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建:胡适与陈独秀关于帝国主义的争论的相关文章

邵建:胡适与陈独秀关于帝国主义的争论

  (一) 1925年10月10日,“五卅”过去几个月了,胡适从武汉讲演后,回到北京,旋又南下上海。三天后,上海亚东图书馆的汪原放在日记中记道:“晚八时,仲翁来,……听见适之兄到了,非常高兴欢喜,坐谈了很久,约定明天午后四时和适之兄会谈。”第二天下午四点,胡适到了,陈独秀晚了一小时才来。两位老朋友见了面自然   更多...

周有光:胡适和陈独秀的分道扬镳

《炎黄春秋》杂志(2008:1)发表邵建《胡适与陈独秀关于帝国主义的争论》(简称‘邵文’)。邵文说:1925年,陈独秀反对帝国主义而胡适不承认有帝国主义。陈独秀说:“适之,你连帝国主义都不承认吗?”胡适说:“仲甫,哪有帝国主义?”这个八十年前的“旧闻”,对孤陋寡闻的我来说,是一条闻所未闻的“新闻”,其中有两个值得注意   更多...

尤小立:傅斯年与陈独秀

在中国现代史上傅斯年与陈独秀是道不甚同,交往不多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名人。二位的同代人曾说,傅斯年与陈独秀都是“急进的自由主义者”(程沧波:《记傅孟真》),但那是就思想倾向上而言,从现实上看,傅斯年对共产主义向无好感,而陈独秀恰恰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和前五届的书记或总书记。他们至少从1920年到1932年之间,分处于政治   更多...

孙其明:堪称远见卓识的“最后见解”——陈独秀晚年关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思考

20世纪30年代后期至40年代初,已进入人生晚年的陈独秀,曾对涉及无产阶级革命的一些重大问题重新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当时,他思考得最多的是关于民主政治的问题,尤其是与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有关的民主政治问题,并提出了令后人无比惊叹、无比佩服的新观点。陈独秀晚年对民主政治所作的宝贵探索,主要反映在他当时所写的一部分文章和书信   更多...

孙郁:张国焘笔下的陈独秀

五四以后的中国,文化与政治何以渐渐左转,对研究者一直是个谜。这左转的背后,定然有它逻辑的必然,什么是它的合力,那就非一两句话可以说清了。国共两党的发展史与文学的发展史,是两条不同线。认识每一条线,都不能孤立地看,参照起来,就可以窥见一些问题。在这里,把鲁迅和陈独秀对比起来,就可以摸到一些线索的。不过,打量这些线索,   更多...

傅国涌:陈独秀: 回归德先生

“终身反对派”陈独秀的一生波澜起伏,在20世纪中国许多影响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中我们都能看到他矫健的身影。他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开创者,大力倡导白话文,反对文言文,推倒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国几千年来的旧文化,建立起和人类主流文明接轨的新文化,有人称他是“三千年来第一人”,这一评价一点也不过分。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担任了七年   更多...

何方:从陈独秀张闻天到胡耀邦

2005年11月20日,是胡耀邦诞辰90周年。在纪念这位伟人的时候,总会联想到陈独秀和张闻天两任党的前总书记。虽然他们的情况各不相同,但在一个重要问题上三人却有共同点或相似处。这就是他们在位期间都继承五四运动传统,发扬科学民主精神,在党的政治生活中创造了一个生动活泼或较为宽松的局面,把中国历史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只是可惜   更多...

林木:陈独秀:百折不屈的巨人

陈独秀(1879|1942)是反封建的闯将,新文化运动的急先锋,和北京大学渊源很深。一九一七年一月蔡元培先生入长北大,旋即延聘陈独秀为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和留美归来的胡适倡导新文化,应者群起,众声喧哗,冲击着封建文化。各种学说和主义纷呈,也长出了一株共产主义毒苗。激进的陈独秀很快就成了中共早期的教父,但是他没有料到,播   更多...

张耀杰:陈独秀的专制与胡适的“悍”化

采用最野蛮、最专制的态度来自相矛盾地提倡所谓的民主与科学,这就是《新青年》时代的陈独秀留给中国历史的最为恶劣的负面遗产和负面影响。同样是在《新青年》时代,被陈独秀等人所“悍”化的胡适,虽然已经开始提倡“健全的个人主义”,却同样是一个既不十分民主也不十分科学的并不健全的文化专制者。“文学革命”的提出以桀骜不驯著称的陈独   更多...

韩福东:一九三三,陈独秀受审

陈独秀自去冬捕解来京,经最高法院检察处侦查结果,以危害民国罪提起公诉。现定十四日公开审判,苏高法院特派刑庭庭长胡善侢,会同推事张禹慈及书记官等负责审理,以胡为审判长。审判程序:先二日开调查庭,继宣读笔录,然后公开讨论,辩论终结即宣判。审判期间约在一星期左右。 1933年4月14日,中央社发出这则专电。而后,又电称:江   更多...

谭作人:关于“不争论”的争论

上个世纪末,退休在家的邓小平离家出走,边走边说,说出了一个“不争论”的著名观点。面对当时姓社姓资的争论,邓说,不争论。这个不争论,是邓小平理论的著名三论——猫论、摸论、辩子论的大集成,这个集成,把“摸到石头过河”,变成了“闭着眼睛过河”。“不争”论是公共议程中关门模式和动员模式的集合体,它甚至排除了任何民众参与的可能性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