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平:自由、强制和必然 ——“自由意志”之谜新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5 次 更新时间:2017-04-16 15:58:55

进入专题: 自由   强制   必然  

刘清平 (进入专栏)  

    

   摘要: 西方主流哲学之所以陷入了“自由意志”与“决定论”是否兼容的理论泥潭,主要是因为它一方面把价值性“自由”与事实性“必然”直接对立,另一方面又把事实性“必然”等同于价值性“强制”。但从语义分析和事实描述的元价值学视角可以发现,“自由”涉及到主体基于自己的意志遵循趋善避恶的人性逻辑展开的应然性价值诉求,“强制”是主体在诸善冲突中遵循取主舍次的人性逻辑达成现实自由的过程中面对的应然性价值因素,“必然”则首先是在认知层面上涉及到主体对于各种事实的实然性状态趋势的指认描述。只有澄清了这三个概念的微妙异同,我们才能破解西方主流哲学的二元对立架构,揭示自由意志的千古之谜。

  

   如果说一场绵延了两千余年、吸引了众多大师参与的学理讨论,至今还在围绕某个明显背离了现实的见解打转转而莫衷一是,几乎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的进展,人们就有理由怀疑它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误入歧途了。不幸的是,有关“自由意志”与“决定论”能否兼容的问题正是如此:尽管参与者的阵营豪华到了令人惊诧的地步,西方主流学界从古希腊到现在始终没能摆脱这场历史悠久的理论噩梦,依然纠结于自由意志在决定论的氛围中是否真实存在的问题,一些论者甚至依据宏观世界受到必然规律支配的正确前提,得出了自由意志并不存在的荒谬结论。然而,一旦考虑到基于“意志自由”从事行为以求达成“现实自由”构成了人生在世的简单事实,这种哲理层面上的一筹莫展就充满了反讽意味了:倘若每个人每天都能从吃到了可口的饭菜、说出了想说的话、欣赏了自己喜欢的音乐的过程中获得现实的自由、享受自由的体验,西方学界为什么还要徒劳地怀疑世间万物的因果链条会不会否定主体的自由意志,却就是不愿直面生活本身,探究人们是怎样基于意志自由达成现实自由的呢?有鉴于此,本文试图从事实描述和语义分析相结合的元价值学视角出发,着重辨析“自由”“强制”“必然”三个概念的内在区别,指出西方学界在事实性之“是”与价值性“应当”的混淆错乱中,一方面把“自由”与“必然”直接对立起来、另一方面又把“必然”等同于“强制”的类似于关公战秦琼的逻辑谬误,从而揭示人们在现实中如何实现自由意志的内在机制。

  

   一、问题的缘起

  

   众所周知,古希腊哲学的斯多葛学派与伊壁鸠鲁学派在争论中引发这场理论噩梦的时候,已经设置了自由与必然二元对立的理论架构,专注于下面的问题:人们在必然命运的严格约束下,能不能做出随意任性的自由选择?[1](PP436-457、467-469)争论的双方尽管在具体观点上针锋相对,却都认定因果链条会对人的自由产生否定性的限制作用,只不过一方(“不兼容论”)认为它将根本取消人的自由,另一方(“兼容论”)认为它还能为人的自由留下一定的存在空间。这种始作俑者的效应是如此深远,以致后来西方学界有关这个问题长达两千余年的探讨,始终没能走出自由与必然直接对立的理论怪圈。     例如,奥古斯丁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越了古希腊的前辈们,不但把“自由”与“意志”直接关联起来,而且引入了“善恶是非”的价值内容,甚至认为不管有没有外部必然原因的推动,出自一个人“意志”亦即“自愿”的行为都会具有“自由”的特征。[2](PP239-264)然而,他同时还是流露出了把自由意志的“随意任性”理解成与因果必然正相对立的“随机偶然”倾向,认为它能够时而行善时而作恶,主张“如果一个人是善的,并且只有因为他愿意才能正当地从事行为,他就应当拥有自由意志……虽然他也能通过自由意志犯罪。”[3](P100)[①]     再如,斯宾诺莎曾指出:“凡是仅仅由于它自身本性的必然性而存在,其行为仅仅由它自身所决定的东西就是‘自由’的。反之,凡是其存在或行为按照某种明确固定的方式为外部事物所决定的东西就是‘必然’或‘受限制’的。”[4](P4)在此他一方面承认了“自由”的东西或行为包含着“它自身本性的必然性”,另一方面又把外界的“必然”等同于“受限制”,从而将其与“自由”对立起来,却没有进一步说明“自由”的东西或行为会不会也受到“它自身本性的必然性”的“限制”。于是,这种模棱两可的概念界定就导致他在承认人们认识“必然”就能达成“自由”的同时,又基于人的意愿受到因果链条决定的理由,断言“并不存在绝对或自由的意志”[4](P87),结果无从解答下面的难题:如果人们原本没有自由意志作为动机,他们怎么可能在认识必然的基础上从事自由的行为并获得现实的自由呢?由此引发的自由与必然的“二律背反”也吸引了康德和黑格尔等人的高度关注,虽然用了不少篇幅展开讨论,却照样是各执一端没有定论。     又如,在20世纪量子力学发现了微观粒子的活动具有“非决定论”的特征后,如同古希腊哲人热衷于探究原子运动的因果必然规律会不会妨碍人类灵魂的自由运动一样,当代西方学者也热衷于探究量子运动的随机偶然特征能不能允许人类大脑的自由意志问题了。但像此前一样,这些带有浓郁自然科学色彩的讨论非但没有把人们从漫长的理论噩梦中唤醒过来,反倒显得与人们基于意志自由实现行为自由的日常体验越来越不相干了,以致让人觉得如坠五里雾中。[5]     最后,这种理论困局也影响到了20世纪在社会领域十分强调“自由”的某些学者。像新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头号代表人物米塞斯就宣布:“在这个词的形而上意义上说,人的意志是不‘自由’的”,“我们无法断言人的选择和行为是‘自由’的”[6](PP56、117)。他的学生哈耶克一方面主张“自由”在于人际之间的“强制”被减少到“最小可能限度”的状态,另一方面又声称:“宣称意志是自由的观点就像否定意志是自由的观点一样,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整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假问题。”[7](PP3-5、85) 如果考虑到这两位学者在中文语境里常常又被称为“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s)”,这种态度就更有反讽的意味了:既然他们自己都不肯承认人的“意志”是“自由”的,我们有什么理由把他们叫做“自由意志主义者”呢?其实,哪怕把他们叫做“自由至上主义者”,也难以减弱这种反讽的意味:假如人的“意志”并不“自由”,人的“自由”又该如何“至上”呢?     上面的综述尽管挂一漏万,却足以表明西方学界在自由意志问题上陷入了怎样的泥潭:不管站在兼容论还是不兼容论的立场上,一旦置身于自由与必然的二元对立架构之中,无论多么睿智的哲人都会显得力不从心、束手无措,结果让自由意志的简单事实变成了一个千古之谜,连它到底是不是存在都成了大大的问号。

