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晖:野性、争鸣与学术成长的相关文章

谢晖:野性、争鸣与学术成长

近二十多年来,因某位政治家息事宁人、聚焦发展的“不争鸣”策略,直接辐射到学术研究,使得学术争鸣越来越成为吾国学界的稀罕现象0知出乎争”的学术自然景象变成学者们各自坐拥围城、自说自话。即便学界偶尔的争论,也很少严肃地围绕学术本身的问题展开,反而被无限地蔓延为政治论争、意识形态论争和立场态度论争。晚辈学子只要师从某一学者   更多...

孙亮:学术批判与争鸣为何缺位

西方学者怀特曾在《分析的时代》一书的开篇指出:“几乎20世纪的每一种重要的哲学运动都是从讨伐黑格尔的观点开始的。”黑格尔的伟大意义也正是在不断受到批判中彰显的,正所谓“我崇敬、我批判”。反观中国,学术界呼吁的学术批判缺位问题的状况至今并无任何实质性的改变。众所周知,作为学术主体的学者自身,在学术场域中将自己的观点与其它   更多...

学术争鸣为何屡屡卷入政治漩涡?

互联网上传言,北大清华教授钱理群和秦晖被开除,并非属实,但他们确实受到压力,引起解聘疑虑,而他们的观点也惊扰了利益集团。 最近,中国互联网上「世纪沙龙论坛」传出「保卫北大」的呼吁,称月前北大校党委和中文系党委,在新任党委书记王德炳主持下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对中文系钱理群教授的处理。在此之前,互联网上又有传闻称,清华大学有   更多...

韩德强:自由与成长

一个人有了宏大强烈的责任感,能够不怕犯错误,勇于实践,他的成长是可以预期的。但是,成长路上有许多迷途,有许多诱惑,有许多陷阱。怎样抵御诱惑,避开陷阱,少走弯路,这是今天我想与诸位探讨的。一、成长为什么样的人?可以说,年轻人都渴望成长。但是,究竟成长为什么人呢?当今这个社会有钱能使鬼推磨,所以,许多人都把成长理解为赚大钱   更多...

白奚:稷下百家争鸣的学术成就和历史启示

公元前4世纪中叶,历史步入了战国中期,田氏齐国在都城临淄的稷门之外筑起了高门大屋,广延天下饱学之士来此讲学授徒、著书立说、参议国政,使这里迅速成为列国的学术文化中心,史称稷下学宫。从战国中期到战国末期,稷下学宫延续了大约一个半世纪,我们至今引以自豪的百家争鸣,主要就发生在稷下学宫。 稷下学宫汇聚了来自列国的各种学术思想   更多...

刘山鹰:何以有“百家” 何以能争鸣?

所谓天下,就是指中国。从客观事实看,这句话谬以千里;从中国人的主观见识看,又确乎如此。 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中国人是把自己脚下这片土地当作天下的。在秦始皇以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各国之间的长期征战,在人们心目中,类似于今天的世界大战,是国家间的战争,而非国内动荡、军阀割据。 国家间的战争无非是侵略与反侵略,吞并与反吞并   更多...

杜光:迎接百家争鸣的新高潮

我前几天决定来参加今天的这个会,原来是不准备发言的。但这两三天看刘利华的《超越马克思主义》(没有看完,以下简称《超马》),很有感触,觉得还是可以说一点想法。 《超马》是刘利华构筑的一个宏大的理论体系。它既是全面系统地解读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也是具有独创性的哲学思想体系。刘利华认为:“不从理论上真正超越马克思主义,   更多...

柯领:我的成长历程与发现

在我看来,人生要从“读自然之书,读艺术之书”这两本厚厚的大书开始。我1963年出生在四川乐山五通桥,一个素有“小西湖”之称,山环水抱自然生态环境十分美丽的地方。成长在六十年代与七十年代,这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读书无用论”思潮的影响,学校教育散乱与学习压力不大,歪打正着地使我在幼儿园、小学与中学有过充分的不受书   更多...

李寂荡:黑猫的成长

猫本来就诡异,而黑色的猫就更诡异了,如果是一只流浪的黑猫呢?那就太诡异了!当我第一次看见它时,着实被它吓了一跳。它当时正在撕扯着我家走廊上的铁桶里的垃圾袋,它瘦骨嶙峋,眼睛闪烁着绿色的光,流露出慌张的神情。或许是饥饿超越了恐慌,它看见了我,并不像其它的猫那样做贼似的立刻溜掉而是无比执著地撕咬着垃圾袋——它大概是饿慌了。   更多...

牧辰:关于韩寒与成长

我们的上一代人中,真的有那么多人情商和智商不在我们之上,更多人庸碌昏聩不值一提,他们占据着大部分资源,却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审判年轻人,这不是一个宽容的社会,别人对你的让步不是出于他们对你的爱护,只是出于你自己努力获得的东西足以让他们有所顾忌。   更多...

汪丁丁:与民间力量一起成长

《财经》乃民间社会一株小草,它与民间力量一起成长。我们相信,只有民间力量的成长,能够有效地遏制大政府与大公司的垄断倾向。也是基于我们对民间力量的信任和对公共空间的渴求,多年来,我们坚持不懈地争取新闻自由,我们为公众对公共政策的知情权奋斗不息。 十年风雨,放到过去30年的背景中,不过弹指一挥间。 刚刚过去的30年,是对“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