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第二十五篇 清之以小说见才学者的相关文章

鲁迅:第二十五篇 清之以小说见才学者

以小说为庋学问文章之具,与寓惩劝同意而异用者,在清盖莫先于《野叟曝言》〔1〕。其书光绪初始出,序云康熙时江阴夏氏作,其人“以名诸生贡于成均,既不得志,乃应大人先生之聘,辄祭酒帷幕中,遍历燕晋秦陇。……继而假道黔蜀,自湘浮汉,溯江而归。所历既富,于是发为文章,益有奇气,……然首已斑矣。(自是)屏绝进取,壹意著书”,成《   更多...

二十世纪十部影响深远的小说(中国篇)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要在文学作品中如梁山好汉般排出个座次来,虽然不乏人炒,但终究当不得真。而要在浩如烟海的二十世纪文学中仅仅挑出“十部小说”,其挂一漏万可想而知。 正如一位参与编选的同仁所说:“选出这十部小说的意义正在于让读者通过它们,回想起自己所读过的更多作品”,还望读者能体察这份“意在言外”的苦心,不以作品   更多...

房莹:以侦探的眼光读小说

《说部卮言》陆澹安著陆康编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2009年4月第一版408页,48.00元陆澹安读小说,目光如炬、心细如发,能在细节处发现破绽,凭借的是他写侦探小说的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逻辑推理能力。上世纪一二十年代,海上有一文虎团体,曾盛极一时。它名为萍社,取萍水相逢之意。一时才俊,无不毕集。小说家有孙漱石、徐枕亚、陆   更多...

小说的世界

时间:9月19日晚上7:00地点:一教101主讲人简介:1960年4月3日的中午,我出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里,可能是妇幼保健医院,当时我母亲在浙江医院,我父亲在浙江省防疫站工作。有关我出生时的情景,我的父母没有对我讲述过,在我记忆中他们总是忙忙碌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我几乎没有见过他们有空余的时间坐在一起谈谈过去,或者   更多...

杨小凯:《牛鬼蛇神录》何老师

何敏和是三大队墨水喝得最多的人。一九七零年代的劳改队墨水喝得多是件坏事。劳改队的干部墨水喝得不多,都不喜欢墨水喝得多的人。用李指导的话来说, 读书读得越多,就越蠢,思想越反动。 他大概是因为文化高的犯人喜欢引经据典与劳改干部辩论形成的这个印象。 这种读书越多越蠢的观点在文化低的犯人中还很有市场,因为不少人都认为中   更多...

张龑:宪法第二十五条的“而立”之思

自1912年第一部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问世,倏忽已是百年。1982年制定的现行宪法至今已历三十寒暑。然而,历数各个时期宪法或准宪法,无不径直以某一国外宪法为蓝本,鲜有考虑共同体自我生活者,即便有之,相关条文亦常为人所忽视。如82宪法的第25条,便长期为学者遗忘,尽管在大多数人看来,它可能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一条规定:“国家推行   更多...

严家炎:复调小说: 鲁迅的突出贡献

一、奇异的复合音响几乎每一位认真仔细地读过鲁迅小说的人, 都会感到他的许多作品有一种特别的不大容易把握好的滋味, 让人久久思索。这特别之处在于: 鲁迅小说里常常回响着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的声音。而且这两种不同的声音, 并非来自两个不同的对立着的人物(如果是这样, 那就不稀奇了, 因为小说人物总有各自不同的性格和行动的逻辑   更多...

孙玉祥:鲁迅为何在小说书信中对顾颉刚大搞人身攻击

鲁迅为什么这么刻毒地挖苦顾颉刚的“生理缺陷”?照说,鲁迅不是这样的人。因为和鲁迅发生争执的人多了,用聂绀弩的话来说就是“有文皆从人着想,无时不与战为缘”。可无论争论的人有多多,也不管争论得如何激烈,我们都没有看到过鲁迅公开或私下里拿对方生理缺陷做文章。学过现代文学史或学术史的人都知道:历史上,鲁迅与顾颉刚是一对冤家,彼   更多...

汪晖:戏剧化、心理分析及其它——鲁迅小说叙事形式枝谈

在鲁迅看来,作为语言的艺术作品,叙事作品的虚拟性是读者阅读作品的基本前提,因此叙事人称的混用是叙事作品的一种特殊技巧,而无碍于小说的真实性,鲁迅说:“幻灭之来,多不在假中见真,而在真中见假”,[1]叙事形式内部的统一并不能保证艺术的真实性——后者取决于作品表现生活的艺术深度。“借别人以叙自己,或以自己推测别人”[2]—   更多...

周睿志:小说的叙事方法

读别人写好的小说,我们往往很挑剔,总觉得自己比作家要深刻、要高明。可是,当真正动笔要写点什么时,常常会憋半天憋不出一小段。我最近正在痛苦地经历着这种折磨。任何文艺作品都应当是生命体验的表达。这是我渐渐形成的文艺观。但问题是,一种体验如何表达,尤其是以故事的形式表达,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些日子我像   更多...

董之林:观念与小说——关于姚雪垠的五卷本《李自成》

1999年8月,姚雪垠[1]逝世三个月后,他的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第四、五卷终于杀青付梓。自1963年《李自成》第一卷问世,历时三十六年,这部小说的五卷共十二册、约合三百三十万字已全部出版。当代中国小说史上,没有哪一部作品经历如此漫长的时间。姚雪垠“一九五七年秋天动笔”[2],1963年7月《李自成》第一卷上、下册出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