  

   二、“自由”与“不自由”的概念界定

  

细究起来,西方主流哲学在这方面误入歧途的主要原因,是它在语义分析和事实描述两个维度上都犯下了混淆概念的谬误,一方面把“自由”说成是与“必然”正相对立的,另一方面又把“强制”与“必然”混为一谈而与“自由”对立起来。所以,本文的拨乱反正也将从厘清这三个基本的概念入手。     正如奥古斯丁所说,“自由”其实是与“意志(will)”直接相关的,并且因此植根于人们“想要(will)”得到某种东西的“意欲”之中。人们在现实中从事的“自由行为”、享受的“自由体验”,可以说无一例外地都是以这种“自由意志”为动机的:就像吃到了可口的饭菜、说出了想说的话、欣赏了自己喜欢的音乐等日常经历所见证的那样,当一个人基于自己的心愿从事行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他就进入了“(现实)自由”的状态。就此而言,人们常说的“想要怎样就怎样,不想怎样就不怎样”的“随意任性”,以及顺从“心愿”、满足“意欲”的“从心所欲”,虽然往往受到论者们的诟病,被认为是“虚无的幻觉”“没法真正实现”,却的确抓住了意志自由的头号特征,在语义上可以成立。当然,这样一来,我们也就没有理由否认“人有‘自由意志’”的简单事实了,因为那样就等于否认了“人有‘想要’或‘意欲’”的简单事实。     进一步看,如果我们再像奥古斯丁那样把自由意志与善恶价值关联起来,并且接受了众多中外哲人在最广泛意义上给出的“可欲之谓善”“可厌之谓恶”的概念界定,那么可以说,自由意志的“随意任性”就在于“想要得到自己意欲的好东西,不想遭遇自己讨厌的坏东西”,自由行为的“从心所欲”就在于把自由意志付诸实施而得到了可欲之善、避免了可厌之恶,自由体验的“快乐愉悦”就在于享受了好东西、没遭遇坏东西的“心满意足”——事实上,中文的“满意”一词在语义上正是指“满足”了“意欲”。举例来说,倘若你上班的路上一帆风顺,没有经历堵车碰撞的烦心事就按时到达了单位,也就意味着你获得了从心所欲的现实自由,体验到心满意足的自由愉悦。就此而言,通过“意欲”的中介把自由意志与善恶价值挂起钩来,的确有助于我们从人生内容的视角深入揭示它的机制。     在从意志、行为、体验三个方面结合善恶内容界定了“自由”后,现在我们也就容易解释其对立面“不自由”了:作为“自由”本身的否定,“不自由”在于人们没法“随意任性”,亦即“想要怎样却不能怎样,不想怎样却不得不怎样”,结果要么没达成可欲的善,要么遭遇了讨厌的恶,就像上班路上遇到拥堵迟到了,心里很烦却不得不出差那样。换言之,如果说“自由”在于“从心所欲”地得到好东西、去除坏东西,“不自由”则可以说在于“违心背欲”地失去好东西、经历坏东西,最终让人们在“没法随意、不能任性”的不自由行为中,感受到因为“心不满意不足”而“痛苦难过”的不自由体验。在此要补充的是:这种“不自由”一方面要以趋善避恶的自由意志作为先决的条件(否则,假如人们原本没有自由意志,也就不会因为缺失好东西、遭遇坏东西的缘故觉得自己陷入不自由了),另一方面又作为对立面对于自由意志施加了否定,让它没法随意任性地从心所欲。     不过,一旦承认了上面的概念界定,奥古斯丁在把自由意志与善恶价值关联起来的同时又主张它既能行善、也会作恶的见解,就无从成立了。首先,从语义分析的角度看,自由意志只会具有“趋善避恶”的意向,因为任何人都仅仅“想要”得到自己“意欲”的“好”东西,“不想”遭遇自己“讨厌”的“坏”东西,不可能与这种人性的逻辑背道而驰。其次,从事实描述的角度看,任何人遭遇了自己讨厌的坏东西,都有碍于实现他的自由意志,不可能有助于实现他的自由意志。就此而言,奥古斯丁认为“自由意志能够自愿作恶”的观点,正如“圆形之方”的说辞一样,既不符合事实的本来面目,也陷入了语义上的自相矛盾。     至于奥古斯丁犯下这种错误的主要原因,是他把自己的规范性立场强加在元价值学的人性逻辑之上了。本来,虽然人人都是在“可欲之谓善”和“可厌之谓恶”的共通语义上运用这两个术语并且从事“趋善避恶”行为的,他们在规范性层面上往往又会对各种事物形成相互歧异的善恶评判和价值诉求,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这样,当我看到你按照你的规范性标准吃你喜欢的萝卜却不吃你讨厌的白菜(“趋善避恶”)时,就可能按照我自己喜欢白菜却讨厌萝卜的规范性标准,指责你是在“反常变态”地“趋恶避善”。[8]奥古斯丁正是这样站在基督宗教的规范性立场上,宣布那些按照自己的标准“趋善避恶”、却违反了上帝的标准的人们是在“通过自由意志犯罪”。但反讽的是,这种“牛不喝水强按头”的规范性扭曲不仅会在实践中产生“强加于人”的否定性效应(我随意任性地凭借我喜欢白菜却讨厌萝卜的价值标准,阻碍你随意任性地实现你喜欢萝卜却讨厌白菜的自由意志),而且也会在理论上取消自由意志的存在:如果一个人非要按照其他人的标准从事“趋善避恶”的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清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由   强制   必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9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李博阁 2017-05-09 08:11:26

