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宁:网络人权的理论和制度

——国际经验及对我国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9 次 更新时间:2017-03-16 20:58:29

进入专题: 网络人权  

郑宁  

   摘要:  网络人权是线下的传统人权在网络空间的延伸,是一系列人权的集合。国际主流观点认为网络人权应当受到一定限制,但国际社会在限制网络人权时严格遵循三段论原则,有效运用合作规制,在进行网络人权立法时开展人权影响评估。本文建议我国借鉴国际有益经验,对网络人权的限制坚持依法行政原则和比例原则,在互联网监管方面实现四个转变,即:从单中心监管到多主体治理的转变,从刚性监管到刚柔并济的转变,从集中整治模式到常态化监管的转变,从重实体、轻程序到树立程序正当理念的转变,并从立法和监管方面提出了具体建议。

   关键词:  网络人权 三段论原则 合作规制 人权影响评估

  

   在这个互联网技术和应用飞速更新的时代,网络和人权的关系更加紧密。网络具有开放性、全球性、交互性、虚拟性,一方面大大拓展了人们的政治、经济、文化等人权行使的空间,另一方面,其具有的信息海量、把关人缺失、传播迅速的特性又为违法不良信息的传播开启了方便之门,容易给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和个人权利造成威胁。因此,如何保障和依法限制网络人权成为一个全球关注的热点课题。我国学界对于网络人权的研究较少,而国际社会对于网络人权的理论阐释以及制度建构都已有不少成果。本文从国际视野研究了网络人权的概念、研究现状和性质,网络人权的理论基础,网络人权保护和限制的制度建构实践,并从中总结出我国可以借鉴的经验,以期对提升我国互联网治理水平、增进网络人权的国际对话提供有益参考。

  

一、网络人权概述

  

   (一)网络人权在国际组织的提出和发展

   在国际上,网络人权一般被称为Human Rights on Internet,是线下的传统人权在网络空间的衍生。2003年在日内瓦举办的信息社会高峰会议(World Summit o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简称WSIS)报告认为,在充分尊重《世界人权宣言》的基础上要保障人们在互联网上获得信息的权利。[1] 2011年5月,联合国特别报告员Frank La Rue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作了“表达自由和互联网”的报告。此后,国际人权会议多次从人权角度审视和讨论互联网治理问题,比如2011年内罗毕召开的第六届互联网治理论坛(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简称IGF)强调,接近互联网以及免费使用互联网的机会是一项基本人权。2011年9月,欧洲委员会47个国家发布“网络治理指导原则宣言”(Declaration on Guiding Principle on Internet Governance),认为互联网治理应当依据国际人权法,保障基本人权,确保其普遍性、不可分割、互相依赖、互相联系。[2]2012年6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促进、保护和享有网络人权的决议》(Resolution on the Promotion, Protection and Enjoyment of Human Rights on the Internet),申明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以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九条,人们在互联网下所享有的权利在互联网上同样应该得到保护,尤其是言论自由,这项权利不论国界,可以通过自主选择的任何媒介行使;确认互联网作为加速各种形式的发展进程的驱动力所具有的全球性和开放性;吁请所有国家促进和便利上网,为在所有国家发展媒体及信息和通讯设施开展国际合作;鼓励特别程序适当时在其现有任务内考虑到这些问题;决定根据理事会工作方案,继续审议在互联网上和其他技术领域增进、保护和享有人权,包括言论自由权的问题,以及如何使互联网成为一项重要发展工具及行使人权的重要工具的问题。[3]2012年联合国在阿塞拜疆举办的互联网治理论坛的报告以及2014年联合国在伊斯坦布尔召开的IGF的会议报告中,都强调“互联网对基本人权的保护”,即通过互联网作为一种手段来更好的保障人权,以及更加充分的保障人们在互联网中所享有的人权。2016年7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十二届会议通过《在互联网上促进、保护和享有人权》(Promotion, Protection and Enjoyment of Human Rights on the Internet)的决议,吁请所有国家根据本国关于保证在网上保护表达自由、结社自由、隐私权和其他人权的国际人权义务,解决对于互联网的安全关切,包括通过国内民主和透明的机构,以法治为基础,采取确保互联网自由和安全的方法,使之能够继续充当带动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有生力量。[4]

   从网络人权在国际组织的发展演变来看,网络人权的内涵逐步从笼统到具体,从强调其为一项基本人权到强调政府的保障义务,并且强调互联网上的人权保护与民主和法治的关联。

   (二)网络人权的国际研究现状

   纵观国外文献,对网络人权的研究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1990-2000年,网络人权研究的兴起阶段

