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二)

——第21联队混合行李队的损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04 次 更新时间:2016-06-19 15:06:25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抗日战争  

姜克实  

  

   (附录:平型关大捷日方死伤者全部名单)

  

   一、桥本中佐和佐野宪兵曹长

  

   平型关大捷的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一一五师的第二战场在小寨村西约一公里处,伏击的是步兵第二十一联队的一个小型混合行李队。从灵丘方向的东河南镇(小寨村东约8公里)出发赴平型关口,运载前线部队所需要的弹药,粮秣和冬装等物资。队员约70余名, 三九式辎重马车42辆,輓馬和驮马共70匹。加上担任护卫的高桥义夫小队(第三大队第十二中队所属)[1]◆,和在战场巧遇的桥本顺正中佐一行7人等,部队全体共约百人。此部队由于作战力薄弱,几乎被全歼。死亡者绝大多数是牵辎重马车的兵特务兵(非战斗员),具体数字,按侥幸逃生的大贺春一证言为约70名[2]◆。

  

   除了几个生存者的口碑证据,有没有更具体的资料佐证?2014年,笔者在《第21联队战斗详报》9月17日至9月30日的损失统计表中,发现了一个非战斗员死亡67名的数据,虽然史料没有对数字的说明,但推测是行李队中辎重兵特务兵的死亡统计[3]◆。根据一,是死亡者多负伤者少,属歼灭战形式(负伤记录为16名),根据二,是平时罕见的非战斗员大量死亡的记录。此推测,最近又被笔者发现的死亡者记录资料所证实。新资料是各地方报刊登载的,来自“原队发表”的战死者实名报导。关于此种资料的特征和信凭度,前论中已有详细介绍,在此不复赘言。

  

   有关八路军的小寨村伏击战,最初见报的是9月27日,第六兵站自动车本部长新庄淳中佐的死亡报导。两天后9月29日,小寨村西战场死亡的桥本顺正中佐也见各报。内容如下:

  

   “步兵中佐桥本顺正于25日在山西省灵邱县小寨村附近战斗中名誉战死。同中佐为京都府出身、陆士第27期,步兵科毕业的秀才。陆大毕业,前途有望。曾任支那驻屯军参谋,其死亡实令人惋惜”(『朝日』370929,東夕1)。

  

   同为中佐,佐桥本顺正的陆士学年虽然比新庄淳低两级,但因为毕业于陆军大学校,又是师团的作战参谋,所以比新庄更前途有望。若不死亡,1945年前会晋升为陆军中将。属于特别重要人物。为此,10月3日,朝日新闻再次登出其事迹报导。

  

   【大营镇同盟电】《血染的报告书、奋战牺牲的桥本中佐》

  

   “前25日于山西省灵丘〇〇部队出发的桥本顺正中佐,之后被告知在前线阵亡。二日后传来详报,得知其牺牲壮烈无比,令万人落泪。中佐的遗书和血染的临终报告,此刻被转送到〇〇部队。桥本中佐之死,不亚于军神橘中佐[4]◆,十分悲壮。 中佐于25日午前5时,接受重要连络任务,偕同佐野宪兵曹长和四名士兵出发奔赴前线。于午前10时前后在灵邱县西方20公里处小寨村与关沟村间沟壑底部道路遭敌火力袭击。此时巧遇高桥部队行军到达同处,中佐立即指挥其部队作战,数次反击企图突破敌重围。敌凭借30米宽的沟顶有利地形、不断增加兵力,其数量达五,六百余。战斗中我方士兵接连倒毙,寡兵十数名虽万分勇敢,努力奋战,终不能以寡胜众,中佐身负重伤。在写下最後报告后,决死挺身冲入敌阵,壮烈牺牲。中佐家住广岛市九轩町13番地,前线部队刚接到成子夫人电报,告知29日男婴诞生。见此电更令人泪湿襟袖”(『朝日』371003东朝11)。

   对桥本中佐的死亡,第五师团参谋长樱田武大佐也曾有过详细报告(机密文件),做成时间,也是在此报导前后。其中并没有提到什么 “最终报告书”的存在。众所周知,小寨村西的伏击是一次歼灭战,桥本携带的所有重要文件,地图等来不及销毁均被八路军缴获,估计连军装皮靴都八路扒走,当然不会有什么所谓“血染的报告”。军内报告属于军事机密,遗族也见不到,所以和佐野曹长的“剖腹说”一样,不会是事实。此处可以确认的只是桥本的死亡。还应注目的一点重要情报是和樱田武报告,大贺春一证言一样,记录中出现的作战部队,仅为高桥步兵小队的“寡兵十数名”。从复数的证言,记录资料中都可证明,70余名辎重兵特务兵,由于没有经

  