  嗨!可悲的你没有一点长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自由是你最大的最高的范畴,既是唯一者,自由之外的一切都是你的反面。你只有在自身里发现自由与自然二律背反,你才能与狗杂种区分开。

李博阁 2017-05-06 20:50:11

  康德:“作为自由的因果性通过道德法则而确立,作为自然机械作业的因果性通过自然法则而确立,它们都是在同一个主体亦即人里面确立的,但如果不把人与前者相关设想为物自身,与后者相关设想为现象,在纯粹的意识中设想前者,在经验性的意识中设想后者,二者的结合就是不可能的。不这样做,理性与自身的矛盾就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我说,康德发现了自由与自然二律背反,克服二律背反的矛盾是二元论。就在这样的语境里你跟贴说,“二元论过时了”,这等于说“康德过时了”是不言而喻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6 08:55:31

  在意识中建立起来“外在的参照系标识”是一个非常简单容易的实践活动,这种实践活动的简单容易程度可以说是所有的脊椎类动物(实际上范围大很多很多)一生下来就有的天生本能。但在哲学上给出一个合理的理论性解释却并不简单,历时很久。
  
  这事先提一下,而不做进一步的论说。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5 23:39:26

  李博阁 2017-05-04 07:32:20
    正常的都会说绕不过去康德,你竟然会说,“康德过时了”。
  =============
  你把我从未说过的话强加在我头上,你不觉得你这种做法是诬陷、很无耻?你的“自由”支配你干这种无耻的事情,我说它狗屁不如、狗屁不值,说错了吗?难道要夸奖你的诬陷人的行为?
  
  对于康德哲学,我的看法是既有贡献、也有漏洞,实事求是而已,并没有刻意褒扬或贬低的意思。我说的那么直白你都看不懂,非要歪曲我的意思,如果你不承认自己的理解能力低下,那么请问:你歪曲我的意思究竟是何居心?

李博阁 2017-05-05 20:06:26

  蠢货,下次别再让我看到,否则看到一次我就骂你一次,狗杂种。

李博阁 2017-05-04 19:49:34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意志是杂多自然因果性的一种原因。因自由而有的因果性的可能性是为道德,因道德而有的因果性的可能性才是自由意志。自由意志的原因总是主体,主体是我,我是自由;而不是你蠢货的“与外界互动”的客体。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4 19:16:43

  李博阁啊,你把你自己的瞎编胡扯和康德不认可的论点强加给康德,说成是康德哲学的东西,你是很不要脸的无耻行为,这就是你自己。
  
  而从你的回复帖看,你的“自由”显然没有认识你自己,这证明了你的“自由”是狗屁不如的玩意。

李博阁 2017-05-04 07:32:20

  如果你还有一点理性和反思的能力,那你不妨回头看一看自己蠢到什么地步的跟贴。
  正常的都会说绕不过去康德,你竟然会说,“康德过时了”。以人为中心,球围绕着太阳转是过时了吗?你还说,“创造性的自由与被造物的自然二律背反是关公战秦琼”。人类推陈出新、破旧立新、改造自然世界和创造网络世界的行为与关公战秦琼有关系吗?
  人作为创造者只有通过自由不断地中断自然、改造和超越自然以及创造新的必然才能完成自身非必然、非被造的存在;因此自由人类的历史总是新的,而自然动物的历史则是轮回的。人类发展的动力是创造者的自由,不是被造物的自然。

李博阁 2017-05-03 21:50:59

  认识自己是自由,自发能动的自由,而不是必然和自然本能,你们方可晓得什么是自由意志。否则你们就会把他律当作自律,自然本能当作自由意志,恶当作善。
  当你把自己绑定在任何一个可知的事物、概念或范畴,将会发现它们都不是你自己,你总是有一种不可遏制的自发力量超越和否定它们,包括你的意志和你欲求的一切可知的东西,你也总是不满意和不断地改变,以及你自己创造自己,改造世界,正如托尔斯泰所说,“人放在必然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会出事”。你总是在可知的东西之外,你仿佛是个不可知的x,而这个不可知的不变的改变、超越、否定和创造的能力就是自由本能,也就是你自己,而不是蠢货的自然本能。

李博阁 2017-05-03 11:17:02

  自由本体道法自由因果,因果二律背反;自然现象道法自然因果,因果一律同一。
  自由乃自发、积极、超然和创造;自由结果则是被动、消极、必然和受造;自由结果总是自然现象的原因。
  本体里的伦理道德是因自由而为之;意志是由自由伦理道德和杂多自由概念所规定引发的或者是自由自发的因果而有可能的是为自由意志。有善有恶意之动。它们似水,是活水。
  现象里的伦理道德则是自然因果的;意志也就是自然概念的或者自然本能的,即便名义上是自由意志,也似水,但实际上都是死水。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2 21:26:24

  人的自由意志有高下等级之别,最明显的例子比如毛泽东与蒋介石,先是蒋占上风,毛被逼到了爬雪山过草地吃野菜啃树皮的境地,后来反反复复、曲曲折折最终实现了反转。说明人的自由意志与外在自然世界(人类社会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之间复杂的互动关系,而不是纯粹的内心世界的“创造”(比如李鸭子嘴胡扯的什么“自由创造被造物”)。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2 20:40:20

