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鸦片战争:体面与撒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12 次 更新时间:2017-06-25 10:09:04

进入专题: 鸦片战争  

易中天  

   我读茅海建先生《天朝的崩溃》一书,感触最深的,就是整个鸦片战争过程中前方将帅的不断撒谎。作为最高统帅的道光皇帝,其实是在谎言中度过这段艰难岁月和做出决策的。这又焉有不败之理?可以说,在这场"鸦片的战争"中,谎言成了麻痹和麻醉清廷君臣的一剂鸦片。这场战争之所以失败,甚至大清帝国之所以垮台,原因之一就在于朝野上下都变成了鸦片鬼,一天不吃就无法生存,最后终因吸食过度中毒而死。

   因此,要想"救亡图存",唯一的出路是"戒毒"。但这并不容易。

   不容易的原因也很多。首先是积习难改。一个吃惯了鸦片的人,一天不吃就没法过日子。一个撒惯了谎的人要他不撒谎,也比登天还难。再说,前面撒过谎了,后面说实话,就会露出马脚,也就只好一骗到底。奕山等前方将帅就是如此。

   那么,奕山等人一开始就不撒谎,就说实话,不行吗?不行。专制制度决定了,一个官员只能看着万岁爷的脸色说话,甚至看着顶头上司的脸色说话。他们想听什么,就说什么。不想听的就不说,瞒着。实在瞒不住,就撒谎。再瞒不住,就再撒谎,恶性循环。

   所以,奕山等人不但要撒谎,而且只能朝着一个方向撒,即掩盖敌方武力的强大和气焰的嚣张,而不是相反。按说,打了败仗,为了推卸责任,是应该夸大敌情的。但奕山等人并没有这样做,反倒一再说"逆夷"如何"情词恭顺",如何"诉冤叫屈",如何"卑躬屈节"。因为万岁爷就好这一口。而且,不明真相的朝野上下也都好这一口。

   于是问题就比较明朗了。这就是:大清王朝的君臣为什么都喜欢听这种话呢?

   答案也只有一个,就是他们吃惯了鸦片,有鸦片瘾。只不过,他们不认为是鸦片,也不管它叫鸦片,而叫做"天朝体面"。有时候,也叫"爱国主义"或"英雄气概"。

   众所周知,(历史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民族都沉浸在一种"天朝大国"的良好的自我感觉之中。在我们看来,人类居住的这个地方,叫"天下"。天下的中央住着我们,叫"中国"。中国的皇帝是天的儿子,叫"天子"。天子的王朝是最伟大的,叫"天朝"。天朝的臣民是最优秀的,叫"华夏"。周边那些国家因为离天子太远,无法接受天朝的礼乐教化,因此不开化,是野蛮人,叫"蛮夷"。"蛮夷"和"华夏"之间,是"君臣"关系,或"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关系,根本就不平等。"蛮夷"到"中国"来,要么是来"朝贡"的,要么是来"观礼"的,要不然就是来"乞恩"或者"喊冤"的。因此"天朝"无"外交",只有"理藩"(即打理"中国"与"藩国"的事务)。直到耆英等人签订城下之盟时,使用的也仍是"恩准"字样(比如"恩准"五口通商)。明明是人家强迫我们订立不平等条约,还要说是我们"恩准",这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

   然而不说"恩准"是万万不行的。不说,就是"大不敬",就是"卖国贼"。同样,不说"逆夷""闻风慑服","实无能为"也是不行的。不这样说,就是"胆小鬼",就是"助夷气焰",就是一屁股坐到敌人那边去了,谁敢担这个罪名?也就只好说"夷不足畏"。

   当然,夸大敌情的时候也有,比如说到1841年第二次定海之战时就是如此。在许多论著中,这次战役往往被描述成一个激动人心英勇壮烈的故事:定海三总兵(定海镇总兵葛云飞、浙江处州镇总兵郑国鸿、安徽寿春镇总兵王锡朋)率孤军五千,奋力抗击英军万余人的围攻,血战六天六夜,终因寡不敌众而阵亡。

