评价将不复存在。休谟很清楚这一点,他为这句话专门加了个注解。在这个注解中,他一方面有所辩解,认为“人类的一般情感(general sentiments)是如此的一致”,想以此校正苦乐情感的相对性,增加其稳定性、一致性;另一方面又有所保留地写到,“至于我们在什么意义上能就道德、修辞或者美论及正确或错误的鉴赏(taste,趣味),以后将加以考虑”。

   鉴赏或趣味问题是个评价问题,关乎审美和道德的根本。休谟对此的考察体现在《论趣味的标准》一文中:“寻求一种趣味的标准是很自然的,它是一种能够协调人们各种不同情感的原则;至少,它是一种判断,能够肯定一种情感,谴责另一种情感。”[3](P95)在此,休谟明确了趣味或鉴赏不是纯粹私人的、相对的,而是存在一致性的标准,鉴赏的标准意味着能够协调个人自身不同情感以及人们之间不同情感的一般原则,为此,需要良好的判断力、敏锐的情感和想象,需要心无杂念,“摆脱一切偏见”[3](P104)。摆脱偏见,寻求情感之间的一致性,是道德情感和鉴赏的基本诉求,这些都是通过同情(sympathy)实现的,而这种实现同时意味着对同情的修正。休谟把同情视为情感世界的灵魂和唯一原则(2.2.5)[2](P316)。需要说明的是,休谟的同情概念首先不是一种怜悯、仁爱意义上的美德,不是通常所谓的情感,而是一种具有信息提供功能的心灵官能,是可以在不同主体之间传递情感体验以形成共鸣的媒介。在同情的这种情感分享、共享、传递中,会导致赞成与不赞成的感觉,而这正是道德情感的基础[4](P92)。

   由此看来,其一,同情是人性中一种极为强力的原则;其二,同情对我们美的鉴赏有巨大的影响;其三,同情产生了我们在所有人为的美德中的道德情感。由此我们可以假设,同情也引起其他的美德(3.3.1)[2](P500)。在肯定了同情的巨大人性意义后,休谟随即指出同情的局限:“但是,由于这种同情是非常易变的,人们也许就认为我们的道德情感必定也会容许所有这些同样的变化。我们对邻近的人比对遥远的人更为同情:对熟人比对陌生人更为同情,对本国人比对外国人更为同情。不过,尽管我们的同情会有这些变化,我们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英国,都会对同样的道德品质给予同样的称赞。它们看起来都同样有道德,并且同样得到一个明智的旁观者(ajudicious spectator)的尊重。同情的变化并没有伴随我们尊重的变化。因此,我们的尊重就并不是出自同情(3.3.1)。”[2](P503)个体之间的血缘、伙伴、喜爱等相似、亲近关系,以及时空上的相近等等,都会影响同情的效果。当同情被误用时,血亲、族裔、宗派、党派等本就密切的关系会被进一步强化,私情党谊将扭曲道德与社会公正。因此,尽管同情是主体之间情感沟通交流的基本渠道和平台,但其变幻、片面与偏私性需要被克服修正。道德的评价和尊重基于同情,但不出自同情,同情需要“明智的旁观者”予以修正。“明智的旁观者”让人想到亚当·斯密的“公正的旁观者”,意在抛弃偏见,扬弃个体情感的狭隘性和特殊视角,寻求主体情感之间的一致性、一般性、普遍性,这种普遍性必须是道德情感的灵魂所在:

   如果我们各自都只是依据自己独特的视角去考虑性格和人格,那我们就不可能以任何合理的方式一起交流。因此,为了防止那些不断的矛盾,对事物达到更为稳定的判断,我们确立了某种稳定的、普遍的视角(some steady and general points of view)……很显然,一张美丽的面孔在离我们20步远时带来的愉悦,不如离我们很近时大,然而我们不会说它看起来没有那么美了:因为我们知道,它在这样一个位置会有什么结果,通过反思(reflexion)我们修正了它暂时的样子(3.3.1)。[2](P503-504)