  李鸭子嘴,就以你为例,你能够把握在手、能够实现的自由(意志)是低级低档次的,是脑残级别的自由,你跟那些智慧学识比你高、财富或政治地位比你高的人没法比,他们所拥有的自由意志的等级比你高出不知多少倍。就是说,你所拥有的那个“自我”是脑残傻逼级别的,这个事实证明你那套“理论”是瞎几吧扯。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2 20:30:33

  人类生存、生活于自然之中,人的自由也必定受自然法则的支配和约束,也就是说,人的自由(意志)是在认识自然及其法则之后而获得、并不断充实、扩充起来的。而不是反过来人的自由(意志)凌驾于自然之上,由人的自由(意志)来决定、规定和约束自然。

李博阁 2017-05-02 20:28:33

  蠢货蠢到家是可能的,就像瞎子闹眼病一样,没治了。但我真没想到你又疯了。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换一个方式。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自由比人自己离人更近、更深刻。
  当自由诞生的时候,人才能诞生;
  如果自由不存在了,那么人也不存在。
  自由在我内部,但我则在我之外;
  假如没有我的话,那么也就没有自由。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2 19:32:28

  李博阁这个鸭子嘴既脑残、又不要脸!
  
  康德哲学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自由与自然的二律背反”,原因很简单,自然与自由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概念,两个不同层次的概念之间是不存在矛盾对立的,就如同秦琼与关公是两个不同朝代的人,永远不可能发生“关公战秦琼”这种事情。既然不存在矛盾对立的关系,又从何说起什么“二律背反”?康德是绝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的,犯这种错误的只能是脑残或傻逼。

李博阁 2017-05-02 11:02:08

  自由与自然的二律背反意味着自由哲学的知识与自然科学的知识不是一回事。即自然概念的实事求是就是自由概念的实事求不是,自由概念的可知就是自然概念的不可知。
  哲学的知识是关涉自由的主体、创造者作为人和自由因果本体及物自身整体的,即是至高无上的形而上学;而科学知识受自然因果必然性支配,只能涉及自然的客体和现象,也关涉人,但是被造的不完整的人。因此,康德是为人为哲学奠定了本真的基础,而不是你蠢货所歪曲的可知和不可知。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2 10:43:46

  我回帖里讲的是哲学ABC常识,你都听不懂,康德那段话的意思你同样听不懂,由于不懂,于是就胡扯。
  
  哲学里讲的“不可知”也就是不可言说或不可论述、不可论证的意思。这是哲学论述或论证的基本逻辑或规则,康德是个严肃严谨的学者,决不会违背规则对“不可知”的东西信口开河乱说一气。
  
  康德哲学只论述或论证可知的,可知的意思是指包括当下已知的、和在未来可以或可能被人类所知的东西。
  
  李博阁这个鸭子嘴自以为懂哲学,实际上丫根本不懂,哲学的ABC都没弄懂。

李博阁 2017-05-01 19:23:49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风马牛不相及。
  康德关于自由是人身上的上帝,上帝是人身上的自由,和关于自然因果和自由因果二律背反的学说是人身上和哲学史上哥白尼式的革命和最伟大的发现。一劳永逸,功德无量。人类普世价值和以人为本以及创造人类历史的动力与之相关。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30 23:53:33

  ...因此康德说,自由也是惟一我们先天知道其可能性、但却不可知的一个理念,因为它是我们知道的道德法则、自由意志和被造物的存在条件和根据。
  =============
  我没查到康德这段话的原文,姑且认为你诚实地引用了康德的话。
  
  若能够明白康德对于古典形而上学的看法,那么,这段话的意思就不难理解。依照古典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来看,世界上一切事物,包括人的自由意志、道德法则等在内,都是由“本原存在”派生出来,而哲学的任务就是追溯或探寻这种本原存在。
  
  康德对古典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是持批判态度的,康德把依据古典形而上学思维方式而形成的“自由本原”理念(即李博阁所谓“最高的自由”)划入不可知的范畴不作论述,而把它们留给教会、留给神学去解释(提出新的学说时,要顾及教会的权威和脸面,否则,书能否出版都是问题),康德哲学的任务是只论说可知的人的知性理性、自由意志、道德法则等是怎么回事。
  
  李博阁小盆友不知这些,有理解上的障碍。依照这鸭子嘴的说法,康德也是蠢货。呵呵~~~

李博阁 2017-04-30 21:32:45

  对不可知的无知无非就是对自由的否定,和对哲学的否定。
  假如你们知道自由和哲学,那么自由和哲学必叫你们对于不可知的东西知道。但是知道不可知的东西要求以自由为原则。因为对自由和哲学非自由的知道,不但不是哲学,而且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康德说,自由也是惟一我们先天知道其可能性、但却不可知的一个理念,因为它是我们知道的道德法则、自由意志和被造物的存在条件和根据。
  所以说,你们的自由在你们之外,对自由的无知,不是蠢货就是恶。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30 20:59:15

  对网友们说几句:“不可知”这个词语是只有内指、而无法实现外指的,考究其内指所指向的东西,这样的考究是有意义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30 20:38:38

  李博阁啊,都说哲学是关于智慧的学问。看看你丫脑残到这种地步,谁还相信你那套“理论”?你丫自己砸自己的锅!
  
  你那套玩意儿,应该叫做:六斤半的鸭子嘴理论。呵呵~~~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30 20:30:02

  李博阁 2017-04-30 18:00:30
    对不可知的无知,不是蠢货就是恶。
  =================
  典型的脑残逻辑!所谓不可知,就是指无法感知、也不可能感知的东西;反之,若是能知、可知,那就不叫、也不应再叫作不可知了。弄不懂这么简单的道理,当然是脑残。
  
  对于不可知的东西无知,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于那些可知、并已经被绝大多数人所知的东西,有些人仍然无知,不仅无知而且还胡说八道,比如李博阁,那才是蠢货。

李博阁 2017-04-30 18:00:30

  对不可知的无知,不是蠢货就是恶。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30 08:04:26

  这丫死死抱住康德的大腿不放,把康德拉的屎当香饽饽,却笑话别人“嚼过的馍”,且不论脸皮比城墙还厚,丫的脑残逻辑令人忍俊不禁!
  
