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平型关战场可曾有“二鬼子”存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1 次 更新时间:2016-12-06 21:00:22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二鬼子  

姜克实  

(一)宣传的手段


   笔者曾指出过,政治宣传在创造“英雄人物”的时候,经常有围绕着某个基础事实(被选定的宣传对象)进行再加工的倾向。常用的方法可以说有三种。一,添枝加叶法。节外生枝,扩大“故事”情节,使英雄形象越来越完美。二,反衬法。以虚造杀敌数字来衬托英雄人物,起到宣传“革命英雄主义”的教育效果。如狼牙山五壮士,刘老庄连等。本是一种殉国的事实,宣传中却扩展为歼敌行为。三,伪军法,以增加伪军,“二鬼子”(朝鲜人)的死亡人数来调整歼敌数字面的平衡,以显示共产党八路军的丰功伟绩。

   平型关大捷的宣传中,不乏听到的是“二鬼子”论。特别是歼敌“1000”的〝铁证〞受到实证研究威胁时,连捧场学者都喜欢动用这个最后的杀手锏。本文目的是以史料为证,对伪军法中的“二鬼子”论进行解析。

   首先要知道的是,所谓的“伪军”多是指在白区,经日军“宣抚工作”后成立的地方伪组织的自卫武装,或投降的归顺部队。主要任务是维持统治区治安,协助,辅助(运输,带路,收集情报)日军作战,一般不会到第一线。其多出现在进入持久战阶段的1939年以后,并局限在敌后方(白区)。不会有跟随野战部队上前线作战的伪军(如平型关,台儿庄,万家岭战场)。也不会出现在抗战初期的1937年。在1939年以后革命根据地的反扫荡作战中,经常可以看到部分伪军存在,日军资料称和平军,保安军,归顺部队等。也可见共产党八路军把强制雇佣来运输物资(清乡运输)的民工(非武装),也当做“伪军”歼灭的记录。在“伪军法”当中,所谓“二鬼子”,也是一个被宣传者经常利用于补差漏洞的手段。目的当然是为了去扩大“歼敌”数字。

   战场上曾经有过多少伪军存在,被歼灭过多少?虽然日军档案有部分统计,但并不准确,也不全面。比如『北支の治安戦〈1〉』中曾出示过1940年度,华北地区有归顺军总数67,923人的数字[1]。这是只包括武装力量,并不包括一般协力者的数字,并没有什么太大价值。

   所以,伪军的死亡数据并不是能从日军档案资料中可以调查的问题,应在国内的伪政府档案中寻找。与此相反,若提起消灭的所谓“二鬼子”数字(包括“傭人”的军属),日军资料却一目了然,因为其属于日本军队编制中的正式成员,享受国家保障。每人都有从军履历,死亡,负伤记录等。从军者的朝鲜,台湾人和其遗族家属,尽管战后已国度不同,也可以日本政府的档案记录为据,领到部分微薄的战后补偿(【Figure1】)[2]。

【Figure 1】 战后日本政府对前殖民地军人,家属支付的补偿

  

(二) 朝鲜、台湾出身的日本兵状况


【Figure 2】 殖民地出身军人,军属统计

1937年9月,朝鲜兵是否真来到过平型关?下面用历史资料做一个检证。

   首先需要弄清一个数字,即共有多少朝鲜,台湾人曾参加过日军,战争中共死亡了多少人。

   (【Figure 2】)是日本政府厚生省的统计。按日本厚生省1990年、1993年『返還名簿』、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共动员了朝鮮軍人,軍属242,341人、其中22,182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戦中死亡或失踪。共动员台湾军人,军属207,183人,其中30,304人在战争期间死亡或失踪。两者合计,死亡总数为50,342人。

   从以上资料可看到一个特征: 即朝鲜,台湾从军者中,“军人”死亡数非常少,二战中共死亡8 ,324人。日军从军者分为“军人”和“军属”两种。比较起来,朝鲜,台湾人中军属为多,军人较少。军属的意思,并不是国内人意识中的“军人家属”,而是对军队中的「文官,雇員,傭人」的统称。雇员,佣人各种各样,有拿高薪的文职官吏,专业技术人员,也有下层佣夫,勤杂。死亡的军属多是下层这部分,共42,018人。

