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军:恐怖主义该如何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6 次 更新时间:2017-03-28 21:17:21

进入专题: 恐怖主义  

李少军  
用1美元的成本,微生物学家就可以制造出足以对1平方公里的人畜造成伤害的生物物质。因此,生物武器被认为是一种“穷人的武器”。有一种估计认为,如果用飞机把100公斤炭疽菌培养液撒在华盛顿的上空,就会造成100万人死亡。

   核恐怖主义是与生物恐怖主义具有同等毁灭性的威胁。人们发现,冷战结束以来,核武器和核裂变物质的走私和扩散的危险性大大增加了。这使人们有理由把对常规武器的担心升级为对核武器的恐惧。人们担心,一旦恐怖分子获得了核武器或是核材料,人类就将进入所谓的“超级恐怖活动时代”。在俄罗斯和欧洲的一些国家,已发现了一些核材料走私案件,这些现实印证了人们对核扩散危险的担心。“9•11”事件发生后有报道说,拉登曾公开号召穆斯林用核武器进行圣战。

   对于这种新恐怖主义威胁,在“9•11”事件之前人们是存在不同的评估和看法的。有一些研究机构,特别是美国的研究机构(例如兰德公司研究恐怖主义的专门机构),对于这种有别于传统的新恐怖主义是极其重视的,高度评估了其危险性,认为美国在不远的将来很可能受到使用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恐怖分子的进攻,因此主张做好充分的准备。但也有不少学者认为,对所谓的“新恐怖主义”,不应夸大其辞,做过高的评估。例如,就生物恐怖主义而言,付诸实施就远非易事,一是生物武器的制造技术极其复杂,能掌握这种技术的人很少;二是制造生物武器,制造者本身所冒的风险甚至更大,在前苏联时期,就发生过这样的严重事故;三是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生物恐怖主义威胁,基本上都是恶作剧。

   “9•11”事件之后,面对以炭疽邮件为形式的恐怖袭击浪潮,人们清楚地感到必须重新评估这种新的危险。事实表明,生物恐怖主义已成为一种现实的威胁。这种威胁通过邮件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扩散到世界各地,可以到达任何重要的政府部门,并且可能以看不见的方式对任何人造成生命危害。要反对这种恐怖主义,人们必须开展新形式的斗争,必须有新的手段与新的观念。

   网络恐怖主义”成为国际恐怖主义新形式

   3,恐怖主义组织正日益形成一个全球的网络,这种网络没有权力的中心,而只有不同的节点。与这样的“网络恐怖主义”进行斗争,对各国将是更大的挑战。

   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与传播,国际恐怖主义也出现了新的形式。如果说以往的恐怖主义组织形式是分层和等级的结构,那么新形式的恐怖主义组织则是一种网络结构。在这种网络结构中,不再存在居于中心的“伟人”领导,取而代之的是松散和分权式的组织体系。由于现代的信息传播不受国界限制,联系的渠道都是跨国的和全球的网络,因此非国家行为体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正是借助于这样的条件,恐怖主义的跨国网络也得到了大发展。

   与传统的等级结构的恐怖主义相比,网络恐怖主义可能是更难对付的一种暴力模式。有学者认为,哥伦比亚的跨国毒品卡特尔之所以难以打败,阿尔及利亚原教旨主义中极端的宗教复兴运动在政府的持续镇压下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主要原因就在于它们有一种网络式的结构。对一个复杂的网络来说,任何一个环节被破坏都不会影响其他环节的运转。

   对于“9•11”特大恐怖袭击事件,美国一方面认定本•拉登是幕后的主要策划和组织者,同时也清楚地知道它的敌人并不是一个单一的集团,而是一个可能散布在几十个国家、由数千人组成的恐怖主义网络。早在1999年,兰德公司出版的一本研究报告就指出:尽管本•拉登资助在阿富汗的宗教极端分子,并且指挥一些行动,但他显然不能也没有控制一切,他只是在协调和支持若干分散的行动。他代表这一网络中的一个节点。采取任何行动压制他都不可能压制整个网络。没有拉登的介入、领导和资助,这个网络也能采取许多行动。杀死或抓住拉登,这个网络会受影响,但它仍然会继续运转。

   恐怖主义的网络化,使得反恐怖斗争也发生了变化。网络战争(netwar)就是新形势下的一种冲突形式。1998年美国驻东非的两个大使馆被炸后,美国进行了导弹报复。这个事件被认为是这类战争的开始,即在一个主要大国和恐怖网络之间发生了“战争”。事实上,美国以导弹来对付网络敌人是不能奏效的。对付网络恐怖主义,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反恐怖的网络。而要建立全球完整的反对恐怖主义的网络,就必须建立广泛的反对恐怖主义的国际共识与合作。

   战胜恐怖主义必须清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

   在当代,要战胜恐怖主义,就必须清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事实上,只要存在可能激发恐怖主义的国际冲突和国内冲突,就可能出现恐怖主义。只要相关的国家成为冲突的一方,就可能面对着恐怖主义的威胁。任何国家不管防范手段多么严密,都不可能完全杜绝恐怖主义。只要成为恐怖主义的反对目标,就难免会遭受恐怖主义的攻击。

   要清除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建立切实有效的防范机制固然重要,但建立公正平等的国际秩序则更重要。实际上,只有实现了国家间、民族间、社会间的持久和平,实现了南方国家与北方国家共同的经济发展,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消除恐怖主义对国际安全的威胁。

   本文节选于《国际政治学概论》

  

  

    进入专题: 恐怖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77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