  
  李博阁啊,康德若地下有知,看你这样“注”他、歪解他,非抽你一个大嘴巴不可!

李博阁 2017-04-29 18:55:40

  蠢货总是追逐别人嚼过的馍,就不会使用自己的自由和理性。
  只要创造者高于被造物的价值秩序不颠倒,自由不分你我,我注康德,康德注我。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9 00:09:49

  李博阁啊,你是越狡辩越暴露出鸭子嘴胡说八道的恶劣品行。你的“理论”距离康德哲学八万里远,根本不是一回事,先验哲学也根本不是你理解的那样。康德比你诚实多了,康德只论说人的知性理性,对上帝则不予置评,认为二者之间没关系,从来没说什么“可知与不可知二元背反”这种狗屁不通的混账话。你丫就瞎编胡扯吧!
  
  你的回复帖一再地显示了你自己的低智商和不要脸皮。

李博阁 2017-04-28 21:49:54

  蠢货,哲学你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数学你也是死笨死笨。既然你知道数学1=1,晓得必然=凯撒=被造物;那么x=x,自由=上帝=创造者,你就不懂了。如果你知道已知数之外是未知数,但是必然之外是自由,被造之外是创造,可知之外是不可知,你又不懂了。
  完整的真理、完整的人和完整的世界都是可知与不可知二元背反的存在。显然,一元可知论在逻辑上陷入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因此你们把已知数代入未知数x=1、x=2、x=3等数学现象应用到哲学本体上,即总是把被造物=创造者、自由结果=自由,山寨=原创,这就是你们劣币淘汰良币的一元市场和流氓逻辑的特产。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8 14:03:22

  即完整的真理、完整的人和完整的世界只能通过自由因果确立,而不能通过自然因果确立,...
  ==============
  丫又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这家伙忘记了前面自己说过的那个自由(也包括善和创造力)是不可知的,既然不可知,又何谈“完整的真理(知识)”?
  丫大概梦想等他所谓的“最高的自由”来再“创造”他一次、并赋予他智慧、得到“完整的真理”吧?李博阁啊,你丫傻等吧,等到死你丫也是脑残,这辈子你就这样了!
  
  
  关于康德,丫根本就没读过康德的论著论述,丫读的是对康德的介绍文章,而且对介绍文章的理解也是错误百出。康德的二元论,简要地说是“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李博阁弄不懂这是啥意思,这里不想多说,只说一点,康德哲学留下很多理论上的漏洞或错误,遭到后来者的批判。如今,哲学二元论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了,说哲学二元论已经破产了也不为过。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8 12:35:54

  其实,鸭子嘴的思维逻辑很简单,这丫弄不明白人的意志、人性之善和人的创造力的形成原因,于是就给它们找了个“妈”,这个“妈”生下了它们。而这个“妈”有三个名字,分别叫“不可知的自由”、“不可知的善”和“不可知的创造力”。
  
  这鸭子嘴把自己的“不可知”即无知看做是:不仅是自己的认知极限,也是所有的人即人类的认知的极限。然后,这鸭子嘴很得意地以为自己站在了人类理性的终极性的“制高点”上,正因为如此,所以,凡是涉及人类智慧的议题(任何一个他所知道的论坛上),这鸭子嘴都压抑不住展示自己的冲动,极力宣扬一番他那狗屁不通的“理论”。

李博阁 2017-04-28 06:24:23

  蠢货,你不懂得可知论无底线就是无伦理和道德无底线,也就是假的认识能力和丑恶的自由意志。
  可知论很容易越过自己能力的界限,迷失在无法达到的和不可知的对象之中,这是意识的原罪。康德的二元对一元独断论的批判就在于此;即完整的真理、完整的人和完整的世界只能通过自由因果确立,而不能通过自然因果确立,亦即先验哲学。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7 22:59:37

  李博阁啊,胡扯什么“不可知的自由”、“不可知的善”和“不可知的创造力”,你丫无知到了沙B的地步!让你笑破肚子!

李博阁 2017-04-27 07:42:25

  蠢货,没有不可知的自由、善和创造力能有可知的自由结果、善的结果和创造的结果吗?你因噎废食蠢到家了!
  一元概念思维的排他性,人里头没有人是显而易见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6 21:50:43

  我们谈论的是可知的自由意志,而你瞎扯的所谓“自由”和“创造者”你自己都承认是不可知的,既然是不可知的玩意儿,有或没有、要或不要这种不可知的玩意儿又有什么区别?就是说,你丫争来争去、绕来绕去、思来想去的最后结果,实质上是屁都没有,你说你傻冒儿不?
  
  你那所谓“哲学思考”的唯一收获是浪费了大好的生命时光,把自己弄成了低智商,练成了六斤半的鸭子嘴,这辈子你丫亏大了!

李博阁 2017-04-26 21:05:57

  总之,说一千道一万,你们没有自由因果的“自由意志”无非是自然动物的“自由意志”。

李博阁 2017-04-26 20:54:02

  自由只是从客体的方面看,是个不可知x;从主体方面看,自由是我,人之为人的我,我是创造者,创造者自己创造的东西才是绝对可知的东西,它者不可知,因为高可知低,不存在相反,而创造者至高无上。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人的认识行为也是创造的行为。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6 13:53:14

  对于我而言可知的和所知的是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也是你不可知的。就是说,你明明不知,却非要妄言我所知的东西是什么什么,这就是鸭子嘴瞎几八扯,愚昧至极。
  
  反过来我看你,就如同武林高手看一个花拳绣腿的菜鸟,你的破绽尽收眼底。丫连哲学的ABC都没整明白,就别没完没了出洋相啦!

