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发言与治国的相关文章

鄢烈山:发言与治国

历代的统治者(掌权者、治国者、政客或政治家)是打心里瞧不起文化人的。流氓出身的汉高祖曾以溺儒冠来表达对书生的轻蔑。司马迁说汉武帝对他以倡优蓄之;乾隆皇帝则直斥多嘴的纪晓岚是倡优之属。到了上世纪50年代,知识分子则是被改造和接受再教育的对象。邓拓当人民日报社老总时被伟大领袖骂为“书生”、“死人”;陈伯达则极力证明自己不   更多...

鄢烈山:涌泉之恩

关心我的朋友,看着我瘦马蹇驴的模样,往往规劝道:你这都是叫愤世嫉俗的杂文给害了!其实,这冤枉了杂文。我自幼多病,15岁以后就没断过药;大学期间住过三次医院,长的一次达半年,要不是系领导念我那么大年纪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而睁只眼闭只眼,早就“休”掉我退回老家了。 先读过我一些文章然后与我打交道的人,往往会说,老鄢并不像   更多...

鄢烈山:给孔庆东的粉丝们讲逻辑

一些朋友说我好久没写时评了,不断出题催我写:先是有多家媒体约我谈“鲁奖”,继而有网友米石头在我凤凰网博客留言“您可不能对11·15上海大火失语啊1近日前同事郭君约我评孔庆东关于“记者现在是我们国家一大公害”的讲话……我觉得该讲的能讲的道理,我都说过了,很多道理其实很浅显,反复说岂不要把自己变成祥林嫂?比如说怎么看待鲁迅   更多...

鄢烈山:告别“口号治国”的旧思维

“口号”的本义是什么不必去考证,它的今义则众所周知,就是挂在嘴边或者横幅上、刷在墙壁或告示牌上的那些“口气很大”的话,有时又叫“标语口号”。现代口号起源于动员群众的革命运动。我不久前参观湖南浏阳文家市秋收起义纪念馆,就看到了当年编拟的“秋收暴动口号”文本,“留”在墙上的旧痕则有“欢迎白军士兵和官长来当红军”等。应该说   更多...

鄢烈山:历史:摒弃功利

什么叫历史?中文字面的大意是纪录“过去了的人和事”,英文(History)字面意思是记述“他者的故事”。信史的要求是“不虚美,不隐恶”,即据实而录。可是,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中国古代的历史书写者、讲述者且不去说了,只看当代中国人是如何对待历史的:用两个字或一个词可以概括:功利!所谓“功利”大致分两种:政治性的“功”,   更多...

鄢烈山:率性的韩寒

韩寒真的像他期望的“越玩越大”了!由弃学从文的“韩寒现象”,10载演化到如今成了“韩寒话题”:《南都周刊》将他定义为“公民韩寒”;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将他形容为“中国文学的坏小子”;香港《明报》称他是“当代的鲁迅”;《南方周末》读者将他评为2009年度人物;而他“本土”的《新民周刊》12月给他做的封面人物访谈,称他   更多...

鄢烈山:论《蜗居》映现的“民怨”

电视连续剧《蜗居》与《潜伏》一样是“慢火”的,开始播出时并不受热捧,后来出乎制作人意料地“火”起来了。此无它,有意无意间切合了观众的心理需求。《潜伏》是继宫廷戏占领荧屏多年后,另一种类型的权术戏,无非披上了革命的外衣。《蜗居》则正好是当下众人关注的房价坚挺不泄的话题,引发了众人特别是刚出道的“白骨精”的强烈共鸣。其实   更多...

鄢烈山:谁在逼良为莠

“逼良为娼”一说为人们所常闻所习用。5月10日晚发生在巴东县野三关镇的,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镇干部邓贵大,就是这样一起新案例。据当地警方公布的该案细节,当晚7点半左右,邓贵大与同事黄德智、邓某三人前往雄风宾馆梦幻城;黄德智询问邓玉娇可否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说她是KT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黄“听后很是气愤,质   更多...

鄢烈山:我向受暴雨重创的济南人民道歉

我的道歉是真心的,拿这种事来炒作自己是令人厌憎的。我在广州不能为济南雨灾的遇难者燃一支白烛,邻居虽不会以为我在借此抗议谁,但会以为我过错了“中元节”,我这代人也不习惯这种表达感情的方式。此文也可算我给他们献祭的一瓣心香。 作者:鄢烈山 知名杂文家 我的道歉是真心的,拿这种事来炒作自己是令人厌憎的。虽然天灾人祸在我们   更多...

郭道晖:在“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座谈会上的发言

今天听到几位律师和几位教授发言,以他们亲历的事实,揭露重庆“以黑打黑”事件的黑幕,你们介绍的情况,有些是闻所未闻而且骇人听闻的。我在《炎黄春秋》今年第6期上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是《警惕文革元素的复活》,里面实际上也把重庆事件作为一个背景来谈,那里面的材料虽然只涉及很少部分,远没有今天你们所揭露的深度,也引起读者强烈的反   更多...

鄢烈山:非洲人的人权与中国人的安全

5名四川通信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中国工程人员在尼日利亚河流州被武装人员劫持,是这些天来中国官方和民间关注的焦点新闻。这种关注本身就是中国的进步,表明普通中国人在域外的安全受到了应有的重视;按这种趋势乐观地推测,假如再有上世纪印尼和越南先后发生的排华事件发生,我们的同胞不会只有流血流泪凄凄惨惨逃回祖国了吧。 到我写这篇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