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庚 张磊稳:步推进新时代城镇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6 次 更新时间:2018-03-23 01:48:52

进入专题: 新时代   城镇化   三农问题   乡村振兴战略  

刘长庚   张磊稳:步推进新时代城镇化  

   从近300年的世界现代化史来看,目前全球正处于第三次城镇化浪潮中。其主要特征是大城市与中小城市的交通和网络联系不断加强,大城市国际竞争力持续提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从生产力空间布局来看,经济发展正在由以地区经济为基础的增长模式,转变为以城镇为生长点进行布局的发展模式。加快推进城镇化、促进城乡协调发展,是新时代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简单地看,合理的城镇化率在根本上取决于城乡劳动生产率或人均收入的均衡状态。从刘易斯二元经济模型来看,刘易斯第一拐点意味着,农村剩余劳动力被吸收殆尽;第二拐点则意味着,农村劳动的边际生产率及人均收入与城市趋同,农业融入市场经济并具有国际竞争力。在当前条件下,城乡劳动生产率的绝对等同难以实现,这是因为城市现代经济特别是互联网经济为严格的非线性生产函数,而农村以农业为主的经济与劳动力、土地、资本等基本呈线性关系。再考虑到我国农村经济部门近似为零的税负压力,假定农村劳动生产率达到城市劳动生产率一半水平,此时的城镇化率较为合理,据此则可计算出大致数值。2016年,我国城镇劳动生产率(近似为第二三产业增加值与城镇就业人数的比值)为16.43万元/人,若农村劳动生产率(近似为第一产业增加值与农村就业人数的比值)达到其一半水平(实际仅为1.76万元/人),那么目前农村仅需7753万劳动力即可。按2.5的赡养系数(每个就业者除负担自身外,还可额外负担1.5个无其他经济来源、完全依靠就业者供养的人口)估计,届时农村可负担19383万人生活,因而目前农村58973万常住人口中需转移出39590万人,加上城镇79298万常住人口,我国合理的城镇化率将达到86%左右的水平。2016年我国城镇化率为57.35%,与之仍有较大差距。

   从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目前城镇化率大多达到80%甚至90%以上的水平。一些欧美国家历经上百年才逐步完成城镇化进程,2015年,英国的城镇化率达到82.59%,法国、德国、西班牙分别为79.52%、75.3%、79.58%,荷兰和比利时分别达到90.5%、97.86%,北欧五国则处于80%—95%的水平,美国、加拿大城镇化率分别为81.62%、81.83%。日本城镇化始于明治维新后,1920年的城镇化率达到18.04%,1970年为72.07%,2015年达到93.5%。韩国1950年的城镇化率仅为21.35%,1990年达到73.84%,2015年为82.47%。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城镇化率也分别达到了89.42%、86.28%。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城镇化都经历了一个漫长曲折的发展过程,以致城镇化与产业、社会发展终能形成良性互动,才为解决城镇化过程中的劳动力就业、公共服务等问题奠定了较好基础。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城镇化,尤其要注意避免各种发展陷阱和困局,不断提高城镇化发展质量。2015年,阿根廷、巴西、智利、墨西哥等拉美国家的城镇化率也分别达到91.75%、85.69%、89.53%、79.25%的较高水平,但这些国家存在较严重的“过度城镇化”,即城镇化水平大幅超越其经济发展(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水平。而南亚和一些南部非洲国家的城镇化,缺乏公共设施和社会服务的支撑,出现了“弱质城镇化”问题。因此,城镇化应是一个循序渐进、自然发展的过程,需实现与城乡产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各方面的协调同步发展,不能盲目追求城镇化速度。

   稳步推进新时代城镇化、提高城镇化发展质量,真正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美好愿景,要重点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继续推动城镇化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的同步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着力点在实体经济,推进新时代城镇化,要重点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在城市和农村同时实现适度规模经济效益和深化分工,着力解决城乡产业发展与劳动力就业问题。城市产业方面,全面推进工业转型升级,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大力发展服务经济和新兴经济,吸收农村剩余劳动力,进一步提高新增城镇就业量。农村产业方面,按照乡村振兴战略“产业兴旺”这一首要要求,推进农业规模经营,实现农业现代化和质量兴农,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支持和鼓励农民特别是具有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亲身体验的农民工返乡创业,适当扩大农村就业容量。

   第二,实现城镇化与相关配套服务及设施的同步发展。城镇化是以人的发展为核心的现代化进程,不是单纯的人口流动或转移。新时代城镇化要合理吸收世界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和“城市病”教训,审慎处理各类现实问题和矛盾。要加强对转移劳动力的就业再教育和培训,并在经济发展基础上实现城乡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基础设施、资源环境等协调改善,促进以人民为中心的人本导向的城镇化。特别是要多渠道缓解农村转移人口进城后的住房、医疗、养老和子女教育的压力,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型城镇化道路。

   第三,不断优化城镇布局。经济全球化竞争表现为城市的竞争。英国、法国等强调大城市发展,美国、德国等主要强调中等城市发展,日本、韩国等则更强调大城市群的发展。新时代城镇化要按照建立主体功能区和特大城市圈的思路,把城镇化与生产力空间布局有机统一起来,结合综合承载能力做好城市群发展规划。以城市群为主体,整合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做好相应的政府事权与财权划分、土地利用规划等制度设计,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培育和创建符合我国全球经济定位的大城市圈,不断提升我国城市国际竞争力。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湘潭大学商学院)

    进入专题: 新时代   城镇化   三农问题   乡村振兴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999.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