李博阁 2017-04-26 11:20:19

  你可知的只能是自由的结果,善的结果,和创造的结果。
  你们总是把自由因与自由结果混淆。用现象的自然因果针对本体的自由因果。给瞎子点灯,白费蜡。
  你们首先要明白,哲学涉及的是自由因果的本体不是自然因果的科学。
  自由意志是结果,不是因,自由因与果是不可以割裂开的;因此自由意志与自由关联起来它才是人的和哲学上的,否则它就是必然性和强制性的东西。比如说,美国的律法和人的自律与朝鲜的律法和自律不是一回事。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6 09:46:49

  六斤半的鸭子嘴,由于你的智商太低太差,你不可知的范围很大很大,比如自然科学的理论与知识,比如社会科学的理论与知识,比如人的自由意志问题,都是你没能力弄懂的,从而都是你不可知的。就是说,你不可知的不等于别人也不可知。丫非要用自己的无知为依据去反驳别人,就极其可笑了。
  
  丫说“善与自由同在是不可知的真理,正如创造者不可知一样”,丫一犯再犯信口开河的恶习。丫不懂这样一个基本道理:既然是不可知的东西,也就是不可言说的;只有可知,才可言说。对于任何人来说,不可知是一个大黑箱,处在大黑箱(区域)里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未知数X,你分辨不清它们当中哪些可以称作真理、哪些是别的什么东西。明明分辨不清,却非要说“什么什么是不可知的真理”、什么“创造者不可知”,那就是鸭子嘴的瞎几八扯,全都是违背上述基本道理的。

李博阁 2017-04-26 08:10:47

  哲学的问题就是人的问题,小平同志的智慧在于,不可知就不论,一论势必产生悲剧乃至罪恶;因此依靠人自身的本能,摸着石头过河~。
  人是具有精神的自由本能和动物的自然本能,即趋善避恶和趋利避害两种不同的本能。亦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然是两个不同的实践检验不同的真理。
  善与自由同在是不可知的真理,正如创造者不可知一样。如果善和创造者可知那就不是善,不是创造者了。善是必然真理之外的自由真理,不可以与可知的必然真理混为一谈。
  所以,自由与必然只能二元论即因果背反的理解,而不能因果同一必然性的理解,除非你是没有精神的动物,即便是有意识的高级动物。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6 07:33:02

  同一个概念词语在不同的思维者的意识中所形成的“内指”可能存在着差异、甚至是很不同的东西,由此必然会造成理解上的差异、以及词语外指上的差异。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6 07:18:39

  我并非热衷于跟李博阁小盆友掐口水架,那实在很没意思。李博阁的论辩词折射出这样一个事实:他在运用概念词语的过程中,出现了多层次的(概念)词语“内指”障碍和“外指”障碍。比如,他所理解的善恶跟作者文章中的善恶概念不是同一层次的,李某的“善恶”概念是中学生(生活感知)经验基础上的那种善恶,如此一来,他就无法准确理解和认同作者所论的自由意志的含义、以及整篇文章究竟说了些什么。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5 22:16:59

  相信大家都已经看清楚李博阁是个欠缺基本知识底蕴、惯于不懂装懂、信口开河、瞎几八扯的人,不仅如此,这家伙还把自己那些低智商的假知识当真知识到处宣扬、贩卖,可笑至极!

李博阁 2017-04-25 20:37:50

  难怪你们总是把自然因果被造性与自由因果创造性混淆,原来你们是缺心眼(自由因果)。
  看来瞎子闹眼病是没治疗了,恶是所有自然因果一元论的通病。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5 14:06:20

  再以人们常说的“多元文化”为例,汉文化、基督教文化和穆斯林文化就分属于三个不同的“元”,三种文化各有其源,相互之间则不存在谁生成谁的问题;再比如,基督教和俄罗斯的东正教跟天主教之间是同“元”的。
  
  李博阁啊,有了前一个回复帖做铺垫,上面说的这些应该不难懂。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5 09:44:41

  丫问:...那么这是说被造物与创造者是处于同一元的吗?
  ==========
  当然是同一元的,仅是等级不同而已。
  
  这种提问说明丫压根儿就没弄懂“一元论”、“二元论”究竟是啥意思,一直都是不懂装懂、瞎几八扯的状态。
  
  考虑到你的智商实在太差,这样跟你说说吧,你爸你妈生了你,你和你爸你妈是处于同一元的;同样,你跟你儿子或女儿、以及你的子子孙孙们都是同一元的。不仅你如此,大家也都如此。反之,你若坚持你跟你爸你妈以及你的子孙们不是同一元的,你丫一定是神经病白瓷!
  
  若说到这个地步你还弄不懂,则基本上可以确定丫就是一白瓷。呵呵~~~
  
  哲学的ABC都没整明白,丫就敢跑来凑热闹谈哲学。你不是“七斤的鸭子六斤半的嘴”,又是什么?!

李博阁 2017-04-25 07:01:51

  如果光明是为善,既然黑暗和瞎子本身不是恶,那么把黑暗与光明混淆和一概而论就是恶。
  如果说被造物的存在是以创造者为前提,就像康德说:"道德律的存在是以自由为前提”一样,那么这是说被造物与创造者是处于同一元的吗?
  所以说,你的错觉和愚蠢的一元思维结构也是恶。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5 00:48:49

  这个“六斤半的鸭子嘴”到现在也没弄动二元论是啥意思,给他解释了也白搭,听不懂就是听不懂,继续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不停地抽自己大嘴巴!
  