   其次,要了解朝鲜,台湾军人,军属都死在什么时候,死在么地区。

   可以说其中绝大多数死亡在太平洋战争最终阶段的1944年以后,地点在太平洋南方的岛屿。特别是台湾人军属。比如进入靖国神社的台湾土著民的“高砂族义勇队”,是作为军属,为了协助热带雨林作战派到南方菲律宾,新几内亚的。

  


【Figure  3】年度别朝鲜,台湾军人军属统计

   为什么都死在太平洋战争后期?先看一下下表(【Figure 3】)。是对朝鲜兵(军人,不包括军属)的统计。可明显看出人数激增现象发生在1944年战争的最后阶段。理由是1944年,日本的《兵役法》改正后开始适用于朝鲜,台湾人。也就是说日军开始在朝鲜,台湾征兵。在此之前并没有“服兵役”的朝鲜兵和台湾兵在军队中出现,只有极少数并不上战场的“志愿兵”。其原因和日本的兵役制度有关。下面简单了解一下日军的征兵政策。

  

(三) 殖民地征兵制度变迁


   1938年2月前,日军中不曾存在一名朝鲜兵,同样1942年4月以前也不曾存在一名台湾兵。不否认有士官学校毕业的极少数“朝鲜人”,“台湾人”将校(士官)存在(1945年败战之前,朝鲜将校中曾出现过洪思翊为首的6名中将)。有官无兵的理由是因为军队将校(指少尉以上的军官)是一种“职业”,若具备条件的话,朝鲜人,台湾人也可以进入士官学校,成为职业军人。而服兵役却是一种强迫性的国家“义务”。日本的《兵役法》(1927年法律第 47

   号)规定,国民兵役対象仅为“戸籍法適用者”(「戸籍法ノ適用ヲ受クル者」)。战前,日本本土称“内地”,殖民地朝鲜、台湾称“外地”。「戸籍法適用者」者仅限于日本内地(国内),以此方法来限制外地〝臣民〞的权利,特别是重要的选举权。因为是「戸籍法適用」之外的殖民地,所以朝鲜,台湾人也没有服兵役的义务。

    

    【Figure 4】 朴正熙血书志愿报导

   1938年3月,作为“国家总动员”的一环,政府开拓了朝鲜人从军入伍的途径。通过『陸軍特別志願兵令』,在朝鲜成立了“陸軍特別志願兵”制度,1942月4月 “为了开拓台湾本島人志愿入伍之途径”改正了《陸軍特別志願兵令》使之也适用于台湾[3]。在此制度之下,才开始出现少数朝鲜,台湾士兵。《陸軍特別志願兵令》的主旨为,17岁以上的朝鲜人(1942年4月以后台湾人),可自愿报名入伍,被称作“志愿兵”,不存在义务。目的是宣传,显示殖民地〝臣民〞对日本帝国的忠诚,并不是为了招炮灰作战。所以招收数量极少,出现竞争和在志愿者中严格选拔的现象【Figure 5】。

    【Figure 5】年度别志愿者数及选拔数

   当过韩国总统的朴正熙,就是1938年3月,写血书入伍的第一批志愿兵[4]。此制度的目的还在集结精英,培养下级干部(下士官),对志愿者来说也是殖民地出生者的出世之路。入伍者多在国内培训,死亡率当然不高。((【Figure 2】)中的死亡比率可以作为一个侧面参考。要注意此数据并不是志愿兵的死亡率,而是包括后期的按兵役制征兵者全体的死亡率。尽管如此,也远低于日本兵的死亡比率。总之,从危险程度这点看,“二鬼子”比日本兵处境优越得多。

所以可肯定,在1938年3月特別志願兵制度出现前,日军中并没有“二鬼子”( 军人)存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二鬼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4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