   修正同情及情感之偏私与易变,寻求稳定普遍的情感状态和方式,是情感成为道德基础的最本质要求。道德情感的稳定性,来自于视角的普遍性。休谟general这个用词的含义需要体贴,这种普遍性表达的是一种一般性,而这种一般性又意味着多种乃至于各种视角、视点、观点的综合权衡,这种综合权衡是心灵的整体性诉求,体现了情感、理性、秩序之间深刻的内在互动与协调,是对人内心以及人际间情感分歧与矛盾的协调与解决。这种整体性、普遍性的诉求和协调解决,是在反思中进行的。反思概念是理解休谟及其他苏格兰启蒙思想家道德情感考量的关键。在反思中实现的,不是客观的普遍性,而是心灵状态主观的普遍可传达性,这种主观的普遍可传达性,将是康德审美判断力批判的核心思想,是审美情感及其心灵状态的灵魂和基础,由此康德给出了关于反思、关于基于情感和自我评价的主观普遍性的经典分析,这将是本文第二节探讨的重点。

   在苏格兰启蒙思想家那里,反思是一种基于情感、以情感为对象的自我审视、自我评价乃至于自我立法的与理性密不可分的心灵能力,巴特勒直接称之为“良心”(conscience)。在巴特勒那里,良心乃是“一个具有优越性的反思性原则……这个原则会对个人自己和他的行动进行评判……正因为这种反思原则的存在,个人才是一个道德的主体,才是自己的法则”[5](P26)。巴特勒进一步认为:“进行权威性道德立法的并不是某个单独的心灵能力(比如理性),而是全面的心灵反思能力——也就是我们之前提到的‘良心’。良心同时综合了理性和情感的观察和判断能力,来审视心灵自身的运作。”[5](P34)作为反思性的良心,将是本文考察孟子四端学说特别是其中的是非之心时的重要参考。

   基于这种心灵反思能力和普遍性视角,使得道德情感得以修正,道德获得稳定公正的基础,美德以及正义才成为可能。这样,休谟从个体经验情感出发,逐渐从真实的生活语境中澄显出具有先验性质的共通情感方式和道德原则,寻得道德具有终极普遍意义的情感根基:

   道德这个概念意味着全人类共有的某种情感,这种情感使同一个对象能得到普遍的赞成,使每一个人或大多数人,都对它有一致的意见或决断。这个概念还意味着非常普遍而全面的,乃至扩及到全人类的某种情感,这情感使人的行为和活动(哪怕这些人是十分遥远的)都根据是否符合既定的正当性规则而成为赞成或谴责的对象。这两个必不可少的条件只属于我们在此坚持说明的那个仁爱(humanity)情感。[6](P262)

   一个人的仁爱就是每一个人的仁爱,仁爱对一切人都是共同的、共通的,在一切情感中,唯有仁爱能够成为道德或任何关于谴责和赞扬的普遍体系的根据。休谟由此为自己的道德哲学奠立起具有绝对性的情感根基,而这种绝对性情感及其伦理学恰恰是舍勒的价值目标。由此可见,舍勒对经验的和情感的伦理学的批判并未深入到苏格兰启蒙思想的本质中去。另外,对休谟的上述论断,儒家传统中人会倍感亲切,但,这种看似的相似性背后的根基是否切近,将是本文的核心考量。

   休谟的仁爱是人类普遍拥有的共同的本质性情感,但这种情感又远离抽象、超越、超验,因为它对每一个人都是同样具体、直接、自然、感性、切身的。这对人类情感理解和道德理解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品质。仁爱的具体切身性,使其与所谓的对人类整体普世性的抽象之爱明确区别开来。情感与同情总是针对特定具体的他者,在人的心灵里根本就没有对人类整体的爱这样一种感情(3.2.1)。[2](P419)

   没有对同情之偏见的修正,就没有道德情感的完善,普遍的仁爱之情就不会澄显,但,仁爱的普遍性是指在每一个个己中普遍存在着同样的根本性的仁爱之心、之情,而非以抽象的人类整体普世之爱或万物一体之仁取代个己的仁爱,这一点的道德与政治意义至关重要。借用现在的流行语汇,就是:不要以人类共同命运之名,代替每一个个体的命运。换言之,仁爱既意味着对同情狭隘性的克服修正,又意味着对同情具体特殊性的肯定与坚守,具体而普遍,这两方面合而为德性与人道的本质。

休谟情感伦理学的目的,是为其政治哲学奠基。由情感道德而来的是正义问题,正义来自对同情的偏见以及由此而来的利益不公之修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自由情感   孟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229.html
文章来源:《齐鲁学刊》 , 2017 (5) :77-89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