  丫前面刚说完“自由意志要求善和恶的二元论,善和恶的二元论是自由意志的前提。”意思明明白白是说自由意志从一开始就把善与恶分得很清楚(逻辑明摆着:既然善与恶是二元或“二元论”的,那就是没法混淆的,想弄混了都绝不可能,否则就不是二元的。),然后一转眼又说“没有善恶区分的自由意志云云”,说明李博阁这个鸭子嘴跟本不懂二元论的含义。
  
  鸭子嘴意犹未尽,继续说“哪里有恶,哪里就应当有反抗恶的善,这个善是以恶的存在为前提”,得!丫又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既然“这个善是以恶的存在为前提”,这实际上是说善与恶是处于同一元的,即善恶一元论。道理很简单:若坚持善恶二元论,就决不可以说恶是善的前提,反过来说善是恶的前提同样也决不可以。
  
  简明扼要地说,李博阁就是一个狗屁不通的鸭子嘴,七斤的鸭子六斤半的嘴!

李博阁 2017-04-24 22:39:22

  自由进入必然世界,自由本能的区分,正如我与非我的区分一样。
  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有创造者。创造者先天利他即本善,不存在恶,无容置疑。
  哪里有恶,哪里就应当有反抗恶的善,这个善是以恶的存在为前提,并与本善关联,如果脱离自由本善,那么这个善将变成反对恶的恶,所以,没有善恶区分的“自由意志”永远是残暴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4 12:32:35

  李博阁啊,丫杜撰出来“惟有自由与善是同一”的善跟“自由意志要求的善”的善是两个不同的善,还说这是“耶酥和西方哲人们的智慧”,你真是名副其实的“六斤半的鸭子嘴”!
  
  李博阁,请你说说,“自由与善是同一”的善是个神马东西?它跟人们常说的“善恶不辨”的善(亦即自由意志所言说的善)有什么区别?
  
  还有,善与恶怎么就成了二元论的?是耶酥说的?还是哪个西方哲人告诉你的?

李博阁 2017-04-24 07:26:26

  瞎子闹眼病你又来了。
  本善属于自由世界的,是创造者,而不属于自然世界和被造物,即创造者作为本善不创造恶。当然自由与善是同一,而意志作为被造物乃至自然动物等它们无善无恶。
  恶是与你们的意识有关,即创造者与被造物的一元论,以及把“惟有自由与善是同一”的善与“自由意志要求善和恶的二元论”中的善,混为一谈;也就是与你们意识的原罪有关。克服原罪战胜恶只能精神觉醒信仰自由,通过自由改变你们的意识结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4 00:48:49

  李博阁啊,你是...七斤的鸭子六斤半的嘴。明白啥意思不?意思是说你全身的斤两总共才7斤,嘴就占了六斤半,为了支撑这张大嘴,只好把脸和脑都舍弃不要了。我特别佩服有人发明了这个说法,真是精彩绝伦!
  
  李博阁,从你的回帖看,你就没弄懂“二元论”的含义,没弄懂“二元论”什么意思,就敢拿来用,结果就是不懂装懂成了瞎扯蛋。
  
  这样跟你说,假如真的是你说的那样善与恶是二元论的,即善与恶是两个相互独立存在的“元”,那就不存在谁战胜谁的问题,而是...它们皆为世界的本原(亦即本元)存在,它们当然都是自然且合理的。
  
  你后面说“惟有自由与善是同一”,而依据你前面说的“自由意志要求善和恶的二元论”,就会得出“意志与恶是同一”,如此一来这笑话就闹大料!跟“六斤半的鸭子嘴”倒是很相配!呵呵~~~~

李博阁 2017-04-23 20:27:45

  自由意志要求善和恶的二元论,善和恶的二元论是自由意志的前提。
  自由意志本身不具有独立性,不能提供自由本善的绝对性,惟有自由与善是同一。
  不难看出,你们的自由意志的错误在于,一元论在克服恶、战胜恶的根源方面完全是无能无力的。这一点早已被基督耶稣和西方哲人们智慧地表达了,而你们只是理解不了和看不懂而已。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3 09:53:42

  嫦娥奔月是古人的空想,阿波罗登月才是自由意志的展现。二者之间差距悬殊,不可相提并论。
  
  楼下这位把自己简陋不堪的空想甚至不靠谱的胡思乱想说成是自由意志的最高形态,也许对他自己来说确实如此,非要强加于人、让别人也认同和接受,就是愚昧无知的笑话了。

李博阁 2017-04-22 20:19:24

  自以为是自由意志,反而低于动物的自然本能。
  人要表现意志,必须获得自由能动。你们的歪曲和错误在于,总是把自由因果与自由结果和自然因果混淆。
  真正的自由意志应该欲求自由因果,也应该总是不满意,而不应该欲求自由结果的幸福、满意和不劳而获。
  一切自由意志的行为,都是由自由与自然两种原因的结合而产生的。所以,你们不可以静态的理解自由意志包括概念。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1 18:14:11

  顺便指出一点:自然科学理论知识体系中所有的概念词语(或者说每一个概念词语)都是实核概念,这个意思是说:每一个概念(词语)都指认着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形式--逻辑法则”结构,从而自然科学知识体系中的每一个概念都是可以实证。所谓科学实证,直白地说就是对于处于自然世界各个层次上的、千姿百态的“现象形式--逻辑法则”结构构造进行“无限可重复”的再感知和验证。
  
  社会科学的概念词语中有“虚核概念”。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1 17:51:14

  西方贤哲在自由意志问题上遇到的第一个障碍,是把无法实现外指的自由幻想、想象这类纯粹主观性的东西,跟可以实现外指并外化为人的行为现象、从带有客观性和逻辑性的意欲和自由意志混在一起,都当成了人的自由意志来加以反思与考察,如此一来,得出自相矛盾的结论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地二个障碍我称之为“虚核概念”障碍,比如价值这个概念,萝卜白菜黄金玛瑙等物品有价值,但价值不是它们的自然属性,自然事物所具有的“现象形式--逻辑法则”结构中根本没有价值的踪影;价值存在于自然之物与人的需求或意欲的关联中,是促生及驱动人的行为现象的东西,即人的“行为现象--逻辑法则”结构中的组成部分。在不区分两类不同事实的情况下去考察价值概念及其“外指”,就会给人似真似幻、似乎可以“外指”但又无法确切“外指”的困惑。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21 10:39:03