   随着1992年布什政府宣布进行美国信息高速公路建设计划,美国的互联网开始快速发展,与此同时,互联网所带来的各种问题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担忧,探讨网络人权的论著开始相继出版。David R. Johnson 和David G. Post的《法律和边界:互联网空间法律的兴起》中指出信息自由流动是一种受到保护的人权[5]。Thomas Cochrane在《网络空间的国家法律:成为压制互联网人权报告的动因》中探讨了政府压制网络关于酷刑报道对于表达自由和信息自由的侵犯。[6]Lessig Lawrence出版了《网络空间法则》一书,讨论了互联网对于版权、言论自由和隐私权的挑战及规制的问题。[7]S. Hick, E. F. Halpin以及E. Hoskins合作出版了《人权和互联网》一书,收录多篇文章,首次较为全面地对人权与互联网在欧洲、亚洲、南美洲、非洲的发展情况,互联网与儿童权利、受教育权、隐私权、表达自由等关系进行了介绍和探讨。[8]此阶段网络人权研究的特点是:对于网络人权的内涵和外延作了一些初步的描述性界定,也开始研究如何平衡网络上不同权利的关系,但总体研究还不够系统深入。

   2.2001-2009年,网络人权研究的发展阶段

   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及其带来的挑战的增多,学界的研究范围逐渐拓展,开始关注对互联网的限制,互联网与民主、治理、外交的关系,如何保护网络人权等问题。研究视角也更加多元,包括法学、政治学、社会学等。Stuart Biegel在《超越我们的控制:面对网络空间的法律制度的不足》一书中指出了网络空间面临的四大问题:网络恐怖主义、版权、消费者网络欺诈、在线憎恨性言论,并提出规制方案。[9]Selian, A.N.在《信息通信技术在人权、民主和善治中发挥的作用》一文中分析了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在人权保护中的作用,强调个人、非政府组织、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应该利用ICT技术发展人权外交,积极互动交流。[10] Balkin J.认为数字时代的言论自由将改变民主文化。[11] Michael L. Best在《互联网能否成为一种人权?》一文中指出,互联网可以成为一种人权,因为其大大拓展了表达自由。[12] Beutz Land在《保护在线权利》中指出,通过灵活协调机制来加强人权与获得知识行动之间的联系。[13]Joanna Kulesza在《全球信息社会中的表达自由:互联网人权宣言的问题》中探讨了IGF的产生和发展,以及ICCAN被美国控制的问题。[14]

   3.2010年至今,网络人权研究的多元化阶段

   随着全球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研究转向为移动互联网的人权、人权与规制的平衡、网络中立等。Aleksey Ponomarev在《平衡互联网规制与人权》论文中探讨了对互联网规制应当采用法律和技术规制手段,考虑有效性、成本、人权因素。[15] Richard Fontaine 和Will Rogers在《互联网自由:虚拟时代的外交政策规则》中指出,网络人权包括隐私权、表达自由、获得信息和知识的权利,但更关注表达自由。互联网治理应通过多方利益主体的参与和对话,包括:公民社会组织、政府、私人企业、国际组织、个人。[16]Luca Belli Matthijs van Bergen讨论了网络中立对于人权的推动作用。[17]Joy Liddicoat和Avri Doria讨论了人权和互联网协议在基本原则上的相似性,如:责任、平等、非歧视、参与、责任、自由等。[18] Belli L探讨了通过网络中立来保护终端用户(end-users) 的人权。[19]Ian Brown和Christopher T. Marsden探讨了互联网治理需要加强公共产品的竞争性供给,包括:创新、公共安全和基本民主权利。[20]Alec Ross回顾了互联网自由的发展历史,并指出其未来发展路向。[21]

   综观国际网络人权研究成果,呈现两个特点:

   第一,研究成果较为丰富,既有学术著作、论文,还有大量的研究报告、会议报告。

   第二,视角较为多元。既有从法律角度的研究相关权利如何保障、互联网如何规制的问题,也有从国际政治、外交等层面的研究,研究互联网对于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民主的促进、互联网政策制定以及反恐、人道主义等问题。

   (三)网络人权的性质

   网络人权究竟是一项独立的权利还是一系列权利的集合,主要存在两种观点:

   少数学者认为,由于《世界人权宣言》制定的时候互联网并不存在,如今随着互联网对于人权的作用日益明显,从互联网中获得信息的权利能够作为一种独立的人权存在并且受到保护,应当独立成为互联网权(Internet Human Rights)。[22]

多数学者认为网络人权并非独立权利,而是是若干传统权利的集合, 但关于究竟包含了哪些权利存在着不同的理解。Aleksey Ponomarev认为网络人权包括表达自由、隐私权、文化多样性、受教育权、获取知识的权利(The Right to Access to Knowledge)等多种传统人权。[23]2007年在意大利召开的“网络权利对话论坛”上首次提出“网络权利”(Internet Rights)这一概念,提出网络权利包括:网络中立(Network Neutrality)、协调性(Interoperability)、互联网代码的全球可达性( Global Reachability of all Internet Codes)、使用公开模板和标准( the Use of Open Formats and Standards)、公众获取知识(Public Access to Knowledge)、信息的自由流动(Freedom of Flow of Information)、创新和遵循面向市场的原则的权利( the Right to Innovation and Compliance with the Market-orientated Principles),比如公平和竞争性在线市场(Right to Fair and Competitive Online Market )以及消费者权利(Consumer Rights)。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发表演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网络人权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59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zbwt9y 2017-03-16 21:01:54

  意识形态斗争以朝鲜为师,可悲。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