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平:呼格吉勒图墓志铭的相关文章

江平:呼格吉勒图墓志铭

呼格吉勒图,内蒙古呼和浩特人,一九七七年九月二十一日生。十八岁时,厄难倏降,蒙冤而死。 一九九六年四月九日夜,一女子被害身亡。呼格报案,被疑为凶手,后不堪厉刑而屈招,被判死刑。六月十日,毙。 呼格负罪名而草葬于野,父母忍辱十年,哀状不可言。二零零五年十月,命案真凶现身,呼格之冤方显于天下,令华夏震惊,然案牍尘封无所动   更多...

墓志铭

破旧的单车,吱吱作响。这是一个钢筋、水泥和沥青铺就的世界。只有拙劣的诗人,才会将鸟笼美名为\ 城市\ 。四周是高不可攀的钢柱,脚下是密不透风的石座,连头顶之上,都笼罩着一层烟尘编织的屏障,将你和真实的自然彻底隔绝。笼中所谓的自然,不过是插下一排木棍般光秃秃的树苗,或摊上一片菜田般整齐划一的小草。它们只能加重沉闷刻板的氛   更多...

陈子寒:你有你的通行证,我有我的墓志铭

朱学勤先生在《我们需要一场灵魂拷问》中说:“我们生活在一个有罪恶,却无罪感意识;有悲剧,却没有悲剧意识的时代。”讨论关乎灵魂或人性本真的问题是危险的。我们今天的时代最不缺乏的就是罪恶和丑陋了。但我从来坚定地以为,比丑陋更丑陋的是对丑陋的遮掩,比黑暗更黑暗的是对黑暗的顺从,比耻辱更耻辱的是对耻辱的逃避,比冷漠更冷漠的是对   更多...

江平:立法与执法的脱节

政府不该管的地方伸手太长搜狐财经:多年以来,您一直为实现法治社会奔走呼吁,而在更多人的理解上,发展市场经济才是当务之急。您怎么理解法治建设与市场经济之间的关系?江平: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这样说是不为过的。吴敬琏教授也是这样的看法,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为什么说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可以从许多方面来分析。比如说我们说市场   更多...

江平:我们这代人的贡献与遗憾

江平的人生有两大不幸,都和政治运动有关:第一个不幸是反右运动,第二个不幸发生在1980年代。这两大不幸,毁了江平,也成全了江平。反右运动本来与他没关系,但年轻气盛的江平在当局开门整风的鼓励下,积极向当局建言献策。刚刚从苏联回来的他,既跟大家介绍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情况,也勇敢地说出包括陶里亚蒂等在内不同意赫鲁晓夫观点的事   更多...

江平:“只向真理低头”

“只向真理低头” 人物周刊:目前您最主要的工作,或者任务,是什么? 江平:现在主要的工作还是推动社会。我和吴敬琏先生在上海创办法律经济研究所,目的也是推动社会,如何真正在中国实行法治和宪政,希望能起到一些作用。包括教育方面,演讲,都是围绕这个问题。 人物周刊:我们再往前一些,1979年,你开设罗马法和西方民商法课程,在   更多...

江平:维权乃律师之天职

十年前国栋希望我给他主编的《中国大律师》写个序,我给他写了篇《律师兴则国家兴》。十年后国栋希望我为他主编的《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写篇祝语,我自然而然又想到了这个题目。这个题目能不能反过来说?反过来说是否更正确?现在谈“律师兴则国家兴”是不是过分提高了律师的地位和作用?对这个问题有些人私下里表示疑惑和担心!反过来说这句话   更多...

江平:七十回首

人生七十,该是总结自己一生的时候了: 七十年,总有最刻骨铭心的时刻。至今回想起来,对我最刻骨铭心的时刻就是被划为右派的那一时刻,从“人民的阵营”被划入“敌人的阵营”的那一时刻。有时梦中还在杂乱地回放着那惊心动魄的情景,醒来仍心有余悸。 记得当时全校还为我划为右派在大礼堂进行公开讨论,以便使那些“糊涂”的人“清醒”过来,   更多...

宋振江:走下“神坛”的江平教授

提起“江平”这个响亮的名字,在业内用“如雷贯耳”来形容不算夸张。江老的人品、学识对于我们这些法律界的晚辈而言如泰山、北斗。多少年来只是通过江老著作以及媒体报道领略大师的风采。在中国律师2000年大会上,第一次有幸远距离的见到江老,当时他三十分钟慷慨激昂的精彩演讲,把我和在场的律师带到了一个崇高的境界——执业十几年来,从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