   验和像样的武器装备,除自卫行为外并没有参加桥本中佐组织的战斗[5]◆。

   之后,其他部分报刊也前后刊登了同行者佐野龟一宪兵曹长(山梨县西八代郡)的消息。笔者寻到的是《合同新闻》报导,题目为《壮烈,敌前剖腹》。从此报道中可确认佐野一行中还有一名姓水谷的一等兵。任务是护卫桥本中佐和重要文件安全,及与前方作战的高桥小队长取得联系。桥本死后,残留生存者仅剩十几名的绝境下,负重伤的佐野曹长被称“为保持日本武士气节,持军刀剖腹自尽”(『合同新聞』371006)。此报也只是一个宣传。真的死因,可见之后被公开的佐野龟一的死亡报告书。其中所记载死因(军医鉴定)为后头部弹片挫伤。据称(并不可信)桥本参谋在作战不利感到危机后,将重要文件委托给佐野曹长,命令其掩护文件突围,佐野是带领几名士兵向北方突围时被击毙的。临终时的描写为:

  

   “佐野曹长身受数弹仍临危不惧,力战中腰部又蒙受迫击炮弹片挫伤,出血甚多一时昏倒。被身边士兵唤醒后仍持手枪欲战,不知早已弹尽。无奈拔出军刀欲冲入敌阵时不料敌手榴弹飞来在头顶爆炸,后头部受致命伤光荣战死” [6]◆。

  

   其中的黑体字数语应是军医验尸的结果报告,描写即以此为根据做成。临终前的行为的其它部分,为了安慰死者家属,可以事后人为美化。此战斗日军几乎被全歼,之后回收的只是残缺不全的尸体,不可能有人知道死者作战时的行为。

  

   二、行李队的死亡人数

   不久,行李队的作战指挥者之一,步兵小队长高桥义夫少尉(兵库县)的死讯也在10月5日《十三将校戦死》的消息中登出(『朝日』371005东夕1)。10月7日,岛根县地方《松阳新报》,也对高桥的生平进行了介绍。高桥的出身地为兵库县武库郡本庄村,本籍在岛根县簸川郡布智村。战斗后,死亡的重要人物(将校)提前报导,或进行特别报导,是此时报导的一个特征。

  

   10天后的10月17日,各种报刊,在《粟饭原部队战死者》的题下,公开了行李队9月25日的死亡,失踪者名单,和部分个人的事迹介绍。粟饭原部队是步兵第二十一联队的代称,连队长粟饭原秀大佐。在平型关作战中联队被分成两个部分。第三大队(平岩釚彦少佐)配属于三浦敏事旅团长(第21旅团)指挥的平行关口作战部队(称三浦部队),也是在平型关口正面战场(三角山)与国军部队作战中死伤最惨重的部队。第一,第二大队和联队本部,从浑源县出发,沿内长城线南下企图与三浦部队合击大营镇。9月25日当时,粟饭原部队主力在枪风岭一带小道沟村附近(平型关北约30公里山路)与国军部队苦战。9月28日午后才赶到平型关战场救援。由于作战配属不同,第21联队的战斗详报中,并没有记录平岩第三大队的战斗和损失情况。

   一方面,在国内的死亡通知却不区分作战中的配属,都以《粟饭原部队战死者》名称统一发表。所以,从名单上判断死亡者的所属,战斗地点并不容易。但也不是没有线索,若有死亡日期和兵种情报,都可以作为参考根据。另外死亡速报(第一报)几乎都是以战斗为单位进行统计,初报容易掌握到某日,某具体战斗的损伤情况。也有难点,因为初报经常有遗漏,或汉字表记错误(消息以电信为源)。所以必须注意是否之后有追加,订正报导。

  

   可是八路军小寨村伏击的行李队死亡者,却一目了然。一是9月25日的死亡日期表示,这是平型关大捷的发生日。二是死亡者军衔判断,可见绝大多数为“特务兵”(辎重兵特务兵二等兵),无疑是小寨村伏击战死亡的行李队。初次公布了56名(『松陽新報』371017)[7]◆。10月20日《山阴新闻》中又有了14名的新的追加。追加部分,并不像初报,没有标明死亡日期,是哪次战斗的遗漏并不清楚。将其作为9月25日小寨村西伏击战死亡追加者的根据,是其中大多数的九名是特务兵。之外一名叫矢野惣助(那賀郡岡見村)的一等兵,根据当时第三大队本部军曹斋藤忠夫的笔记,也可以确认在9月25日死亡,是高桥义夫小队第四分队所属。即是参加护卫战的步兵之一[8]◆。

   若加上此补充数字,伏击战中日军死亡总人数可达70名。

  

从前的研究中,笔者使用的是前述第二十一联队战斗详报中出现的“非战斗员”死亡记录67名[9]◆。可见和这回的实名报导结果(70名)非常接近。多几名,是因为后续报导的14名中,像矢野惣助一样掺杂着数名步兵。若是步兵,即使死亡也不会出现在战斗详报的“非战斗员”记录栏中。所以,死亡在小寨村伏击现场的行李队员为67名的战斗详报记录,是一个准确的数字。经过对死亡报导的考证,战斗详报的数字,不仅落实到了实姓实名,出身地。更有不少附带照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抗日战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25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