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陈寅恪:走出“史料学派”的相关文章

盛邦和:陈寅恪:走出“史料学派”

学术界一般将陈寅恪视作史料学派,将其与傅斯年归为同类,无所区别。而事实并不是这样。陈寅恪与傅斯年虽都十分重视史料,以考实为治史方法前提。然而,史学有其“史心”。陈寅恪与傅斯年方法相类,而“史心”有异,即治史精神大相径庭。傅斯年与胡适关系密切,将胡的“实证”史学精神臻于极致。胡适主张治史不必先存一个“主义”(其实他绝   更多...

刘超:「清华学派」及其终结──谱系、脉络再梳理

一缘起与内涵自二十世纪末以降,随着「联大热」的兴起,对晚近大学教育的研究渐成显学;加之对知识分子的研究的继续升温,「清华学派」亦渐为人所关注。陈平原、赵敦恒、黄延复、齐家莹、徐葆耕诸先生在其大作中均已提及此点[1],且都强调了其重要性,但大多是一笔带过,未及深究。究其缘由,也可理解:一是时间跨度大,史料太多;二是人物谱   更多...

李振宏:中国思想史研究中的学派、话语与话域

曾几何时,在中国思想史的研究圈子里,“学派”这个词渐渐流行起来,诸如“侯外庐学派”、“刘泽华学派”等,已有不绝于耳之感,使人真切地感受到了学术的进步。回首1949年以来的学术史,一个最顽强的特征,就是学术思想与国家意识形态的高度统一,无论哲学、史学或一切社会科学,都不可能有所谓独立学派的产生。我们只有一个学派,那就是马   更多...

郑杭生:新布达佩斯学派的预期和失落

在对中国经验、中国模式的解释上,最具有根本性质的,莫过于由塞勒尼、伊亚尔、唐恩斯利等人组成的新布达佩斯学派[1]的狭义社会转型论。他们在《打造一个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2]等书中极力表明:正如苏东等前社会主义“转型国家”或“转型社会”一样,中国社会转型也是从现代社会主义向现代资本主义的转变。他们把这种主张从现代到现代   更多...

杨代雄:历史法学派的方法论探源

历史法学派是西方法律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流派,它发端于德国,而影响力则遍及欧洲许多国家。在19世纪大部分时间里,历史法学派的思想在德国法律人的精神世界中一直处于支配性地位。历史法学派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学派并且对那个时代产生重大影响,主要是因为它有独特的方法论。尽管萨维尼、艾希霍恩、贝泽勒等历史法学家的观点存在诸多分歧,但在   更多...

郭树勇:英国学派的研究方法及其演变

内容提要:英国学派有两个最基本的方法论立场,一是人文主义或非实证主义方法论;二是从整体主义的、文化的角度研究国际关系。以巴特菲尔德、怀特、布尔、文森特等对国际社会的不同理解方法为例,可以看出英国学派的研究方法也处于不断变化之中,大体上先后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从历史神学方法向比较史学方法转变,从传统研究方法向社会科学方法   更多...

杨向奎:谈乾嘉学派

历来谈乾嘉学派的,总是说这一个学派有所谓吴派、皖派之分。其实,与其这样按地域来划分,还不如从发展上来看它前后的不同,倒可以看出它的实质。乾嘉考据学派往往被认为脱离政治,没有思想内容,为考据而考据。其实,考据学派的奠基者顾炎武,正好和这种学风相反。他关心政治,反对理学,是以考据作为工具以明“经”,一方面“通经致用”,一方   更多...

沈宗灵:略论历史法学派

17、18世纪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在西欧曾经风行一时的,是关于理性、自然法、天赋人权和社会契约等学说。它们是新兴资产阶级用来进行反封建斗争的重要思想武器。在西方法律哲学著作中,倡导这些学说的人,如英国的洛克、法国的卢梭等人,被通称为古典自然法学派。 历史法学派,则是19世纪初在德国首先兴起的与古典自然法学派相对抗的一个思   更多...

张天潘:“中国学派”的断裂与传承

谁也不能说作为中国传统根基的乡土文明应该摈弃了,变得没有任何研究价值了,相反,这将是一个不断翻新的领域,是深不见底的学术荒野,等待着更多人去垦荒。基于乡土中国的研究,有着广阔的作为空间,而这也是我们敢于期望或者说奢望中国学术站起来的可能性的底气所在。   更多...

程志华:哈佛学派儒学观的奠立、嬗变与成熟

历史地看,中国曾长期居于世界文化和文明的中心,因此,西方世界的汉学(Sinology)研究亦有着很长的历史。根据现有的资料来看,西方的汉学研究于18世纪中期即已肇端。不过,汉学研究在西方世界的开展并不均衡。尽管美国现在是世界头号经济大国,但由于其特殊的历史状况,美国的汉学研究则要比欧洲晚出得多。而且,美国初期的汉学   更多...

健鸽:左、右两派皆未走出愚昧

中国左、右两大政治主体之间的拥毛与反毛、拥“文革”与反“文革”的政治斗争是中国走向科学、文明、民主、富强的特殊历史方式之一,然而,当前左、右间的思想论战却彰显着左、右共同的历史局限性。当代主流政治主体的社会认知能力至今尚未走出愚昧无能的历史阶段,荒谬的逻辑结构仍然支配着主流政治主体的思维,抽象定律与具体定理相统一的当代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