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诒和:问病记的相关文章

章诒和:问病记

今年春节过去很久了,亲戚、朋友、同事、学生,该见的都见了,见不到的也都收到了邮件、短信或电话,唯独缺了浩子(陈浩,台湾资深传媒人)来自台北的音讯。怪了,自认识以来,每逢春节,我们都相互祝福。今年咋啦?是太忙,还是搞忘?似乎都不大像。人老了,遇事总不往好处想,心里犯嘀咕,觉得他情况一定不大妙。2月底我发去邮件,口气严厉   更多...

子仲:我理解章诒和

章诒和先生写了《告密》和《卧底》两文,用她的话说:缘于心之巨痛。我很理解。那是因为她真的不愿意相信;因为她笔下的人们被她一直视为同道或知己。而那些人对我而言,何止是高山仰止。那样的心的剧痛,我能理解。两文之后, 看到了不少相关的文字,最不能放下的是王容芬先生的质疑《辨析》和李锐先生的传话:告诉章诒和,要算历史的大帐。   更多...

章诒和:卧底

谁能相信,自父亲戴上右派帽子以后,我家里就有了个卧底。他就是翻译家、出版家冯亦代,人称“好人冯二哥”。我觉得自己经历了许多事,心已变硬,情也冷去。不想“卧底”的事如滔天巨浪,将我击倒在地。一连数日,泪流不止,大汗不止。文史专家、学者朱正先生告诉我:情况确凿,证据就是冯亦代在生前以极大勇气出版的《悔余日录》(河南人民,2   更多...

章诒和 颜长珂:从电影《梅兰芳》谈梅兰芳

梅兰芳(一八九四—一九六一)本名澜,又名鹤鸣,小名裙子,群子,号畹华,别署缀玉轩主人,艺名梅兰芳,江苏泰州人。祖父巧玲,父竹芬皆名伶,世居北京。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七)丧父,从伯父梅雨田。一九O二年八岁,居姐夫朱小芬(蔼云)家中,开始与朱幼芬、表兄王蕙芳一起在云和堂学正工青衣,师从吴菱仙。一九O四年十岁在广和楼初次登台   更多...

章诒和:一半烟遮,一半云埋

由於第二次婚姻,我得以结识许多毕业於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的北大人。如今他们都在七十开外,不少人已为黄泉客,其中包括我的丈夫马克郁。人走了,人情在,我与他的同学始终保持着联系。有人说:1949年后的北大中文系最有出息的一拨,是(一九)五五届的学生。我的先生恰恰就毕业於1955年。他们这一班分别来自北大、清华和燕京。194   更多...

章诒和:历史学家翦伯赞之死

心坎别是一般疼痛——记父亲和翦伯赞的交往(节选)和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一样,像燕京大学这样的教会学校也是必须改造的。改造的方式就是拆掉。“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令父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1952年在官方进行高等学校的院系调整过程里,郑天挺被调到南开大学,清华历史系资格最老的雷海宗⑼教授,也被弄到了南开。接替郑天挺出任北   更多...

北岛:朗诵记

在小学我是靠说相声出名的,后来改行朗诵,背的是高士其的诗《时间之歌》。只记得草场尘土发扬,前有全校学生,后有老师督阵。我站在砖台上,扯起嗓子: 时间啊--时间刷地过去了。 文化革命好象集体朗诵,由毛泽东领读,排在后面的难免跟走了样,变成反动口号。再说按中央台的发音,听起来有问题:好象全国人民一句句纠正他老人家沙哑的   更多...

魏微:李生记

1有这么一个人,我们假设他叫李生,四十来岁,面色苍黄,平素表情比较严肃。他大概是湘西某地的乡下人,翻山涉水来广州打工,这一晃已经有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他周遭的生活不知发生了多少变化:城市吞没农田,高楼越发密集,当年与他并肩作战的工友们早已作鸟兽散,有的死了,有的发达了,有的更加落魄了……这其中的变迁,不说也罢。只有他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