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定学:五二八编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2 次 更新时间:2017-03-20 16:19:43

进入专题: 王秉亭  

陈定学  

  

   作者按:王秉亭先生是河南日报的一位老编辑,从事读者来信工作多年,他视读者如亲人,满腔热情地为读者排忧解难,多次拿出自己的工资帮助有困难的人。读者非常感激这位好编辑,由于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都亲切地称他“五二八编辑”(即528号编辑)。虽然读者来信是一个繁琐而又平凡的工作,但王编辑却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迹!

  

   2017年3月13日,王编辑因脑出血不幸去世,享年86岁。得知噩耗,很多人都为失去这样一位好编辑而悲痛万分!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我有幸结识这位好编辑,在我困难的时候,他给予了许多帮助,他是我的恩师!1985年,我把王编辑的事迹写成《五二八编辑》一文在《人才天地》杂志发表,《中国报刊报》、《报刊文摘》等多家报刊都进行了转载,后来还被画家改编成连环画在《连环画报》发表。现转发此文,沉痛悼念这位好编辑!

  

王秉亭(1931年3月— 2017年3月)

  

   我是528编辑

  

   我站在邮筒旁,心情沉重地投下第五十六封上访信。

   十四年前,我还是一个十八岁的中学生,由于曾给党中央写过一封反映农村真实情况、批评“五八年大跃进”的信,被打成“小彭德怀”、“小反革命”,被开除学籍和团籍,送农村监督劳动改造,十四年来,受尽折磨。在逆境中,我发愤自学,研究血管病,成为一名医生,写出了大量论文与笔记,为许多人解除了病痛之苦。但是,我这个被打入另册的人,却饱尝歧视之苦,直到1978年医务人员职称晋升时,我还被粗暴地剥夺了参加考试的资格!一年之中我曾多次申诉,但这些申诉经过层层批转,结果都不了了之。冬去春来,夏尽秋至,我写的申诉材料摞起来,恐有一米高了,但问题仍得不到解决。

   然而,就在第五十六次,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十天之后,我就收到《河南日报》“读者来信组”一位编辑的来信。信中通知我,我的申诉已以“当年的‘小彭德怀’至今仍未平反”为题编发了“内参”,呈有关领导阅示;为了促进我的问题尽快得到解决,这位编辑还分别给有关单位写信催办。这封信,完全不同于那种一派官腔、不负责任的“批转卡片”,它像火一样暖人心肠!信后的署名是:“读者来信组政字528号”。读了这封信,我禁不住流下了泪水!不久《中国青年报》也对我的平反问题编发了“内参”,并把“内参”转给了河南省委,我的问题终于得到了重视,省委领导亲自批示,责令尽快解决。1979年10月,我持续了14年之久的冤案终于平反了!我得到了解决,我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在这个难忘的时刻,我给“528号编辑”写了一封感谢信,并询问他的真实姓名。他及时回了信,首先祝贺我得到平反,对于我的感谢,他说:“应感谢党的‘三中全会’路线,感谢组织的关怀,至于我个人,只不过做了一点应该做的事,不必感谢。”关于名字,他回答说:“我是你的知心朋友,我是一个普通的编辑!”信后的署名仍然是:“政字528号”。

  

   他是我最敬爱的老师!

  

   时隔半年之后,“528号”编辑又给我写来一封长信,这令我非常意外!在信中,他十分关心我的生活与学习,鼓励我把平反激发出来的力量投入到工作之中,发愤自学,为国成才!随信他还寄来了许多青年自学成才的材料,鼓励我向他们学习,走自学成才的道路。读了这封信,我心情无比激动,决心发愤自学。

   为了坚定我走自学成才道路的信心,他又花费了许多个夜晚,为我摘录了古今中外许多自学成才者的事迹以及他们的自学经验。当我看到他一笔笔写成的材料时,我被深深地感动了,这需要花费他多少心血啊!1982年6月,他因病住院作手术,在病床上他听说《彭德怀自述》一书出版了,就让他的爱人李爱莲老师买了一本给我寄来。他在信中说:“你是‘小彭德怀’,看看这本书一定大有所感。就让这本书永远存在你的身边,作为鼓舞你发愤自学的动力,争取早日成才,为‘四化’多做贡献!”

   每当我在自学上有一点进步的时候,他就来信鼓励我,为了鼓励、指导我自学,他常常给我写信,有时一天之内就会收到他两封信。许多同志见他这样关心我,就好奇地问:“他是你的什么人?这样关心你!”我回答说:“他是我最敬爱的老师!”

   在这位老师的鼓励、指导下,我进步较快。我摸索出了一套治疗脉管炎的新方法,为不少病人解除了痛苦,还写出了几万字的论文。1980年,河南省医务人员职称晋升考试时,我以满分的好成绩,被破格晋升为中医师。这其中也包含着“528编辑”的许多心血啊!

  

   我要为青年自学鸣锣开道!

  

   我把考试成绩和破格晋升的消息向“528编辑”作了汇报,他立即来信向我表示祝贺,并积极向报社领导建议公开报道。1982年4月5日,《河南日报》发表了题为“青春的答卷——记在逆境中刻苦自学的青年陈定学”的长篇通讯,不少报刊都进行了转载,河南电视台还播放了录象新闻。文章发表后,全国各地读者寄来了数千封信函,他们热情洋溢地说,从我身上看到了自学成才的希望。

   前一段时间,个别人看不起自学者,散布闲言碎语,使我的工作和学习遇到不少阻力,我比较苦闷。我向“528编辑“汇报了我的思想后,他很快给我回了信,还寄来了《把阴影留在背后》、《主人翁的信念》等剪报,鼓励我向安振东、魏永贤学习。他在《人民日报》评论员”要真诚地关心、爱护、信任知识分子”一文的剪报下面写道:“定学,心里话成堆,就是没有时间把它写出来。只好寄去这篇剪报和评论员文章,作为我要说的话的一部分,望你认真体会。”为了切实解决我自学与工作中的困难,他又亲笔写了“假如我是陈定学”一文,向省地领导反映。省地领导看了材料后很重视,专门派调查组对我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并积极着手解决。

   他每天都要处理大量读者来信,工作担子很重,常常从早忙到深夜。但是,他从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自学青年,有的同志对他这样做很不理解,说:“你是一个报纸编辑,又不是教师,何必在青年自学上花费这么多精力呢?”他回答说:“我们要振兴中华,就必须造就千千万万有用之才,而自学也是造就人才的一条重要途径,所以我要竭尽全力,为自学青年鸣锣开道!”

   他不仅对我是这样,而且对许许多多自学青年都是这样关心。永城县女青年魏玉琴、内乡县工商局宋玉平、朝川矿务局青年中医田积有……,他们在困难中都得到过他的帮助。在我们河南,他曾经帮助过大量自学青年,许多自学青年在他的关怀下成长起来。

   几年过去了,“528编辑”给我的信装了满满一抽屉,每当我看到这些信的时候,我就非常渴望见一见这位好编辑。1984年4月,我到郑州参加河南省第二届青年自学经验交流会,一下火车,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到《河南日报》社,我终于见到了日夜想念的“528编辑”!他将近50岁了,低低的个子,穿一身褪了色的中山装,脚上穿着一双洗得发白的解放鞋,朴实得像一个老农民。我站在他的面前,,恭恭敬敬地给他鞠了一个躬,流着眼泪喊了一声:“老师,谢谢您!”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憨厚地笑着,笑着……

   这一次,我总算从其他编辑的口中知道了“528编辑”的真实姓名——王秉亭。

   2017年3月18日重修于郑州

  

    进入专题: 王秉亭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65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