   这当然感人至深,可惜并不完全是事实。三总兵率军抗战是真的,英勇奋击也是真的,以身殉国就更是真的,但据茅海建先生的考证,敌军并没有万人之多(更没有两三万),而是只有四五千;也没有"血战六天六夜",而是只有不到一天时间,从1841年10月1日早晨开始,至下午2时许结束。整个战斗中,"英军并未遇着坚强的、有效的抵抗","只付出了战死二人、受伤二十七人的微小代价"。敌情,或者说我方的壮烈程度显然被夸大了。

   夸大的原因也很多,比如"清方官员在报告中伪讳粉饰已成风气"就是。所谓"伪讳粉饰已成风气",也就是吃鸦片吃惯了。但这种尚待核实的说法在当时和后来却几乎视为信史,一些以"严谨治学"为标榜的人也宁信其真不疑其伪,就值得深思了。

   我认为,这只能说明鸦片的毒素已渗入我们民族的骨髓。从至尊天子,到寻常百姓,都喜欢听谎言。或者说,喜欢听好话、"吉利"的话、歌功颂德和"鼓舞人心"的话。至于这些话是否真实,或者有几分真实,则是第二位的事。于是,我们听到的,便是经过了处理的信息,其中不好听不顺耳的部分已被过滤,好听顺耳的部分则被放大。这样的信息,即便有一定的真实性,归根结底也是不真实的。老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如果靠不真实的信息来指挥战争,你说是该胜还是该败呢?

   战败之后,能做的事情也就是道德的谴责了,包括将1840年的这场战争称为"鸦片战争"。其实,英国人发动那场战争,绝非为了走私鸦片。相反,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在其对驻华使节的训令中一再表示:"女王陛下的政府绝不怀疑中国政府有权禁止将鸦片输入中国,并且有权查获和没收那些外国人或中国臣民不顾适当制定的禁令而输入中国领土内的任何鸦片。"他还训示:"女王陛下的政府对于这件事情不提出任何要求。"事实上在《南京条约》中也没有开放鸦片贸易的条款。因为在英国人那里,这原本是一场"通商战争",而不是"鸦片战争"。正如费正清先生《中国:传统与变迁》一书中所言:"其实英国在要求外交平等及商业机会等方面代表了西方各国的愿望。如果不是英国,那么别的国家也会这么做的。至于英国在华贸易的重点是鸦片而非茶叶或其他什么商品,这只是历史的巧合罢了。"

   但即便是要求外交平等及商业机会,为此发动战争也不得人心。因此英国政府提出的战争议案最后只能以271票对262票的微弱多数勉强通过,而且被"反战派"在议会辩论中称为"鸦片战争"。可见这个说法是英国人用来讽刺自己政府的。我们跟着英国的反对派这样说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但如果当真以为那就是"鸦片战争",并由此获得了一种道德上的优越感,那恐怕就反倒有点吃鸦片的味道了。

    进入专题: 鸦片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829.html

1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郑慈 2017-07-25 07:42:09

  我们民族都沉浸在一种"天朝大国"的自我迷信和自我崇拜之中,这是统治者向民众长期灌输假、大、空话的结果,目的是让民众相信,自己所付出的赋税和劳役是完全值得的。

机关枪 2017-07-13 12:20:49

  快退休了,才悟出点中国的道道,可惜太晚了!!真服了中国的马屁精们!!遍地都是九段高手!!应该是几千年的积淀所成!歪果仁和这片神奇土地上的圣手比,简直就是根本没入段的纯粹业余白瞎!!中国马屁精们眼光之毒辣,举世无有其匹!真正做到了“一撅屁股就知道你拉什么屎”的至高境界!反正是只捡好听的说!只挑让你舒服的去做!马屁拍好了,官也来了,财也到了!否则只能是屌丝一根!断难有什么出息!