  说几句。西方贤哲们在这个问题上不得要领,主要原因是在概念词语的“内指--外指”上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
  
  所谓概念词语的“内指”,是说一个概念词语首先是思想者对于已经存在于自己意识中的一些特定的(感知)经验进行逻辑组合或组构而形成的那个东西。所有的概念词语都必须有“内指”,这是使用概念词语进行思维的先决条件。至于每一个个体的人的(概念词语的)内指是否恰当或准确,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所谓“外指”则是对客观事实的指认。
  
  而所谓客观事实,又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自然现象形式的事实,另一类则是人类行为现象形式的事实。这两类现象形式又各有各的逻辑联结法则。当概念词语的“内指--外指”达成同一性------即概念词语内指的那个“(感知)经验-逻辑”组构跟客观事实所具有的“现象形式-逻辑”结构之间达成一致-----时,也就是实现了对于客观事实的精准认识。
  
  反之,概念内指的混乱、外指的模糊不清、甚至无法形成外指,都将造成认识上的错误和思想混乱。
  
  (待续)

李博阁 2017-04-19 22:37:30

  人的自由意志有两个不同的根源:自由因果的创造者根源和自然因果的被造物根源。
  所以,自由意志的基本问题不是关于选择目的的问题,而是关于自由意志来自哪里,是来自自由因果,还是来自自然因果。自由因与自由果不可以割裂开的,否则,出卖自由、人格国格分裂,和对人类普世价值的歪曲则是你们的“自由意志”。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19 22:00:52

  仔细读了一遍,非常棒!

李博阁 2017-04-18 22:03:49

  人的自由来自精神自由,而不是来自意志自由;即人是自由的,假如他不再需要选择。
  如果人是通过意志追求自由,追求信仰,那么这种人势必导向虚无,如果人是通过自由而追求信仰和意志,那么他就会趋向本真。
  因此康德说,自由意志惟有与作为创造能力的自由的关系中才成立。自由必须是自由意志的存在根据,并且是背反根据,即自由的结果总是自身的反面(意志和必然)。自由因果律(创造性)与自然因果律(被造性)二律背反是好事,而创造者与被造物混为一谈才是坏事。
  所以,与作者相反才是正确的。

刘清平 2017-04-18 21:33:11

  @ylyang16 这个有内外双重原因吧,但占主导地位的是主体的人生理念,生理上人都有吃东西的意欲,但不同的人由于种种原因喜欢吃的东西不同,谁得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有了自由。所以不能简单地说外界必然决定了主体的意欲和善恶价值

李博阁 2017-04-18 18:25:15

  作者理解的自由意志和趋善避恶缺乏绝对的东西,(当然是具体的绝对,即单一自由,而不是抽象的绝对,杂多必然)。这就使自由的自由意志和趋善避恶陷入强迫的必然之中,自由意志成为了“决定论”,趋善避恶变成了趋恶避善。因为抽象的对具体的绝对而言却是相对的东西。所以,同样的自由意志和民主选举,在美国是真理,而在伊朗就是谎言。因为后者的自由意志和民主选举是在必然形式下实现的,而前者的自由意志和民主选举总是与自由关联。
  总而言之,人是具有自由和必然双重背反性。趋善避恶倾向于自由,意志就有选择的余地,自由意志是谓善;反之,倾向于必然,意志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名义上趋善避恶,实际上趋恶避善,是谓恶的自由意志。
  所以,消除假恶丑的自由意志,只能与自由关联。

ylyang16 2017-04-18 17:36:28

  请教作者:如果主体的意欲、不同的善恶价值决定了自由,那么每个主体的意欲、不同的善恶价值本身是外部决定的还是偶然的呢?是否“外界必然”决定了主体的意欲、不同的善恶价值,从而进一步决定了自由呢?

刘清平 2017-04-17 22:29:07

  @天香豆混混草 谢谢肯定!

李博阁 2017-04-17 09:55:44

  作者所谓的“西方主流哲学之所以陷入了“自由意志”与“决定论”是否兼容的理论泥潭”,主要是作者自己把创造性自由与被造性自由(选择和意志)混淆。就是说,脱离自由(创造性)的“自由意志”就是“决定论”就像人脱离了精神就是动物一样,缺心眼。自然界万事万物仿佛就是死亡了的精神。因此康德说“自由是道德律法(或自由意志)的存在根据”。就是说,人的自由与人的动物和必然的直接对立就像创造者与被造物一样,不可调和是绝对的。而人的动物、必然等同于价值性“强制”和自由意志则是相对的,就像监狱与军营、罪犯与军人都是相对的一样。比如朝鲜军人的存在根据是必然与美国军人的存在根据是自由。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17 07:44:47

  略扫了一眼,尚未细读,感觉作者的方向是对的。

刘清平 2017-04-16 23:02:03

  谢谢评论,但哈耶克要除外的规则和法律在什么意义上不是“强制”呢?他一会说自由就是不存在强制,一会儿又承认最小的强制是必要的,甚至说应当的义务会毁灭自由,难道就没有自相矛盾的地方吗?他强调的人际冲突不就是我所说的诸善冲突的一种表现形式吗?

雪人不化 2017-04-16 20:20:57

  自由就是免于被强制(规则与法律除外),独立于他人的意志专断,指涉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破坏自由的行为就是使用不正当规则去干涉他人的行为。作者所谓自己的“诸善冲突”与他人的干涉有关系吗?

雪人不化 2017-04-16 20:13:02

  哈耶克定义的自由:规则和法律下的自由,即规则和法律禁止除外,一个人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这篇文章所讨论的自由与哈耶克所定义的自由是一回事吗?作者最好先论证自由就是规则与法律下的自由是个不成立的命题。感觉作者有病!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