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光恩:朱特最后的沉思的相关文章

苏光恩:朱特最后的沉思

《思虑二十世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历史学家托尼•朱特(Tony Judt)的遗作。二〇〇八年,他被确诊患有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即俗称的“渐冻症”。而就在三年之前,他的鸿篇巨制《战后欧洲史》刚为其收获学术生涯中最高的荣誉。在患病期间,东欧史学家蒂莫西•斯奈德找到朱特,与他展开了长达数月的对话,   更多...

刘崇文:胡耀邦最后的日子

胡耀邦是以工作为生命的,只要能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事情,他的生命之花就会绽放,什么思想的苦恼、身体的病痛都会抛到九霄云外。而一旦失去了工作,他的生命之花就将枯萎、凋谢。同时,他又是一个历史感、时代感、责任感、使命感很强的人,他无时无刻不在忧国忧民。   更多...

陈子明:最后的大国

保罗·肯尼迪的这本书总结了公元1500年以来大国兴衰的历史,并对“今后世界政治的格局”作了预言。他认为:第一,在最近的将来,没有任何国家可加入目前(1988年)由美国、苏联、中国、日本和欧洲经济共同体组成的“五头政治”中去(基辛格则认为,很可能再加上印度,构成“六头政治”),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将是最后的大国。第二,就五   更多...

北岛:特拉克尔:陨星最后的金色

一 给孩子埃利斯 埃利斯,当乌鸫在幽林呼唤, 那是你的灭顶之灾。 你的嘴唇饮蓝色岩泉的清凉。 当你的额头悄悄流血 别管远古的传说 和鸟飞的晦涩含义。 而你轻步走进黑夜, 那里挂满紫葡萄, 你在蓝色中把手臂挥得更美。 一片荆丛沙沙响, 那有你如月的眼睛。 噢埃利斯,你死了多久。 你的身体是风信子, 一个和尚把蜡白指   更多...

刘继明:最后的公共知识分子?

2003年9月25日,爱德华·萨义德在纽约去世。美国主流媒体称他是“在美国的巴勒斯坦事业首席代言人。”他的《东方主义》一书开辟了文化批评的一个新时代,其影响跨越了国界、民族和文化。当今世界能象萨义德这样在政治、外交、大众传媒、文化研究、文学理论和音乐各不同领域均有重大影响和建树的学者屈指可数,他经常谈论知识分子,毕生的   更多...

苏光恩:哲人的面具:评刘小枫的施特劳斯转向

自世纪之交以来,中国知识界最引人注目的变化莫过於施特劳斯热的兴起,它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此前“左”“右”之争的格局和视域。若以“启蒙”的视角来看,左右之争依然是现代性内部的冲突,各自所秉承的依然是启蒙的理念,所不同者不过是现代性目标上的差异[1]。施学的兴起则标志着启蒙理想的真正瓦解,在它这里,“启蒙”变成了被诅咒的对象,   更多...

胡发云:思想最后的飞跃

1思想是孟凡家的一只猫。当初给它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并无什么深意,只是一时应急。思想是一只很老的猫,有十好几岁了。如果拿人来比,应该是已届期颐之年。不过猫和人不太一样,即便老了,也不太看得出来,没有弯腰驼背手脚颤抖须发花白满脸寿斑之类的表征,更不会成天絮絮叨叨说这里疼那里麻,弄得整个世界都像生了病一样。因此,你常常忽略了它   更多...

林贤治:西方的眼光,东方的故事——读美国小说《最后的手稿》

兄弟,逝去的复活,自记忆和精神开始——〔俄〕别雷《最后的手稿》(2007)出于一位美国作家的手笔,颇令人讶异。据称,这是特拉维斯·霍兰的第一部小说,作者很可能是一代新人;倘若没有苏联东欧的生活背景,应当不会对暴露极权主义制度感兴趣,何况苏联已经解体,书中的题材内容纯属历史往事。与索尔仁尼琴不同,老索是这一制度的直接受害   更多...

程光:父亲邱会作生命最后的日子

2002年5月初,我突然接到西安家中的电话,说父亲病了。4月29日父亲开始发烧,到干休所医务室,医生建议最好住院治疗。父亲说: 要放五一长假了,如果我住院,搅得所里工作人员不能好好休息。我吃点药在家里捱一下吧,说不定自己会好。 放假的七天里,父亲体温越来越高,家里劝他住院,他还是不愿意麻烦人。5月8日上班时,他发烧39   更多...

冯骥才:最后的梵高

我在广岛的原子弹灾害纪念馆中,见到一个很大的石件,上边清晰地印着一个人的身影。据说这个人当时正坐在广场纪念碑前的台阶上小憩。在原子弹爆炸的瞬间,一道无比巨大的强光将他的影像投射在这石头上,并深深印进石头里边。这个人肯定随着核爆炸灰飞烟灭。然而毁灭的同时却意外地留下一个匪夷所思的奇观。 毁灭往往会创造出奇迹。这在大地震后   更多...

王东成:“最后的演讲”

各位老师好。感谢中文系的同事为刘燕老师和我召开这样一个欢送会。感谢同事们耽误时间允许我讲一些话。这是我在中文系的最后一次说话了。落幕了,皆大欢喜。落幕时,首先要做的是谢幕。我首先要表达的是“感恩”。说出这两个字,不是出于礼貌,不是出于客套。此时,这两个字是从我心底里流淌出来的,是带着我近30年的人生,从内心深处涌流出来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