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谋杀?还是正当防卫?的相关文章

柴静:谋杀?还是正当防卫?

“无罪判决并不意味着马丁是坏人,齐默曼是好人,这只意味着检察官无力证明这不是正当防卫。不意味着齐默曼没有做错,甚至不意味着他没做非法的事——仅仅是检察官没能证明……如果国家机器想把一个人投入监狱,必须确定地证明发生了什么,在这个案子上,他们没能。” 这是2013年美国最受瞩目的一场庭审。 2012年2月,黑人少年马   更多...

柴静:没忍住

1杨武妻子被强暴的案子,最近被频繁报道。第一篇报道中,有句话我看了很刺心。在对话中,记者对这个在妻子被强奸时没有出来施救的男人说“你太懦弱”这话实不该说。前不久跟一位同事聊天,说到有期节目,他采访一个抱着孩子躲避志愿者救助的男人,志愿者很愤怒,认为他要把孩子隐藏起来不接受治疗,这位同事与这个父亲吃饭,想了解为什么,这个   更多...

柴静:杂种冯唐

1中学语文课本上有道题,鲁迅先生写道“我的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课后题问“这句话反映了鲁迅先生的什么心情?”老罗当年念到这儿就退学了,他说“我他妈的怎么知道鲁迅先生在第二自然段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教委知道,还有个标准答案”冯唐是另一种高中生,他找了一个黑店,卖教学参考书,黄皮儿的,那书不应该让学   更多...

柴静:伦老

1伦老喜欢攒旧货。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一些老照片,老邮票,几盏老灯,几把老椅子,总之,有过人味儿的东西。他房子小,就把这些旧货租了个小仓库放,天天摩挲赞叹,大概怕我们顺手牵羊,只小心地发几张照片,从来不让我们看实物。就他这个脾性,在央视当了十几年制片人,没升职,不出去挣钱,也不赶热闹,死心塌地守着点儿纪录片的手艺活。   更多...

黎明:呼唤“宏观正当防卫权”

13岁少年谢某在银川市一家网吧门口遭到孙某、王某抢劫,情急之中掏出弹簧刀刺向两人,造成两人死亡。公安机关侦破后,经检察机关审核认为该案属于“正当防卫”,谢某不承担刑事责任。死者孙某、王某的父母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谢某赔偿两名死者各项经济损失合计379921.24元,而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西安晚   更多...

黄河清:邓玉娇案:初析正当防卫是与否

提要:从现有事实分析:邓贵大和黄等人具有“性侵犯”的动机和行为。尾随强求、两次被推坐(按倒?)符合“违背妇女的意志”的胁迫。“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给邓玉娇造成面临“强奸”的强烈感受和实在紧迫,情慌意乱瞬间所采取的激烈反抗和导致的严重后果,没有超出“正当防卫”范畴。是否“过当”,要根据整个案件真相和全部证据链,才能做出   更多...

柴静专访药家鑫案双方父母 讲述背后的故事

药家鑫临刑前拟捐献眼角膜主持人:三个月前备受关注的药家鑫故意杀人案终审判决对外公布,判决词写“该犯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判处死刑”。6月7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之后遇害人张妙也入土安葬,药家鑫案已成历史,但它留下的影响和思考却远未停止。药家鑫:经常我看自己的手,我感觉我的手就和我   更多...

柴静:因为如果是我

1十二岁的孩子,出生时母亲因输血感染了艾滋,已经去世,他也被感染,与奶奶,父亲,继母生活,别的小朋友见到他就躲开。吃饭时,他吃的菜由爸爸夹在碗里,吃火锅的时候,他吃了一会儿,凑了下身子看了一下锅,又坐下了,他爸说“你吃什么”他端着碗怯生生地说:“粉条”。爸爸意识到摄影师在,犹豫了一下,说“你夹着吃”。他立刻说“不,你给   更多...

张明楷:论偶然防卫

【摘要】讨论偶然防卫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行为无价值论的既遂说,实际上是主观主义的观点,理由存在缺陷;行为无价值论的未遂说,出现了“偶然防卫虽然违法但在行为当时必须允许”、“偶然防卫在行为当时应当允许但事后应当受到处罚”等诸多无法克服的矛盾现象,并不可取;结果无价值论的未遂论,忽视了偶然防卫的危险判断与一般故意行为的危险   更多...

柴静:在自由与权威的冲突中寻找协调

一何老八卦得很,是我见过的段子高手,审美分寸都不错。但他的段子大多又不能写出来,可能是憋坏了,所以翻译了《九人》,去八人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九个大法官。70年代的人都差不多,看《光荣与梦想》和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长大,加上一大堆美剧《波士顿法律》或《白宫风云》,然后再慢慢发现那里面的“充满民主与自由的美国”其实只是民   更多...

柴静:日暮乡关何处是

1两年前,在大理,他开辆老富康来接我们,说“走,野哥带你看江湖”,他平头,夹克,脚有些八字。背着手走在前头,手里捞一把钥匙,我对龙炜说:“你看他一半象警察,一半象土匪”。他听见了,回身哈哈一笑。院子在苍山上,一进大门,满院子的三角梅无人管,长得疯野。树下拴的是不知谁家寄养的狗,也不起身,两相一望,四下无言。他常年漫游,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