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平型关大捷是怎样记录下来的?

——一场历史剧的来龙去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55 次 更新时间:2016-12-22 10:33:10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抗日战争   平型关战斗  

姜克实  

  

   【按: 笔者曾在2015年在网上表过一篇文章(《一场尴尬的历史剧——代表“平型关大捷”的一张历史照片》(《爱思想网》10月18日),对平型关大捷展示的机枪组照片进行过考查,得出此照片来自于台儿庄战场的结论。这实际是一个错误的推理。在此反省错误所在同时,综合各种研究成果,将事实真相再次梳理如下】

  

   一、两张照片

  

   关于平型关大捷,有两张出现在所有抗战纪念馆里的著名照片。一是《115师的指挥所》,映出指挥战斗中的师长林彪(左一),副师长聂荣臻(中间举望眼镜者),二是《机枪组的三名战士》,在高崖顶阵地射击来犯的“日本兵”。有关照片的由来与真伪,至今有过不少论争。笔者也于2015年10月表过一篇文章,推测机枪组的照片拍摄于台儿庄(1938年4月)。起因是笔者在研究台儿庄作战时,从世界著名的荷兰电影导演尤里斯.伊文思(1898~1989)的纪录片《四万万人民》(1939年发行)中发现了平型关大捷的机枪组的镜头。由于地形显然不会是平型关的乔沟,于是产生了疑问: 伊文思和八路军,到底谁借用了谁的作品?在断定了八路军1937年9月并没有摄影设备的事实后,推理是之后,八路军借用了和伊文思同行的罗伯特.卡帕的照片。两人在台儿庄时一起行动,卡帕的作品,大多和伊文思的镜头重叠。并没有下结论。因为笔者并没有在卡帕的作品群中发现过这张证据照片。

   Figure 1 《115师的指挥所》左,《机枪组的三名战士》右

  

   文章登出之后,接到不少来自读者的指教。很多是非常有益,贵重的意见,提供了很多资料线索。笔者对此又继续进行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推理错误。原因在对国内资料调查不足,忽视了不少先行研究中的重要成果。

  

   二,事实的真相

  

   先简单地说一下现在梳理出来的事实和结论。

  

   即此映像,有照片和影片两种版本,摄影对象都在同一现场,同一时间。的确是和八路军“平型关大捷”有关联的作品。虽然不是在平型关战斗中的实地摄影,却是事后(十月中旬左右)在异地(山西五台县)为复原大捷原景摆拍的宣传记录影片。出现的战士,包括其中战场上出现的“鬼子兵”都是115师685团(杨得志团长)的摄影协力者。为了布置这个战斗场面,685团杨得志团长“准备这准备那地忙了一整天”,而指挥官林彪,聂荣臻等也都是为了出演此剧专程登场的实在人物。

  

   摄影地点在离平型关距离约100公里之远的五台县某地,影片影像作者并不是八路军的摄影记者(此时八路军并没有摄影设备),而是国民党中国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罗及之。摄影时,同行的八路军115师侦查科长苏静(苏孝顺),也用照相机拍摄了几张同样场景的照片。《115师指挥所》和《八路军机枪组》的两张,即是苏静在此时的杰作。

  

   之后苏静的照片,成为共产党的历史资料, 1941年最初发表在晋察冀边区《八路军军政杂志》。如今更展示于各种党史文献和抗战史纪念馆里。而罗及之的摄影胶片,被其带回武汉编成《新闻》第41号、第42号,题名《八路军平型关大捷》,后又被选入《抗战特辑,二》的记录影片之中。如今,各种电视媒体制作的有关“平型关大捷”的“现场视频”,大多采用的是这部新闻片的剪辑内容。

  

   《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短片何时,在何地首映,现在还未找到明确记录[1],但可以肯定1938年2月尤里斯.伊文思来华拍摄抗战记录片时得到了此影片。之后制作《四万万人民》时,在国民党台儿庄作战的一节中借用了这段影片中的部分镜头。这就是“八路军机枪组”射击“日军”的镜头,之所以出现在影片《四万万人民》中的理由。对于中国人民的朋友伊文思来说,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好都是他所想描写的《四万万人民》的主角,但这种张冠李戴的操作,日后不仅会引起国共两党的反目,对一代大师伊文思自己的摄影人生来说,也并不是一个光彩的记录。

  

   笔者文章中曾推测过的战士身后的两个人影,结果并不是伊文思和卡帕,而应是罗及之和苏静。

  

   三,先行研究和各种证据

  

   以上是有关平型关大捷的照片和影片产生的简单的来龙去脉。内容都是国内研究者们先行研究的成果。经检证,每个论点都有充分十足的证据。下边简单梳理下有关对此照片,影片的研究过程和资料根据。

  

