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微:跟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98 次 更新时间:2006-07-20 10:02:56

进入专题: 百姓记事  

魏微  

  

  我住在市郊的一所大学里,一个冬天的傍晚,天黑得早,我外出散步。

  我走在校园的一条林荫道上,行人不是很多。林荫道的一侧有一条岔道,两旁是阴森、黑沉沉的松柏;经过这条岔道,可以到达一个园林式的所在,有河畔,游廊,六角亭,拱形桥……白天的时候,常有人来这里晒太阳。老人们垂钓,妇女们坐在露天长椅上织毛衣,小孩子蹒跚学步。间或,也会看见三两个学生,手卷着书走在草坪边;也有躺在草坪上的,拿书页盖住了脸的。

  总之,这是一个太平世界。在我视线所及之处,人们安居乐业。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着,有人把眼睛睁到阳光里去,打着哈欠。一切都是和平的,缓慢的,有点无边无际的感觉。

  这一天晚上,我拐上了这条岔道。岔道很短,经过一片小松树林,我想沿着河畔走走。我把手抄在衣袋里,也并没有回头,完全凭借女人的直觉,我知道,有人在跟踪我。

  我停住了脚步,装做很不介意的样子,又踅回那条宽敞的、有灯光的林荫道上去了。那个人也跟了过来。起先,他推着自行车,我看见的;他大约是路过这里,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这岔道口看见了一个年轻女人,完全是无意识地,他把车改变了方向。

  后来,他看见我又折回来,走到了光影底下。他也跟过来了。我们在光影底下走着,隔着五步左右的距离。有时候,我甚至会看见他的影子,在我身体的左前方,一小团一小团的,慢慢地移动着。

  就这样走了一些辰光,我也没有加快步伐;因为不怕他,虽然有些厌烦;我预备以镇静吓走他;尚且,这种情境下的跟踪是不会有结果的。不过是他把我送回家了,他也就走了;或者呢,他会和我搭讪一些话。

  他果真上来搭话了。和我并排走着;这下子,我觉得自己有义务看他一眼,我看见一个中年人的脸,老实巴交的样子。他中等身材,胳膊底下夹着黑色的公文包。他的脸平坦、端正,年轻时大约有过姣好的容颜。是那种好人家的子弟,积极,上进,给人无端的信任感。

  后来呢,大约是败落了,这从他的衣着上就能够看出来。他穿着一件暗色的羽绒衣,普通的式样,走在人群里很快就被淹没了。想来,他和大部分的中年男子一样,取妻荫子,上班,忙碌……平平庸庸地过了二十年。每个月如数把工资交到老婆手里,必须算计着过日子。儿女也大了。一切全完了,还没有来得及开始,也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总之,是老了,也没有希望了。他那多肉的、疲沓的脸上有黯败的笑容。是老实人的笑,坏也坏不到哪儿去,狡黥也是狡黥的。也许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也许他常常这样跟踪一个女人,也有得手的,也有未得手的……回家以后还是一个好人。

  他开始说话了,很温和的声音,也带有点挑衅。他说,一个人走不害怕么?

  因为没有得到回答,他轻声地笑了。紧跟几步又说道,你是学生?

  我没有答话,仍把手抄在衣袋里,不动声色地走着。心里有一点点紧张,可是并不害怕。因为快要到家了,因为这么一个老实人……当他的脸呈现在灯光下的那一瞬,我就知道自己是没有危险的。这个人,他处在太平的世界里,可是无聊,局促,有种不自知的悲哀。他的眼神很拘谨,他的笑容低三下四……很明显,他不谙于此道。常常做着,可是常常地不像。

  因为讨了个没趣,他后来走了,我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我后来常常想起这个男人,想起他在白天的时候,很可能就是躺在草坪上晒太阳的人。某个星期天的下午,他领着一家老小,很端良的样子,他把眼睛吃力地眯缝进阳光里去。他躺下来,手搭凉篷,沉沉的、暗金的太阳落在他的手背上,眼睛上。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进入专题: 百姓记事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8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