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他是很少的那种不被权力侵蚀的人的相关文章

周其仁:他是很少的那种不被权力侵蚀的人

杜润生代表了一个传统,一个伟大又突出的传统。传统这个东西会传下去,是力量所在,这一点我觉得我看得很准。杜润生整个这一套传统,包括他的思想、理论、作风、风格、人格、魅力都不会限于他那一代,会往下走的。 大概几年前,像我们这些当年有幸在杜老的指导下从事过农村研究的人,好像得过一个称号,据说原话是这样的,无非是杜润生的徒子   更多...

苏小和:周其仁的批评与克制

他的批评方式总是绵里藏针,呈现出一片和风细雨,这让被批评者不好意思升起满腔的愤怒“驯良如鸽,灵巧像蛇”当代中国经济学家中,周其仁挨骂最少。当茅于轼、张维迎,甚至还有吴敬琏被各路人马破口大骂之时,周其仁却在各种场合赢得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林毅夫被人们讥笑为“政府御用经济学家”,而当周其仁接替林的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掌门人之位时   更多...

周其仁:现在须为未来埋下发展的种子

一只身形庞大的大象很难藏身树后,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让世界瞩目。进入2000年以来,中国GDP在世界上的排名逐年超越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等发达国家,今年更有望超越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但中国还远没有自大自满的资格。成就的取得,来源于改革开放,既有制度变迁红利释放殆尽时,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中国经济进一步的发展动力   更多...

周其仁:农民、市场与制度创新

我国农村的经济体制改革,从1978年安徽、四川等地又一次实行包产到户算起,已经过去了整整8个年头。这场动机和手法都比较朴素的改革,扭转了当初深陷于“贫穷社会主义”困境的农村经济政治形势,促成中国农村生产力引起一场令世界瞩目的伟大解放。像历史上许多重大的改革那样,包产到户变革后所引发出来的问题,比它直接解决了的问题来得   更多...

周其仁:中国还需要做对什么?

“渐进”变成“渐渐不容易推进”,中国前行的障碍是改革的动力问题《中国青年》:您最近的新书《中国做对了什么》以一个问句作为书名的,那我们就从这个问句开始,您认为在30年改革之路上,中国究竟做对了什么,才取得被称为“中国奇迹”的经济增长成就呢?周其仁:从大处看,中国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改革开放。要是没有改革开放,今天人们常讲   更多...

周其仁:“票子毛了”怎么办?

统一发行货币的权力是把“双刃剑”。国家拥有了它之后,能不能谨慎地使用这个权力,这是现代经济史的一条中心线索。政府发行纸币,实际上不是很久远的事情。1935年国民党政府才对货币制度进行改革,完成了法币化。为什么会发生以纸币代替贵金属这个转折?其中一条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就是贵金属作为交易的媒介不是那么方便,沉甸甸的、目标又   更多...

陈志武:改革其实是很简单的事

和讯编者按: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30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也应该看到,随着改革的深入,也出现了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的问题。那么,到底该如何看待、评价这3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到底是得益于什么?到底该如何解决当前出现的诸多问题?我们的改革到底应该向何处去?这些都是我们当前亟需   更多...

周其仁:一部未完成的产权改革史

从完达山到北京经济观察报:你早年在黑龙江下乡十年,对于底层社会有切身的了解,这对你后来的经济学研究有什么影响?周其仁:我是1968年从上海到黑龙江上山下乡的。那时黑龙江的国营农场由军队管理,叫生产建设兵团。去了先在农业连队劳动,后来被分到完达山里狩猎八年,到1978年邓小平决定恢复高考才考到了北京。十年下乡,使我有机   更多...

周其仁:货币制度与经济起伏

这次全球性的危机提出的这些问题可以供我们思考。人类有时候面对一些问题都不是马上有结论的,日子还得过下去。短期的应对,跟长期的对于基本经济制度的思考应该兼顾。   更多...

周其仁:谁影响了内需

有这样一个预测,未来10年,如果中国每年有1000万个农民工转化成城市居民,将会产生100个10万人以上的城市;若按每个农民工的消费能力将提高3.5倍计算,中国内需市场将增长3.5倍,这将能支撑中国未来30年的发展。事实上,这已不仅仅是预测了。近两年来,随着消费结构的调整、社会保险的扩大以及收入倍增计划提上了日程,这个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