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世涛:红卫兵抓走彭真——对照民间记载与高层言辞的变化的相关文章

范世涛:红卫兵抓走彭真——对照民间记载与高层言辞的变化

  1966年12月4日凌晨,两辆满载红卫兵的汽车停在台基厂7号,他们把一封信交给了门卫。门卫进屋看信时,红卫兵强行冲进大门,将隔离审查中的彭真抢走,随后摆脱 了追来的警卫人员。整个过程历时5到7分钟。 不少书刊谈及这一事件,但大都语焉不详,且情节出入很大。2010年7月, 笔者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地摊上购   更多...

王友琴:红八月与红卫兵

● 编者按:一九六六年八月,北京市中学生为主的红卫兵,在毛泽东亲自鼓动下以文革的名义,展开一场对教师和无辜市民疯狂而野蛮的暴力行动。他们不用枪不用刀,将一千七百餘人活活打死。事件过去四十三年,在中共当局极力掩饰下,从未得到揭示与谴责,而那些少年罪犯中不少人在今日中国,逍遥风光。这是红色中国六十年歷史上也是人类古今中外   更多...

尹敏志:红卫兵运动的起源

导语:正如卡尔·波普(KarlPopper)所说,即使在共产主义革命取得了胜利后,马克思预言的“无阶级的社会”也不会出现,因为就在推翻旧政权的那一刻,“手握权力的人很快便会组成一个新的贵族或官僚阶级,并成为这个新社会的新统治者。”他们会极力掩饰这一点,而最好方式莫过于保留并利用原有的革命意识形态,充分利用它,“一方面,   更多...

黄志谋:登上红卫兵墓地

在重庆市沙坪公园西南角,石墙围着一个特殊的墓园。它曾长久与世隔绝。 根据沙坪公园管理处的数据,墓园里有113座墓碑,共掩埋有531人,其中约404人死于“文革”中的武斗。 当地人称它为“红卫兵墓”,据称, 这是一个全国仅有的保存完整的“文革”墓群。 在一个阴霾的雪雨天,我登上了重庆“红卫兵”墓地,一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路通   更多...

印红标:红卫兵运动的主要流派

三十年前的红卫兵运动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的重要代表性事物之一。认真考察红卫兵运动就会发现,它既具有共同的时代特征,又充满了内部的矛盾和冲突。“文化大革命”是中国青年思想和政治活动异常活跃的时期。整整一代学生青年在真诚地投入红卫兵运动的同时,也带进了他们之间在政治、社会以及思想意识方面形形色色的差异和分歧,从而使运动呈现   更多...

胡楠仁:红卫兵报刊幕后往事

“文革”10年间,异乎寻常的现象迭出。其中之一,就是群众组织创办的报刊铺天盖地,这与全国官方报刊种数锐减恰恰相反。据初步估算,类似《红卫兵》、《东方红》、《造反者》这样的红卫兵报刊,竟有5000种之多。这些报刊是山头林立的各红卫兵组织的喉舌,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狂热浪潮下的变异文化现象。它虽然只存在了短短3年,然在   更多...

骆小海:《红卫兵兴衰录——清华附中老红卫兵手记》序

我是宋柏林的老朋友,却不知道他有天天记日记的习惯,更不知道他四十多年来持之以恒,产生了整整四十本日记;特别是,文革初期那一两年,一天都没有中断,且保存完好。文革研究者余汝信觉得宋柏林日记中涉及清华附中红卫兵一段史实有史料价值,决定把涵盖这一时期的日记全文原样出版,除订正明显错别字外,不作任何删改。为了便于读者阅读,余   更多...

乔海燕:一个红卫兵的葬礼

前年去重庆旅游,专门去沙坪公园瞻仰 红卫兵墓 。到了那里,只见绿荫遮天,杂草遍地,四处是恍如隔世般的沉寂,偶有几声鸟鸣。一座座冷冰冰的石墓,似遥远的故人,静静安卧;残败、污浊的墓碑和碑座上,覆盖着藓苔、败藤和枯叶,斑驳陆离。远处,隐隐有人影晃动,走近看,也是我这样岁数的人,其中还有一位白发女士,被人搀扶,拿块儿手绢捂脸   更多...

董国强:大陆学界红卫兵运动研究述评

一大陆关於红卫兵运动的研究和着述始於80年代。到90年为止,出现了一些比较有影响的论着,其中包括:朱世雄〈从红卫兵运动的历史悲剧看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性〉(《青运史研究》1985年第2期)、李亚平〈红卫兵运动产生的原因和特点〉(《中学历史教学参考》1988年第5期)、陆建华〈红卫兵:一个社会结构分析〉(《当代青年研究》   更多...

文革红卫兵抄家“硕果”累累:四百亿现金

1966年10月的一天下午,我和几位部队政工干部突然接到紧急命令,连夜乘专车从天津奔赴北京军区大院,第二天又马不停蹄赶到北京展览馆“首都红卫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抄家战果展览会”(以下简称“红卫兵抄家战果展览会”)筹备处报到。“林办”指示据筹备组领导传达:林彪听到关于“红卫兵”抄家“辉煌战果”的汇报,感到非常满意,办好“   更多...

重庆红卫兵墓:这里的历史静悄悄

2003年的时候,我不知不觉闯进这片墓地(红卫兵墓园),当时大门是敞开的,我信步走进去,墓园很清静,但视觉上的震撼对心灵的冲击是巨大的。这么大的墓地规模,有这么多人死了埋在这里。墓地荒草丛生,树木倒下来压在墓上,墓碑上是厚厚的青苔,跟今天完全不一样。两边的草有一人多深,非常荒凉,想看那些墓碑,非得要扒开浓密的荒草。我看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