   1.最早在1982年《老战士影展》中已出现过对平型关大捷机枪组照片由来介绍。下图和介绍来自《影像:中国红色摄影史录 中国革命全景展示》[2]。介绍文称《平型关大战中我军机枪阵地》(1937年9月,苏静摄)。“这幅作品展出于1982年“老战士影展”,1983年收入《老战士摄影》集,为此北京有关博物馆陈列、珍藏。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第115师于晋东北举行了震动中外的平型关大战,歼灭日本侵略军千余人,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奋起抗战的胜利信心。在第115师任侦察科长的苏静,围绕着平型关之战,拍摄了许多珍贵照片,《平型关大战中我军机枪阵地》是其中最优秀的一幅”。

   Figure 2 《中国军网》2015年1月19日

  

   2.叶晖南《一幅著名抗战照片之谜》(《党史博览》2003年第11期)。

  

   此文是专门考证“八路军指挥所”照片的文章,利用《聂荣臻传》的记载,指出照片作者是115师侦查科长苏静。但由于杨得志曾在在《115师平型关战斗详报》中描写过 “在毫无遮挡的指挥所里,穿着蓝衣没有扎绑腿的林彪站起来……”,遂对《115师的指挥所》照片中“扎绑腿的林彪”产生疑义。

  

   3.杨浪《平型关?仁安羌?摆拍?纪实?》《精英博客》2006年3月20日

  

   此是一篇反驳仁安羌论(国民党拍摄在缅甸仁安羌战场)的文章。仁安羌论今天已几乎销声匿迹,在此没有涉足必要。和本论相关之点是杨浪触及到,并认同,引用了“颂剑”提供的115师作战科长王秉璋的如下回忆[3]。

  

   即“此照片是事后在别处,应国民党《扫荡报》的记者要求进行的摆拍。“是模拟的指挥地点,但这个现场,肯定不是当年战斗时115师师部真正的指挥地点”(颂剑文)。

  

   在此,至少“摆拍”的事实揭晓,由于林彪是再次戎装登场演出,所以“扎绑腿”与否的疑义自然解消。只是杨浪认为摆拍的地点应是平型关石灰沟指挥所。也就是说拍摄时间在平型关大捷稍后数日之间。

  

   4.叶晖南《再说一幅著名抗战照片之谜》《百年潮》2008年 第1期

  

   在此文中作者赞同了杨浪指出的115师指挥所照片是事后摆拍的结论,指出 “这张照片恐怕是战斗结束后摆拍的,而不是战场纪实。因为杨得志的战斗详报中清楚地写了林彪战斗中没有穿军服,扎绑腿”。 作者还通过进一步调查,确定了照片作者苏孝顺(最初署名)就是苏静的原名。

  

   5.老普《平型关战斗影像分析》《新浪博客》2015年8月21日

  

   文章重复了国民党《扫荡报》记者为了还原平型关战斗,动员林彪,聂荣臻在冉庄附近摆拍了《平型关大捷》电影的事实。指出照片和摄影两种版本的存在。“在《扫荡报》记者拍摄电影的同时,苏静拍摄了《115师指挥所》和《115师机枪阵地》等照片”。 “拍摄日期很可能集中在9月27日至29日这几天”。地点在战斗后115师集结地的冉庄附近。为了证实是拍摄在冉庄,作者还提供了冉庄附近类似摆拍地点的证据照片。

  

   6. 央视新闻《烽火延安:红军正式改编为八路军投身抗战》(央视记者 何睦 金锦,2015年8月11日 )

  

   公式证实了平型关大捷的电影是罗及之请八路军战士摆拍的作品,云:

  

   “由于缺少器材和随军记者,平型关大捷并未留下实时的战斗画面,战斗结束后摄影师罗及之请八路军115师的战士们在平型关附近复原拍摄下这段影像,成为今天人们所能看到的唯一纪录这场战事的影像资料”。

   Figure 3央视新闻提供的图片。指出是复拍摄影,原片为无声片。

  

   7. 铃兰台文章《关于平型关大捷的考定》《察网》2016年10月27日

  

   此文是迄今最全面的论证。在梳理了论争史,分析了各种证据后,指出摄影时间应在十月的某日,摄影地点不是冉庄,而在五台县的豆庄(685团驻地)附近东营村。

  

   关于在“东营村”复拍的证据,文章出示了两种,一是685团副团长陈正湘的回忆录:

  

   “平型关战斗之后,我们转移到河北山西交界的五台县以北豆村地区休整。国民党政府派了个摄影队来拍摄平型关战斗的纪录片,上级指定我们团担负此项任务。我们找了个与平型关地形相似的地方,组织部队拍了电影。我们每人一顶斗笠,像广东部队戴的那种,服装也很整齐。”

  

   二是685团政训处副主任吴法宪的回忆:

  

“大概是一九三七年十月的一个下午,我们来到了五台山顶,……在五台山顶上,我碰到了黄克诚同志,当时他是十八集团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抗日战争   平型关战斗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62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