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和骑士是怎么回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8 次 更新时间:2017-09-20 15:39:37

吴万伟  

   万百安 著 吴万伟 译

   瓦萨尔大学英语教授多罗茜·金(Dorothy Kim)博士最近写了一篇博客“在白人至上主义时代讲授中世纪研究”,其中,她对讲授中世纪历史的教授(中世纪主义者)说到:

   西欧的中世纪基督教历史正在被白人至上主义者/白人民族主义者/三K党/纳粹极端主义者群体当作武器。这些人碰巧也是大学生。因为你们是课堂上讲授中世纪研究的权威,事实上你们就成了意识形态上的军火商。所以,你们要成为根本不关心你们的材料和工具被如何使用的无动于衷的军火商吗?你们关心课堂上的买主吗?请选择立场。什么也不做就是选边站。拒绝和否认就是选边站。

   芝加哥大学的拉斐尔·富尔顿·布朗(Rachel Fulton Brown)写了一篇博客文章做为回应,暗示金教授“了解了些中世纪西欧基督教历史的狗屁,包括我们这个领域的历史。”他们之间爆发的争议引发数百位教授(包括我自己)在请愿书上签名,抗议布朗对金教授的攻击。

   这里的问题是什么?

  

   图片说明:将希特勒描述为起始的纳粹宣传海报(1935年),作者休伯特·朗金泽(Hubert Lanzinger)

   首先,我们应该明白这次辩论出现的政治气候。美国街头出现了没有任何羞耻感的挥舞新纳粹旗帜的人在欢呼“嗨,特朗普!”。总统的共和党内很多同志都同意,他在谴责这些人的时候反应太慢,在谴责声明中的用语过于含混不清。正是在此环境下,做出公平无害的、论证翔实的历史问题声明(就像这个事实,古代生活在英国的罗马人肤色黝黑,以至于我们对希腊雕像有一种被误导的印象,以为它们最初被涂上了颜色。)的教授就遭到了极端主义者的人身攻击,收到要求他们保持沉默的恐吓信息。

   女教授成为攻击的对象尤其常见,如玛丽·比尔德(Mary Beard)和萨拉·邦德(Sarah Bond)的案例所示。我有一位女同事就讲述了因为政治观点遭受多年骚扰后而留下的创伤后压力症状。与她们相比,我个人的经历刚开始不算什么,但也同样说明问题:在写了一篇呼吁捣毁南方联邦纪念雕像的评论文章后,我获得了如下的评论:

   作为在南方出生和长大的人,如果你越过我的地界,肯定要被弄死。

   我们必须在此背景下理解拉斐尔·富尔顿·布朗的话语和行动。她反对金教授的论证显示了对现有议题完全缺乏了解的外行本色。金教授说中世纪主义者(像她自己)需要意识到他们研究和热爱的文化象征正在被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拿来使用的这个事实,并应该做些什么。拉斐尔·富尔顿·布朗则用符合逻辑的不相干的评论做出回应,其评论可以被总结为“是吗?啊,我们研究的阶段崇尚多元文化啊,这里就有一个黑人中世纪主义者。”

   纳粹对我持续张贴圣莫里斯(Saint Maurice)这个标准的中世纪欧洲的“最初”旗帜未必会感到高兴。(right): pic.twitter.com/7uk4JdvaMu— medievalpoc (@medievalpoc) August 14, 2017

   现在,如果有人提出了糟糕的论证就成为抗议的理由,那么,除了抗议,我不会花费时间做任何别的事。但是,布朗她将金教授和黑人中世纪主义者的照片张贴出来,这太过分了,她开始越界了。扪心自问一下:有什么必要贴照片呢?虽然求助于讽刺挖苦也可能是我会想到的某种做法,但是像布朗那样说金教授“了解了些中世纪西欧基督教历史的狗屁,包括我们这个领域的历史”显然违背了基本的学术专业精神。但是,如果布朗仅仅做了这些,对象牙塔之外的人来说,与金教授的分歧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窗体底端

   但是,布朗显然和毫无疑问走得太远了,她将博客文章推荐给臭名昭著的右翼煽动者的脸书。他这样做似乎完全出于引发关注的动机,此处我不应该提及他的名字以免替他做宣传。不过,此人曾经是极右派媒体布赖特巴特(Breitbart)的编辑,因为发表了引发众怒的某些言论而被迫辞职。(这里解释一下。引发公众的愤怒并导致他从这个媒体辞职是臭名昭著的标题如“生育控制让女性变得缺乏魅力和疯狂”)不过,他仍然拥有众多右翼追随者。他的网站很快发表了一篇论及金教授和布朗辩论的文章,题目是“手持宝剑的女士痛揍了只有事实和愤怒的伪学者”。他站在布朗一边。文章还配有一幅插图,上面描述的是一位女士,应该是布朗,她手持狼牙棒(不是宝剑)。对我们很多人来说,这个把金教授打趴下的狼牙棒形象不可避免地让人想起美国漫画《行尸走肉》中的打死韩国裔美国人“格伦·里”(Glenn Rhee)的那个狼牙棒。

  

   图片说明:美国漫画《行尸走肉》中的人物格伦·里(由韩裔帅哥史蒂文·元扮演)

   布朗故意将这个煽动者拉进辩论中,除了鼓励人们对金教授骚扰之外不可能还有其他目的---的确产生了这种效果。让我们回到布朗张贴金教授照片的这个行为。现在,所有那些极右翼狂热者都知道金教授长什么样子了。

  

   图片说明: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扮演中世纪的骑士,包括那个被指控在夏洛茨维尔开车碾压抗议者的那名男子。

   中世纪的象征、形象、甚至词汇被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使用可以一直追溯到纳粹时期。这种说法事实上并不存在争议。白人男性学者已经指出过这一点,唯一的差别是亚裔女性金教授因为说了同样的话而被当作攻击目标。学者们(包括我自己和金教授)必须认真考察证据,并对我们相信的东西可能遭受激烈的批评持开放态度。但是,我们一定不能对所处的政治背景茫然无知。正如金教授在其精彩的博客文章中所说,“什么也不做就是选边站。拒绝和否认就是选边站。”

   作者简介:

   万百安(Bryan VAN NORDEN),美国瓦萨尔学院哲学教授,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观音堂佛祖庙访问教授,武汉大学哲学院讲座教授。

   译自:What’s with Nazis and Knights? By Bryan William Van Norden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whats-with-nazis-and-knights_us_59c0b469e4b082fd4205b98d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0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