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鸣啸:《失落的一代》第六章 末日的必然来临(1977—1980)的相关文章

潘鸣啸:《失落的一代》第六章 末日的必然来临(1977—1980)

1977:华国锋无能为力的继承愿望 华急不可待地重申运动继续进行,令人民群众大失所望。11月一篇赞扬新上台的“英明领袖”的文章大谈华如何主动送子女下农村:1974年3月他参加了北京166中的家长会,会上他积极支持当时唯一留在身边的小女儿下乡。宣传这段轶事的目的不外乎是要证明他对毛的最高指示确实一片忠心,“与四人帮对   更多...

潘鸣啸:上山下乡运动再评价

提要:上山下乡运动作为一场大规模的社会试验,以往外国学者的研究都将解决城市就业和人口问题作为领导人发动这场运动的动机。现在可参考的资料并不支持这种似乎合理的解释,因为正是在城镇青年下放的同时,发生了大规模的城乡劳动力的对流。本文重点分析了1968至1980年的上山下乡运动,认为毛泽东防止修正主义的意识形态和建立政治新秩   更多...

潘鸣啸:“九一三”对一个外国大学生的影响

潘鸣啸,法国汉学家,法国社会科学院高等研究院教授,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中法中心主任。著有《失落的一代: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1966--1980》等书。“九一三”事件发生时22岁,是正在香港学汉语的法国大学生。我已经谈到过总是感觉自己与中国知青有缘,主要是因为我们都属于同一代人。1971年9月13日林彪突   更多...

潘鸣啸:不要因自己的怀念,就歪曲上山下乡运动的事实

[1]乌托邦-语境晨报周刊:您关于知青的研究著作名为《失落的一代》,但是内地版封面却用了一张宣教意味甚浓的插画--《农大新学员》(人民美术出版社,1974)。这里是不是在暗示着,关于上山下乡运动和知青,一直有两种语境在表达--一种是官方语境,一种是民间语境?这两种语境各自依附的逻辑是什么?还是说这样的划分也是绝对化了,   更多...

潘鸣啸:别用过时的口号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

◆前些年,我在北大偶然参加了一次学生组织的关于“文革”的小讨论。我看到,有些大学生拿着毛泽东的讲话,宣传毛泽东的思想,用来解释现在中国的问题,说什么如果我们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腐败的问题不会像现在这样严重。当时我就对他们说:当我跟你们一样年纪的时候,在国外看了一些毛泽东的书,也有同样的感受。可是你们应该知道当时发生了什   更多...

崔卫平:告别乌托邦——访问潘鸣啸先生

第一次见潘鸣啸先生,是在秦晖先生家,一个儒雅的法国学者,高个儿,神态睿智、宁静。他很快就让我觉得很生气。第一,他将汉语说得那么好,“儿”音那么准确;第二,他的神情各方面都像中国人,他的谦和,他的内向,他带一些无奈的微笑,仿佛已经探到了我们民族的根基,并从中生长了出来。他这样做,不仅让我对他的民族失掉神秘感,而且让我对自   更多...

郑杭生:新布达佩斯学派的预期和失落

在对中国经验、中国模式的解释上,最具有根本性质的,莫过于由塞勒尼、伊亚尔、唐恩斯利等人组成的新布达佩斯学派[1]的狭义社会转型论。他们在《打造一个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2]等书中极力表明:正如苏东等前社会主义“转型国家”或“转型社会”一样,中国社会转型也是从现代社会主义向现代资本主义的转变。他们把这种主张从现代到现代   更多...

纽约时报:欧洲经济失落的十年

法兰克福——本周官方发布的经济数据疲软,经济学家表示欧元区经济正在再次跌入衰退。但是从某些衡量标准来看,欧元区经济早已下滑多年。据美国经济学家彼得·鲁珀特(Peter Rupert)和托马斯·F·库利(Thomas F. Cooley) 估算,除了德国,欧洲的主要经济体都没有恢复到2008年初的经济发展水平,当时美国的   更多...

纽约时报:失落的日本仅仅是个传说

尽管美国经济出现一些转好迹象,但失业率依然居高不下,整个国家似乎已经陷入停滞。我们多次被警告,如果美国不走正确的道路,将落下与日本一样的下常至于什么才是正确的道路,大家又争论不休。看看CNN分析师David Gergen是如何评价日本的:“日本已经完全失去了士气,这是真实的挫折。”但这种对日本的看法只是一个传说。从很多   更多...

顾肃:现代化过程中的权威失落

中国无疑处在社会全面现代化的过程中。其中有一个现象倒是相当有趣,即政治权威的失落。最近参加一些政治学习,虽然动员得轰轰烈烈,可参加者却大多心不在焉,即使是开大会要刷卡,成员们大多刷完了卡就忙别的去了,即使在会场上的,也没有几个人认真听主席台上的人讲什么,而大多做自己的事情。一些单位的例行政治学习,则需要经济刺激,即出席   更多...

丁东:文革时自己当不上革命主力很失落

记得有次看见黑五类被打得头破血流,自己内心并没有同情与悲悯,而是一种轮不上自己充当革命主力的失落感。所以,我和当过凶手的学生的区别,不是人性觉悟的高和低,而是打人资格的有和无。“文革”那年,我15岁,正在北京师大一附中读初中二年级。“文革”的风暴,过早地把我们这一代卷进了政治旋涡。1966年6月1日,聂元梓等7人的大字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