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海建:忆陈师旭麓先生的相关文章

茅海建:忆陈师旭麓先生

整整十年了,总是想写点文字,纪念我做研究生时的恩师陈旭麓先生。可每次一展纸动笔,先生之容貌即在眼前,种种思绪绵延而至,想了很多,终不能成文。在我的一生中,除了亲人外,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老师。而受益最多思念最深的老师有两位:一位是我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的班主任老师张光明女士,另一位就是陈先生了。 我之所以十年来未能写出   更多...

秦颖:忆杨宪益先生

因为编辑“汉英对照中国古典名著丛书”的关系,还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便拜识了杨宪益先生。从肖乾先生那里得到了杨老的准确地址和电话后,1994年9月6日,我走进了友谊宾馆的外籍专家公寓。在《漏船载酒忆当年》的后记里,杨老写了那一年6月搬到这里,原因是为了戴乃迭看病方便,又近女儿。但从雷音所著之《杨宪益传》看,这次搬家还有   更多...

巴金:忆鲁迅先生

从北京图书馆出来,我迎着风走一段路。风卷起尘土打在我的脸上,我几乎睁不开眼睛。我站在一棵树下避风。我取下眼镜来,用手绢擦掉镜片上的尘垢。我又戴上眼镜,我觉得眼前突然明亮了。我在这树下站了好一会,听着风声,望着匆忙走过的行人。我的思想却回到了我刚才离开的地方:图书馆里一间小小的展览室。那地方吸引了我整个的心。我有点奇怪:   更多...

王得后:送别周海婴先生

周海婴先生走了。艰难地走过了八十二个春秋。把无尽的追思留给后来的人。后来的尊敬他和他父亲的人;对他父亲说三道四的人也可能会连带上他。所谓“恨和尚兼及袈裟”,“迁怒”是或一种人的品行。这不是他的选择:他出生在一个伟大的家庭,他生活在一个时代巨大的光环中心。这个光环,即使他不借光也耀眼,又使他笼罩在光环中格外吸引各色人等的   更多...

肖雪慧:追忆李普先生

转眼间,李普先生离世已经一个月。这期间发生的事太多,思绪不宁,对老人去世,我一个字没写,但老人去世勾起的回忆,时常浮现眼前。一最初知道李普先生,是因为河南一个冤案。1999年上半年,一份报刊文摘摘登了戴煌、李普、张思之、邵燕翔等十位老人的连署文章《一起天理难容的大冤案》。这篇文章披露河南地方黑恶势力跟与其利益相关的地方   更多...

谢志浩:漫谈六位老校长——追忆李文海先生

往事如云,往事并不如烟!中国人民大学,是第一所社会主义大学,这是母校的“特质”和“性格”,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母校拥有“第二中央党校”的“美誉”。笔者1985年入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迎来了新校长——袁宝华先生。李文海先生,大概就是那时候,就任副校长的。记得上国民党史课的时候,有位老先生,在讲孙中山的余暇,总是不忘讲   更多...

朱学勤:“凌伊”先生

1976年10月“怀仁堂事变”发生,我在陇海线一个山沟里当工人,每日里,只见军车东下,直奔上海而去;文件西来,声讨“上海帮”密谋暴动,一定要彻底解决。此前盼文革垮台,已有数年A。但听那些文件传达,改不了的文革腔,以文革否定文革,看不到多大希望。后来听第二批文件传达——“反革命暴乱”如何被“粉碎”,倒觉那批留守上海的地方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