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潜:散文的声音节奏的相关文章

朱光潜:散文的声音节奏

咬文嚼字应从意义和声音两方面着眼。上篇我们只谈推敲字义,没有提到声音。声音与意义本不能强分,有时意义在声音上见出还比在习惯的联想上见出更微妙,所以有人认为讲究声音是行文的最重要的功夫。我们把这问题特别另作专篇来讨论,也就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把诗除外,因为诗要讲音律,是人人都知道的,而且从前人在这方面已经说过很多的话。至   更多...

傅国涌:朱光潜的“自我检讨”

1949年11月27日,江山易主,天下定于一尊,新一轮的改朝换代已告完成,在知识界享有声誉的北大教授朱光潜在《人民日报》发表了《自我检讨》。说到抗战之后,他的愿望本来是谨守岗位,把书教好些,再多读一些书,多写一些书。“可是事与愿违,一则国民党政府越弄越糟,逼得像我这样无心于政治的人也不得不焦虑忧惧;二则我向来胡乱写些文   更多...

梅振才:良师风范总难忘── 忆曹靖华、朱光潜教授

吾生有幸,能在1962年跨进北大校门,就读俄语系。我惊叹燕园风景之美:处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湖光塔影、草木扶疏......我更惊叹教授阵容之鼎盛:物理学家周培源,化学家傅鹰,美学家朱光潜,哲学家冯友兰,史学家翦伯赞,作家、学者、翻译家曹靖华、冯至、季羡林......可谓星辰汇聚,璀灿夺目。百年校庆,重回阔别多年的燕园   更多...

柳鸣九:我的师长朱光潜

毫不起眼的小老头在50年代的北京大学,每年新生入学时,各系都要举行大规模的迎新活动,在西语系,活动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毕业班的老大哥带领新生在校内整个燕园里走一遭,三三两两,边走边介绍,特别深入细致。在那次活动中,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从毕业生的介绍里知道了北大西语系的教授阵容很强,有一大批著名的学者:赵萝蕊、吴兴华、张谷   更多...

朱光潜:“慢慢走,欣赏啊!”──人生的艺术化

人生是多方面而却相互和谐的整体,把它分析开来看,我们说某部分是实用的活动,某部分是科学的活动,某部分是美感的活动,为正名析理起见,原应有此分别,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完满的人生见于这三种活动的平均发展,它们虽是可分别的而却不是互相冲突的。“实际人生”比整个人生的意义较为窄狭。一般人的错误在把它们认为相等,以为艺术对于“实际   更多...

朱光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外一篇)

有几件事实我觉得很有趣味,不知道你有同感没有?我的寓所后面有一条小河通莱茵河。我在晚间常到那里散步一次,走成了习惯,总是沿东岸去,过挢沿西岸回来。走东岸时我觉得西岸的景物比东岸的美;走西岸时适得其反,东岸的景物又比西岸的美。对岸的草木房屋固然比较这边的美,但是它们又不如河里的倒影。同是一棵树,看它的正身本极平凡,看它的   更多...

朱光潜:孤寂:诗人永恒的感伤

心灵有时可互相渗透,也有时不可互相渗透。在可互相渗透时,彼此不劳唇舌,就可以默然相喻;在不可渗透时,隔着一层肉就如隔着一层壁,夫子以为至理,而我却以为孟浪。惠子问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反问惠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谈到彻底了解时,人们都是隔着星宿住的,长电波和短电波都不能替他们传达消息。 比   更多...

朱光潜:论中国学术界五大通病

一.缺乏爱真理的精神中国学者,多数都还不能超过“学以致用”的浅见。他们以为,学术以有用为贵,真还是第二个问题。学术原本有实用,以前人研究学术也大半因为它有实用,但人类思想逐渐发达,新机逐渐呈露,好奇心也一天强似一天,科学哲学都超过实用的目标,向求真理的路途去走了。真理固然有用,但纵使无用,科学家哲学家也绝不会因此袖手吃   更多...

何立伟:散文四章

天下女人女人是这样,你给她喜,她则予你以喜;你给她窘,她则予你以窘。女人乐起来也容易,愠起来亦不难。那日中午有饭局,是电台一朋友请客吃韩国烧烤。人来了一堆,她还在那里电话召唤这个那个。在座的,有些认识,有些面生。吃到一半,推门进来了一位朋友,他是个应酬多的主,一餐饭,跑两个场子。故在别的饭局吃了一半,又匆匆转来韩国烧烤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