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树臣:孔子的贵族精神的相关文章

武树臣:孔子的贵族精神

【摘要】孔子的贵族精神表现为对于个人人格和首创精神的推崇,这种精神的产生既具有现实的社会基础,又具有哲学上的理论依托,尤其体现了对于 仁 的哲学理念的契合。正是这种贵族精神与中国判例法传统之间具有内在的关联。中国的贵族精神虽然在战国以后整体上受到了重创,但它依然在士大夫乃至寻常百姓中以新的方式顽强地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更多...

阮炜:关于“贵族”和“贵族精神”的书面采访

采访人:《绿城》杂志编辑朱赢时间:2011年5月1.或许是出于商业诉求的需要,“贵族”二字的使用在当代社会非常频繁,但与此同时,人们又常对“贵族”的内涵感到困惑。请问阮教授,“贵族”二字应该如何理解?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国人那样津津乐道“贵族”和“贵族精神”了。大概没有一个民族像我们那样羡慕“贵族”而毫无羞耻之心   更多...

阮炜:要什么样的“贵族精神”?

贵族制是一种是违反人性,违反自然规律的制度,一种极其荒谬的制度。没有巨量财产可以继承的子孙后代必须依靠个人奋斗才能取得真正的成功,而正是在追求卓越、创造优异的过程中,他们才能获得生命的意义。这恰恰是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最应该学习和仿效的“贵族精神”。   更多...

许纪霖:平民时代的贵族精神

中国崛起了,神州富人遍地。富裕起来的暴发户,都想做贵族,甚至自以为就是贵族。开宝马车,喝人头马,都成了贵族的所谓身份标志。不那么富得流油的城市白领,另辟蹊径,泡酒吧、看话剧,谈村上春树,以精神贵族自居。可偏偏无人对历史上的贵族感兴趣,没有人去深究细想:什么是真正的贵族?贵族的精神何在?暴发户与贵族相距多远?差不多六十年   更多...

秦晖:少些“精神贵族”,多些“贵族精神”

如今已经不是宣传“高贵者最愚蠢”的年代了。看看我们的“街道”,处处在标榜着“高贵一族”;路边,“贵族”、“富豪”、“帝王”等招牌林林总总;店内,“豪华”、“名贵”、“贵族气派”等广告词比比皆是;贵族学校、贵族俱乐部之类的词语在街谈巷议之间伴随着羡慕的目光……而我们的学界,也早已不是那种“打倒贵族”的法国大革命称颂不已的   更多...

秋风:通体透着自由精神的孔子

电影《孔子》隆重上演了。我虽然热爱孔子,但不准备去看这个电影。一个拍出《雍正王朝》、《汉武大帝》之类的影视剧,为专制帝王树碑立传的电影人,绝不可能理解孔子的真精神。孔子的真精神就是自由,因为孔子本人就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 在西周、春秋的封建制下,人际关系、政治社会关系是非常特别的:人与人之间确实是不平等的,但每个   更多...

刘再复: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

我今天所讲的这个题目是《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大家知道我是研究新文学,就是现代文学,另外我也研究一些文学理论。那么在思考“五四”这样一个伟大的启蒙运动,我一直评价很高,“五四运动”的文化领袖,这些文化的改革者,他们是充满慈悲心的,他们对我们中国的下层的劳苦大众非常关心,所以他们当时做了一件大事情,我们知道明治维新,它当   更多...

雷颐:臣不得不死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是封建专制社会君臣关系的实质。在这种关系中,“臣”对“民”来说虽然高高在上、说一不二,但从根本上说仍是任君打杀的奴才走狗。在危机时期,这一点表现得尤为明显。在一度地覆天翻的义和团期间,一些主和或主战的大臣都先后被杀的悲剧命运,再次说明了这一点。举棋不定义和团运动兴起的背景十分复杂,但最根本、直   更多...

周国平:天生的精神贵族

八十年代后期,北京青年知识界有一个别具一格的小型沙龙,沙龙主人名赵越胜。 初识越胜,是在1982年9月,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在庐山开会。上山前,几个年轻人到九江烟水亭游玩,窗前是滔滔长江,有人提议买酒喝,他立即赞成,说:“我不会喝酒,可是我喜欢看你们喝,你们醉了,我也轻飘飘了。”这句话使我一下子喜欢上了他。后来我发现,他其   更多...

李零:“孔子的遗产”

这几年,传统大热,很火。这背后的因果耐人寻味。什么才是孔子留给我们的真正遗产?我相信,李零先生的这篇文章会给大家很多启发。此文选自李先生马上要出版的(在北大的讲义)之总结部分。现在读古书,有个坏毛病,就是束书不读,光问有什么用。孔子离我们很远,距今2485年,他做梦都想不到(他只梦周公),我们会拿他干什么用。后人说,有   更多...

张鸣:臣记者与臣教授

洪宪帝制的时候,北京有位记者表现积极,对袁世凯自称“臣记者”,被媒体传为笑谈,帝制还没有结束,臣记者就已经混不下去了,只好夹起皮包走人。后来历史的大势所趋,任谁也做不成皇帝了,中国近代以来出现的新职业,诸如记者、律师、作家之类,庶几得以幸免加盖“臣”的印记,稀里糊涂过了几十年。 然而皇帝这个东西,废除其名号容易,要真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