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兴泽:四重意识:老舍五六十年代的相关文章

石兴泽:四重意识:老舍五六十年代

五六十年代的老舍是难以认识、不易把握的多元复合体。老舍研究界曾有“滑坡”、“上坡”之争,但讨论刚刚开始,就受到非学术性的干扰,研究也就因此搁浅。近几年来,大家都有意无意地回避这个课题。这一方面是因为它牵连着敏感的神经,另一方面则由于这时期的老舍内涵混乱复杂:其创作道路曲折崎岖,其理论主张杂议蓬丛,或顾左右而言他,或夸   更多...

李玲:老舍小说的性别意识

摘要:在思考男性婚姻问题时,老舍在理性层面上认可无知无识的传统女性;但在深层爱情体验层面上他又深入抒写男性在传统婚姻中的无爱的痛苦。在思考男性如何对待女性世界的问题时,老舍一方面同情女性受男权伤害的生命苦难,并从善意的男性立场出发,充分抒写男性庇护美好女性的深情厚意;但另一方面,他又从男性自我防御的立场出发,表达对   更多...

吴玄:虚构的年代

一章豪应该是时下被称作“ 网虫”的那类人。网虫虽然也还算人,但生活基本上与人是相反的。章豪的时间表是这样的,早上五点至中午一点睡觉;中午一点至下午五点,上班,包括洗脸、刷牙、吃中饭等;下午五点至晚上九点,没有固定内容;晚上九点以后开始上网。因为晚上九点以后,网络信息费按半价计算,这就决定了章豪是喜好夜间活动的那一类虫子   更多...

吉蒙:“私人性”年代回忆录——读吴亮《我的罗陀斯——上海七十年代》

《我的罗陀斯》在《书城》连载的时候,叫《阅读前史与书的轮回》。吴亮最初希望这个回忆录“不具有私人性”,从阅读开始,也以阅读结束,大概是想以此勾勒一代人的阅读经验和知识图景。事与愿违,最终,《我的罗陀斯》背叛了《阅读前史与书的轮回》,“私人性”不但没有从中剔除,反而成了“这部回忆录的核心”。一部副标题冠以“上海七十年代”   更多...

老愚:十年疙瘩

前些天,幺弟携家带口来京。席间,老人不让点禽类,说是吃鱼就行了。我明白,沪宁一带的禽流感疫情,委实吓着人了。十年前,正是这个季节,非典肆虐,幺弟进京觅工。他穿一身廉价西服,手提小皮箱,怯生生出了车站。托朋友介绍,他去西站一家快餐店开车送饭。路宽人稀,帝都就像一个巨大的露天免费练车场,他很快认熟了路。那时候风声鹤唳,人人   更多...

崔卫平:经验的年代

蓝天里有一颗会唱歌的星1978年春节前后某个星期天早晨,我同父亲一起出门准备上街,走到传达室被人叫住,“有你家一封信”。我清清楚楚看到牛皮纸信封的右下方印着“南京大学”的字样,但一时却想不起来这与我本人有什么联系,记得很清楚是父亲打开了信封。父亲是那种十分内敛的性格,有喜欢放在心里也不说出来。他一句鼓励的话也没有说,   更多...

崔卫平:和解的年代

道歉的趋势2013年2月21日,正在印度访问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前往西北部城市阿姆利则,在1919年英军镇压示威群众的遇难者纪念碑前,鞠躬行礼,并献上花圈。当年英国官方统计该事件的死亡人数为400多人,伤者1000余人,这是英国殖民地历史上最不光彩的一页,由此而触发了印度独立运动。BBC报道中称,卡梅伦表示为当年的做法感到   更多...

倪文尖:这样的年代,批评何为?——致黄平

黄平兄:新年好!是时间过得快,也是我动作真够慢。一快一慢,一晃,三年。更准确地说,这封信拖一年半了:起初,作为你那篇有关路遥《平凡的世界》论文的第一个读者,是我读得来劲、觉得有话要说,于是,起意要好好给你写封信;现在,我又读到了你的最新作《“大时代”与“小时代”——韩寒、郭敬明与“80后写作”》,好像可说的话就更多;而   更多...

张海荣: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包产到户合法地位缺失的多维分析

「内容提要」在当代中国,执政党的指导思想、政治路线及相应的重大决策对社会的发展变迁具有决定性的意义。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包产到户曾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兴起,但最终都沉寂下去。究其原因,从理论角度分析,包产到户在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中找不到相应的支撑;从经济角度分析,包产到户“有悖”于国家工业化的战略部署;从领导决策因素分析   更多...

西藏五十年

我们伟大的祖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56个民族共同开拓了祖国的疆土,组成了同甘共苦、和睦相处、谁也离不开谁的民族大家庭。正是在与祖国各族人民长期密切的社会经济文化交往中,西藏于13世纪结束地方割据,归顺元朝,成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自此,西藏地方一直处于中央政府的统一管理之下。新中   更多...

陈晓卿:年代标志菜

朋友黄珂在798艺术区盘下了一栋楼,准备建一个会所——据说还会配上厨娘什么的,以便勾引有艺术气质的小团伙到那里吃祝前些天去黄珂家里蹭饭,聊起这事儿,黄珂问我有没有兴趣设计其中的一间。话问得突然,但从黄家出来我就一直在想这个事情。尽管我没有跨行操作的勇气——不然早就去报名导演春晚了——但做酒店这事儿,曾经很长时间里占据过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