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放: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吗

——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中的一个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94 次 更新时间:2018-05-07 00:16:50

进入专题: 马克思   市场社会主义  

李春放  

   【摘要】 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吗?两位西方社会主义者围绕这个问题展开了一场辩论。劳勒使用了五种策略重新解读了马克思的文本,提出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的论点。奥尔曼从市场的“蒙蔽作用”和资本的“漩涡逻辑”出发,反对市场社会主义和劳勒的观点。这场辩论在应该如何对待马克思的理论遗产问题上给人以启迪。

   【关键词】马克思  市场  社会主义

  

   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吗?鉴于马克思对市场的批判和对计划的推崇众所周知,不少人难免会对此嗤之以鼻。然而事实上这个问题不是外行随便提出来的,而是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中的一个严肃话题。由于苏东计划社会主义的失败向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提出了挑战,当前西方学术界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辩论已越出了经济学界和西方主流学术范式。一些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家、政治学家也开始进行反思,试图重新诠释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使其适应变化了的现实。因此,在西方社会主义者内部,也展开了一场使用马克思主义学术范式的关于市场社会主义的论战。1995年 4月,在纽约召开的社会主义学者大会上,有两位美国学者围绕马克思是否市场社会主义者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一位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哲学系教授詹姆斯•劳勒,另一位是纽约大学政治系教授伯特尔•奥尔曼。会议的论文集《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者内部的辩论》收集了两位学者的论文及他们相互进行的批评与反批评。

  

  

   劳勒是市场社会主义的支持者。他的文章题为《作为市场社会主义者的马克思》,明确提出马克思是市场社会主义者。

   其实,早在 1993年,美国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的哲学教授斯坦利•摩尔在其《马克思与市场》一书中就指出,马克思曾经主张在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搞市场社会主义。摩尔立论的依据是《共产党宣言》。根据《宣言》的论述,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纲领包括剥夺地产、征收高额累进税、废除继承权、集中信贷与运输业于国家之手等措施。实施这些措施的最终结果是形成市场与计划相结合的社会主义经济。摩尔强调,“这种将市场与计划结合起来的无阶级经济现在被称为市场社会主义”。但他声称马克思后来在《哥达纲领批判》和《资本论》中放弃了《宣言》中的市场社会主义纲领。(1) 劳勒的不同之处在于用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来重新诠释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构思出一整套复杂精致的论据,试图证明马克思是始终如一的市场社会主义者。

   劳勒不同意对《宣言》所作的传统的计划社会主义式的诠释。诚然,《宣言》提出“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但仔细研究就会发现:生产工具集中于国家之手是“一步一步地”进行的;对所有权的强制性干涉只是在“初期”才有必要;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纲领在资产阶级生产的条件下实施;“这些措施在经济上似乎是不够充分的”。这意味着在革命后初期采取必要的强制性政治措施后,社会将经历无产阶级生产条件逐渐发展和资产阶级生产条件逐渐消亡的长期演变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已经不是政治权力,而是经济逻辑。据此,劳勒得出了与摩尔同样的结论:过渡纲领将开创一个“市场社会主义”社会。至于《宣言》提到无产阶级“用强制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劳勒的解释是:《宣言》所说的“强制力”有“直接”与“间接”之分,在最初对经济直接进行强制性干涉后。必须尊重经济关系的逻辑,只能用间接强制力。(2)

   劳勒特别强调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提出的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纲领性措施,认为它们回答了在初期的强制性干涉后无产阶级国家如何获取其余的私有企业的问题。第二条措施是:“一部分用国家工业竞争的办法,一部分直接用纸币赎买的办法,逐步剥夺土地所有者、工厂主、铁路所有者和船主的财产。”这意味着对经济逻辑和市场规则的尊重。第四条措施至关重要:“在国家农场、工厂和作坊中组织劳动或者让无产者就业,这样就会消除工人之间的竞争,并迫使还存在的厂主支付同国家一样高的工资。”劳勒认为,这一条表明了共产主义纲领与社会民主主义纲领的区别。无产阶级政府的近期任务不是消除竞争本身,而是消除资本剥削劳动的关键——工人在劳动力价格上的竞争。换句话说 ,应该消灭的不是一切市场 ,而是劳动力市场。但为什么要实行国有制而不立刻让工人共同管理生产呢?劳勒指出 ,根据《原理》的论述,革命后立刻实行共同管理生产是不可能的。其原因并不在于无产阶级国家没有掌握夺取资产阶级所有财产的权力,或缺乏实行中央计划的干部,而是在于直接生产者无产阶级自身尚不具备所要求的文化素质和技能。(3) 劳勒从恩格斯的论述中得出两个重要结论 :第一,共同管理的含义是由社会大众进行管理,不是由少数专家组成的机构实行中央计划;第二,资本主义以后的社会分为两个阶段,即社会主义企业与资本主义企业共存的市场经济阶段和工人自己共同管理经济的阶段。

   劳勒认为马克思在后期著作中并未放弃《宣言》中的市场社会主义纲领,相反 ,其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后社会性质的论点可以从《资本论》中找到理论依据。劳勒强调马克思的“辩证社会主义”的观点——新社会是在旧社会中并通过旧社会产生的。他认为,《资本论》并未将资本主义等同于市场生产,资本主义只是市场生产历史上的一个特殊阶段。在劳勒看来,“人的劳动力的商品化或市场化才构成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但劳动力的商品化导致劳动条件的恶化,引起工人运动和知识分子的抗议。结果,工厂法规定十小时工作日并限制童工。马克思将英国工厂法称为“社会对其生产过程自发形成的第一次有意识、有计划的反作用”。(4) 工厂法代表了整个社会对劳动力市场运作的有意识的限制。与自由主义的市场改革不同,社会主义革命是市场演进过程中完全消灭劳动力市场的阶段。《资本论》揭示出,这个阶段不是乌托邦主义者的臆造,它本身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现实产物。