梦回故里 2017-07-06 00:07:47

  易先生的文章还是很值得读的,能喜欢易先生的文章的人也都是可敬的,唯有让人叹息的是,中国人能讲道理的不多,会讲道理的更少。

夏林翁 2017-06-29 07:10:47

  这个口子,还用谁开?还怕没有开口子的时候?就中国来说,谁见过万寿无疆的帝王,万世不灭的王朝?

夏林翁 2017-06-29 07:02:09

  还真是严复一语中的:华风之弊,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神来一瞥 2017-06-28 23:34:13

  中国的极权专制几千年,毒害至深、至烈,难以在短时间内铲除。国人的家天下理念根深蒂固,演变至今,就是党天下。

曳尾涂中 2017-06-28 17:53:02

  鄙人前几天和朋友高谈阔论,说了几句有损朝廷脸面的话,无非是民主法治遥遥无期,腐败土壤未曾根治等等,结果就有人说最看不惯我这种端着娘的饭碗骂娘的人。既然不喜欢中国可以滚蛋。很无语啊!这种党天下的思维已然深入人心,要经过几代人的宣传教育,才能让民主法制这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观念深入人心。问题是,这个口子谁来开?

无耻的虚伪 2017-06-27 22:54:20

  中国最荒唐的是什么?是明明我们都已知道了真相,他们还在那里扯谎。中国最最荒唐的是什么?是明明我们都已知道了真相,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真相,他们还在那里扯谎。中国最最最荒唐的是什么?是明明我们都已知道了真相,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真相,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扯谎,他们还在那里扯谎。

常亚 2017-06-27 22:37:53

  时至今日,不是还在吃鸦片吗?

谢志浩 2017-06-26 17:34:01

  有一天,从道光过渡到乾隆,从茅海建过渡到高王凌先生,鸦片战争造成的心结,可能就会减轻一些。想一想,大航海以来,西班牙、荷兰、英国,哪个国家能一直保持不败的记录呢?

谢志浩 2017-06-26 17:33:52

  有一天,从道光过渡到乾隆,从茅海建过渡到高王凌先生,鸦片战争造成的心结,可能就会减轻一些。想一想,大航海以来,西班牙、荷兰、英国,哪个国家能一直保持不败的记录呢?

郑慈 2017-06-26 15:15:43

  用刀把子、枪杆子把一个利益集团强加到人民头上,没有合法性可言,这样的统治不靠谎言来维持靠什么呢?愚民政策、媒体垄断不就是要让老百姓相信谎言嘛。
  “从至尊天子,到寻常百姓,都喜欢听谎言。”这话说得不对,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听谎言,中国还有人“雪夜挑灯读禁书”呢。

夜啸夜啸 2017-06-26 07:56:29

  鸦片之外是落后性的观念文化在造孽。假设没有鸦片,清王朝就能抵挡西方吗?比如上世纪30年代,东北为什么那么快就被日本人侵略占领,堂堂几十万中国军队无所抵抗,便被区区数千日本军人所降服,那可主要不是鸦片之殇咯。近代以前,军事拼的是冷兵器,人的体力占重,近代以来拼的是热兵器,就靠先进的战略战术、靠国力、靠整体能力了,落后的观念文化如何担此重任哟!?

张志恒 2017-06-25 14:44:26

  易先生对历史评论很能切中要害,但有时也会流于俗套。例如说“明明是人家强迫我们订立不平等条约,还要说是我们"恩准",这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这条约是被强迫的,但条约谈不上平等与否,用条约解决冲突是现代文明的体现。百年多过去了,你设想一下这条约如何写呢?发生冲突后,评判是非标准就是离冲突最近的条约是什么,这应该就是“法治”吧!用新条约取代旧条约,是社会的发展,也是文明方法对旧条约的否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