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东:深切怀念王仁老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88 次 更新时间:2006-09-01 08:27:39

进入专题: 往事追忆  

王振东 (进入专栏)  

  

  2001年2月23日北京大学力学系黄克服同志来天津大学参加学术会议,在电话中告诉我,王仁先生患胰腺癌,2月20日己住院,不能进食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十分突然。想起2000年5月18日王先生与张师母来津,应邀在天津大学和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学院作报告时,还精力充沛,食欲很好,并说什么都香。1999年11月在武汉华中理工大学参加全国流变学会议后,到三峡参观时,徒步上下几百个台阶,也不觉太累,怎么一下子就病得那么历害了呢?

  王仁先生1955年从美国回来后,即到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任教,第一次授课就是教我所在的北大数力系1954级,至今我止保留着先生所教“理论力学”和“材料力学”两门课的听课笔记。王仁先生对学生既严格要求,又关心爱护的形象,一直牢记在我心中,并成为我从北大毕业后从教45年的学习榜样。

  五十年代,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基础课的期末考试是采用口试方式。事先由老师排好口试顺序的名单,被考同学按照规定的口试时间,提前20分钟到阶梯教室从一个大纸袋中抽出一张考题纸,上面一般有三个考题,再领几张白纸,在阶梯教室里做准备。20分钟后,拿着所抽的考题纸和写好的回答提纲,到口试教室,交给主考教授。在口试教室里,铺着白台布长桌的中间坐着主考教授,旁边坐着辅导老师,有时还有其他老师来听。主考教授看过所抽的考题,示意开始后,就可以回答问题,并可利用黑扳书写。

  王仁先生口试力学专业的基础课“材料力学”时,规定回答好所抽考题纸上的三个问题,只能得4分(当时实行的是5级记分制:3分及格,4分是良,5分为优),只有再回答好先生临时提出的另一问题,才能得5分。那天我回答好所抽到的三个问题后,却回答不出先生临时又提出的问题。王仁先生让我到旁边一间教室(同学们戏称这间教室是“禁闭室”),去考虑怎样回答这个问题。我去“禁闭室”考虑了约1个多小时,也想不清楚如何回答,这时已近中午,感到有些饿了,就去口试教室向先生报告:“我不会,也不想得5分了”。王仁先生立刻很严肃地摆手说:“不行,还得去考虑,你应该能想出来!”我只好再回到“禁闭室”,重新从头一点点地想。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直到上午最后一位同学口试完毕,我才拿着写有回答提纲的草稿纸,走进口试教室。等我将先生提出的这个问题回答完毕,已过下午1时了。先生高兴地给了我5分,并笑着说:“你这不是回答出来了吗!”

  因大饭厅这时己错过了中午的开饭时间,先生又出人意料地邀请辅导老师和我,一起到北大东南校门外成府的一家小饭馆里去吃蛋炒饭。一边吃着香喷喷的蛋炒饭,先生还一边鼓励我以后再遇到困难时,要有信心坚持努力去克服,不要服输、不要放弃!

  19岁读大三时,这段“关禁闭”的经历和这份蛋炒饭的滋味,多少年来一直铭记在我心中,伴随着我的成长和成熟。每当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思想闪过放弃的念头时,这段难忘的经历就会涌现在脑海之中,鼓励自己坚持下去,努力克服困难,有信心取得最后的成功!

  回忆在北大的4年学习生活,正是由于老师们的言传身教,对学生严格细致的关心、爱护与教育,才使得我们在潜移默化的熏陶下,学会了怎样做人和怎样做学问;才能够在离开燕园之后,虽境遇多变,始终能在不同环境下,都坚持努力进取、勤于探索、尽力奉献。

  王仁先生对科学事业的献身精神也十分感人。1999年5月起,我受聘担任中国力学学会和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联合主办的《力学与实践》杂志的主编。由于在高水平科普方面,力学与物理、化学、数学等兄弟学科相比,有相当的差距,所以考虑在《力学与实践》杂志上,增设“科学家谈力学”拦目,请院士和教授们为大学生和力学界、工程技术界撰写高水平的科普文章,宣传力学对科学、技术、国防和经济建设的贡献。并且想请先后担任过中国力学学会理事长的几位院士,发起这件事。5月13日,我去北大中关园49楼向王仁先生汇报此事,先生听后立即表示这件事很重要,不仅同意当发起人,而且当场确定以“反演的力学”为题,为这个栏目写文章。

  1999年7月27日,王仁先生寄来了在炎热的暑假里写的“力学的反演、反演的力学”一文。9月7日又寄来修改稿。在先生的带头下,“科学家谈力学”栏目从2000年第1期办起来了,这篇文章就是这个栏目的开篇之作。2000年2月23日先生再寄来第2篇科普文章“‘小洞不补,大洞吃苦’―论机械设备的‘健康检测’”,己在2000年第4期登出。2000年12月15日,先生又寄来第3篇科普文章“力学模型及其局限性”,并打电话询问我的意见。事后才知道,2000年8月先生从美国芝加哥参加IUTAM国际理论与应用力学大会回北京不久,体检时己发现胰腺癌。这第3篇科普文章,是先生明知自己来日不多,在病魔己缠身之时,忍着腹部疼痛赶写出来的。

  2001年3月23日下午,我与老同学武际可、邵秀民夫妇,还有陈耀松老师,去协和医院6楼高干病房看望先生。王仁先生在短暂清醒时,用插有输液管针头的右手紧握着我的手说:“第4篇还没写完…”。我听后心里十分难受,也为先生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仍关心他所热爱的力学事业、关心《力学与实践》杂志而感动。先生对科学事业无私奉献的崇高品格,将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2002年4月8日,是王仁老师离开我们一周年的日子,仅写下以上文字以表示对先生的深切怀念。

  

  (本文原刊登于《力学与实践》2002年24卷4期,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进入 王振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往事追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05.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