   劳勒指出,他对《资本论》的这种诠释得到马克思在 19世纪 60、70年代发表的言论的支持。在1864年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中,马克思将英国工厂法和合作工厂运动称为工人阶级政治经济学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两个重大的胜利。他指出,“要解放劳动群众,合作劳动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发展。”(5)劳勒断言,184 8— 1864年间,马克思、恩格斯修改了他们关于无产阶级国家的经济战略的概念:他们不再提倡将国有制作为从旧社会向新社会过渡的主要形式,而是将工人合作制视为最有前途的社会主义所有制,将工人合作运动的出现视为新社会的起点。1871年,马克思在论述巴黎公社时甚至直截了当地将全国范围的工人合作制称为“‘可能的’共产主义”。劳勒认为,公社超越了《宣言》,它实行的不是《宣言》中的国家市场社会主义,而是限制国家权力的合作市场社会主义。

   摩尔确信马克思后期放弃了市场社会主义纲领的主要依据是《哥达纲领批判》。劳勒不以为然。确实,马克思在该文中称:“在一个集体的、以生产资料公有为基础的社会中,生产者不交换自己的产品。”但这段话指的是革命后社会的第二阶段,即工人共同管理生产的阶段,它与此前存在一个市场社会主义阶段并不矛盾。紧接着,马克思重申了他的辩证社会主义的概念:“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6) 很难设想,马克思会违背上述概念,主张工人革命政府在一夜之间夺取所有生产工具,不依赖市场交换而直接生产。劳勒认为,许多人误解了《哥达纲领批判》中那段关于过渡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著名论述。他指出,这段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存在一个从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革命转变时期:第二,这个过渡时期包括两方面——无产阶级的政治权力及与之相对应的社会经济过程。在革命转变时期确实需要从政治上保障已经在旧社会内部发展的新社会的萌芽茁壮成长,但根据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的社会发展观,无产阶级的国家权力不能“创造”一个新社会,不能“凭一纸人民法令去推行什么现成的乌托邦”,而只能“解放那些由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本身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7)

   最后,劳勒论述了无产阶级革命后社会发展分期问题和共产主义社会整个辩证发展的历史进程问题。在《宣言》和《原理》中,革命后的社会分为两个时期,即过渡时期与共产主义时期。但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实际上预言革命后社会可分为三个时期:过渡时期与共产主义社会的两个阶段。在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工作仍然是谋生的手段,这一阶段还未达到《宣言》中的共产主义阶段。它似乎在《宣言》描述的过渡时期之内,但在《原理》描述的过渡时期之外,后者在实现生产的共同管理时结束。阶级消灭时实行社会共同管理的技术条件和主观条件可能尚未成熟,因此,似乎有理由推断,从资本主义所有制基本消失到生产的共同管理取代市场生产之前,可能存在一个“纯粹的市场社会主义时期”——这个时期合作企业占主导地位,但市场生产仍然发挥不可忽视的作用。这样,共产主义整个辩证发展的历史进程一共有六个关键时期。1.工厂法播下了新社会的种子。2.工人合作企业是新社会的最初萌芽。3.革命后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至资本主义所有制消灭时结束。4.“纯粹市场社会主义时期”。5.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此时合作生产已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实现,但它在各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事实上的交换制度仍然存在,某种“市场”仍然起着调节生产的作用。6.完全成熟的共产主义阶段,此时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社会自由发展的基础。

  

  

   奥尔曼是市场社会主义的反对者,他的文章题为《资本主义社会与市场社会主义社会中市场的蒙蔽作用》。奥尔曼立论的基础是所谓市场的“蒙蔽作用”(mystification)这个概念。蒙蔽作用是指隐瞒、歪曲、假象、混淆与谎言所造成的广泛的误解。他认为资本主义制度的特点是缺乏透明度,主要原因在于资本主义市场使人们形成一整套信念和思维方式,这套信念和思维方式一方面促使交换顺利进行,另一方面也给人以自由感,模糊了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本质的认识,起到了资本主义社会主要的意识形态的辩护机制的作用。奥尔曼批评市场社会主义保留市场及其必然产生的蒙蔽作用,确保了资本主义的大多数弊端继续存在,不但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而且阻碍目前的社会向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发展。

奥尔曼认为劳勒等人试图将马克思描绘成市场社会主义者是站不住脚的。马克思明确告诫,合作企业使合作劳动者成为“他们自己的资本家”,工人合作组织“再生产出并且必然会再生产出现存制度的一切缺点”。(8)他只不过将工人合作社视为当时资本主义发展的若干趋势之一,并对拉萨尔鼓吹的国家资助工人合作社的计划持严厉的批判态度。因此,尽管马克思看到工人合作社的进步因素,但他不相信工人合作社提供了一种社会主义模式或反对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战略。此外,不能将马克思同意社会主义革命后短期内保留市场作为他相信整个社会主义阶段自始至终存在市场的证据。奥尔曼承认,《宣言》的过渡纲领实施后仍然存在受管制的市场,经济中私有成分占优势,但他认为社会主义政府将采取各种手段逐步削弱并最终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他估计这一社会化进程最多需要四五十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克思   市场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815.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